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

更新时间:2021-04-28 15:49:48

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 已完结

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一如既往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顿时,身边的丫鬟尽数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束手无策。最后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跳进湖里。那白巧柔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相信了,果真跳了进去!香玉同白安寒说起这事情的时候,正在绣花。笑的花枝乱颤,手上的针线都不知道掉到哪一处去了。“小姐,你是没有瞧见,方才后厨的小李给我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还不大相信呢,等我再去看的时候,发现湖边果真湿漉漉的一片,边上还有二小姐的帕子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香囊-一如既往

白安寒抚着腰间的香囊,解释道:“之前让你去买回来的东西做的,若是你喜欢,改日帮你做上一个,不过今日,这却是为了白巧柔特意准备的。”

香玉微愣,瞬间明白过来,这东西可不寻常。只是看着小姐腰间摇晃的槿兰色布料,心中有些心疼。

“小姐为何要用这么名贵的料子做,可心疼死了!”

这布料是原先宫中赐下来的,可珍贵了,整个丞相府都只有这么一条。不过那也是当初二小姐还没有进入丞相府的时候,如今什么东西都要先到二小姐那边过一道,剩下的才能给小姐送来,可想而知,已经没什么好东西了,

香玉不禁有些不大高兴,白安寒见了忍不住笑道:“瞧你,这点子东西都舍不得,哪里还有更好的东西进来?”

香玉撇撇嘴,她还没有小姐那么大方的心思,这点东西当然舍不得。

没一会的时间,两人穿过回廊,走到后花园,不同的是,这一次白瑞德并没有在这里,许是因为有事情要忙,但是将慕宏康一人留在这里,着实是有些奇怪。

白安寒上前,行礼。

慕宏康的眼神自从白安寒出来的那一刻,便一直停留在白安寒的身上。

白巧柔注意到这一点,长袖下的不断掐紧。

“姐姐,您终于出来了,这么些天都不见姐姐出来,身体可是好些了?”

白安寒看了白巧柔一眼,毫无意外,今日的白巧柔经过好一番打扮,闪耀的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但是看人的眼里,难免还是有些花哨。

“多谢妹妹关心,如今好多了。”

白巧柔被白安寒这态度弄的有些疑惑,眼神一瞥,看到白安寒身上的香囊。

“姐姐这香囊可真是精巧,让妹妹看了羡煞不已。”只要是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及其难得的一种料子。

白巧柔不禁在想,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每次宫中来的东西,她都已经打过招呼,先送到她那,但是这一次好像并没有看到有这样的一块料子。

正想,白安寒却开口。“若是妹妹喜欢的话,就送给妹妹了。”

白巧柔面上一僵,下意识看向边上的白安寒。却发现殿下正看着自己,如今就算是再喜欢,也不可能在殿下面前将这香囊接过来,这白安寒可真是打的一副好算盘。

若是此时自己接过来了,定会在殿下心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她一说,白安寒便将东西给她,这是什么道理?

白巧柔面上渐渐缓和下来:“姐姐,这就……”

白安寒面上一闪而过的卑微:“这是新的,原本看着殿下在此,想要带在身上以表示庄重,且今日是第一次带,但是我的身子实在是不争气,如今感觉又不大好了。若是妹妹不嫌弃的话,可否带着这香囊,在殿下边上陪着,也算是我的一番心意?只不过若是妹妹嫌弃的话,那就……”

白安寒没有讲话继续说下去,只是垂下头,看上去似乎有些伤心。

这样一说,白巧柔立刻喜笑颜开,但面上却不表现出来,毕竟一看到这香囊,她就很喜欢,若是能趁着这个机会占为己有,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姐姐说的什么话?妹妹怎么会嫌弃姐姐呢?这么好看的一个香囊,妹妹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着,便从白安寒手中接过香囊,佩戴在身上。朝慕宏康那边看了一眼,只见他也盯着自己身上的香囊,立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姐姐,你不是说身子不舒服?这里有我陪着殿下就可以了,姐姐下次再来吧!”

“如此,便多谢妹妹了。”

走的时候,白安寒特意咳嗽两声,低头的一瞬间,没有错过白巧柔面上的嫌弃。

白安寒勾唇笑了笑,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这香囊她百分百确定白巧柔会喜欢,因为前一世,将她的那块料子拿走之后,白巧柔便做了这样的一个香囊,佩戴在身上炫耀了很长时间。

“小姐,您的香囊都没有了,怎么还笑啊?”

香玉不禁有些抱怨,毕竟开始的时候,那香囊是小姐的,现在只是几句话,便到了那二小姐身上,怎么想都有些憋屈,若是能够拿回来,她一定丝毫不犹豫。

“香玉,若是想要做大事,就不要在意眼前这一点得失,毕竟这只是一个香囊而已。”

香玉撇撇嘴,应了声:“是,小姐,奴婢省的了。”

亭内。

白巧柔娇羞地垂头,看着搅在一起的双手。

“殿下,不知道殿下此次为何而来?”

慕宏康本就心心念念在之前放在白安寒身上,见到此时的白巧柔,不禁觉得黯然失色。

“只是来丞相府拜访丞相,但是碰巧今日丞相不在,不过是为了宫中宴会的事情,既然此次消息已经到带到,还请小姐帮忙传达,届时请丞相带着二位小姐一同到达。”

白巧柔心中刚泛起涟漪,一想到慕宏康说的是两人,顿时心中有些不大舒服。

“姐姐她身子向来不好,此次还不知道能不能去,不过殿下放心,巧柔一定会尽力劝说姐姐的。”

“如此,便多谢二小姐,宏康先行告辞。”

说罢,慕宏康转身离开,唯独留下巧柔一人站在原地,身后的灵芝看了有些不忍心。

“小姐,这殿下好像……”并没有将您放在心底,但是这话,灵芝是万万不敢说出口来。

“够了!给我闭嘴,若是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你就给我小心着你的嘴巴!还有……”

白巧柔说道一般,面色突然不大对劲起来,双手不住的往面善抓挠,瘙痒难耐。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灵芝惊奇到,看着小姐面上出现的红痕,心中焦急。

“小姐,您快些别挠了,赶紧停下来啊!这样下去,会毁容的!”

顿时,身边的丫鬟尽数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束手无策。最后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跳进湖里。

那白巧柔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相信了,果真跳了进去!

担忧-一如既往

香玉同白安寒说起这事情的时候,正在绣花。

笑的花枝乱颤,手上的针线都不知道掉到哪一处去了。

“小姐,你是没有瞧见,方才后厨的小李给我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还不大相信呢,等我再去看的时候,发现湖边果真湿漉漉的一片,边上还有二小姐的帕子呢!”

“你呀,还是改不了自己幸灾乐祸的性子,若是你这样子被人看去了,还指不定会拿出来编排小姐些设呢么东西呢1”

李嬷嬷从边上走出来,往香玉头上赏了一个栗子。香玉揉揉额头,也不在意,往小姐身边一站。

“小姐,你这法子想的真是妙计了,但是有一点……”

“你是说到时候我会被发现?”

香玉连忙点点头,就算她脑子不如李嬷嬷精明,也不如小姐灵光,但是这一点子事情是想得到的,前脚小姐才送了香囊,后一脚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放在谁的身上,都不会相信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香玉越发担心起来。

“小姐,您说,若是真的发现是您,这可如何是好啊?月姨娘肯定会到丞相面前说您坏话,到时候丞相若是责罚小姐,到时候我肯定是笑不出来的了。”

香玉来回在房间中踱着步子,来来回回的。

白安寒看了不禁觉得有些好笑,看着面前的香玉,解释道“你放心……”

“小姐,院子外头来了人,说是让老爷小姐过去。”

门外的粗使丫鬟上前,低头说道。屋内,李嬷嬷和香玉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担忧。

“可有说过,过去是干什么?”李嬷嬷上前两步,着急问道。

那粗使丫鬟只是摇了摇头,李嬷嬷招了招手,让她退下去了。

转身,李嬷嬷看着白安寒,“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大多半是因为方才二小姐的事情,要是小姐不想去的话,还是称病抱恙,在院子里待着就是了!”

李嬷嬷一咬牙,心中已经打定了注意,待会自己去向老爷认错,说是一切都是她做的,因为腿伤心中不平,所以才找上二小姐。

白安寒惊愕,随即又觉得有些无奈,看着面前的两人。

“我知道你们担忧,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既然叫了,我就要过去,左右他们也不能将我怎么样,你们不要担心,还是像我之前曾经说过的,我既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必定是有办法解决的,”

李嬷嬷点了点头,眸中的担忧却还是没有消散下去,细心的嘱咐香玉。

“待会你可要见机行事,千万不要让小姐被那些人给欺负了。”

香玉点了点头,眸中透露出来的目光,好似那些人若是敢有一两下轻举妄动,便会与他们拼命似的。

“小姐,咱们走吧,香玉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白安寒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却什么都没有说。

到了厅上,人已经站满了整个小厅,丫鬟婆子,侍卫,小厮……但凡是与花园还有与白巧柔有一点点关系的,都被“请”到了这里。

见白安寒过去,自动让开了一条道子。

无论如何,她终究还是府中的一位小姐,无论再不得丞相的心意,地位还是摆在那里。

“女儿见过爹爹。”

过了许久,白瑞德才将眼神落在白安寒身上,眸中闪着莫名意味的光芒。

“你昨日给了巧柔一个香囊?”

白安寒应了一声,说是。心中却一点点凉了下来,上来就是询问,根本就是在心底一定给她定了罪名。

还好,还好她不再是上一世的那个白安寒,对于这些早就已经司空见惯。

“你,你怎么如此狠心!我的巧柔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这么不招你的待见,你竟然相毁掉一个女子的门面。”

边上,月娘大声的吼叫道,一只手将怀中的白巧柔护着,似乎害怕白安寒一个不小心又冲上来,对白巧柔做些什么似的。

白安寒最近不禁勾起一抹笑。

“月姨娘,到目前为止,我还什么都不知道,若是可以的话,麻烦您先将事情讲清楚,然后再往我头上带帽子行吗?”

月娘似乎没有预料到白安寒会如此说,下意识看了边上的白巧柔一眼。

见白巧柔依旧凄凄惨惨坐在太师椅上,即使面上带着面纱,都挡不住里面的红痕,心中不禁又生气一股气来。

“你说!这府中就你们两人同岁,不是你的话,难不成是下人不成?开始时,我就觉得你不安好心,不喜欢我们母女,但是如今,我们已经处处让着你了,为何还要不放过我们?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即便白瑞德认为月娘在外面吃了苦,如今好不容易回到丞相府,对她始终心有愧疚,但这也并不表明,白瑞德会在任何时候都纵容着她。

毕竟,这一次月娘做的实在有些过火。

“够了!”白瑞德大吼一声,双眼盯着月娘,似乎是警告。

“这一点事情闹成这样,成何体统?都给我下去!”

白瑞德一声令下,所有的丫鬟婆子都退了下去,厅上顿时只有白瑞德还有月娘母女,还有白安寒等人。

“白安寒,我问你,你是不是对你妹妹做了那样的事情?”

白瑞德上前两步,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对于这个女儿,他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因为亏欠她母亲的实在太多,但是如今,这一点,似乎要被磨灭尽了。

这么些年来,光是从月娘口中听到的关于她的事情,就已经让人头大,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还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爹爹想说的是,不管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你已经给安寒定罪了是么?”

白安寒眸中带着悲戚,看着白瑞德,想要从他眸子中看到一丝丝的闪躲,但是很可惜,只有不耐烦,既然如此,她大可不必留有情面。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若再不说,家法伺候。”

白安寒看向白巧柔,她正在月娘怀中,嘴角勾出一抹得逞的笑。

小说《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 第13章 香囊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