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偏执三爷强势爱

更新时间:2021-04-28 13:35:50

偏执三爷强势爱 连载中

偏执三爷强势爱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宋汀晚, 时辞渊

精彩试读:少女的声音清甜,软软的像是桃子味儿的蜜糖,让人听着就像是尝到了甜味儿似的。当然了,若不是宋汀晚此时此刻顶着贞子同款发型,没准真会让人生起怜惜之意。时辞渊看了眼她前卫的发型,“你这是什么?女鬼撒娇?”宋汀晚脸上的笑容一僵,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这头发她留了好久呢,不懂欣赏!时辞渊道:“没事别到处乱逛。”顿了顿,他声音阴冷的道:“时家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一不注意,就连骨头都没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其人之道

宋汀晚抓着时芸芝的手,“时小姐,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这就是你的教养?”

时芸芝以往动手打人,谁敢躲?

更别说还被这样嘲讽,她气的脸色通红:“宋汀晚!你不要命了?!本小姐打你是看得起你!给我松手!”

打你是看得起你?

宋汀晚倒是第一次听见这种新鲜的理论,她从善如流的松开了时芸芝的手。

时芸芝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暴怒道:“来人!把她给我扣住!看本小姐今天不用鞭子抽死她!”

时芸芝带来的人都是居山晴的心腹,自然都是听时芸芝的,立刻就将宋汀晚围住了。

宋汀晚的手指缓缓捏紧,又松开了,任由几个佣人将她扣住,冷笑道:“时小姐,就算你再怎么看不起我,但我可是你未来的大嫂,你这么对我,传出去了,时家的名声怕是不太好听吧?”

时芸芝已经气急了,哪里还听得进去,抢过佣人手里的鞭子在空中甩了一鞭,冷笑道:

“大嫂?宋汀晚,你真以为时辞渊那个疯子在时家是一号人物,攀上他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告诉你,要不是我妈妈可怜他,他早就滚出时家了!他的存在只会让时家蒙羞!”

“别说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妻子,就算是,本小姐照样抽你!”

她说着就一鞭子抽下来,宋汀晚闭了闭眼睛,没有躲开,立刻就感受到了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白嫩的肌肤上出现了一条青紫的鞭痕,看着十分的刺目。

时芸芝终于解了一口气,但是看着宋汀晚那副一声不吭的样子,又没来由的窝火,怒道:“本小姐就是抽你了怎么样?!”

她一字一顿的道:“大、嫂!”

“就算时辞渊本人在这里,本小姐把你抽死了,他也不敢说什么!”

她说着抬手就又是一鞭,但是这一鞭子,却没有落在宋汀晚的身上。

宋汀晚原本都已经闭上眼睛了,预料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

她慢慢的睁开眼,就见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正抓着时芸芝的手腕,时芸芝脸上的表情又惊又怒:“你……你放开我!”

年轻男人一笑,说:“三小姐,女孩子还是温柔点好,动不动就打人,传出去多不好听?”

时芸芝咬着牙道:“轮得到你来管教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听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桑榆,把她手腕给我卸了。”年轻男人毫不犹豫的手上一用力,时芸芝一声惨叫:“我……我的手!!” 

宋汀晚听见了令人牙酸的声音,时芸芝的腕骨竟然被这个年轻男人硬生生的掰脱臼了!

四周不知为何忽然非常的安静,宋汀晚回头,就看见时辞渊站在不远处。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时芸芝,就像是在看着什么令人厌恶的垃圾,“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时芸芝看着这个她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的大哥,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里生出畏惧来。

面对宋汀晚时的底气全然没有了,哆哆嗦嗦道:“大、大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佣人们都惊讶极了,时芸芝可从来没有对谁服过软,今天竟然如此的畏惧时辞渊!

时辞渊慢慢的走到了时芸芝面前,淡淡道:“你刚刚说,就算我在这里,你把她抽死了,我也不敢说什么。”

他偏头看向时芸芝因为手腕骨脱臼而握不住落在地上的鞭子,说:“试试看?”  

时芸芝惊恐的道:“我……我胡说的……我错了大哥……我真的错了……”

时辞渊怎么会这么的可怕!

他明明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说什么狠话,但是时芸芝就是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危险性,仿佛只需要一秒钟,就可以将她撕成碎片!

时辞渊冷冷道:“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

时芸芝浑身一个激灵,哭都不敢哭了,手忙脚乱的去捡起鞭子,忍着疼痛握在手里,“我……我真的错了大哥……我再也不敢了……”

“不敢?”时辞渊轻轻嗤了一声,猛地将鞭子扯到了自己的手上,时芸芝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时辞渊看都没有看一眼,对宋汀晚道:“滚过来。”

宋汀晚其实也很怕这个样子的时辞渊,要是可以的话她都想和时芸芝缩在一起了。

但是现在她不敢违抗时辞渊,慢慢吞吞的挪了过去:“时、时少……”

时辞渊的眸光扫过她,看见她手臂上那条刺眼的鞭痕,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随即冷冷道:“你是蠢么?站着让她打?”

宋汀晚:“……”

我那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时芸芝结了仇,她以后在时家的日子只会更加的如履薄冰,还不如现在吃点亏,以后再报复回来。

见她不说话,时辞渊将鞭子塞进她手里,道:“既然她打了你,你就打回去。”

宋汀晚:“啊?”

时辞渊说:“听不懂?”

他明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膈应居山晴,毕竟让居山晴安排的人的动手打了她最宝贝的女儿,居山晴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看见宋汀晚手臂上的鞭痕时,他心中有几分难以言喻的气闷。

就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被其他人沾染伤害了一般,让他十分的不爽。

宋汀晚小心的看了时辞渊一眼:“真打啊?”

“不然呢?”

宋汀晚捏着鞭子,看了眼害怕的缩成一团的时芸芝,时芸芝立刻道:“你……你敢!你要是敢打我,我妈妈一定会……啊!”

她话还没有说完,宋汀晚已经一鞭子下去了,她打了人,还满脸的无辜:“不好意思啊时小姐,我最讨厌那种一旦打不过就去找家长的小朋友,没管住自己的手,不好意思了哈。”

时芸芝从小到大都没有挨过打,几乎要气晕过去:“你……你!宋汀晚你这个贱人!我一定会弄死你的!一定……啊!”

11-因为你丑

时芸芝挨了第二鞭子,这一鞭正好抽在她的手臂上,和宋汀晚几乎相同的位置。

宋汀晚嘴上十分关切:“时小姐,我作为你的长辈呢,是有义务教育你的,女孩子别总是把脏话挂在嘴边,不然会嫁不出去哟。”

时芸芝尖叫道:“宋汀晚!你这个贱人……”

她哭着对佣人吼道:“你们都是死的吗?!”

佣人们这才如梦初醒,赶紧往前护住时芸芝。

宋汀晚看向时辞渊,说:“这怎么办?”

时辞渊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你还没有打够?”

他本来以为让宋汀晚对时芸芝动手,她应该会想尽办法推脱才对。

但是看她现在这样子……竟然有些意犹未尽?

宋汀晚猛然惊醒——她可不能让时辞渊以为她是一个非常暴力的女孩子。

像时辞渊这种臭男人,应该是比较喜欢乖乖甜甜的那一款的。

她赶紧把手里的鞭子一扔,红着眼圈凑过去:“时少~人家的手好疼哦,你以后不要再让人家做这种事了,人家好怕怕哦……”

时辞渊:“……”

众人:“……”

时芸芝简直要吐血了——最应该喊痛的人是我好不好!宋汀晚你这个狐狸精小贱人!

时辞渊当然知道她是在演戏,但是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眼她伸过来的白嫩嫩的掌心。

女孩子的手比他要小得多,骨肉云亭,肌肤雪一样的白,手心却一道刺眼的红痕,是握鞭子握出来的。

鬼使神差的,他握住了那只手,道:“回去上点药。”

手被人握住的宋汀晚:“……”

她手指有点僵硬,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时辞渊,不太明白他这是个什么意思。

难道他真的就很喜欢这种矫揉造作的女孩子?

那她也不是不可以演一下,反正她的目的只是怀上他的孩子。

他是不是喜欢真正的自己并不重要,只要她给时辞渊生下一个孩子,和他的所有纠葛也就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宋汀晚这么一想,毫无心理压力的凑过去抱住了时辞渊的胳膊:“还是时少心疼人家~”

别人都只觉得宋汀晚实在是狐狸精转世,唯有时辞渊的助理桑榆,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他要是记得没有错的话,三爷,他是有洁癖的吧!

并且!非常!非常!讨厌别人碰他吧!

尤其是!女人啊!!

但是现在……

桑榆觉得这个世界魔幻了。

竟然有一个女人,拉着三爷的手撒娇,抱着三爷的胳膊,都没有被大卸八块?!

假的吧?!这说出去谁会相信啊!

宋汀晚丝毫不知道自己在桑榆的心里已经是一位铁骨铮铮的巾帼女英雄了。

她声音软软的说:“时少,虽然芸芝妹妹出言不逊,但是我这个人很大度,不会跟晚辈计较的,她给我道个歉哦我就会原谅她的哦。”

时芸芝快要被她气死了——让我给你道歉?!还一副你很大度的样子?!你休想!

但是偏偏时辞渊垂下眸,淡淡的看着她,道:“没有听见么,给你大嫂道歉。”

时芸芝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什么?!她?!大嫂?!大哥你……”

时辞渊眸光冷了几分,道:“道歉,别让我再说一遍。”

时芸芝打了个冷颤,她现在怕极了时辞渊,不敢违逆他的意思。

只好咬牙切齿的道:“……大嫂,对不起!今天是我不懂事,得罪了你,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宋汀晚轻笑道:“芸芝妹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我是不会和你计较的。”

她温温柔柔的说:“不过芸芝妹妹你以后要是不要再玩儿鞭子了。”

宋汀晚捏着手上那条细细长长的鞭子,微微一笑道:“毕竟这东西,打人挺疼的。不过呢,这是你的东西,还是还给你吧,喏。”

时芸芝看见鞭子,立刻觉得身上的伤口剧烈的疼痛起来。

她现在都对鞭子有心理阴影了,根本不敢接,狼狈的道:“我……我不要了!”

她哭着说:“我要回去……我要去找我妈!”

佣人们赶紧把她带走了。

宋汀晚提着手里的鞭子,有些扫兴的道:“这么不禁逗啊?”

时辞渊冷冷的道:“你既然这么厉害,刚刚还让她按着打?”

宋汀晚说:“那可不一样。”

你没来的时候我要是跟时芸芝松手,时芸芝恨的是我。

你来了之后,时芸芝恨得可就是我们两了,不亏。

当然,这话她没说出来,而是软声道:“刚刚没有你给我撑腰嘛,你来了,我就不怕了呀。”

少女的声音清甜,软软的像是桃子味儿的蜜糖,让人听着就像是尝到了甜味儿似的。

当然了,若不是宋汀晚此时此刻顶着贞子同款发型,没准真会让人生起怜惜之意。

时辞渊看了眼她前卫的发型,“你这是什么?女鬼撒娇?”

宋汀晚脸上的笑容一僵,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这头发她留了好久呢,不懂欣赏!

时辞渊道:“没事别到处乱逛。”

顿了顿,他声音阴冷的道:“时家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一不注意,就连骨头都没了。”

宋汀晚一怔,这人是在提醒她什么吗?

不等她想清楚,时辞渊已经转身走了。

宋汀晚赶紧追上去,问:“时芸芝会不会找我麻烦啊?”

“你觉得呢?”时辞渊嘲讽的看着她,觉得她问了个蠢问题。

宋汀晚小声问:“那下次你还会帮我吗?”

时辞渊脚步一顿,他侧眸看了眼少女,淡淡道:“不一定。”

宋汀晚双眼一亮,就坡上驴。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在时家,你会罩着我是吗?时少我真是太爱你了,想给你生小宝宝!可以吗可以吗??”

“……”时辞渊差点没有站稳,跟在一旁的桑榆又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生小宝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这小姑娘这么勇气可嘉的吗?!

时辞渊磨了磨后牙,冷冷道:“不可以。”

宋汀晚不放弃:“为什么呀?”

时辞渊:“因为你丑。”

宋汀晚:“……”

宋汀晚, 时辞渊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