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盛世明珠之侯门贵后

更新时间:2021-04-29 11:29:31

盛世明珠之侯门贵后 连载中

盛世明珠之侯门贵后

来源:追书云 作者:江小妃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霍明珠观察着林如忆的表情,发现她在外祖母面前总是无法镇定自若,但凡是提及她的事,也总是能引起林如忆的紧张不安,生怕给外祖母留下怠慢了她的印象似的。可林如忆也确是外祖母亲生,娇宠长大的小女儿,为何有如此差异?前世霍明珠未觉得,今世她处处留意,总有收获。她作为小辈,不插嘴,由着她们说去,她将自己置于旁观者的角色。林老夫人已经在里间的椅子上坐下了,将霍明珠拉在她身边的位置上坐着,望着在下首站着的林如忆,表情淡淡道:“你若是这么想,倒也对,但这及笄大事,当由阿矜父亲来做主,这表字为何,也该由她父亲来取,我这老太婆就不掺和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樗表兄-江小妃

“老太太,瞧您把矜姑娘给逗得,本是大喜事,倒都惹哭了……”一旁伺候了老太太许多年的宋嬷嬷笑道。

听见宋嬷嬷唤了她的乳名,霍明珠又是一番触动,将军府的人都不这样叫她,只外祖母和宋嬷嬷等才知晓这个乳名,再者便只剩表兄林云樗这般唤她,但细细想来,前世表兄早逝,外祖母身子渐渐不好,阿矜的乳名便再没人记得了。

老太太总算收敛了情绪,握着霍明珠的手往屋内走去:“阿矜,阿矜,每次唤着这名字,倒像是在叫你舅母似的。”

平阳侯夫人李氏笑道:“老太太别说,起初还真是不习惯,后来听云樗那孩子唤得多了,便不觉得了。这几年他远在边关,每回的家书里头,也都要提到阿矜妹妹,您说我这个做母亲的,还能再记错吗?”

“哈哈,欣兰啊,我就说云樗那小子情深意重,这家里头也就他还惦记着阿矜丫头些了,我们这些老太婆年纪一大,光是念着也没什么用。”林老夫人听罢,欣悦地笑了,目光却扫过跟在身后的林如忆母女。

林如忆弄得有些尴尬,便笑着接口道:“母亲和嫂子说的是哪里的话啊?明珠从小不在我身边长大,可是我疼她的心却是跟母亲一样,阿矜这乳名她父亲也不常念着,我们便想,孩子大了,总叫乳名不好,待明珠及笄,老太太为她取个正正经经的字来,岂不好?”

霍明珠观察着林如忆的表情,发现她在外祖母面前总是无法镇定自若,但凡是提及她的事,也总是能引起林如忆的紧张不安,生怕给外祖母留下怠慢了她的印象似的。

可林如忆也确是外祖母亲生,娇宠长大的小女儿,为何有如此差异?前世霍明珠未觉得,今世她处处留意,总有收获。她作为小辈,不插嘴,由着她们说去,她将自己置于旁观者的角色。

林老夫人已经在里间的椅子上坐下了,将霍明珠拉在她身边的位置上坐着,望着在下首站着的林如忆,表情淡淡道:“你若是这么想,倒也对,但这及笄大事,当由阿矜父亲来做主,这表字为何,也该由她父亲来取,我这老太婆就不掺和了。”

“母亲说的是。我回去会同正德商量。”林如忆挤出笑容道。

等丫头们奉上了茶,平阳侯夫人和几个妾室也都对霍明珠嘘寒问暖,也有同林如忆母女说话的,不过是些可有可无的问候,以示对林府的二小姐的尊重罢了。

与母亲林如忆的镇定自若不同,霍怀玉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伴在外祖母身边的霍明珠,她无法像在将军府那样游刃有余,无论是行动还是说话,总觉得怎样插不进去霍明珠和外祖母之间,她的不满渐渐积聚,用眼神向母亲林如忆示意,嘴也渐渐地撅了起来。

林如忆安抚地握了握她的胳膊,不让她发作,可霍怀玉哪里能忍,走下凳子,来到了霍明珠的身边,挽住了霍明珠的手,笑道:“外祖母,姐姐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以后就可以好好陪陪外祖母了。对了,舅母,云樗表兄家书里提到了姐姐,有没有提到我呀?表兄是不是越长大便越记不得还有我这个妹妹了呢?”

苟且之事-江小妃

霍怀玉这样一问,将方才林老夫人和李氏的话都打断了,霍明珠早就察觉到外祖母的不高兴,却还是纵容霍怀玉的言行,全然不觉不妥似的。

果然,李氏略略尴尬道:“怀玉这孩子也是渐渐地长大了,今儿一看,与阿矜倒有几分相像,到底是姐妹啊。云樗家书中也有交代向姑姑和姑父转达问候之情,怎会忘了你这个小表妹呢?”

霍明珠怎么会听不出这是李氏的敷衍之语,若云樗表兄家书中真有提及霍怀玉,那也该是有她在身边提醒时才会写进去。云樗向来粗枝大叶,只在兵法上细细研究,多少次的家书都是由她来代笔。以她同云樗同吃同住的兄妹情谊,霍怀玉想插一脚,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霍怀玉却恍若未觉,追问道:“舅母,那表兄何时归朝?我整日闷在家中,真羡慕姐姐可以在边城长留,看尽千般风景呢!那些风土人情,表兄若能对我说说,真是极好的!”

“这……”李氏不知如何回答。

“玉儿,休得再追问……”林如忆忙起身,怒而呵斥霍怀玉,却不想还是晚了,林老夫人已然沉下脸来,抄起一旁的拐杖重重地往地上一敲:“闺阁中的女儿,当知书达理温婉贤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正正经经地做个小姐,这才是对的。如忆,你是怎么教的女儿?以为边城是人间天堂极乐之地吗?又或者以为男儿征战沙场是闹着玩的?我林家世代保家卫国,战死沙场的男儿太多太多,有些连尸骨也回不来家乡,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哼!”

林老夫人陡然变脸,吓得霍怀玉都傻了,她刚站起身来准备向外祖母认错,却不想母亲林如忆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啪的一声脆响,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

“娘?”霍怀玉难以置信地捂着脸,扭头望着林如忆,林如忆气得一张脸通红,眼泪都已经掉了下来,也不看她,只是对林老夫人道:“母亲,是我没有教好怀玉,让她任性骄纵无礼,您要罚,就罚我吧。”

霍明珠原本是顺手抱住被打的霍怀玉,这会儿却再抱不住了,霍二小姐见母亲把所有错揽下,她却丝毫不觉这算什么错,骄纵的脾气起来,也不管是什么场合,跺脚道:“娘,你干脆打死我算了!呜呜呜呜……”

她也不真留在原地等着林如忆去打,一边捂着脸,一边小跑着朝外跑去。

“怀玉,你回来!”林如忆扭头要去追。

霍明珠忙起身,将林如忆扶了起来,装模作样地安抚道:“母亲,您别去了,让我去吧,怀玉虽然年纪小,可也是要脸面的,您真不该打她,她肯定伤心之极,我去瞧瞧吧。”

“还是阿矜识大体。”林老夫人已扭开头,对霍怀玉失望之极,口中也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

霍明珠跟众人示意了下,便追了出去。她倒也未必真想去追霍怀玉,慢悠悠地在府里转着,待时候差不多了,她拉过一个丫头问道:“有看见玉姑娘吗?”

丫头道:“方才瞧见玉姑娘哭着跑出府去了,好像是受了委屈,奴婢们去拉她,却拉不住。”

霍明珠于是又来到门口处,林管家一见她就迎上来道:“阿矜姑娘,那玉姑娘让车夫先送她回将军府了,我也不敢拦着,只得让人送她,这是怎么回事啊?”

霍明珠心沉如水,以姐姐的身份叹了口气道:“林叔,怀玉那丫头被我母亲宠坏了,方才受了些委屈就跑了出来,我找遍了整个侯府也未瞧见她,唉,回头母亲该生气了。”

“原来如此。若是都像阿矜姑娘这样懂事,二小姐也能省些心。”林忠叹息道。

“唉,既然怀玉回去了,我便只能进去再告诉母亲和外祖母一声了,林叔,您忙吧。”霍明珠说着,又重新折回了外祖母的园子。

霍明珠刚走过窗下,便听到了一阵呵斥声,她的脚步不由地放缓——

“母亲,我也是您的亲生女儿,我也是侯府的小姐出身,可您却如此偏心,在嫂子和下人面前如此待我,您让我这张脸往哪儿搁?!”

是林如忆的声音。

霍明珠本不想听墙角,可一贯笑脸迎人温婉贤淑的母亲竟有如此激动的一面,霍明珠隐隐地觉得许会听到些从前不知的事情,她四下望了望,见无人在侧,便矮下身子躲在了茂盛的草木丛中。

“你母亲我是老了,可我没老糊涂!”

外祖母的声音也与往日不同,显然是对林如忆极为不满。

“我老太婆一生只有你和如锦两个女儿,可你想想你当初与你姐夫做的那些丑事!若不是你在闺阁之中便与霍正德有染,你那患了重病的姐姐会一命呜呼,丢下才两岁的阿矜?你还跟我提你的脸?!你若是真有脸,就该为林家想想,为你姐姐想想!”外祖母情绪激越,吐露的真言让蹲在草木丛中的霍明珠几欲跌倒,她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外祖母在说什么?

“你姐姐病故,你却未嫁先孕,我和你兄长商量,只得将你嫁入霍家,明着是替你姐姐照料霍家的鳏夫弱女,暗里不过是替你遮丑!你倒好,做了将军夫人,生下了小女儿,便将你姐姐的弱女送去边城!你如何狠得下心来?!”

“将明珠送去边城并非我的意思!是婆婆找人算过一卦,说明珠命里带煞,若留她在身边,整个霍家或恐有灾祸,否则,我怎么可能将姐姐的孩子送走?这些年我疼爱她如同亲生骨肉,哪一回不是亲力亲为替她张罗衣食住行?连她在边城的吃穿用度药物,也由我安排,母亲怎会以为我虐待姐姐的骨肉?!”林如忆反驳道,言语间已带了哭腔。

“你若真是心疼阿矜,我老太婆也不要求你什么,你为她大办及笄之礼,请亲朋好友都来观礼,为她择一门好亲事,你做母亲的,做到这个份上才算真心!到时候我老太婆入了土,也好对你姐姐有个交代!”

“母亲,你相信我……”林如忆还在辩驳,后面又说了什么,霍明珠半个字都听不见了,脑子里只是重复着这些晴天霹雳般的真相。

小说《盛世明珠之侯门贵后》 第14章 云樗表兄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