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霍少宠妻套路深

更新时间:2021-04-29 11:45:54

霍少宠妻套路深 已完结

霍少宠妻套路深

来源:追书云 作者:千音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这是哪儿来的?”霍家祖传的戒指,他岂会不认识?夏栀皱起了细眉,一张温和的脸庞,隐约也现出愠怒。他的口吻咄咄逼人,好像这枚戒指是她偷的一样!唐菀然也注意到了夏栀手上的那枚祖母绿戒指,表情一滞,明显不敢相信。“这是我给她的。”霍老夫人开口,目光清凛,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奶奶!”霍怀琛厉声道:“这是我们霍家的传家宝,怎么能随便给一个外人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少宠妻套路深:她只是一个外人

当霍老夫人拉着夏栀的手下楼时,霍怀琛已经回来了,不知唐菀然在跟他说什么,眼圈红红的。

一看到两人下楼,她忙拉开与他的距离,低下了头。

霍老夫人冷冷的看她一眼,然后朝孙子一笑:“怀琛,今天回来得很早嘛。”

霍怀琛的视线扫过夏栀,回道:“接到岚姨的电话,我就回来了。”

感受到他目光的寒意,夏栀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别开视线。

“呵呵,好。”霍老夫人带着夏栀走进客厅,“春岚,可以开饭了。”

“好的,老夫人。”

餐厅内,一家四口人落座。

夏栀和霍怀琛坐在一侧,唐菀然独自坐在对面,只消一抬眼就能看到刚刚晋升为新婚夫妇的二人。

很碍眼。

唐菀然自始至终都垂着头,桌下的双手,紧紧的缠着桌布。

霍老夫人拿起筷子,其他人才相继拿起筷子。

霍怀琛倏尔目光一紧,盯住夏栀的左手,随即,一把握住。

“这是哪儿来的?”

霍家祖传的戒指,他岂会不认识?

夏栀皱起了细眉,一张温和的脸庞,隐约也现出愠怒。

他的口吻咄咄逼人,好像这枚戒指是她偷的一样!

唐菀然也注意到了夏栀手上的那枚祖母绿戒指,表情一滞,明显不敢相信。

“这是我给她的。”

霍老夫人开口,目光清凛,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奶奶!”霍怀琛厉声道:“这是我们霍家的传家宝,怎么能随便给一个外人呢?”

听他这么说,唐菀然脸上紧绷的神情,骤然松了下来。

果然,在他心里,没有夏栀这个女人的半分位置。

夏栀咬着唇,戴着戒指的左手,开始发烫。

霍老夫人沉下脸,“怀琛,小栀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何来外人一说?”

“……”

“你大哥不在了,你就是霍家长孙,我把戒指传给长媳,还需要你来置喙吗?”

霍怀琛眯了眯眸子,黑漆漆的瞳仁,正在掀起万丈骇浪,一字一句的,他说:“大哥永远都是霍家长孙!永远都是我大哥!”

霍老夫人表情微变,尽管有些动容,却没有表现出来。

霍怀珵是他的痛,又何尝不是她的痛?

“对不起!”

唐菀然突然站了起来,双肩微抖,头埋得低低的,两侧的青丝将她娇小的脸颊遮住,看起来不太真实。

“我……我有点不舒服,想上去休息。”

说完,她捂着脸,快步出了餐厅。

“菀然!”

霍怀琛想都不想便追了上去。

“站住!”霍老夫人厉喝一声,霍怀琛顿住。

“给我坐下!”

他缓缓转身,微冷的视线,让夏栀心头一震。

“奶奶,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何必还要我留在这里陪您一块谢幕呢?”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追了过去。

霍老夫人气得胸口微伏,神情无比严肃。

渐渐,她竟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不愧是她的孙子,他倒是说对了,今天送给夏栀的这枚戒指,其实就是想让唐菀然看清形势,明白自己的位置。

霍少宠妻套路深:把你赶出家门

夏栀坐在位子里,望着指间的正在散发着熠熠光泽的戒指,突然开始为自己今后的路开始担心了。

一个霍怀琛就够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成了精的霍老夫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吃得消?

晚餐吃的食不知味,尽管霍老夫人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要她多补身体,可夏栀还是没有胃口。

回到楼上,经过唐菀然的房间时,里面隐约传来哭声。

夏栀驻足,低头看了眼指上那枚耀眼的祖母绿戒指,想来也是它惹的祸。

就在这时,门开了。

霍怀琛正拿着空杯子走出来,看到她站在门口,浓眉一瞬间就皱了起来。

“你在这儿做什么?”

听他质问的口吻,夏栀就知道他误会了,忙澄清:“我只是路过。”

“路过?”霍怀琛冷冷一笑,眸光愈发冰冷,看得出,他对她除了厌恶,还有一丝怨气。

气她厚着脸皮和他结了婚?

夏栀不得而知,在霍家她只要谨记自己是谁就够了,别人的想法,无从猜度。

“夏栀,别以为你有奶奶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不是顾及她老人家的感受,我早就赶你出霍家的门了!”

霍怀琛的口吻是阴沉的,完全没有他面对唐菀然时的关切和紧张。

夏栀当然清楚他对自己的憎恶,清丽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住他,神情亦是不卑不亢,她说:“嫁进霍家,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霍怀琛不屑的勾起唇角,“别告诉我,你的苦衷是你肚里的孩子?”

听出他话中轻视,夏栀微微蹙起眉。

她可以接受他讨厌自己的事实,但是,肚里的宝宝却不可以!

她突然有些愤怒,眯紧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她上前一步,盯着他,逐字逐句的说:“别忘了,就算是个错误,也是你和我一起造成的!你没有资格讨厌他!”

话闭,她越过他,立即回到婚房中,“砰”地一声关上门。

霍怀琛站在原地,瞪着夏栀消失的方向,第一次被她抢白,那感觉实在是不爽!

她说得没错,这个错误是他和她一起造成的。

但是,选择生下来,那就是她犯的另一个致命的错误!

她别想奢望得到他一丁点的关注!

就算是那个孩子,也是一样!

“怀琛?”

身后,唐菀然在叫他。

霍怀琛阖了阖眼眸,转过身时,所有情绪都被他整理好。

“你怎么站在这儿?”

唐菀然走出来,站在他身边,视线朝隔壁房间扫去,又不着痕迹的收回来。

“你晚上要睡哪儿?”

“客房。”提起这个,霍怀琛就有些烦躁。

自己的房间,因为成了婚房,就被那个女人霸占了,害得他从今以后都要睡客房!

唐菀然面上一喜,很快又敛下,她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脸上红晕蔓延,小声说:“你可以到我房间里来。”

霍怀琛一怔,随即垂下眼皮,“菀然,不要忘了我们的身份。”

唐菀然有点赌气,抬起头说:“我现在是自由身,你也不爱那个女人,还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如果真的有顾及,你那晚也不会……”

“菀然!”霍怀琛的脸色骤变,严厉到让唐菀然愣住。

“怀琛……”

霍怀琛沉声:“那晚的事儿,我不想再听你提及一个字!”

他要走,唐菀然咬着唇,突然说:“你有没有想过,我肚里的孩子,其实是是你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