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毒妃宠夫狂

更新时间:2021-04-29 14:28:07

重生之毒妃宠夫狂 连载中

重生之毒妃宠夫狂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萧初容, 燕云穆

精彩试读:萧初容下意识收敛了眉眼间的戾气,乖乖走了过去,还胆大包天地握住了那只将要落下的手。孙盈梦看得目眦欲裂。“王爷要是不信,大可以让人把这附近童童搜查一遍。除了那块想用来堵着洞的石头,我可什么都没想动。”她一口咬定了自己今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知道燕云穆等人来得蹊跷,又听了孙盈梦那些狐假虎威的话,老早就明白过来自己的行踪被发现了。再者说,之前那几晚她是来凿墙的,今夜她是真的来堵洞的……也想堵上那些不可说的经年往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之毒妃宠夫狂第10章试读

傍晚,两个丫鬟果然去见了孙盈梦,萧初容闲来无事,便躲在暗处偷看。

她看到一个丫鬟佯装脚滑,一下子扑倒在孙盈梦身上,但是很快就站了起来,也没引起孙盈梦的注意。

不过看来那两人得手了。

孙盈梦怕自己的行踪被发现,只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给孙盈梦下了药的丫鬟手还在发抖,小月拽她时,她刚走一步就扑倒在地上。

“真没用!”小月埋怨着,但还是很快将人扶了起来,“我向管事请了假,今日先回去休息。明天……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孙盈梦和王妃,她们一个都得罪不起!可现在一下子把两人都得罪了。

此时不跑,等着被秋后算账吗!

小丫鬟也害怕地点点头,早知如此,就算孙盈梦给再多的好处,她也不该答应。

两人相互扶持着回到房间,她们是最底层的丫鬟,住的也是最普通的大通铺。休息片刻,两人就要收拾东西,可谁知刚一站起来,就发现自己头晕目眩,眼前似乎蒙了一层血雾……

“月姐姐!”小丫鬟惊叫一声,脚步还没落下,整个人就扑倒在地。

短暂地挣扎过后,两人俱是不动了。

这时,守候已久的黑衣人才现身,看着两人七窍流血,面如恶鬼的模样,心中竟有些发凉。

但他没有耽搁,很快就处理好了现场。

另一边,孙盈梦没有回主院,为了和那两个丫鬟见面,她一时没找到什么借口,只好请了假,今日一整天都不用在主院当差。

她索性回了住处,她和一般的丫鬟不同,住的也是单独一间,甚至布置得颇为雅致,比寻常人家的小姐闺房也不差。

外头夜幕四垂,她点上灯,正要打水沐浴,却突然觉得身上发痒,她伸手挠了挠,却越挠越痒。

“今日这是怎么了,身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身上的异常让她心中烦躁,她索性解开衣裳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她的手臂上竟长了红点!不光如此,她冲到镜子前,发现自己脖子上也有这东西。

“怎么会这样!”她惊叫一声,匆匆系好衣带就冲出门去,叫来茫然的小丫鬟让她去帮自己请大夫。

自己这个样子……如果明日还不好,肯定不能去伺候王爷,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是她今日碰了什么不能碰的东西?

望着皎洁的明月,萧初容伸了个懒腰,她盘算着孙盈梦身上的药粉应该已经发作,那两个丫鬟也应该永远闭上了眼。

不过她也不知道那两人会死在哪里,但不论是何处,只要能惊动孙盈梦,就会让她如惊弓之鸟。

孙盈梦对燕云穆而言非同一般,于是她便没有下死手,只是让她身上长些难看的红点,几日出不了门罢了,算作小小的教训。

如此一来,自己好歹能过几天安稳日子。

她如此想着,慢慢往自己的院子走去,她在穆王府里就如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那院子里虽然有伺候的,但在她嫁过来时就找了借口把她们一个个都撵出去了。

所以踏进院子时,迎接她的只有一片漆黑。她也不怕,一个人点了灯,洗漱完毕就准备睡下。

突然,她猛地睁开眼,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起来,慌慌忙忙冲了出去。黑暗里,一个人影渐渐隐去。

书房中,处理了两个丫鬟尸体的黑衣人正对燕云穆道:“那两人是受孙盈梦指使,为引王妃与王爷反目。王妃已将两人毒杀,属下已经醒了处理干净了。”

燕云穆似乎对“毒杀”二字并不感到惊奇,只是淡淡地一瞥,黑衣人虽看不到他的模样,却悚然一惊。

“那两人是谁杀的?”

黑衣人猛地福至心灵,垂首道:“回王爷,是属下为绝后患,杀了她们。”

燕云穆这才点点头,他知道萧初容的手很白很细,那样的手,怎么会沾染血腥?

忽然,有一个黑衣人悄然进门,一开口,是个女子:“启禀王爷,王妃她……”

“王爷,奴婢有要事禀报!”孙盈梦的声音突然响起,燕云穆抬手让两个黑衣人退下。

孙盈梦的打扮有些奇怪,夜里竟戴着面纱,在灯光下,隐约可见她脸上有些东西。

但她没时间说别的,眼中冒出算计的光,“王爷,王妃去了西边院子,正在那里挖洞准备逃离!”

燕云穆的眼中划过冷然,孙盈梦却还絮絮叨叨说着:“奴婢方才出门倒药渣,无意间发现王妃形迹可疑,便跟着去瞧了瞧,没想到居然发现王妃在……奴婢不敢惊动王妃,便来向王爷禀报。”

她飞快地把事情交代了,语气里透着一股幸灾乐祸。原来那个萧初容白日里说对王爷如何真心,果然都是假的,她就是为了降低王爷的警惕,好在夜里趁着夜色逃离!

对,一定是这样。

孙盈梦见燕云穆不说话,生怕再耽搁下去萧初容就跑了,她连忙上前道:“王爷,王妃她嘴上说着对您一片真心,可实际上却想趁机逃跑。要不奴婢这就带人去将王妃带回来?”

王爷最好是一怒之下把萧初容赶走才好!

然而燕云穆却微微颔首,声音冰冷,“去看看。”

“王爷要亲自去?”孙盈梦惊了一下,接着更加高兴,这可好,王爷肯定生气了,只要能把萧初容堵在当场,她绝对百口莫辩!

几个下人在前头提着灯笼照亮,孙盈梦推着燕云穆,只觉得这条路实在是太远。

“就是这里了。”萧初容呼出一口浊气,暮春的夜里稍有些凉,她手里拿着不知从哪里顺来的小铁锹,为防被人发现,她甚至没有拿灯笼,就那么摸着黑蹲下。

她在周围摸索了一下,努力睁大眼睛,依稀看到了一个洞,洞口约莫只够让一只狗进出。要是想过人,还得再扩大一些。

这个洞其实是萧初容自己弄出来的,当时她嫁给燕云穆,却满心满眼想的都是段少征。她不愿意和燕云穆共度余生,便想着自己嫁了嫁了,算还了萧家的恩情。于是她脑子一热,就想逃跑。

而且还花费了好一番功夫弄了这么个洞。

重生之毒妃宠夫狂第11章试读

忽然,她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以及……车轮滚过的声音。

她惊觉不好,想逃离时却发现无处可藏。

燕云穆怎么会到这里来?

慌乱之下,她无意间摸索到了一块比人脑袋还大的石头,她灵光一现,立刻就搬起石头,石头有些重,她一时没能搬动。

匆匆赶来的一行人便看到她们本该急着逃跑的王妃,竟跟一块石头较着劲,而且发现他们来了,竟也不慌乱。

灯笼的光并不刺眼,却还是让萧初容有些不敢面对,她佯装镇定地直起身,镇定道:“王爷怎么来了?还这么多人……莫非也是发现王府里有野狗出没,循迹而来的?”

“王妃说笑了,王府守卫森严,绝不会有什么野狗出没。”听着萧初容的话,孙盈梦头一个跳出来,她自以为拿捏住了萧初容,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些洋洋得意,“看这样子,王妃分明是想趁夜逃跑。”

萧初容疑惑地眨了眨眼,表情是实打实的疑惑,她什么时候要跑了?她这辈子恨不得就跟在燕云穆身边,又怎么会像上辈子一样傻乎乎地跟他划清界限?

不过看着这几人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萧初容喉咙哽了哽,发出一声莫名的笑。

“你在说什么?我何时要跑了?”

看看着她的表情不像撒谎,孙盈梦心中更是警惕起来,她一急,忽然觉得身上更痒了。这一路上她不敢引人注意,只能悄悄地抓挠,可现在她的自制力都因为萧初容而变成了怒气。

她下意识地屈起手指想要抓挠,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强忍了下去。

倒是萧初容似乎发现了她的动作,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

孙盈梦也笑着,“如果不是想跑,大半夜的王妃为何要来凿墙?”

“毕竟王妃对段大人一往情深的事全京城都清楚,说不定便是想投奔旧情人呢?”她说的话越来越难听。

但萧初容下意识地先看了一眼燕云穆,可惜她又忘了他戴着面具,根本都看不出来。

不能露怯。

她面色冷冽,抬手就给了孙盈梦一个巴掌,“我和王爷之间的事,轮得到你说三道四?”

孙盈梦被打懵了,又听萧初容道:“我倒是不知道穆王府何时由你当家做主了。你口口声声说我要凿墙离开,不如你教教我,要怎么徒手凿墙,又要怎么从这个刚能容纳一只狗出入的洞里出去?”

她说完就走到一边,大大方方地露出了那个洞来,几个下人提着灯笼过去检查了一番,对燕云穆道:“启禀王爷,周围并未发现凿墙工具,但在洞口处发现了一些狗毛。”

下人将搜出来的狗毛呈上,毛是浅黄的,尖上的毛色比较浅。

萧初容露出早知如此的表情。

她口中的野狗并非凭空捏造,在她弄出这个洞后,曾见过有一只半大不小的黄狗经过这个洞钻进穆王府。如今提起,只会让自己的话更加可信。

孙盈梦的表情像是见了鬼,“怎么会这样……”她讷讷道。

其实,她早就发现了这个洞,也知道萧初容在嫁进穆王府的第一晚就在凿墙,可那时她看萧初容和王爷不和,而且萧初容又总算没事找事要离开穆王府。

她想着那人自己找死,出不了几天肯定就会被王爷赶走,于是就没提这个洞的事。但是今晚她再遇到萧初容来这里,又想到她的反常,心一横,就忙不迭告诉了王爷。

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像是看出了她的不解,萧初容好心解释道:“方才我正要歇息,突然听到有犬吠,于是起来查看,谁知还真有一只狗,我一路跟着它就到了此处。我原想叫人来把洞堵上,可一看这洞也不大,便想自己动手。”

她转头看向孙盈梦,“不知怎么到了孙姑娘眼里,就变成了我要逃跑了?”

“我……”

孙盈梦的目光乱瞟着,“或许……或许是没搜仔细……”

“而且,孙姑娘口口声声说我念着旧情人,这可就有些侮我清白了。”

萧初容又一句话出口,让孙盈梦的脸色更白了一分。

下意识看向燕云穆,孙盈梦张嘴就要解释:“王爷,奴婢真的看到……”可想着那些狗毛,她就觉得喉咙里像卡了狗毛似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燕云穆略一抬手,阻止了她想继续说的话,然而那只手并未放下,而是向萧初容一招,“过来。”

声音不辨喜怒。

萧初容下意识收敛了眉眼间的戾气,乖乖走了过去,还胆大包天地握住了那只将要落下的手。

孙盈梦看得目眦欲裂。

“王爷要是不信,大可以让人把这附近童童搜查一遍。除了那块想用来堵着洞的石头,我可什么都没想动。”

她一口咬定了自己今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知道燕云穆等人来得蹊跷,又听了孙盈梦那些狐假虎威的话,老早就明白过来自己的行踪被发现了。

再者说,之前那几晚她是来凿墙的,今夜她是真的来堵洞的……也想堵上那些不可说的经年往事。

从此以后,她甘愿在穆王府画地为牢,只是为了一个燕云穆。

或许是她眼中不经意间流露的讨好让燕云穆动容了,谁也不知道面具底下他是什么表情,只能听他说道:“不必再查,回去。”

手下们连忙应声,孙盈梦还想说什么,却见萧初容眉眼含笑地瞥了那一眼,仿佛能将她看个透彻似的。

她的心好像一下子就被攥紧起来,也像被人掐住了喉咙,艰难呼吸。

“夜里路不好走,还是我来推王爷吧。”萧初容的话音落下,便想起了轻轻的车轮声。

身后,孙盈梦看着那边灯笼的光越来越远,才在某次呼吸的时候猛地回神。

她不信……她明明看到过萧初容凿墙,可为什么今日的情况和她预料中的完全不一样?

难道是萧初容发现自己知道了她凿墙的事,所以将计就计引她上钩?

身上的痒意不可遏制,她边想边抓,却在某一瞬发觉指尖有些湿润。

她借着光低头一看,是血。

萧初容, 燕云穆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