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结爱尽殇

更新时间:2021-04-28 11:50:22

结爱尽殇 连载中

结爱尽殇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慕染, 温邵

精彩试读:其实温邵也想多了,那些修门的工人也都认识慕染,谁敢往她那边看一眼啊,不想活了吗?慕染哼哼,不高兴的把他西装扔回他身上,扭着腰进了休息室。吴若来不及出去买新衣服,看总裁愤怒的样子,就只好拿了自己干净的换洗衣服给慕染。黑色的套装,中规中矩的款式,偏偏慕染穿上,就别有一番风味。看的吴若隐隐小嫉妒。“刚才是宋连城吗?”靠在桌子边,慕染抱肩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疯了,都疯了

扶着额头,他觉得温邵真的疯了。

后来又想到某张精致绝美的小脸,自嘲一笑,红颜祸水,果然应验。

就连叱咤四九城的温邵都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是别人呢?

这么一想,他也算是与温邵比肩了。

不过到底,他没对方陷得深。

这两人,且有的磨。

只是失去一个合作而已,他就坐等看好戏,看这两人怎么互相折磨,至死方休。

慕染在休息室里洗了个澡。

打开衣柜,里面放着几套他的备用西装和衬衫。

随便拿了一件白衬衫套上,把头发盘个丸子,慕染从休息室走出。

刚才就听见外面“乒乒乓乓”,出来一看才知道,是吴若在指挥工人修门。

她就这么出来,吴若整个傻眼。

“咳!慕小姐!”快步上前,吴若挡在她身前,“我,我一会儿给你买衣服去。”

“好的呀,谢谢你。”慕染拍拍吴若的脸,笑容灿烂。

吴若心想,那你倒是回休息室去啊!一会儿总裁回来看见,又要发火了!

慕染却全然不顾吴若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摇曳身姿走向大班椅,施施然坐下。

温邵回来,就看见只穿着一件白衬衫,大半锁骨都露出的小女人眼波如斯的窝在椅子上。

剑眉一簇,他上前,扯开自己的西装扔过去。

西装正好扔在慕染脑袋上,她低叫着跟他的西装较劲儿,等她扯下脑袋上的西装,正好对上一双怒意沉沉的凤眸。

吐吐舌,她俏皮的眨眼:“怎么了嘛?”

“谁让你穿成这样出来的!”他一字一顿,指着休息室,“进去!”

其实温邵也想多了,那些修门的工人也都认识慕染,谁敢往她那边看一眼啊,不想活了吗?

慕染哼哼,不高兴的把他西装扔回他身上,扭着腰进了休息室。

吴若来不及出去买新衣服,看总裁愤怒的样子,就只好拿了自己干净的换洗衣服给慕染。

黑色的套装,中规中矩的款式,偏偏慕染穿上,就别有一番风味。

看的吴若隐隐小嫉妒。

“刚才是宋连城吗?”

靠在桌子边,慕染抱肩问。

温邵抬眸看着她,眼神如鹰隼般犀利:“怎么?被他撞见,你心疼了?”

他到底从哪儿得来这么惊悚的结论?

慕染皱起秀眉,无奈道:“你想多了,我只是看他这么大火气,我那个援助协议不会作废吧?”

“宋之华都签字了,你怕什么。再说,作废就作废。”说到这里,温邵突然邪魅一笑:“正好你赌输了,那……”

对啊!

她怎么忘了还和这人有个赌约,那这个援助协议无论如何不能告吹。

“亲爱的,我还有事,先走了。”俯身往他颊上亲了亲,慕染拿着自己挎包,翩然离开。

“铃!”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向发呆的老板,小心翼翼的开口:“先生,您的手机响了。”

宋连城回过神,蹙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一看来电人,他眼神一闪。

想了想,按下接听:“染染。”

慕染真是佩服极了宋连城的素养。

都这个时候了,他要只是对着她大骂祖宗,她都觉得是烧了高香。

这么温柔的语气,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到底怎么忍的啊?

“咳,那个,连城,有空吗?出来见一面?”

“好啊,我去接你吧。”

“不用了,我现在,嗯,我现在出来了。”

想到刚才被他撞见自己和温邵,那个。

就算慕染再厚的脸皮,也觉得难堪害羞。

这会儿过了午饭时间,餐厅里人不多。

慕染到了之后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点了红酒慢慢品。

“好喝吗?”

蓦然,耳边响起一道温柔男声。

慕染摇晃着高脚杯,歪头看去,媚眼一眨:“好喝啊。”

宋连城笑着撤开,拉开她对面椅子坐下,“那一会儿让服务员给你包两瓶,你回去喝。”

“你买账,我就不客气啦。”

“呵呵,这个账,我愿意买。”

慕染多精怪啊,怎么会听不出宋连城言下之意。

他是说,援助协议的账,他不愿意买。

单手托腮,慕染天真无邪的表情,“连城,你生我的气了?”

“怎么会?我是生我自己的气。有个没出息的侄子,自己还被美色所迷。”

“你这是夸我。”慕染高兴的笑,“谢谢你。”

宋连城脸色微变,干笑两声。

这拳拳都打在棉花上不说,偏偏对方是个女人,还是让他曾经动过心的女人,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这种感觉,还真特么的不爽!

“唉。”叹息一声,慕染装模作样的抬起眼睛,45度角,小忧伤。

“我知道你心里怪我,可是为了远扬,我也是没办法,你就当我不择手段吧。”

这样子自贬,正中宋连城心里柔软的角落。

探手过来,他握住慕染的手,“染染,你别这样说。要说不择手段,谁比得上温邵?”

他这话,有泄愤的意思。

在温邵那里吃了瘪,又斗不过他,只能逞个嘴上英雄。

“他不择手段?我也比他好不到哪儿,我们是双剑合璧。”

谁都敢来跟她吠了

话落,慕染收回手。

宋连城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怎么就惹得美人动怒。

“染染,我……”

“连城,我这人泼皮无赖的,你该有所耳闻。既然援助协议签了,就没有退路。不过一份合作,就当寰宇施舍给远扬的,好不好?”

“……”

伶牙俐齿,巧舌如簧,心窍玲珑,诡谲善辩。

都不足以形容她。

这样的女人,宋连城只能失笑摇头,“好。”

结束就回家了。

秦思怡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打进来的,在慕染心情最差,情绪最暗淡的时候。

那就别怪她心狠手毒了。

“秦小姐,久仰大名。”

“我也是,慕小姐。”

“不知道秦小姐怎么知道我电话的?”还特么是私人号码!

“我想知道,就有办法知道。”

“呵呵。”

“怎么样?慕小姐,见个面?”

“好的呀。”

挂了手机,慕染脸色青黑。

送上门的出气筒,她只好笑纳了。

其实还没见,都知道秦思怡要跟自己说什么。

真是好啊,现在谁都敢来跟她吠了!

……

秦思怡选的地方,高档咖啡厅,一个人没有,包场啊。

果然是石油大王的女儿,大手笔。

慕染扭着小蛮腰,婀娜多姿的走过来,拉开椅子,“抱歉,晚了几分钟,路上堵车。”

秦思怡干干的笑。

她是当自己瞎了吗!

她明明看见她刚才在外面的车里坐着,整整坐了十分钟才下车进来。

秦思怡不懂,这是慕染的手段。

下马威。

想见我,你再大的腕儿,也得等着。

我迟到了,你顾忌着淑女风度也不能撒泼发火。

慕染紧紧捏住了秦思怡这种名媛闺秀,大家千金的七寸,所以这场仗,还没打,就知道输的人是谁了。

两个人穿的都是今年巴黎时装周名师的新设新款,不过秦思怡右手食指上的鸽子蛋却让慕染的水晶石黯然失色。

她选首饰不看贵,不看搭配,只看心情。

今天是戴水晶石的心情,她就戴了水晶石,只是没料到水晶石碰上了鸽子蛋。

真讽刺,怎么有点像是暗喻她和秦思怡呢。

点了两杯咖啡,秦思怡抿了一口,笑着说:“突然叫慕小姐出来见面,希望没有耽误慕小姐的事。”

慕染慵懒的哼哼两声,当着秦思怡的面就把手上的水晶石摘了,扔在桌子上。

秦思怡把她的动作收入眼底,笑意更深。

放下咖啡杯,秦思怡从一边的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

不是吧?

她脑子秀逗了?

慕染冷笑。

其实,这样的场面,她见得多了。

只是秦思怡,是她见过的所有里面的,特例。

以往约见她的女人,都是清楚她和温邵关系的,有意无意也都把她当做了正宫娘娘。

她们见慕染,多数是求她成全自己对温邵的痴心。

像秦思怡这样,把自己当做正宫娘娘,拿钱打发她的,慕染第一次遇见。

有意思。

拿过支票看了看上面数字,慕染笑出声:“一百万?秦小姐打发叫花子呢?”

“那我再加一百万,拿这笔钱,慕小姐出去玩一圈。”

“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走了,你就能收服温邵?”

“能不能,和你没关系。”秦思怡笑着,语气冷淡,“你只要拿着这笔钱离开一阵子就好。”

“要是我不离开呢?”

秦思怡瞪了慕染一眼,开始苦口婆心,“慕小姐,哪个女孩子不想以后好好的嫁人?你这样和温邵纠缠不清,怎么还会有人要你?”

“你说错了。”单手支着下巴,慕染把玩着支票,看着她,“从上了温邵的床那天起,我就没想过再嫁人。秦小姐也不想想,不是谁会,是谁敢要温邵的女人,哪怕是他不要的。”

“总会,总会有人,慕小姐,我也是为了你好……”秦思怡显然没料到慕染会说这样的话。

难道她猜错了?

慕染天生就是不要脸的坯子?

脸上表情开始不耐,她慌乱说:“总之,总之你必须离开,必须走。”

“凭什么?”

“你!”

秦思怡都没跟谁吵过架,更别提能够吵赢。

慕染一句凭什么,声音高一点,语气恶劣一点,神色狠厉一点,她就傻眼了。

张张嘴,只出来一个“你”。

纤细的手指握紧,眼神突然落在慕染身后,一亮。

压低声音,秦思怡拧眉:“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

“我不要脸?”

她可以自贬,但别人说,呵呵!

一拍桌子,慕染彻底暴怒:“温邵就是非我不可,他更不要脸!你怎么不……”

慕染, 温邵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