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最强天医

更新时间:2021-04-28 17:29:37

最强天医 连载中

最强天医

来源:追书云 作者:半夏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秦老爷子年事已高,这三件事前些年一直是拖着没做,一个多月前才找到自己师父提出了两件。第一,何生要完成与秦静的婚约;第二,秦家内乱,秦老爷子选定了秦静做秦家继承人,而秦静身边需要一个开路人。至于第三件事,秦老爷子貌似还没想好。师为父,父命不可违!更何况,除了这两件事之外,何生还有一件自己的事情要做。五分钟后,何生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短信,是李晓光这个人的所有资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达成共识-半夏

看着剩下三人惊讶的眼神,何生嘴角勾起了戏谑的笑容,他拍了拍手,显得格外轻松的样子。

“姑娘,回去告诉李江河,就说我这次呆江都不走了,他要想请我喝茶,让他自己来!”

说着,何生点了一支烟,嘴里碎碎念着:“真是的,请人喝茶还让小辈出面,一点也不害臊...”

说着,何生朝着街道前面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别跟过来了啊!再跟过来我可就不会怜香惜玉了。”

看着何生走远,李雯还有些没缓过神来。

刚才的交手,也不过只有几秒钟的工夫,可是,自己手底下的顶尖高手,现在五个都还趴在地上。

李雯从小习武,在她的眼里,能算得上高手的人,也就只有自己几位叔叔。可眼前这个男人,却颠覆了她对高手的认知。

这个男人的速度很快,出招几乎没有章法,绕人身后,明明出拳会更凌厉一些,可他却抬脚踢人屁股,并且速度比出拳都要快,他看似随意,可每一个动作,却又让人出乎意料。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难怪爷爷要请他喝茶...

若是此人肯归附李家,必定会是李家最大的助力!

......

何生走到了百米之外,嘴里叼着烟,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过了差不多两分钟,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了何生的面前。

车内的人打开车窗,漠视的看了何生一眼。

何生将手里的烟头往身后随手一弹,烟头在空中飞了一个弧度,精准的落在了何生身后垃圾桶上的烟灰槽里。

“嘿嘿,老婆你来了?”何生咧嘴一笑,说话的时候,嘴里还冒着白烟。

开车的女子有些厌恶的看着何生,眼神中带着打量之色。

当见到何生全身都是脏兮兮的时候,她将目光转到了别处,冷冷的说道:“上车吧。”

何生拉开车门上车,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女子,眼神里闪过些许的惊讶。

六年没见,这静丫头果然是越长越水灵了,看来这门亲事自己也不亏啊。

秦静穿着黑色的风衣,她虽然是坐着的,但修长的腿仍然能体现她高挑的身材,一头小卷黑发披肩,脸上化着淡妆,将白皙的皮肤与俏丽的五官衬托得更加完美。

不过,她的眼神却很清冷,何生记得,六年前还是一位少女的她,可并不是这样的。

“老婆,开车累吗?要不换我来开吧?”何生一脸灿烂的笑容。

“何生,你说话注意点!”秦静严肃的看着何生:“我现在还不是你的老婆,你别乱喊!”

何生一愣,随即干笑了一声:“嘿嘿,咱们结婚不迟早的事儿吗?我的名字都在你秦家族谱上了。”

“你!”

见到何生这幅样子,秦静心头更是厌恶了。

在秦静的心里,她一直是反对这桩婚事的。第一个原因是,她认为这是爷爷用自己婚约做的一笔交易;第二个原因,她讨厌六年前的何生,再一次见面,对方给她的第一感觉,仍然是讨厌。

况且,这家伙在农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连这座城市都或许容不下他,更何况是自己。

“何生,我觉得我有必要将话说清楚!”秦静冷冷的说道:“当初订婚的是我爷爷,虽然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你,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们不可能结婚的,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

“哦,这样啊...”何生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六年前的何生只与秦静见过几次,可以说,两人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上来就叫老婆,纯粹是因为何生不要脸。

“但是看在爷爷的份上,我可以留你在秦家。”

“可是老爷子要逼着咱们结婚怎么办?”何生抬头看着秦静。

秦静无言以对了,她死死的看着何生,眼睛顿时就红了。

她不想和这个男人结婚,可是爷爷已经提过过很多次她与何生的婚事了了,这一次何生来,她根本没有权力抗拒。

见到秦静如此一副模样,何生撇了撇嘴,将头偏到了一处:“要不这样吧,老爷子年岁大了,老人家想要的不多,咱们就对外说结婚了,至少别让老爷子觉得你不孝顺...”

对于一个没见过几面的女人,何生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虽然这次来江都市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这个女人争取到秦家更大的产业,但这并不代表非要跟她结婚。

既然她也不愿意,那自己强求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听得何生的话,秦静心头松了一口气。

她就害怕这个男人不松口,爷爷的态度已经表现得很明显,就是要逼着自己下嫁给这个男人,可如果这个男人顺水推舟的话,自己根本没得选择!

“好!我可以给你钱,算是当做给你的补偿!”秦静开口说道。

“哈?”

何生忍不住乐了。

真没想到,自己一个身家上千亿的人,居然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开价收买,理由还是不要跟她结婚。

“行啊,正好我缺钱。”何生随口应答道。

“你开价!”

听到何生愿意拿钱,秦静安心了不少。

看来,用钱收买才是最实际的,他从小在农村里生活,一定很缺钱,自己只要价码够高,想必他也不会死抓着自己不放。

“这个数吧!”何生比了一根指头。

“一百万?”秦静皱起了眉头。

“哎呀,要不了那么多,一周给我一千块就行了,我花不了那么多钱的。”何生咧嘴一笑。

开玩笑,这妞儿要是给自己一百万,被家里那五个老不死的知道了,分分钟一个电话就给自己冻了。

这钱何生倒是想拿,可他敢吗?

“呵,一千块?你可真会开价。”

秦静冷笑了一声,农村人果然是农村人,一个月四千块就能打发了。

何生笑着说道:“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往后我可就住在你家了?”

“可以。”秦静答道:“但是在我家里,你必须所有事情都得听我的。”

“所有事情啊?”何生撇了撇嘴,显得有些为难。

过了几秒,何生挠着头说道:“那...那起码一周还得加五百...”

听得这话,秦静只觉得好笑,但她点了点头:“成交!”

叫老板娘-半夏

半个小时之后,李家百汇企业管理中心。

一间办公室里,穿着唐装的老人手杵龙头拐,他坐在沙发上,有些惆怅的看着面前几人。

“爷爷,事情就是这样,那家伙他...他还骂你老不死的...”李雯站在老人面前,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哈哈哈哈!”李江河不怒反笑:“果然还是这幅德行!算了,没请回来就没请回来吧,不过以这小子现在的身份地位,能让他到江都来办的事儿,应该不是什么小事...”

“这样吧,你派人多留意留意他,如果他遇到什么麻烦,你先来知会我一声。”李江河轻声说道。

“知道了,爷爷。”李雯点了点头。

“还有,下次要是碰到他,别再无礼了,连爷爷我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的,更何况是你这小丫头片子。”

“凭什么呀!”李雯顿时不干了:“爷爷你德高望重,他就一个毛头小子...”

“就凭他让李家在江都市站住了脚!也让李家从此脱离了你***奶那一脉!这么跟你说吧,这小子只要是还活着,那就是李家的保护伞!”

......

此刻,秦静家中。

这是一个高档小区的一栋平房里,这栋房子只有四层楼,不算是别墅,但却是内置楼梯,整栋房子只有秦静一个人住。

“哇,这地上怎么都有灰尘了,老婆,你平时不打扫的吗?”何生目光在屋子里看了看。

秦静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答道:“我住二楼,这些天忙,忘了请家政。”

“请什么家政啊?我来不就好了。”何生咧嘴一笑:“不过每周得再加两百啊!”

“......”

秦静无言以对,轻蔑的笑了笑。

“你难道就不能自己去找份工作吗?”秦静瞪了何生一眼。

“找工作?我老婆这么有钱,我还找什么工作?”何生理直气壮的答道。

“呵...”秦静冷笑了一声:“行吧,那你把家里收拾干净,每周再给你加两百。”

秦静算是看清了,这个家伙,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做。

男人不怕穷,就怕没有上进心和骨气。

而这个男人,两样都占。

真不知道自己爷爷喜欢他什么!

“我上楼午休了,楼下有三个房间,你自己挑一个吧,新的被褥床单房间的衣柜里有。家里的钥匙在茶几的抽屉里,自己拿!”秦静很严肃的说道:“对了!不许上二楼!”

“遵命!老婆大人!”何生咧嘴一笑。

何生开始在一楼忙活起来,扫地、拖地、擦桌子,这一折腾,就是将近两个小时。

相比在家里收稻谷,这些活儿对何生来说算很轻松了。

挑了个采光好的房间,何生开始铺床。

做到一半,裤兜里的电话响了。

“喂。”

“老板,我们到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

何生往床边一坐,笑着说道:“到了是吧?那行,开始干活吧!我要江都秦家和李家所有的资料,还有,我老婆的个人资料也给我准备一份。”

“老板,你结婚了?”

“不该问的别问。”何生说道。

“是!”电话那头的女孩支支吾吾的问道:“不过老板,您...您的妻子是?”

“秦家,秦静。”何生答道:“行了,去办吧,速度快点。”

“明白。”

刚放下手机,何生正要继续铺床。

嘣!

楼上传来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重物摔在了地上。

何生朝着天花板看了看,表情变得古怪。

啪!

又是一声响,何生打了个哆嗦。

这是类似花瓶的东西摔在地上,而且听声音,好像还是被人故意摔的。

“这女人搞什么?拆家啊?”何生撇了撇嘴。

犹豫了一下,何生又坐了下来,不过这一次,他盘腿坐了下来。

一股无形之气在何生身体里涌动而出,他闭上了双眼,三秒后,又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眼变成了诡异的红色。

眼前的一切变得无比清晰,何生的五感瞬间提升。

抬头看向天花板的时候,何生见到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在打电话。

早在六年前,何生就已经突破天师,他有五个师父,五位师父合并创立了天师五法,而何生,就是这天师五法的传承者。

现在何生使用的,是天师五法中的天眼。

能勉强提升五感,但隔着一道墙,何生也只能捕捉到一道模糊的身影。

“告诉那个李晓光,他有本事就别跟我秦家合作!”

“三亿就想把老娘买过去,我看他真是脑子坏了!”

挂了电话,秦静将手机往床边一丢。

可能是太气愤了,秦静将身上的睡衣脱了下来,白皙的肌肤展露在何生面前。

何生顿时咽了一口吐沫,急忙晃了晃脑袋,眼睛一闭,关掉了天眼。

坐在床边点了一支烟,何生思索了几秒。

“看来这女人的麻烦不少啊...”何生挠了挠头,随后快速拿起手机。

“喂,小影。”

“老板。”

“先去查一个叫李晓光的人,给你十分钟!”

“是!”

何生也很无奈,他这次来江都,并不是做什么大事,说白一点,就是来给秦静当个全职老公。

对于自己几位师父与秦家的关系,何生知道得不多,他只清楚,自己的师父,欠秦家老爷子秦宝军三件事。

秦老爷子年事已高,这三件事前些年一直是拖着没做,一个多月前才找到自己师父提出了两件。

第一,何生要完成与秦静的婚约;

第二,秦家内乱,秦老爷子选定了秦静做秦家继承人,而秦静身边需要一个开路人。

至于第三件事,秦老爷子貌似还没想好。

师为父,父命不可违!

更何况,除了这两件事之外,何生还有一件自己的事情要做。

五分钟后,何生收到了一条短信。

打开短信,是李晓光这个人的所有资料。

又过了两分钟,小影的电话打了过来。

“老板,近期查到这个李晓光与秦静有过生意上的交涉,李晓光有一家房地产公司,需要订购大批建材,但是李晓光不肯签合同,想要秦静献身...”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何生撇着嘴说道。

“老板,要不要直接把李家收购了?或者,我去杀了这个李晓光。”

“不用!这事儿我自己处理...”何生说道:“继续去查我刚让你查的。”

“是!”

“哦对,还有,下次别一口一个秦静的叫,叫老板娘!”何生加重了语气分贝。

“明白!”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