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隐婚前夫请签字

更新时间:2021-04-29 15:41:02

隐婚前夫请签字 已完结

隐婚前夫请签字

来源:微小宝 作者:糖醋里脊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听到顾成川的名字,云念离向后缩了缩。 她爱的人是冷厉南,可对于那个阳光一般的少年,她只能将他的好,埋在心里。 “说够了么?”她终于有些无助了。 为什么,每一次,在冷厉南面前,自己都要丢掉本该有的尊严。 “怎么?这就忍无可忍了?”他嘲讽而又嚣张的笑着:“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想方设法地接近我呢?” “……” 云念离万般无奈,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落在了冷厉南那只不安分的手上,他对她恨之入骨,这样的行径,无异于对她的羞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旧年虚度-糖醋里脊

他笃定。

  男人羞辱性的话语,在云念离听来分外刺耳。

  她贝齿死咬着薄唇,倔强的望着他,眸光里满是愤怒。

  一步又一步的忍让,并不代表她的懦弱。

  作为云家老夫人亲手培养出来的人,冷厉南不相信,她会就这样任人宰割了,她的忍耐力,似乎出奇的好。

  可这次,云念离选择了沉默,她不想激怒面前这个已经失去理智的男人。

  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冷厉南有点失望:“看来,被我说中了!”

  他多出几分得意,撕开了她身上的衬衣。

  光滑细腻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两个人同时抽了一口凉气,云念离是冷的,而冷厉南,他自然不会想到,这个‘飞机场’竟然这么有料。

  “冷厉南!”她慌了神。

  对她的话,他却置若罔闻,伸出手,箍住她的两条藕臂,随后,非常满意地笑了笑:“你说,要是顾成川看到你这个样子,会不会恼羞成怒?”

  他问。

  听到顾成川的名字,云念离向后缩了缩。

  她爱的人是冷厉南,可对于那个阳光一般的少年,她只能将他的好,埋在心里。

  “说够了么?”她终于有些无助了。

  为什么,每一次,在冷厉南面前,自己都要丢掉本该有的尊严。

  “怎么?这就忍无可忍了?”他嘲讽而又嚣张的笑着:“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想方设法地接近我呢?”

  “……”

  云念离万般无奈,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落在了冷厉南那只不安分的手上,他对她恨之入骨,这样的行径,无异于对她的羞辱。

  “怎么不说话了?我……”

  冷厉南被她的话,打断了。

  “你住手,信不信我告你婚内强(qiang)奸?”她冷声,抑制了许久的怒火,终于在那双澄澈的眸子里蔓延开来。

  可笑之至。

  冷厉南将薄唇凑到她的耳边:“云念离,整个京城都是我的天下,你一个小小的律师,能奈我何?”

  他话里多出了几分挑衅。

  云念离缄默。

  是啊,他冷厉南在京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向来都是别人对他避之不及,自己就算天大的本事,也不是他的对手。

  云念离颤抖着,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厉南,一定要这样么?”

  她问。

  话音里,仿佛带着她对他仅剩下的希望。

  冷厉南听着她的话,笑了:“云念离,这不就是你等待许久的么?别在这装模作样,当了婊(biao)子,还想立牌坊!”

  他冷呵。

  她死死地咬着薄唇,就好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样。

  看着她倔强的模样,冷厉南微微一怔,他伸出手,重重地捏住了她的脸颊:“对你而言,成为我的女人就这么委屈么?”

  他问。

  云念离吃痛,眼眶红润,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一句话,她说:“冷厉南,京城想要爬上你的床的女人数不胜数,可其中并不包括我!”

  她倔强的话,又一次点燃了他的怒火:“不包括,还是不屑?”

  她抿着唇,不再说话,不论冷厉南怎么羞辱她,都不为所动,冷厉南暴怒,将她身上的白色衬衣撕成了碎片。

  “云念离,我给了你所有的希望,现在,我要你绝望!”

  他冷冷地说。

  她闭目,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却被他含住了。

  冷厉南在笑,笑她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无谓的挣扎,最终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而云念离,在这一瞬间,她知道,原本如履薄冰精心维系的婚姻,在这一刻被他击得粉碎。

  清晨,桑榆漫过窗外的树叶,照进了房间。

  屋子里,空荡荡的。

  却还残留着属于冷厉南的味道。

  整整一夜,云念离把身上的力气都哭没了,公寓里的地上,还散落着被他撕碎的衣服,昨天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一年婚约,她自然想不到,到头来竟然晚节不保。

  冷厉南去了哪里,她不知道,也从来不会多问。

  艰难地从床上爬起,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头皮发麻。

  浑身的淤青,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云念离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将那层膜看得多么重要的人,可为什么那个人一定是冷厉南?

  她一遍又一遍地问,为什么那个人是他,为什么是她深爱的那个人。

  如今,所有的美好都毁了。

  “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让我亲爱的弟弟等急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隔着浴室的玻璃门,冷厉南冰冷的话音传入耳内。

  她拿着毛巾的手,微微颤抖两下。

  她没想到,他竟然没走。

  “好,我知道了!”她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看来,冷厉南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羞辱她的机会。

  半个小时后,云念离跟着冷厉南的步子,走出了公寓。

  明晃晃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匆匆钻进车内,冷厉南的话音却悠然入耳:“就这么迫不及待?”

  因为没吃早餐,她有些低血糖,晕乎乎地问了一句:“什么?”

  “我说,要见到顾成川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么?”

  他问。

  女人后知后觉地看着他,错愕,无奈,和悲哀,交织在她的眼睛里,像是一汪潭水,要将人淹没。

  见她不说话,冷厉南发动了车子,一路扬尘而去。

  云念离只觉得坐如针扎,一颗心忽上忽下。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监狱门口,男人剪着小平头,身上穿了件白色T恤,似乎已经等了许久了。

  她推门下车,迎上顾成川单薄的身影,一年的牢狱生活,他瘦了不少。

  “念离,你来了?”

  他回过神,看着她。

  和冷厉南不同,顾成川身上,更多的是温柔,念离想,他就是小说里芝兰玉树的男主形象。

  她笑了笑:“嗯,我……”

  答应过你的!

  后面的话,被不识好歹的冷厉南打断了:“成川,表现不错啊,减刑两年?”

  他问。

  这话,却有几分讽刺顾成川滥用私权的味道,可只有云念离知道,他能这么快就从牢里出来,是冷厉南出手相助。

  

彼此折磨-糖醋里脊

京城有四少,以冷厉南为首,排名第二的就是顾成川。

  顾家虽然比不了冷家家大业大,可却也有几分势力,尤其是顾成川的父亲,虽出生商家,却是京城从无败绩的大律师,他的名号,可谓家喻户晓。

  “大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冷厉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在狱中的这些日子,她没少来探望他,可是,冷厉南却是第一次来。

  “怎么?不欢迎我?”冷厉南顿了顿,风轻云淡地笑了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陪我老婆来接你。”

  言下之意,无非他是为了云念离来的,口中的‘老婆’两个字却分外刺耳。

  顾成川眯了眯眼,他已经看到了云念离脖子上隐隐约约的痕迹,虽然她刻意带了丝巾,可是却还是难以掩盖脖子上的淤青。

  “成川,你别听他……”

  她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却看到顾成川的眸光正看着自己的脖子。

  莫名地有些不自在,往后缩了缩,恰好被身后的冷厉南一把抱住,她看他,这就是他的羞辱么?

  云念离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人了。

  ……

  顾家别墅坐落在云雾缭绕的山里,车子缓缓开上山,云念离无比尴尬地坐在车子的副驾驶座上,身边的人一个是她所爱,一个是爱她的,可如今,却都好像一场闹剧,让她沉陷在噩梦当中。

  她很快就下了车,唯唯诺诺地跟在冷厉南身后,往屋子里走。

  进门处站了个人。

  “哟,我说,嫂子,你也好意思跟着回来?”顾晴儿冷声问。

  一年前云念离嫁入冷家之前,她还挺喜欢这个嫂子的,可是,自从顾成川锒铛入狱之后,她对自己这个嫂子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少说两句!”顾成川冷声斥责。

  云念离觉得好笑,自己是以冷厉南妻子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他一句话不肯帮自己说,倒是别人表现得有点忍无可忍。

  “哼,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要不是她……”话没说完,被冷厉南打断了。

  “吵够了么?进屋,外公等着呢!”

  顾晴儿和顾成川是亲兄妹,她维护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这话,当着冷厉南的面说的确有些不合适。

  男人冷声斥责一句之后,拽着云念离匆匆进屋。

  她有些不安地跟着他的脚步,很快,就看到了顾家老爷子,冷厉南的外公。

  “厉南来了?”老爷子眼睛不好,低声询问旁边的管家李可。

  李可点点头,泛着冷然的眸光望着这边的几个人。

  “爷爷!”叫他的人是顾成川,老爷子听到他的声音,激动万分:“成川,是成川回来了!”

  顾成川走上前去:“嗯,今天堂哥堂嫂一块去接我,这不,刚出来就来看看您!”

  他非常有礼貌,口中的‘堂嫂’不单刺痛了他的心,也刺痛了云念离的心。

  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和冷厉南,不会再有人知道,当初她无所不用其极嫁给冷厉南的背后,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救出顾成川。

  他对她而言,是一辈子,注定要亏欠那个人。

  “念离也来了?”老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漫无目的地寻找着云念离。

  她笑了笑:“是的,外公!”

  “呵,依我看,有些人就是脸皮厚,人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还有脸来?”这话是顾晴儿说的,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在了云念离身后的不远处。

  听了这话,老爷子不免皱起了眉头。

  顾成川也表现出几分不悦。

  倒是冷厉南,依旧冷冷地站在旁边,灼灼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爷爷,要不是云念离我哥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吗?我们顾家不欢迎她这种贱人!要不是她水性杨花到处惹事,我哥也不会再监狱里吃了一年的牢房!”顾晴儿咬着牙,没完没了地说着。

  可是,这次,冷厉南面色多出了几分冰冷。

  眸光像是要将面前的人看穿了一样,他睨了顾晴儿一眼:“说够了么?”

  顾晴儿没料到自家大哥竟然会帮云念离说话,一时间有点迟疑。

  按理说,冷厉南不喜欢自己的妻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现在他竟然公然站出帮她说话?

  大家都有些不明所以。

  唯独云念离心知肚明,在她还是他妻子身份时候,侮辱她就是侮辱冷厉南,所以他帮她说话,无非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

  “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乖乖去房间里呆着!”他不由分说地开了口。

  “表哥,我……”

  顾晴儿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要不,我现在把你嫁出去?”冷厉南继续问。

  半个月前,顾晴儿的母亲就想将她嫁给京城四少里的花花公子杨朔,顾晴儿死活不肯,找到冷厉南帮忙,这才侥幸逃脱一劫,没想到现在他竟然用这事威胁她?

  她顿了顿,面上泛起苍白。

  “我走,我走就是了……”她终于咬咬牙,不得不转身往楼上走。

  云念离有些不安地站在原处,正欲开口问候顾家老爷子,却听到了冷厉南的话音:“外公,我这次来,是想告诉您,我和念离准备离婚!”

  他这话刚一出口,她僵住了。

  昨天,他强行占有了她,今天就要离婚?

  也好,至少是解脱,至少她不会太痛苦。

  心里虽然这样想,面上却免不得流露出了几分失落,泪水也不受控制的要往外涌,她贝齿死死地咬着薄唇。

  “砰——”

  听到这话,老爷子重重地将手中的小茶杯摔在了地上,面色冰冷:“你……你再说一遍……”

  周围连用顾成川在内的几个人都怔住了,匆匆忙忙跑上去,一把扶住了老爷子。

  云念离看着冷厉南。

  该说的话,言尽于此,她终于还是决定松手了。

  “哥,你明知道爷爷心脏不好,你说这些话什么意思?”顾成川有点忍无可忍了,见家里的佣人慌慌张张去拿药,这才冷声和冷厉南争执。

  冷厉南看了看他,笑。

  “这是我和她的事情,离婚是我们双方自愿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他问。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