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

更新时间:2021-04-29 15:22:50

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 连载中

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顾大小姐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苏玉之也没有深追究,到底是救命恩人。 顾知夏一路上紧赶慢赶的回了女娲殿,好不容易换了衣服出来,结果就看到了也换好衣服的秦王。 “你这脚力不行啊,本王都已经睡了一觉了,你怎么才回来?”秦王摆明了是故意的。 顾知夏眯着眼睛盯着他看,然后,就听到他又说道,“本来呢,是想邀请顾三小姐一起上马回来的,可本王想,顾三小姐说过,现在你是未来的景王妃了,本王得避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喝点酒就抽风

  大夫人拉着顾知夏上前谢恩,她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到底她是顾知夏名义上的母亲,是整个侯府的当家主母,这个时候,必须要露出一张笑脸,不能让众人看笑话。

  顾知夏被大夫人拉着,走上前,跪在地上,道,“谢陛下赐婚,臣女遵旨。”

  她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倒是景王,跟顾知夏站在一处。

  接着,众人都在纷纷起身恭喜景王跟顾知夏。

  一杯酒一杯酒的敬着,顾知夏跟景王都是笑着面对众人。

  “如今,本王可是该给你的都给你了。”景王在顾知夏的耳边说道。

  言下之意,顾知夏也别不知好歹,已经是未来的景王妃了,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荣宠。

  顾知夏淡淡的笑着,眉眼间闪过一丝狠意。

  他未免也太看重自己了吧?

  真当他这个景王妃是多么尊荣的位置?

  真当她稀罕?

  “景王殿下,这可是您主动给了,不是臣女主动要的。”顾知夏也不客气,虽然说话的声音只有景王能听得到,但他听了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舒坦。

  大夫人这边气的都快炸了,看着顾知夏现在成为了景王妃,不知道多少人巴结着,一个区区的庶女,不但得了安平县主的位置,现在居然还压过了她女儿嫡女的位置。

  在看看自己的女儿,顾云锦对景王是一个眼神都没有,她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女儿?

  “大夫人,真是没想到,我们要恭喜妹妹了,如今是三妹妹得了景王妃之位,一朝得势,怕是日后要越过二妹妹呢。”顾离楚说的不动声色,摆明了就是在挑拨离间。

  大夫人恶狠狠的盯着顾离楚看了一眼,怒道,“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顾离楚不在说话,眼底闪过一丝恶毒。

  明明她才应该是景王妃的,凭着她小娘在顾侯面前的得宠,她才最应该是景王妃。

  可现在顾知夏却被陛下赐婚,她心底里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大夫人,前几日本王得到消息,说是您的养子苏玉之要从西北一战回来了,如今西北战役大获全胜,苏玉之这一次回来,怕是要在升官了。”

  景王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一个人,大夫人何等聪明,顾侯一直都膝下无子,苏玉之乃是苏家唯一的后人,皇帝不想将人养在宫内,所以,顾侯才会为皇帝解难,这么多年了,顾侯只有苏玉之这么一个养子。

  可就算如此,顾侯对苏玉之也是多有防备。

  大夫人名义上养着苏玉之,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苏玉之这个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的女儿顾云锦。

  顾云锦跟苏玉之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大夫人是过来人,知道苏玉之那小子是什么意思,所以,才会怂恿顾侯将苏玉之送到了西北战役上。

  可她没想到,苏玉之不但要回来了,现在,还有可能升官。

  “景王殿下说的可是真的?”顾云锦在一旁原本对任何人都没什么兴趣,可一听到景王这么说,立刻开口询问。

  “自然。”景王说完,顾云锦一张脸上满是期待。

  大夫人气的不行,虽然没有当场发作,可她心里也有了自己的主意。

  这一切,都被一旁的顾知夏看在眼里。

  她可是将侯府上的人都调查了一个干净,唯独这个苏玉之,一直都没有碰面。

  看来,想要破除面前的困局,还得找一个跟自己一条心的人才是。

  那天,顾知夏从皇宫回去,顾侯是一脸笑意,她回桃花阁之前还嘱咐她要好好休息,气坏了大夫人跟那两姐妹。

  刚刚回到桃花阁,顾知夏都没来及休息,结果就被人从后面偷袭了。

  好在她的功夫好。

  人家切磋呢,是硬功夫,要么就是弄出点动静来,可顾知夏发现了是秦王之后,居然身子一软,秦王果然没让她失望,一把接过了顾知夏。

  “啪!”

  顾知夏这一巴掌一点都没手软,秦王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巴掌。

  “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喝点酒就抽风?”秦王被打了一巴掌也不生气,毕竟偷袭是他不对。

  只不过,顾知夏的本事他一直都想试验一下,谁知道她喝了酒居然还这么厉害。

  “那也比不过秦王玩偷袭,我现在可是景王妃,没要紧事赶紧走,用不用我喊人进来?”顾知夏挑了挑眉,酒的确没少喝,虽然没醉,但也不想在装模作样的,在皇宫里被人敬酒笑,笑的腮帮子都疼。

  “本王是特意给你送礼物来了,别好心没好报。”说完,便将一个盒子推给了顾知夏。

  盒子里面是一块雕刻的玉佩跟一封信,信上说的是苏玉之跟大夫人的资料。

  苏玉之被大夫人不知道暗害过几次,秦王呢,也是想着顾知夏需要一个帮手,苏玉之这一次回来,既然跟大夫人不是一路人,那么,对顾知夏就很有用。

  更何况,苏玉之是景王想要拉拢的对象,他也不想苏玉之成为景王阵营的人。

  “哎呦,别看戴着面具的男人看不到脸,还挺会疼人的。”顾知夏拿着秦王给的资料,正和她的胃口。

  可她现在最好奇的,是这面具之下的人究竟长着怎样的一张脸。

  然而,顾知夏的速度再快,还是被秦王给躲开了。

  “想要看本王这张脸,得拿你的秘密来换。”顾知夏扫了一眼男人,想着就算是跟他动手,也未必能成功。

  这才摆了摆手,道,“秦王殿下慢走不送。”

  之后的忌日,顾知夏让谷雨一直都留意着大夫人那边的动向,一直到大夫人派人去了一趟她娘家,还拿了一千两银票,她便知道就是今日了。

  顾知夏才去找顾侯,说大婚之前,想要去女娲殿祈福,顾侯一心希望这婚事尽快,看到顾知夏也满心等着待嫁,心满意足,还让账房给顾知夏支了银子带着。

  女娲殿,乃是苏玉之回来的必经之路。

  马上入秋了,天气渐渐地冷了起来,顾知夏坐在马车上缓缓前行,这一次她是一个人去的,连谷雨都没有带。

公子记着欠我一条命

  苏玉之其实也不是一个傻的,这一次大张旗鼓的回来,其实自己一个人跟在了后面。

  所以,此刻顾知夏身穿一身黑衣,蒙着面,先是看着大部队回去的时候,意外发现轿子中没有人,只是一个空轿子。

  这个时候,顾知夏就知道苏玉之不是一个傻子。

  想必也知道这一次他回来,想必有人想要害他。

  “看来,这养子也不赖啊,最起码是一个聪明的合伙人。”顾知夏此刻躲在了林中,一边夸赞着苏玉之的聪明,一边的想着如何解救苏玉之,才能让这人相信她。

  毕竟,她看出来的事情,大夫人派来的人也看出来了。

  顾知夏若是没猜错的话,大夫人一定让她哥哥插手了,大夫人的哥哥乃是夏江,禁军副统领,手底下有无数的人能听命调遣,甚至还有他自己培养的势力。

  可惜,夏江的儿子不成器,他也老了,皇帝的确有意将夏江的位置给别人。

  这一次,苏玉之回来,很有可能会取而代之。

  所以,大夫人找了自己的哥哥夏江来帮忙,将苏玉之回来的消息跟路程告诉了夏江,他一定会收拾苏玉之。

  大夫人这一手好棋下的不错,这就是明摆着坐山观虎斗呢。

  “说的有道理啊。”顾知夏一回头,就看到了身后的秦王,男人不知道啥时候也来了。

  不是,他来做什么?

  他将消息告诉了她,不就是希望她出面解决这件事情,而他不方便插手吗?

  “怎么?这地方是你家的?你能来本王来不得?”秦王挑了挑眉,打了一下顾知夏的额头。

  前面的军队缓缓从他们面前离开,剩下了顾知夏大眼瞪着秦王。

  “滚开,离我远点。”顾知夏忍了,毕竟,她的确像拉拢苏玉之,不管秦王这一次能不能救苏玉之,那也是她的事情。

  “别这么无情啊,本王收到密保,夏江调遣了他手底下所以的精兵埋伏在这里,本王担心你自己应付不来,怎么如此不知好歹?”

  秦王说的合情合理,可顾知夏怎么觉得他是故意的呢?

  顾知夏也没没说什么,不一会,苏玉之就出现了。

  到底还是年轻,知道没跟着大部队一起离开,但此刻却一个人骑着马出现在这里。

  然后,顾知夏眼睁睁的看着苏玉之被包围,果然,暗处夏江的人出现,将苏玉之的马以很细的冰蝉丝瞬间切成了好几块。

  苏玉之也算是有本事,从马上下来,跟那些人展开了打斗。

  顾知夏在暗处看了半天,摸清楚了那几个人的路数。

  那些人的武功不足为奇,最主要的是听命于躲在暗处一个人的命令,哨子的声音才是那些人听命的关键。

  “夏江培养的死士都是听命令行事,本王的人不便插手,顾三小姐,接下来就是你的战场了。”

  秦王说完,就知道这一局夏江输了。

  顾知夏笑了笑,接着,以迅雷掩耳之势找到了那个隐藏在暗处的黑衣人,拔剑而起,将那人斩杀在苏玉之面前。

  随后,夏江的那些黑衣人见下命令的人死了,这才一个一个的急匆匆离开。

  苏玉之得救了,一直都盯着顾知夏。

  “多谢姑娘相救,敢问姑娘芳名?”顾知夏是蒙着眼睛,其实就算是原主,苏玉之常年不出院子,也跟原主不是很熟悉,更何况他一走就是三年,自然认不出顾知夏。

  “有缘自会相见,公子记着欠我一条命。”顾知夏没摘下自己的面纱,她还得在日落之前赶到女娲殿。

  今日,她是出来祈福的,不能出差错让人捏住把柄。

  苏玉之也没有深追究,到底是救命恩人。

  顾知夏一路上紧赶慢赶的回了女娲殿,好不容易换了衣服出来,结果就看到了也换好衣服的秦王。

  “你这脚力不行啊,本王都已经睡了一觉了,你怎么才回来?”秦王摆明了是故意的。

  顾知夏眯着眼睛盯着他看,然后,就听到他又说道,“本来呢,是想邀请顾三小姐一起上马回来的,可本王想,顾三小姐说过,现在你是未来的景王妃了,本王得避嫌。”

  哎呦,这是报复她那日说的话呢?

  顾知夏嘴角笑着,心里恨得不行。

  一个男人,这么小心眼?

  明明可以带着她一起回来,偏偏自己骑着马回来了,让她走着回来,这也就算了,居然还出现在这里找她的麻烦。

  很好。

  “秦王殿下,你很有勇气。”顾知夏冷哼一声,走到了秦王面前。

  然后,指了指女娲殿正院的那些人,道,“秦王殿下可瞧见了?今日,我是以侯府三小姐,景王未来的景王妃名义前来祈福,你可知道我想说什么?”

  顾知夏心眼多,秦王在惹了顾知夏之后,就知道自己得防备着她偷袭。

  “顾三小姐伶牙俐齿,本王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你想说什么?”秦王隐约的感觉到他应该走了,不然,怕是要倒霉了。

  顾知夏一把抓住了秦王的手,然后,冲着那边大声喊着。“来人啊,有人要对本小姐无礼,快抓住这个狂徒……”

  秦王,“……”

  这叫什么事啊?

  他是真没想到顾知夏居然会使出这样的手段,面子呢?身份呢?不要了吗?

  “算你狠,咱们改日再见。”顾知夏看着秦王狼狈的翻墙逃跑,这心里真是痛快的很啊。

  让他嘴贱。

  现在好了吧?

  有门不能走,只能狼狈的逃走。

  于是,顾知夏准备回侯府,临走之前,还吩咐道,“这女娲殿所有的马匹我都要了,不容许任何人骑走。”

  女娲殿的人知道顾知夏惹不起,女娲殿是在半山腰,没有马匹就得走下去。

  可怜了秦王本想着顾知夏离开之后在下山,结果可怜了没有马匹下山,现在也只能徒步下山。

  顾知夏回府的时候,苏玉之也刚刚好回来,所以没有人主意到她。

  不过,顾知夏也不在乎,悄悄的回了桃花阁,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去前厅看好戏。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