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

更新时间:2021-04-29 10:41:52

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 连载中

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

来源:微小宝 作者:萌芽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许志国跟徐燕脸都气成了猪肝色,却不能奈我何,瞄到他们那副表情,我心底颇有一种胜利的痛快感。廖天野大摇大摆的牵着我离开许家,当我坐上他的车后,他忽然脑子一抽,忽然扳正我的脸,看着我极其认真的说了这么句。“廖太太,新婚快乐。”回到别墅,廖天野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钻戒,为我戴在了无名指上。我既愕然又恶心。“我们不过是逢场作戏,各需所求,廖先生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忍不住想作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2-第12章

然后,廖天野扭头对我浅浅一笑,眼底尽是对我的怜惜与宠溺,我用力的配合,挤出了一抹难看的微笑。

许志国跟徐燕脸都气成了猪肝色,却不能奈我何,瞄到他们那副表情,我心底颇有一种胜利的痛快感。

廖天野大摇大摆的牵着我离开许家,当我坐上他的车后,他忽然脑子一抽,忽然扳正我的脸,看着我极其认真的说了这么句。

“廖太太,新婚快乐。”

回到别墅,廖天野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钻戒,为我戴在了无名指上。

我既愕然又恶心。

“我们不过是逢场作戏,各需所求,廖先生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忍不住想作呕。”

音落,我就要将戒指摘下来,却被廖天野一把捏住了手。

“不喜欢?”

廖天野不以为然,薄唇抿笑,一双比女人还要妩媚勾人的桃花眼看着我,“这里差一个女主人,好好适应这个新身份。”

我被他牵着走,上了二楼,来到了一间书房,里面的陈设和风格,竟然与我喜欢的风格无异。

就连墙上挂的梵高的画,都是我喜欢的蓝色星空。

廖天野直接把我逼到墙角,温热的气息洒在我的耳周,“你也可以在这里办公,毕竟以后你要操心的事,可不少。”

我侧脸,避开他的靠近,但烧红的两颊出卖了我此时的紧张跟窘迫。

他漾笑,“明天去试婚纱。”

我诧异不已,顿时瞪大眼睛,试图从他脸上看出点捉弄的成分,可惜什么都没有。

“搞得这么隆重?”

“做戏要做全套。”

廖天野城府颇深,心思细腻,这么做,我只能想到一个理由,那就是故意做戏给廖老爷子看。

一想到那画面,我就忍不住开始期待婚礼真正来临的那一天。

第二天,我就被廖天野带到了一家高级定制的婚纱店。

店里,我正穿着全场最昂贵的一件婚纱,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缓缓的走出了试衣间。

廖天野曲腿坐在软皮沙发上,随意的翘起二郎腿,表情优哉游哉,一副闲然自若的样子。

当我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放下杂志,抬眼,挑剔的上下打量。

“这就是最好的?”

他一开口,那嫌弃的语气,让我眉头紧蹙,一股无名火蹭蹭往上冒。

店员小心翼翼地说:“廖先生,这件是设计师纯手工打造的……不仅价格不菲,而且是绝无仅有……”

廖天野眯眸,沉思了几秒,还想说什么,被我一口打断,“就这件吧,女人对限量版有莫名的喜欢。”

我早就失去了耐心,不想在试穿别的。

看出来我的不耐烦,廖天野起身,强有力的手臂勾住我的腰际,“没有比你更方便的女人。”

我听出来他的言外之意,反驳道,“可不是,白给了你。”

廖天野搂着我腰肢的手顿了下,我抬眸,恰巧看见了他刹那间的失神。

“那就这件,不挑了。”

辗转战场,从婚纱店离开,他又带着我去了商场,里里外外将我从新包装了一遍,最后看着一身崭新的我,露出了满意的笑。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珠光宝气形象再贴合不过。

只可惜,这一切的荣光与偏爱都是过眼云霄。

结束这边后,廖天野带着我去了廖氏报道。

当他最得力的助理领着我出现在并购项目组时,一场无硝烟的战火被点燃。

廖氏设计产业颇多,而公司最为核心、创盈利最丰厚的部门,便是并购部门,而并购作为商谈合作最重要的一部分,应酬自然是多到数不过来……

“城北那块地皮廖氏已经定夺下来,不过,这其中还有某些细节问题,需要你去处理,部门讲究业绩,每月底盘算业绩点,如果不达标,将视为自动离职。”

刚报道完,就有人过来叮嘱我规矩。

13-第13章

大公司这些压榨人的套路我已经深谙,廖天野这一套,跟当初的我比起来,有过之而不及。

“明白了,”我提唇,露出一个和善的笑,伸手过去。

对方表情不咸不淡,伸出右手回握,缓缓道,“瑞贝卡。”

“许芜。”

职场是该把握的分寸必须要拿捏得当,言止于此,就各就各位。

只是我没想到,我的工作当天就被安排的如此满。

当我在下班之际接到廖天野的电话时,二话不说就收拾东西走人。

半小时后,我风风火火的赶到了某高级娱乐会所。

廖天野已经订好了包厢做东,我出现在包厢门口时,大汗淋漓,而里面的景象让我大开眼见。

几个富家公子左右美女在怀,衣着清凉,妆容艳丽。

我瞬间明白过来,这应该是私人聚会,而非应酬。

“啧啧……这种保守打扮我还真是头一次在这儿见着,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某男对我调笑。

廖天野抬起头看着我,眉眼舒展,痞气的不像话,“给诸位介绍一下,我太太,许芜。”

“靠!你丫的结婚了,这速度是踩着风火轮的吧!”

“开什么国际玩笑,四五年不谈恋爱,一通知就直接宣布结婚,你让哥几个怎么活!”

“……”

各种惊讶的声音交叠,弄得我尴尬不已。

廖天野牵着我往边角落座,还没坐热乎,就听见一旁插进来一道突兀的声线。

“天野,你可真够意思的,人家蓝心一片痴心一直等着你,你倒好,直接结婚了!”

音落,喧哗一片直接变成了百年寂静。

女生嗲嗲地继续,“我跟蓝心可是好闺蜜,自然是为她打抱不平,你这……我都看不下去了,她那点比得上蓝心?”

我定睛一看,是坐在对面斜上角的一个女人,长得挺清纯的,是娱乐圈刚起来的某个小花。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赶紧闭嘴吧!”

她身旁的男人赶紧捂住她的嘴,扭头冲廖天野露出歉意一笑。

话听着很刺耳,针对在明显不过。

廖天野不反驳回去,我没有忍,直接开怼,“有红本的合法夫妻,我可没逼人非跟我扯证。”

当即,女生一脸不爽,直接了当的站起来,伸出纤纤细指对准我的脸,忿忿的道,“你凭什么这么趾高气昂,当初是蓝心陪着天野渡过了最难熬的那几年,你不过是鸠占鹊巢,捡了别人的大便宜而已!”

廖天野的过去我并不了解。

或者说,我根本不想知道他的过往。

那个女人……我并不认识,且问心无愧,结婚是廖天野对我抛出的诱饵,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是以利益为中心。

“也不知道是谁便宜了谁,无论如何,我现在才是廖太太。至于你说的那个人……我又没对不起她。”

我看着她冷冷的说。

“不要脸!”

被我这话堵的哑口无言,清纯女星气的夺门而出,现场好几个人颇是不满的瞪了我几眼。

廖天野只是笑而不语,仿佛刚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

这种置身事外的态度让我揾怒。

“抱歉,我想去一趟卫生间。”

谈笑间,我低语,不管他听没听见,我直接起身离开了包厢。

洗手间内,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淡妆相宜,一头黑长发垂在两肩,气质蕙兰。不过跟四年前的我相比较,全然没有了当初的灵动。

现在的我,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

“在外面,给我留点面子。”

廖天野阴恻恻的声音飘来,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我猛地抬头,镜中就出现他那抹高大的身影。

灰蓝色的衬衣被解开几粒纽扣,露出精致的锁骨,有种说不出的冷清性感。

小说《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 第12章 第12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