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萌宝来袭:总裁追妻套路深

更新时间:2021-04-29 12:25:47

萌宝来袭:总裁追妻套路深 已完结

萌宝来袭:总裁追妻套路深

来源:微小宝 作者:负相思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她原本以为霍锦帆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原来在他心里,她也不过是这样的角色而已……逼近绝境的感觉令她两手撑在霍锦帆的肩头,委屈的哭声逐渐溢出死死咬住的滣角。沈芸那低泣的哭声传到耳中,霍锦帆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动作僵滞在原处良久,他在做什么?女人柔弱的身躯瑟瑟发抖着,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袭向霍锦帆的内心。这明明就是他的女人,为什么要这么难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女人-负相思

“我叫金萱,有幸能知道小姐的名字么?”金萱款款伸出手来,非常的绅士,顺便递过来一张名片。

“我叫沈芸。”沈芸肯定没有名片还回去,将名片攥在左手,很规矩的和金萱握了握手,小声说:“对不起,我今天没带名片。”

“没关系。”金萱会意的笑了笑,反倒是远处的何菲菲看见这一幕,顿时间对着沈芸比了个大拇指,意思是她的进展也很迅猛。

“南城沈家?南城有哪个沈家很有名。”金萱自己小声的念叨了句,他完全想歪了沈芸的身世。

沈芸却没有听见,因为她看向何菲菲的时候眼睛扫过某个地方,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别人的白月光,心口的朱砂痣……她没想到霍锦帆和孟菁菁也在现场,而她更没想到的是,霍锦帆显然已经注意到她这里很久。微散的刘海盖住些许眼眸,可依然能看见那双深邃眸子里的愠怒。

“沈小姐在哪里工作?”金萱显然对沈芸非常感兴趣,始终坚持不懈的追问着。

沈芸拿起何菲菲借给她的小包,有点慌张的说:“对不起,我现在有点事情,可能要先走。”

说完以后,她就匆匆的朝着门外走去。

金萱见这情况,更不愿意错过打听的机会,跟在沈芸身后说:“沈小姐,哪怕是留个联系方式也行。以后可以经常来往对不对。”

“利先生抱歉。我……”沈芸刚要回应,手腕就被另一手紧紧抓住。

“霍四爷?”金萱看着这个忽然间出现在沈芸身后的男人,略有点惊诧。

沈芸心里头咯噔了下,慌忙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四爷,我是陪菲菲过来的,我现在就回去。”

“你不是在问她是谁么?”霍锦帆滣畔勾起一丝冷笑,表情更是冰寒彻骨,“我现在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你懂不懂。”

金萱顿时间簇紧眉头,见沈芸在霍锦帆身边就像是只被驯服了的小绵羊,心头立刻不爽起来,他总觉着这个女人清淡如水,怎么可能是那种做那种角色的女子?霍锦帆在这南城中的势力非凡,看上某个女人也不是不可能。

沈芸被这句话刺激的不轻,甚至浑身颤抖起来,她脸色白白的仰起头,倔强的对霍锦帆说:“我不是你什么人,我有努力工作。”

她用力甩开霍锦帆的手,朝着外面跑去。

这忽然间的小混乱让全场的人都纷纷朝着这边投过目光,何菲菲看见霍锦帆的时候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但是她很没节操的背过身来,生怕被霍锦帆看见自己。

她可不敢惹到这“南城第一霸”。

霍锦帆眸中闪过一丝恼怒,他连跑两步,直接冲到玫瑰园旁,抓住沈芸的手腕,将她拖回到酒会现场。

孟菁菁张口结舌的看着这幕,她略有点不快的说:“四爷,你这样置我于何地?”

“我们还没有确立关系。”霍锦帆压制住沈芸的挣扎,冷冷的回答孟菁菁,“我现在要管教她,谁也管不了。”

没错,这整个酒会现场,还真是谁也不敢管。

整场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霍锦帆拖着那身着白色旗袍的女人进了他会所里自己的房间。

沈芸吃痛的咬住牙关,她被直接掷到了地上。

幸好是地毯,她没有摔伤,反倒是刚才霍锦帆抓着她胳膊的时候用了非常大的力气,白嫩的肌肤上出现了一圈红印。

“居然还敢反抗我?很喜欢那位利少爷?”

“没有!”沈芸矢口否认,可是霍锦帆的动作根本没有停止,只听见“嘶拉”一声,她的旗袍被直接撕成了两半,霍锦帆的双眸更加阴沉。

***

沈芸红着脸护住自己往后退了几步,她不明白为什么霍锦帆会这么生气。

男人一步步的接近令她的呼吸都急促起来,沈芸恼羞成怒的伸手就摔在霍锦帆的脸上,“霍锦帆,你不要得寸进尺!”

清脆的响声让两个人都停顿了下,沈芸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气到甩霍锦帆巴掌的时候,明明这个人是自己的恩人,她一直都在试图讨好他。

可是她没有想到霍锦帆这么不尊重她,甚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她是他的女人。

她不是,她从来没想过要做情.人这回事,只能说明以前也有她的不对,霍锦帆那些暧mei的举动她没有拒绝过,这也给了他错误的信号。

眼圈逐渐红了起来,她有些怯弱的往后缩了缩,“对不……对不起……我不……”

“看来你今天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霍锦帆的眸中瞬间放出冷冽至极的光芒,一步步的朝着沈芸走了过去。

他的行动彰显着他现在的心情。

沈芸想逃了,她没想过自己和霍锦帆之间会出现这样剑拔弩张的局面,可是在这南城,还有谁能拼的过霍家四爷霍锦帆?

虽然她的确和霍锦帆有过一次经历,内心深处甚至有点喜欢这个男人,可是她不愿意让霍锦帆看低她,但此时此刻霍锦帆的眼神分明告诉了她如果她再反抗,恐怕后果会非常严重。

他不像是她平时认识的那个儒雅而又风度的霍锦帆,他更像是一头充满危险气息的猛兽,沈芸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怕过。

“你是我的女人,这件事需要验证么?”霍锦帆冷僵的话令沈芸浑身颤抖起来,她死死的环住自己的胳膊,已经退无可退。

两行屈辱的泪水滑落下来,霍锦帆的儒雅外表说不定只是用来装点表面而已,眼下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沈芸甚至不由自主的想起三年前霍家的那次错误,她痛的撕心裂肺,却引起霍锦帆越来越多的兴奋,他的每一个起伏都带着嗜血的杀意,她哭的越厉害,他就越兴奋。

沈芸的第一次体验并不愉快,只有这男人的醉话才让她有了一点点的回应。

她原本以为霍锦帆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原来在他心里,她也不过是这样的角色而已……

逼近绝境的感觉令她两手撑在霍锦帆的肩头,委屈的哭声逐渐溢出死死咬住的滣角。

沈芸那低泣的哭声传到耳中,霍锦帆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动作僵滞在原处良久,他在做什么?

综合症?-负相思

女人柔弱的身躯瑟瑟发抖着,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袭向霍锦帆的内心。这明明就是他的女人,为什么要这么难过。

但是冷静下来后,霍锦帆完全不想强迫她,他悬空的撑在沈芸的面前,低声说了句:“别哭了。”

“我想清清白白的做人……”沈芸颤抖着说:“我知道自己是被瞧不起的,但我不想被你瞧不起。我是坐过牢还生过孩子我不干净,就算这样,我也只想得到一点点尊重。”

霍锦帆抚着额头,略有点头疼的捏了下眉心,他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稍微有点失去理智。

他果断的起身将衣服穿齐整,俯身把沈芸拦腰抱起,坐到旁边的软皮沙发上,低头抚着她的脸颊说:“抱歉。”

沈芸愣了下,泪眼朦胧的看向霍锦帆,她现在就像个浑身破烂的布娃娃,身上到处都红红的。

霍锦帆居然和她道歉……

霍锦帆尴尬的咳了一声,“刚才有点失态,疼不疼?”

他的手正好抚在沈芸的胳膊上,她慌忙摇了摇头,只是双眉还是紧蹙着,身上被揉弄过的地方到处都有点疼,她居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其实今天……是菲菲说,她想带我来见识下。”

沈芸想到自己来这里,其实和霍锦帆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他跟着孟菁菁走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她知道自己喜欢霍锦帆,可是她的感情注定没有结果,像他这样的男人是永远不可能真的看上她,这个原因她也不可能告诉霍锦帆。

她只能搜肠刮肚的猜测霍锦帆生气,是因为她在那么多人面前回击霍锦帆,说自己不是他的情人。

“四爷你原谅我,我不想做情人。”沈芸红着眼睛说:“我不希望霍成贤以后知道他的妈妈是个这样的女人,更不希望将来您的夫人误解和瞧不起。”

“行了别说了。”霍锦帆皱着眉头制止了她的话。

沈芸这才发觉自己还光着身子靠在霍锦帆的怀里,她红着脸挣扎着想要下地,反倒是霍锦帆牢牢桎梏着她,冷冷的说:“我帮你抹点药。”

也不晓得这会所房间是怎么回事,居然在旁边的柜子里放着一个药箱,霍锦帆取出一瓶白色软膏来,抹在沈芸身上的红印处。

“嘶……”沈芸倒吸了口凉气,抬眼就看见霍锦帆认真抹药的侧颜。

其实她还是喜欢他的。

按理说如果霍锦帆真的要她当情、人,假以时日说不定她真的会动心。

可是自从孟菁菁出现后,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霍锦帆缺**么?他根本不缺。

哪怕她真的做了霍锦帆的情、人,说不定也如同被打入冷宫的女人,根本不见得会让他有多少兴致。

她性格冷清,又不会逢迎,更因为坐了三年的牢只会逆来顺受,说白了就是不解风情,像她这样的人千万不能自讨苦吃。

沈芸勉力把挂在身上的布料挡住身体的重要部位,期期艾艾的站起身来,有些难为情的低头说:“我没有衣服可以出门。”

“你到床上休息会。”霍锦帆淡淡的交代。

见沈芸站在那里没有动,霍锦帆瞪了下眼睛,有点凶的低喝了句,“快去。”

沈芸立刻两脚并用的爬上了旁边的床,一把用被子盖住自己。霍锦帆转身打开门,给袁泉拨了个电,话。

何菲菲躲在角落里,正好瞧见霍锦帆出来,慌忙跑过去,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四爷您办完事啦?”

“你说什么?”霍锦帆双眸一暗,“你都知道什么?”

“啊没没。”何菲菲慌忙摆着手,“我无非就是知道一点关于四爷您和芸芸的往事,就那么一丁丁……”

霍锦帆手中的电话没有拨出去,朝前走了一步,“那你带她来这酒会是什么目的。”

“呃。”何菲菲就知道自己不该来找这麻烦,“我想认识个贵人,找个好工作嘛。芸芸是陪我来的。”

霍锦帆审视了何菲菲半天,最后冷淡的说了句,“你工作的事情让袁泉给你解决,去帮沈芸买件衣服。”

何菲菲额上滴下大颗的冷汗,果然就在这房里办了事嘛?可怜的芸芸……看来这辈子都逃不出这小叔的手掌心了。她慌忙应着,转头就朝着会所外跑去。

袁泉听见何菲菲的描述,拍了下腿就开始说“坏了坏了”,但是他又不敢不听霍锦帆的去办事,搞的何菲菲一头雾水。

“擦,你别掐我,老子在开车!”

“快告诉我,什么叫坏了坏了。”何菲菲就是好奇宝宝,根本耐不住性子。

“今天穿的像个大小姐,你能不能表现端庄点!”袁泉挥着手打掉何菲菲的威胁架势,“我就觉着这沈芸根本就是四爷命中劫数,红颜祸水啊!四爷现在很少动怒,是因为他只要过于生气就会生一场大病,你等着吧……”

何菲菲听的有点魔怔,居然还有这种事情?这叫什么病?歌德斯尔摩怒气综合症?呵呵……要是生病了那也活该,谁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折腾芸芸。

沈芸把何菲菲带来的衣服穿好以后,偷偷摸摸的从**上走了下来,正好看见霍锦帆靠在墙边,刘海遮住那双细长的眼睛,看不出情绪如何。只是眼角处,那微微上挑出的魅惑,似是随时泛着的桃花。

她想绕过霍锦帆去找何菲菲,刚走到门边就被霍锦帆一指头勾住衣领,勾了回来。

“四、四爷。”沈芸有点小尴尬,只好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开始躲着我了?”

“不是不是。”沈芸慌忙摆着手,露出一点浅笑,“我是想和菲菲先回去。四爷您不是还有女伴么……”

话刚落音,沈芸感觉到肩膀一沉,霍锦帆忽然间将头靠在她的颈旁。

“你怎么了?”这哪里是平时的霍锦帆,吓了沈芸一跳。

霍锦帆低喃着说了句:“头疼。”

果然真如同袁泉所说,霍锦帆真的生病了,头疼而且还有些发热,不得已,几个人赶紧将霍锦帆送到他的家中。

沈芸之前就知道霍锦帆在北苑有私产,因为她就是帮他打理这北苑房子的“保姆”,倒是从来没到过霍锦帆自己的家。

袁泉本来很不想送沈芸过去,只是霍锦帆自打被沈芸扶着出会所后,那只手就没离开过沈芸的腰,他简直是非常郁闷。

何菲菲也晓得这小子郁闷什么,袁泉是打心眼里不喜欢沈芸的,他觉着沈芸根本不配这南城第一公子的霍锦帆,毕竟沈芸曾经还是霍锦帆侄子的老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