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我家娘子是大佬

更新时间:2021-04-28 14:33:51

我家娘子是大佬 连载中

我家娘子是大佬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明九娘, 萧铁策

精彩试读:萧铁策抿着嘴唇,看不出来情绪。宋明骏冷笑道:“你做饭给晔儿吃?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铁策,你别被这个女人骗了,你看她变脸多快!“晔儿平时很喜欢这个宋伯伯,毕竟他总给自家送吃的,但是现在看到他这么和自己娘亲说话,就不高兴地站到明九娘身前,张开小小的手臂护着她。宋明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娘那么对你,你却总护着她。如果换珊珊给你做母亲,你的日子不知道会好过多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情敌的哥哥

“我命休矣!”明九娘看着什么都不知道,吃得异常香甜的晔儿,欲哭无泪地喟叹道。

萧铁策能给她解释的机会吗?

够呛!

“晔儿,你先别吃了……算了算了,吃吧吃吧。”

她根本就不指望晔儿那肿起来的嘴唇能很快恢复,而且孩子也实在可怜,那么辣都吃得停不下来。

“喝口水,慢点,娘以后还给你做。”

等晔儿吃完,明九娘看着他鼓起来的小肚子,担心他积食,便拉着他在院子里散步。

彩霞映红了天际,夕阳西下,倦鸟呼朋引伴地归巢,而劳累了一天的男人,大概也该回家了。

晔儿大概察觉到了明九娘闷闷不乐,停下来仰头看着她,黑亮的水眸里满满都是关切。

明九娘的心都被这小天使看得要软成一汪水。

她蹲下来和他视线平齐,替他理了理衣领,看着他的香肠嘴,又心疼又好笑,开口道:“嘴还难受吗?”

晔儿连连摇头。

要是每天都能吃到这样好吃的饭菜,嘴巴一直闷闷的,他都愿意!

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明九娘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答案。

她心思一动,假哭道:“可是你爹回来看到你这样会怪我的。”

晔儿愣住,随即立刻上前抱住她。

小小的瘦弱的身子,却给了明九娘大大的温暖,让她老母亲的心啊,酸酸涩涩的。

多好的儿子。

“晔儿,娘教你说话好不好?”明九娘趁热打铁。

晔儿搂住她脖子的手松开了,身形明显有些僵硬,退后几步,神情有些抗拒,还有些自卑。

明九娘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你看,娘说什么你都懂,你这么聪明,还怕学不会说话吗?”

晔儿不说话,有些可怜巴巴的。

明九娘伸手摸了摸他头顶的小黄毛:“没关系,娘不逼你,咱们慢慢来,来日方长。”

“看看看,铁策,我说什么来着?”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激动的声音,“你看晔儿的嘴,被这个毒妇打得都肿了!”

明九娘还蹲在地上,缓缓转过头看向围栏外的男人。

男人三十岁上下的模样,身材高大,当然站在萧铁策身边,被他比得就没什么显眼的了。

明九娘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叫宋明骏,和萧铁策一样,都是太子一派,两人难兄难弟,一起被流放到辽东来。

之前她作天作地,家里揭不开锅的时候,宋明骏也让他妹妹宋珊珊来送些米面接济。

宋家的日子好过,因为他这个妹妹,人美心善,心灵手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琴棋书画、女红针黹无一不通。

宋珊珊一手好女红,绣品在京中都数得上,来到辽东更是物以稀为贵,替家里换了不少银子。

这些除了反衬出明九娘“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之外,原本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实际上,宋珊珊却是明九娘的情敌。

——她对萧铁策情根深种,只是当年年纪小,脸皮薄,还没戳穿这层窗户纸,明九娘这个程咬金就出来截胡了。

宋珊珊却对萧铁策痴心不改。流放之前,只要她点头嫁人,就不必被流放,可是她还是倔强地跟着来到了辽东。

这份痴情,如果不是为了她相公,明九娘都得鼓掌了。

是金子怎么都会发光,宋珊珊来到辽东,硬是凭着一手好绣工撑起了家里。

她把明九娘秒成了渣渣。

宋明骏心疼妹妹,总是在萧铁策耳朵边叨叨,让他休了明九娘,再娶宋珊珊。

萧铁策没答应,他也一直不放弃。

这不,他把明九娘“虐待”晔儿抓了个正着,更是得意了。

明九娘怒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晔儿了?是我做饭给晔儿吃,他吃那东西不习惯,所以才会……”

她又可怜巴巴地看着萧铁策:“真的,我没撒谎。”

萧铁策抿着嘴唇,看不出来情绪。

宋明骏冷笑道:“你做饭给晔儿吃?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铁策,你别被这个女人骗了,你看她变脸多快!“

晔儿平时很喜欢这个宋伯伯,毕竟他总给自家送吃的,但是现在看到他这么和自己娘亲说话,就不高兴地站到明九娘身前,张开小小的手臂护着她。

宋明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娘那么对你,你却总护着她。如果换珊珊给你做母亲,你的日子不知道会好过多少。”

明九娘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你家妹妹是嫁不出去了吗?非要塞到别人家做后娘!我还没死呢!告诉你宋明骏,我在一天,别说你想让你妹子嫁给萧铁策,就是做个丫鬟我都不答应,你趁早死心!”

“你,你……”宋明骏气得手都哆嗦了,“你这个泼妇!”

“泼妇也是萧铁策惯的,关你屁事!”明九娘伶牙俐齿地道。

“铁策,她,她这样你都不管管?”

“哎呦,理亏说不过,就挑拨离间?”明九娘道,“明目张胆地卑鄙下作!”

“谁卑鄙下作?”

“你!”明九娘道,“总希望人家妻离子散,你不下作谁下作!”

他宋明骏要是利益无关的人,他劝说萧铁策和离,明九娘还能容忍他一二。

他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要把自己妹妹塞给萧铁策,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一山不容二虎,尤其我这样的母老虎!”明九娘气势汹汹地道,“回去也告诉你妹子,再敢惦记我的男人,我说不定会干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来!”

她拼了,刚来就得把立场清清楚楚地摆明,省得有人把她当摆设,想要骑到她头上。

就算她也想将来和萧铁策各奔东西,但是现在,她也还是萧铁策的娘子!

“宋大哥,你先回去吧。”萧铁策弯腰抱起了晔儿,沉声道,“我相信她的话。”

“你……”宋明骏激动得两眼通红,“你相信她?她做饭了,你让她拿出一颗熟米算我输!”

晔儿指着屋里,咿咿呀呀——他娘不止做了米饭,还做了好吃的菜呢!

明九娘却双手环胸:“你算哪根葱,我做饭要证明给你看?怎么,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想来蹭饭?不好意思,没有!”

要的就是惊艳你

萧铁策道:“你先抱着晔儿进去。”

明九娘狠狠瞪了怒发冲冠的宋明骏一眼,从萧铁策手中接过晔儿,头也不回地往屋里走去。

她进去把晔儿放下,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趴在门口墙边,透过敞开着的门偷偷往外看。

萧铁策背对着她低声和宋明骏说着什么,她听不到,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由有几分无语。

晔儿却有些着急,指指锅,又指指盛着鸭蛋和鱼片的碗,很为明九娘鸣不平。

明九娘“嘘”了一声,蹲下来小声地道:“你爹那么死要面子,要是让宋明骏看到我们有鱼有蛋,还不邀请他一起吃?为了争口气就把好吃的分出去,这种傻事,咱们不干!”

已经站在门口的萧铁策:“……”

晔儿看见爹,冲过去抱住他的腿。

明九娘缓缓起身,看着宋明骏已经离开,嘟囔着道:“我反正不会给他道歉的,是他先肖想你的!”

萧铁策道:“你做了饭?”

这比天降红雨都让人惊讶。

“当然,否则你当我骗你?”明九娘道,“还有,晔儿的嘴,真不是我……”

“我知道。”

他回来的时候看见她在和晔儿说笑,晔儿虽然嘴是肿的,但是眼底的笑容却那么清亮。

那是许久都未曾出现在他面上的笑容了。

对上明九娘的惊讶,他淡淡道:“吃饭吧。”

希望明九娘这种伪装,能保持得久一些。

明九娘盛了饭,把两碗菜摆在破桌子上,如愿以偿地看到了萧铁策眼中的震惊。

她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学着萧铁策高冷的样子道:“偶然间发现了几个鸭蛋,在山上采了些调味品,随便做了两道菜,也不知道有没有宋珊珊做的好吃。”

哎呀,她怎么还酸起来了?

方向不对了!

“我说得出做得到!将来你我分道扬镳,你爱娶谁我管不着,但是现在不行!”

萧铁策忍不住想起她昨晚抱着自己大腿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样子,心想她现在倒是硬气。

“吃饭。”他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鱼肉。

明九娘没动筷子,她就盯着他。

萧铁策被唇齿之间的香辣嫩滑惊讶到,然后看着明九娘得意洋洋的眼神,这才明白她在等什么。

她就在等他的惊艳。

今日,她确实做到了。

晔儿也坐在对面,托腮用黑亮的葡萄粒一般的大眼睛看着他,仿佛在说,是不是很好吃?

萧铁策之后吃得就比较慢了,明九娘还想,这铁塔一样的汉子,吃饭还挺磨蹭。

可是等到她放下筷子,萧铁策风卷残云般把桌上的所有饭菜扫荡一空。

明九娘:“……”

原来他在等她吃完。

可是感动之余,更多的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她明明做了那么多糙米饭!

这个家,肯定不是被她作穷的,而是被萧铁策吃穷的!

萧铁策吃完,沉默地收拾了碗筷出去洗碗了,明九娘对他的这种举动表示很受用。

她在灯下把最后一点针线做完,然后想把改好的衣服给晔儿换上。

晔儿却死活不肯换,比划着自己身上。

明九娘茫然间,就听萧铁策道:“走,爹带你去河边洗澡。”

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把衣服递给萧铁策:“洗完澡给他换上。”

爷俩出去洗澡的功夫,她把屋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坐在床板上自嘲道:“这家里真是极简风,好收拾。”

眼下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换房子更是遥远的梦想了。

可是冬天肯定不能住这样的房子,辽东的冬天,会冻死人的。

屋外传来扑棱翅膀的声音,她仔细一听,便听出来那两只八卦的猫头鹰又来了。

每天晚上都来看热闹,这俩不用抓老鼠的吗?也没饿死丫的!

“肥婆今日也没闹腾。”

“可能被毒蘑菇毒傻了。”

明九娘心里,“……你全家都傻了!”

“没有好戏看了,咱们早点去抓老鼠吧。”

“不去,去也没用。金雕王今天被追得白天没活动,晚上肯定出来捕猎,老鼠吓得根本不敢出来。”

明九娘正听得津津有味,父子俩回来了,猫头鹰们也飞了。

萧铁策用草绳拎着两条肥美的鲤鱼回来,养在盆子里。

明九娘得意:“明天还想吃?”

萧铁策顿了顿:“后日吧,费米。”

明九娘哈哈大笑。

晔儿穿了新衣服,高兴地在她面前跑来跑去,萧铁策去把晔儿的旧衣服晒上,原来刚才在河边已经顺手洗出来了。

晔儿太激动,所以熬到实在困得不行才在明九娘怀里睡了过去。

明九娘道:“把他放到床上,我带他睡?”

萧铁策“嗯”了一声。

明九娘原本还以为要费一番唇舌,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她躺在床板上,道:“要不你有空去砍点木头,再做一张板子?天凉不能总睡在地上。”

虽然萧铁策废了右手,可是他依旧是这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倒下。

黑暗中,萧铁策呼吸平稳,没有作声。

“不就是半天工钱吗?”明九娘道,“我给你。今日你给我的五个铜板,我还没花呢!”

“不用,我知道了。”萧铁策道,“我不知道你是真心悔改还是另有算计,但是眼下这般我很满意。只要你好好对晔儿,我就会护着你。”

他说得很慢,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明九娘“嗯”了一声,穿越来后一直提着的那颗心,似乎踏实了不少。

“萧铁策,”她忽然开口,“我知道京城我回不去了,我爹如果管我,当年就不会让我嫁给你。离开你,现在我也活不下去,我想清楚了。所以我只求一时苟安,我会对晔儿好,也会帮你洗衣做饭作为报答。”

没有感情,但是可以谈合作;合作关系才是最长久稳妥的关系。

萧铁策没有说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明九娘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口气轻松了不少,“我今天带晔儿上山找调料的时候,听到有人似乎在找金雕王。”

萧铁策声音蓦地紧张冷硬起来:“你不许再去!没有我在身边,你不许去!”

明九娘:“……我没去深山。”

“哪里都不准去!”

明九娘, 萧铁策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