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重生后飒妻追夫火葬场

更新时间:2021-05-01 11:14:23

重生后飒妻追夫火葬场 连载中

重生后飒妻追夫火葬场

来源:微小宝 作者:吃骨头不吐刺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她冷哼了一声,十分诚恳的评价:“视频的时间短了点。” 此言一出,林以轩的脸上顿时一阵青白交加:“不怎么样?很好,待会儿就现场让你感受感受!” 话音刚落,他就不由分说将简以柠硬扯进了工厂里。 直到这时,简以柠才看到在肮脏杂乱的工厂内,居然摆有好几个摄影机,看样子是要录影! “放开我!”门外突然传来沈鸢的声音。 简以柠心头一惊,赶紧转身要冲出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想做什么-吃骨头不吐刺

她俯身轻轻的在鸢鸢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就小心翼翼的下床穿鞋了。

  当门口关上的一瞬间,原先熟睡的鸢鸢突然睁开了眼睛,转头静静地看着门口的方向,脸上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

  回到房间后,简以柠还没走到床边,落后她几步的沈沥川忽然将她打横抱起。

  简以柠忍不住惊呼一声,随后条件反射的搂住他的脖子。

  沈沥川将她放到床上后,俯身撑在她的身体上方,也不说话,只用一双幽冷的黑眸紧迫的盯着她看。

  简以柠被他如此紧迫的盯着,脸上微微有些发烫,随后抬手轻轻搂住他脖子:“怎么了?”

  他眸光微眯,语气冷冰冰的:“这句话不应该是我来问你吗?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闻言,她抿着唇,和他错开视线:“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林以轩就这么好吗?值得你不顾一切的去救他!”沈沥川眸光阴冷的盯着她,脸色难看至极。

  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双手被他压着,简以柠觉得难受,皱着眉头挣扎:“沥川,你先放手。”

  “你休想!”他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话,就俯身用力的压了下来。

  当晚在床上,他的动作异常粗暴,带着浓浓的狠意,她根本来不及解释,后面直接晕过去了。

  果不其然,林以轩的事是简清透露给沈家的,自然是大大添油加醋一番。

  本身宋佩蓉对简以柠就有意见,好不容易抓到把柄后,她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对着沈沥川好一通抱怨。

  一顿添油加醋之下,沈沥川估计是误会她心里仍旧喜欢林以轩,自然就生气了。

早晨醒来,简以柠站在浴室的镜子面前,看着脖子和胸口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无奈的叹了口气。

【简以柠,不想你女儿出事,就来这里!】

忽如其来的一条信息,让简以柠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林以轩这个蠢货,竟敢使命绑架鸢鸢!这不是找死吗?

他一个人没那么大的本事,这背后肯定少不了简清的撺掇。简以柠看着鸢鸢的照片,冷冷一笑。

这对渣男贱女,还真不死不安分。

  林以轩很着急,还特意打来了电话。估计是怕她不相信,让沈鸢说话。

  沈鸢自然不肯,紧紧闭着嘴巴不吭声。

  林以轩见她不配合,一气之下,抬手在她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里, 夹杂着沈鸢痛苦的声音。

  林以轩行为歹毒又没什么脑子,为了钱什么都敢做,如果报警或者直接叫沈沥川,难免会激的他狗急跳墙。

  她是越想越怕,随便套上一件衣服,赶紧就往楼下跑去。

  宋佩蓉恰巧在楼下和几名富家太太在喝下午茶,此刻看见她神色匆忙地跑下来,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出去了。

  “真是没家教!”宋佩蓉恶狠狠的咒骂一句。

  在场的几名富家太太面面相觑,知道宋佩蓉讨厌这个儿媳妇,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都心照不宣的跟着吐槽了起来。

 简以柠按照林以轩的指示,打车到郊外的一处竹林。

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她就想好了对策。

  刚下车,就看到有两名男子在前方等候,说是林以轩派过来接她的,甚至还要求她把手机上交。

  简以柠冷哼一声,将手机掏出来扔给他们。随后抬手看了眼手表,就跟他们走进竹林里了。

  一路穿过密集的竹林,四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高空中,偶尔会传来乌鸦尖锐而响亮的叫喊声,仿佛来夺命的死神使者,听着格外渗人。

  弯弯绕绕将近十几分钟后,简以柠总算看到掩映在竹林深处的一栋废弃工厂了。

  经过风吹雨淋日晒,工厂的外形锈迹斑斑,因为长久没有人来打理,杂草早已经长得同人高了。

  “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林以轩双手插着裤兜,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从门里慢悠悠的走出来。

  “鸢鸢现在在哪里。”简以柠跟他没什么话好说的,只想尽快带着鸢鸢离开这个鬼地方。

  “既然来都来了,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好戏还在后头呢。”林以轩牵起一边嘴角,自以为帅气的冲她露齿一笑,随后抬步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看着他一步一步靠近,简以柠就恨不得立即挠破他这张猥琐至极的嘴脸!

  就在林以轩伸手想拉她的手时,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眸光阴冷地盯着他:“我没空跟你耍这些把戏,鸢鸢在哪里!”

  闻言,林以轩慵懒的一笑:“不急,待会儿你肯定能见到她。”

  “不行!我现在就要见她!”简以柠态度坚决。

  估计是觉得她此刻孤身一人,没什么威胁,林以轩放下心来了,抬头冲站在不远处的那两名男子使了个眼色。

  那两名男子立即转身往一旁的竹林里走去了。

  林以轩伸出舌头极为sq的舔了舔嘴唇,眼神古怪的上下打量她后,继续道:“听说,你已经到我的住处,翻看过那些锁在密码箱里的照片和录像了?好看吗?”

  察觉到林以轩眼中浓浓的qy,简以柠怎么会猜不出他心里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呢?

  她冷哼了一声,十分诚恳的评价:“视频的时间短了点。”

  此言一出,林以轩的脸上顿时一阵青白交加:“不怎么样?很好,待会儿就现场让你感受感受!”

  话音刚落,他就不由分说将简以柠硬扯进了工厂里。

  直到这时,简以柠才看到在肮脏杂乱的工厂内,居然摆有好几个摄影机,看样子是要录影!

  “放开我!”门外突然传来沈鸢的声音。

  简以柠心头一惊,赶紧转身要冲出去。

  简以柠只觉得被他碰到的肌肤上,像粘着什么脏东西似的,怪恶心的!

  她颇为嫌恶的抓起手提包用力砸开他的手:“包里有钱,自己拿!。”

  把手提包扔在地上后,她就赶紧跑了过去。

  将沈鸢从那两个男人的手中夺回来时,简以柠低声安慰道:“鸢鸢,别怕,妈咪来救你了。”

  闻言,沈鸢的脸上不仅没有恐惧的神情,反而还冲简以柠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简以柠不太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可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她拉起沈鸢的手,抬步就要往门外走去。

  结果,拿了钱的林以轩却突然挡在她身前:“现在就走了?未免也太着急了吧。”

  简以柠皱着眉头嫌恶地看了他一眼:钱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林以轩扯了扯嘴角,目光非常下流的瞄着她的胸脯:“当然是跟你玩玩呀。”

  话音未落,简以柠抬手重重的扇了一巴掌到他脸上:“你也配!”

  被打了一巴掌,林以轩不怒反笑:“都说打是情骂是爱,这一巴掌打的好!”

  争执的空挡里,林以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冲她挑了挑眉头,才漫不经心的接电话。

  简以柠扫了眼手机屏幕,看到来电显示是简青,冷冷一笑,果然来了。

  既然你这么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林以轩的表情略有些不耐烦,一叠声的应着。

 挂断电话后,他又将手机举起来对着简以柠和沈鸢拍了照片,随后就输入密码发过去了。

他只顾着防备简以柠,但是鸢鸢一双咕噜噜的大眼睛,却把密码记了个分明。

  做完这些事,林以轩才将手机揣裤兜里,转身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现在大功告成,接下来就该是娱乐的时间了!”

也不等林以轩提示,那两名男子就沉着脸走过来,想把沈鸢拉开。

下套-吃骨头不吐刺

沈鸢的神色淡定从容:“叔叔,我劝你一句话,趁着现在有时间,还是赶紧跑吧,否则我爹地来了,你可就惨咯。”

  其实刚才在来的路上,简以柠就已经提前给沈沥川发过信息,部署好了一切。

  此刻听沈鸢这么一说,她还极为诧异的转头看向女儿。

  沈鸢立即给递了个放心的眼神。

  可是林以轩根本就不相信,反而还哈哈大笑起来:“放心吧,等他找到这里来的时候,我事情都已经办完了。我就算是死,也让沈沥川蒙羞了!”

  “等一下!”简以柠忽然出声,“林以轩,放我们走,我可以给你简青给的两倍的钱,外加一千万现金!”

  林以轩虽然好色,可更爱钱。

  仔细观察了一番简以柠的神情,发现她确实不像是在撒谎,于是问道:“如果你不给呢?”

“钱不是白给的,我要你发条微博动态。此时此刻就能给钱。”

说着,她转发给林以轩一条短视频。

 

利益当前,林以轩哪里顾得上其他,根本没看,立刻点击了发送,伸出手,“密码可以给我了吧?”

 今天他可是不费一点力气,就同时拿到了两部分的钱,这部分的钱够他花天酒地很长一段时间了!

   将银行卡揣进兜里的时候,林以轩忽然换了张凶狠的面孔,高声道:“好不容易把你骗来这里,怎么也得让我们哥儿几个尝尝鲜吧?!”

说完之后,就想将简以柠拉进隔壁的房间。

令人意外的是,简以柠竟然没有挣扎,只是看了看手表。

  林以轩心花怒放,正准备把简以柠推到在床上时,谁知简以柠忽然一把拧住他的手臂。

林以轩顿时一震吃痛,用力一甩,想要挣开。但简以柠小时候,外公曾找过国际跆拳道冠军教了她几年,林以轩怎么可能是对手。

一瞬间,他就被一道巧劲拧趴在地上。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原先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林以轩,面孔瞬间就扭曲了,嘴里一叠声的发出哀嚎:“脱、脱臼了!快放、手啊!”

几乎是同时一道更大的力量,从他背后袭来。

不知何时进来的沈沥川,阴着脸,站在被踹趴下的林以轩身后。

  这几脚下来,林以轩彻底动弹不了了,只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瑟瑟发抖,汗如雨下,嘴里一直哀嚎的sy着。

  那两名男子见情况不免,赶紧丢下沈鸢想跑路,却被沈沥川的人截获。

  “爹地,您怎么才来呀?刚才我和妈咪都要吓死了!”沈鸢跑过去抱住沈沥川的大腿,仰着小脸冲他微微不满的抱怨。

沈沥川将简以柠从地上扶起来:命令两个保镖,“解决掉。”

“不不不,把他就扔在这里就好,别弄死他。”

简以柠捏了捏有些疼痛的手,赶紧阻止。

然后赶紧蹲在林以轩身边摸摸他鼻息,确定人没死后才长舒一口气。

死,是最容易的解脱。她要满满的一点点的,把前世受的苦,都让林以轩和简宁都尝一次!

  看到这一幕,沈沥川眉头紧锁,眼眸中更是蓄着一团熊熊怒火。

  事到如今,她竟然还在担心他!这个想法在脑海中穿过,顿时让沈沥川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结果就在这时,清脆的巴掌声顿时响起。

  简以柠利索的左右开弓,连续打了几巴掌后才停下来,:“你说你,好好听我的话多好?”

  连着打了几巴掌后,简以柠心里爽快至极,手掌也有一阵热辣辣的疼痛传来。她站起身后,又有些不解气的抬脚在林以轩的腰侧上踹上一脚。

  “爹地,妈咪好威风呀。”沈鸢立即鼓掌叫好。

  沈沥川不想再继续逗留,微微弯腰将她打横抱起,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出去了。

  沈鸢落后了几步,也学着简以柠给林以轩踢了几脚,然后看到他旁边掉落出来的手机,拿起来揣进兜里才跟着跑出去。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离去的背影,林以轩简直懊悔得不行,早知道就建好就收了。

现在什么没捞到,还白白又得罪了沈沥川。

只是简以柠,为什么不让沈沥川动自己?他百思不得其解。

沈家——

  宋佩蓉刚去逛街回来,几乎她前脚刚回到家,沈沥川他们也回到了。

  看到他们三人齐齐回来,模样还有些狼狈,简以柠还受了伤,宋佩蓉忍不住惊呼道:“发生什么事了?”

  沈厉川皱眉,今天发生的事情,最好越少人知道越好,免得节外生枝。

  见状,沈鸢立即走过去拉住宋佩蓉的手,转移话题:“奶奶,妈咪不小心摔了一跤,现在已经没事了。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呀,肚子好饿哦。”

  宋佩荣本来就不是因为关心简以柠才这么问的。

  此刻听了沈鸢的话后,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今天的晚餐,当然都是准备你爱吃的呀,鸢鸢肚子饿了吧,奶奶先带你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好吗?”

  拉着宋佩蓉的手往厨房走去时,沈鸢还回头冲他们眨了眨眼。

  沈沥川对女儿的举动非常满意,随后让家里的佣人张妈去找急救药箱,就抱着简以柠上楼了。

  刚才在和林以轩争执的过程当中,简以柠的腿不小心被划破了,其实根本就不影响走路,可沈沥川执意要抱她。

  那她也就只能顺势而为了。

  张妈将药箱提上来后,看了眼简以柠的伤口,唇角撇了撇,眼中有鄙夷的眼神闪过,才转身出去。

  简以柠注意到了,没说什么。

  沈沥川拖了张椅子坐在床边,又捞起简以柠手上的脚搁在自己腿上,才从药箱里拿出消毒酒精和棉签,慢慢清理伤口。

  沾着酒精的棉球碰到伤处,简以柠疼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疼吗?”沈沥川问道。

  她微微蹙着眉头:“有一点。”

  随后,沈沥川的动作果然轻了许多,还在伤口上吹了吹,才小心翼翼地帮她上药。

卧室里很安静,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见。

  简以柠垂眸静静的看着沈沥川的脸,在那一刹那间,似乎有跟羽毛,在她的心尖上轻轻的扫了一下,酥酥痒痒的,十分惬意。

   “好了。”他动作麻利的帮她把伤口包扎好,又收拾了一番,才站起身来。

  折腾了一天,尤其是还跟林以轩和混账近距离接触过,此刻简以柠只想泡个热水澡然后睡一觉。

  结果刚踩到地板上,沈沥川就皱着眉头走过来:“你想要什么,我帮你拿。”

  简以柠抬眸瞟了他一眼:“我想去洗澡。”

  沈沥川一怔,随后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进浴室给她放热水了。

  弄好之后再出来将她抱进去。

  “衣服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帮你?”他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

  他这是要帮她洗澡?

  简以柠干咳一声,有些讪讪的说道:“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

  沈沥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不再勉强,转身就出去了。

  踏出浴室门口的时候,语气温和的说道:“有什么事直接叫我,我就在外面。”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简以柠心中一暖:“好。”

  费了一番功夫后,她总算坐进浴缸里了,包扎的一条腿搭在浴缸边缘,放松身心的浸泡在热水里。

  晚上在餐桌上,宋佩蓉明显注意到他们的变化了。看着沈沥川给简以柠夹菜,她脸色顿时一沉。

  在这之前,沈沥川虽然在她找简以柠麻烦的时候,会出面阻止,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仅抱着简以柠回来,甚至还给她夹菜!

看着简以柠那副开心的模样,宋佩蓉气就不打一处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