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与爱相隔彼岸

更新时间:2021-04-29 19:24:14

与爱相隔彼岸 已完结

与爱相隔彼岸

来源:追书云 作者:梨白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是顾子时在她身后直接拦腰抱住了她。“啊……顾子时,你个神经病!”盛语默眼圈一红,强行忍住泪意大骂。“喂,这位先生,你不能这样对这位女士!”别克车上下来一位身穿白色衬衣的男子,他举起双手试图阻止顾子时。顾子时不耐烦的瞪他:“这是我老婆,她闹脾气回娘家,这是家事,不用你操心!”“我……我呸,不要脸,谁是你老婆,谁要回娘家!”盛语默快要崩溃,顾子时你这个没品的男人,撒起谎来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与爱相隔彼岸:半路杀出的男人

盛语默凤眸微睁,满脸透着不敢置信:“我耽误你青春,张新路你还要不要脸?”

当初在学校时是谁死缠烂打追求她,每天献殷勤的?

“喂,你才不要脸,自己看看你这样,我告诉你,这视频一拿出去我们村里人看着都为你感到害臊,我要是你,我就趁早躲在屋里不出门了。”刘海花用力扯住盛语默的手,将她往地上一甩。

“嘶……”盛语默皮娇肉嫩,双臂蹭在地上划成了一片鲜红。

张新路一看,连忙拉住刘海花:“妈,别闹出人命来!”本为求财,弄死人,可就完了。

“嘿,还人命,不过是个贱女人,要搁我们村里,像她这种女人是要浸猪笼的!”刘海花越说越带劲,不甘心地弯着腰手指一个劲儿往盛语默脸上戳。

嘴里各种不要脸,贱女人……肮脏的字眼一个接着一个往外冒。

里面吵得太带劲,完全没有人注意到门口有一道高大笔挺的阴影降下。

“住口!”那人身着一身纯黑色西装,剪裁得体,身形颀长。

仅仅只是说了两个字,身上气势全开,已经足够压倒刘海花母子。

“你……你是谁?”刘海花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身子一抖,肥胖的身子几乎站不住。

“你……你走开,跟……跟你没关系!”张新路也被他满身的气场压制,勉强赶人。

“语默!”男人走到离盛语默面前,伸手朝她示意。

盛语默靠在门角,看着面前出现的那双纯手工限量版皮鞋,油光锃亮,还有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她心里一抽,朝他怒目而视:“你来干什么,我不需要你同情……”

“爷爷让我带你回去!”顾子时脸上紧紧绷着,五官立体,线条分明,虽然气场强大,却依然俊朗得让人无法挪开眼。

“我不……”盛语默抬眸想刚拒绝,却一眼看到了站在一旁看热闹看得不明所心的张家母子,眼眸一转靠着门站起身,双臂上伤口毕现。

“是他们干的?”顾子时声音清冷,眼神锐利,直直刺向张家母子。

“不,不,不是我,是她自己摔的!”刘海花连忙摇头撇清自己,不知为何,面前这个男人让她看着莫名胆寒害怕。

张新路抿着嘴不说话,只晃了晃握在手心的手机。

盛语默紧紧咬住嘴唇,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在拿视频威胁她。

如果她说错半个字,他恐怕就要当场把视频播放出来。

不行,绝对不行,绝不能让他当着顾子时的面播放,否则她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坚持就全完了!

她狠狠咬住嘴唇:“是,是我自己摔的!”等把视频这一波过了,张新路走着瞧。

刘海花一看盛语默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自己认下了,立即尖叫起来,戳着她又是一顿骂。

顾子时身上气息越来越冷,双手紧握成拳,他压抑地控制自己暂时不要出手,他要看看盛语默这个脾气倔强的大小姐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

盛语默脑子里被刘海花的尖叫声充斥着,她压抑到无法呼吸,尤其还是当着她曾经最爱的男人的面前,她脸上显出阵阵难堪和狼狈,心里痛到极致。

她咬住嘴唇几步甩开她的拉扯,回头看着张新路:“你最好记得你答应我的事,绝不能再提离婚。”

只要她撑过一个月,只要一个月,她就再也不用跟他在一起!

张新路摊手,不就一个月吗,反正他还等得起!

顾子时心口像被撕裂开来一样,他看准电梯到来,大力将盛语默拉进去,右手虎口死死掐住她的喉咙,锐利的眼眸像刀片一样扎过她的心:

“盛语默,那个男人到底哪里好,竟然让你难舍难分,你看看你,都被他们折腾成什么样了?”

高傲娇贵的盛华集团大小姐竟然被一个泼妇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她图什么?

盛语默别过脸,躲开他凌厉的目光,想到她曾经那么爱他,:“他再不好,也比你好,你个伪君子,你个大骗子!”

“盛语默,你再说一遍!”顾子时欺近她,大手渐渐加重力道。

盛语默不怕他,拼着呼吸困难也要说:“顾子时,你是个大骗子,你背着我和那个女人谋夺我们盛氏的财产,害得我爷爷中风瘫痪,还想害我损失盛氏合法继承人的资格,我恨你!”

“盛-语-默……”顾子时一字一顿叫住她,浓眉紧蹙,深邃的眼眸闪着幽光,浑身充斥着危险的气息……

与爱相隔彼岸:危险的顾子时

“盛-语-默……”顾子时一字一顿叫住她,浓眉紧蹙,深邃的眼眸闪着幽光,浑身充斥着危险的气息……

-------------------

此时的顾子时很危险,像草原深处一直潜伏着猎豹,已经等到了最佳捕猎的时机,盛语默有一种错觉,好像只要他一动,她就会变成他的盘中餐。

她缓缓退步,眼睛四处转动,盯紧电梯,门一开,她抬起高跟鞋底用力跺在顾子时的脚尖,手上顺势推开他,不顾一切跑出去。

顾子时脚下吃痛,可一点儿也不影响他腿脚的麻利。

盛语默逃离的瞬间,他很快追上前去。

盛语默一直不敢往后看,心里默默想着,只要跑上大马路,拦辆车,她就能逃出他的魔掌。

仓促间拦下一辆车,也不管是不是营运的计程车,拉开车门就要上车。

可人还没来得及钻进去,身子已经腾空。

是顾子时在她身后直接拦腰抱住了她。

“啊……顾子时,你个神经病!”盛语默眼圈一红,强行忍住泪意大骂。

“喂,这位先生,你不能这样对这位女士!”别克车上下来一位身穿白色衬衣的男子,他举起双手试图阻止顾子时。

顾子时不耐烦的瞪他:“这是我老婆,她闹脾气回娘家,这是家事,不用你操心!”

“我……我呸,不要脸,谁是你老婆,谁要回娘家!”盛语默快要崩溃,顾子时你这个没品的男人,撒起谎来竟然脸不红心不跳。

“盛语默我劝你最好快别闹了,上面在看着你!”顾子时大手紧紧禁锢住她,嘴里凉凉的提醒。

张新路母子不仅在偷窥她,而且还在拿手机拍照。

盛语默看着自己一身裙装在拉扯中被弄得皱巴巴的,而身边还停了几辆看热闹的小白车,脸上一红,连忙低下头。

她身上背负的负面新闻已经够多了,绝不能再往上添,否则盛华集团就真要跟她说再见了。

趁她愣神,顾子时直接将她拖上了停在身边的加长迈巴赫上。

人一上去,车子便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而去。

盛语默没能看到楼上张新路张成O字型的嘴。

“我天,TMD的迈巴赫,一千多万!”心里暗道盛语默可真是好本事,前脚被他设计,后脚就勾搭了这么有钱的小开。

看来这婚可不能那么轻易离了,至少……

盛语默身子被拧成麻花窝在最后一排,车子快得她想吐。

“停车……停车,听到没有!”

开车的是顾子时的特别助理魏询,他抬眼看了一眼顾子时,看他也示意停车,才慢慢把车靠边停好。

“顾子时,你够了,遇上你,我已经够倒霉了,你还要折腾我。你开着我家的车,还折腾我,恨你,恨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盛家的钱没了也就没了,可枉费她爱他那么多年!

“够了,盛语默,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顾子时也怒了。

他心里那么在乎她,为了她放着帝都的顾氏集团不要,也要一心留在这里替她守着盛华集团。

可她呢,两年前一言不发就嫁了张新路那个凤凰男,要什么没什么不说,还一脸功利,给点好处,尾巴摇得跟条哈巴狗似的。

最令他生气的是,这个女人双眼被蒙蔽了,看不清他的本质,拿着那死鱼眼睛当成珍珠一样宝贝。

而且,那夜她明明那么热情的一直缠着他,就算喝醉了嘴里喊的也是他的名字。

顾子时清冷的寒眸里,溢出一抹温情,他到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她死死搂住他的脖颈,低低哭泣:子时,我疼!

凉了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顾子时扫了一眼魏询:“你,下车!”

盛语默心头一抖,双手紧紧抱住双臂,转头看他,顾子时五官线条立体,俊眉朗目,挺鼻薄唇,窗外阳光洒过,打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像散发着万丈光芒的星辰一样耀眼。

两人四目相对,顾子时狭长的眼眸定在盛语默的脸上。

标准的瓜子脸,皮肤白皙,五官灵巧,冰肌玉骨,可唯有那双凤眸里凝着对他的仇恨,绯红的嘴唇紧紧抿着,看得他心头微乱。

他弯下腰,鼻尖飘过她身上清新的幽兰香,眉眼下垂,看着她琉璃般的眼珠里滚着小鹿般无辜的眼眸。

顾子时看得喉头一滚,心头砰的一跳,乱了,耳朵里那声娇媚到极致的话再次占据他的脑海:“子时,我疼!”

他低吼一声,双手撑在她的肩膀两侧,突然俯下-身,毫无预兆的攫住她的唇……

“唔……”

小说《与爱相隔彼岸》 第3章 半路杀出的男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