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更新时间:2021-04-29 12:29:36

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连载中

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来源:微小宝 作者:山楂打糕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秦意话还没说出口,腰上的手收紧了几分,脚下的裤子也被小团子重重地扯了下,看着两张大小版的俊脸,秦意咽下嗓子里的话。 老爷子收回目光,嗤笑着嘲讽:“这就是你的眼光?” “爷爷,她很好。”墨靳臣补充道:“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墨少奶奶,只会是她。” ? 秦意眯起眼,看了眼男人。 小团子抱着秦意的大腿,笑眯眯附和:“奏是奏是,我只要这一个妈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什么时候同意搬进墨家了-山楂打糕

  墨宴修丝毫不知老爷子的心思,拉着秦意往墨靳臣身边走去,挤开挡在屋中央的秦悠和叶眉,献宝似的把她推到老爷子面前:

  “太爷爷,这就是我妈咪!”

  老爷子锐利的目光直直盯着她。

  秦意无奈地看向脚下的小团子,刚想解释,墨靳臣的目光微闪,伸出手搂住她的腰,手下微微用力,带着某种暗示的意味。

  “爷爷,这是我的未婚妻,也是墨家未来的少奶奶。”

  “不是,我...”

  秦意话还没说出口,腰上的手收紧了几分,脚下的裤子也被小团子重重地扯了下,看着两张大小版的俊脸,秦意咽下嗓子里的话。

  老爷子收回目光,嗤笑着嘲讽:“这就是你的眼光?”

  “爷爷,她很好。”墨靳臣补充道:“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墨少奶奶,只会是她。”

  ?

  秦意眯起眼,看了眼男人。

  小团子抱着秦意的大腿,笑眯眯附和:“奏是奏是,我只要这一个妈咪。”

  老爷子是不大满意眼前的女孩,但他很少见到孙子和玄孙这么亲近一个女孩,到底也没说什么,只是歉疚地看向一旁的秦悠。

  眼前三人一副一家三口的模样,秦悠看得眼睛都红了。

  心中又嫉又恨!

  尤其在听到墨靳臣宣布她会是唯一的墨少奶奶时。

  她攥紧了手,满心不甘,秦意这个乞丐凭什么能有这样的殊荣!

  见老爷子朝她看来,秦悠抿着唇,欲言又止,:“墨爷爷,有些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完还看了眼秦意,显然是与秦意有关。

  墨宴修努了努嘴,有些不满地哼哼唧唧,老爷子倒是温和地点头道:

  “这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谁跟她一家人!

  小团子抱着秦意的大腿,气鼓鼓地想。

  瞧见秦悠这副模样,秦意就猜到这女人又要不安分,果不其然-----

  女人一副十分好心又被逼无奈的模样,咬着唇:

  “本来不该当着您说这些话的,只是墨少的这位未婚妻是我的妹妹。”

  她一开口便抛出了个大炸弹!

  墨老爷子错愣地了秦意眼,有些不敢相信。

  姐姐高贵优雅,怎么妹妹白体恤杂牌裤接地气的打扮?

  在墨老爷子狐疑的目光中,秦悠叹了口气解释道:

  “之前妹妹犯了些错被爸爸赶出了秦家,所以连高中都没念完,在外头和别的男人厮混了很久,为了钱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爸爸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妹妹,虽然不知道小意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不管怎么样,妹妹这副样子实在配不上墨先生...”

  叶眉听完,忙点头状似无奈地附和:“也是我没教好这孩子,书念得少,性子又野,虽然不知道小意是怎么勾搭上墨少的,但是老爷子您还是多多考虑,不是我偏心,阿意带坏别人也就算了,可是墨少他不是寻常人,我不希望阿意做出什么错事。”

  墨老爷子听完两人的话,瞠目结舌地看向秦意。

  书没读完?

  和男人野混?

  还被赶出秦家?

  他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气的火冒三丈怒声吼道:“这就是你找的女人?这桩婚事我不同意!我们墨家决不能要这样的女人!”

  秦意扯了丝冷笑,看着颠倒是非黑白的母女。

  她真是不懂,为什么血缘至亲的人却会恨不得对方去死...

  就在这时,墨靳臣率先开了口:

  “爷爷,她不会是这样的人。”

  小团子也气嘟嘟地点头附和。

  妈咪很好的。

  坏阿姨骗人。

  老爷子嗤了声,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秦悠心一紧。

  “墨爷爷,我怎么忍心污蔑自己的妹妹,我只是不想让墨少被骗,尤其是被我的妹妹骗...”

  “那你可真是好心。”秦意冷笑道:“好心到当着别人的面无所不用其极的诋毁自己的亲妹妹。”

  “什么叫诋毁?我说的句句是实话!阿意,你这些年难道不是跟那些男人搞在一起?还有你那个名义上的师父,他年纪都那么大了,居然还...”

  “啪!”的一声,空中骤然安静。

  秦意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眸光微冷: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污蔑我师父?秦悠,我不追究当年的事,不代表我忘记了你做了些什么,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不介意帮你们回忆当年的事!”

  她的气势凌厉,秦悠颤抖着捂着半张脸,叶眉愤愤地冲上去想找她算账,墨靳臣冷锐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墨靳臣墨眸深寒,扯着丝冷酷的笑:“叶夫人,秦小姐,恕我提醒两位,她是我的未婚妻,要是两位再不慎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墨家必定会追究两位的法律责任。”

  叶眉动了动唇,抚着捂着脸的秦悠瑟瑟发抖。

  老爷子怒目圆睁看着眼前乱糟糟的场景,一时间竟不知该呵斥谁,只是目光不善地看向动手打人还若无其事的秦意。

  墨靳臣将秦意拉到身后,缓声说:

  “爷爷,您毕竟只是从两个无关人员身上听了些闲言闲语,您还是不要轻易下结论。不如这样,我让小意搬进墨家住段时间,您也可以好好了解下您未来的孙媳妇。”

  话落,墨宴修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他扑进老爷子怀里打滚撒娇:“太爷爷,快答应爹地吧,妈咪真的超级好,我不骗你哦,她是全天下最好的女人!”

  瞧见父子俩这副模样,老爷子审视了秦意片刻,最终淡淡地嗯了声。

  墨宴修简直高兴得一蹦三丈高。

  墨靳臣见老爷子点头,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

  “今天是宴修生日,爷爷,我还有别的安排,就不打扰您和陈夫人叙旧了。”

  他搂着意外状况外的秦意,牵着秦意,温声跟老爷子告辞。

  老爷子看着一脸委屈的秦悠,只感到头疼。

  却偏偏又没什么借口留下孙子。

  墨靳臣搂着秦意,牵着小团子往外走,刚走出1614房间,秦意从墨靳臣的怀中抽离,反客为主地正对着墨靳臣,抱着胳膊眯着眼看向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最终目光落在墨靳臣的脸上,嗓音清冷地质问道:

  “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同意搬进墨家了?”

有我在,别怕-山楂打糕

  看着秦意的反应,墨宴修怂怂的瘪了瘪嘴,看了看墨靳臣。

  完了,妈咪生气了!

  墨靳臣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女人脸上,她的脸娇艳动人,生起气来也格外生动。

  他凝着秦意,忽地淡声开口:

  “抱歉,秦小姐,只是为了让老爷子放弃给宴修找个后妈的念头,才被逼如此。”

  秦意张了张口。

  想到小团子的模样,最终却没有说什么。

  算了,这小狐狸看起来真的不想要个后妈,再说也是她自己没有当场拒绝。

  “这次就算了,不过,墨先生还是尽快把话和老爷子说清楚,我无意掺和墨家的杂事中,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

  她是来取师父遗物的。

  但是柜子里却什么都没有,有人动了手脚拿走了师父留给她的东西!‘

  她必须将这件事调查清楚。

  秦意的眉头凝出几分忧虑,说完,她拔腿往外走。

  墨宴修看着妈咪扭头离开,气的跺着脚对墨靳臣挤眉弄眼。

  爹地这个笨蛋,你倒是追啊!

  “秦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宴修真的是你的孩子。”

  墨靳臣忽地开口,秦意的步伐一顿,转身嗤笑了声:

  “墨先生,你不会连自己和我发没发生关系都不清楚吧...”

  “可是,基因链你也怎么解释?”墨靳臣打断她,神色间有几分晦暗“就是因为清楚,我才更想知道宴修与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那天他带着宴修回来后,看到了宴修调给他的资料。

  如果墨宴修真的不是他们的孩子,那秦意和他的基因匹配度绝对不会如此重合。

  虽然他的确不认识秦意,但秦意必定与宴修之间存在某种联系!

  秦意的眉头轻蹙。

  那天小团子找上门时,确实提到过这桩事,她当初并没有放在心上,始终没有在意这些。

  可是她的确不能忽视,她对小团子天生的好感,以及小团子对她发自内心的喜爱和尊敬,再加上...

  她扫了眼小团子脸上的那颗泪痣,垂下眸:

  “墨先生这话什么意思?”

  墨靳臣勾着唇,逼近她:“或许秦小姐愿意留下来和我一起调查宴修的身世,以名义上的墨太太的身份住进墨家,查清宴修的身份。”

  秦意挑眉。

  这才是重点吧。

  “你觉得我会愿意?”

  听到秦意张口要拒绝,小团子急的抱住她的大腿哀求:

  “妈咪,你就答应爹地吧,万一我真的是你的宝宝呢!”

  小团子精致的小脸上,有几分男人的痕迹,唯独那颗泪痣与她的有几分过度的相似。

  重合度极高的基因链..

  过于亲密的孩子天性...

  以及五官上的相似...

  还有在和园丢失的师父的遗物。

  秦意俯视着小团子良久,才抬起眼,看向男人。

  “秦小姐,我不愿强人所难,只是你也肯定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他的墨眸闪着几分幽深的光泽,秦意脑中一瞬间划过种种,最终红唇动了动:

  “好,我答应你。”

  她不喜欢这些谜团一直笼罩在她心上。

  刚好和园是墨家的产业,她也好趁此机会调查清楚师父的事情!

  墨靳臣淡漠的眼底划过丝略有似无的笑。

  “那秦小姐打算什么时候搬进墨家?我派人去取你的行李。”

  秦意想到北庄村的那些研究植物,略略思索道:

  “今天恐怕不行,明天我要回一趟北庄村,再搬去墨家。”

  墨宴修听到秦意要搬进来和自己一起住,兴奋地一蹦三丈高!

  “yeah!太棒了!那妈咪今天跟宴修一起回家吗?今天是宴修的生日!妈咪陪宴修一起过好不好!”

  “不----”秦意刚要拒绝,听到是小团子的生日,再一看小团子满是渴求的眼神,将卡在嗓子里的话咽了下去,颇有些无奈:

  “好。”

  墨宴修开心地拉着秦意和墨靳臣往外走,一时间倒真有几分一家三口的味道。

  三个人一起上了车,墨靳臣却没有带着两人回墨家,反倒是去了墨氏名下的鬼屋...

  天色已过黄昏,鬼屋却始终人群熙攘,十分热闹。

  秦意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道墨靳臣为什么会带她们来这里。

  “妈咪,我和爹地求了好久,他才答应生日的时候带我来这里玩的!我想玩这个好久啦!”

  秦意意外,原来这就是墨靳臣的别的安排。

  没想到男人看着淡漠,但对墨宴修却十分宠爱。

  小团子鬼灵精怪,但到底还是个孩子。

  大概是真的没有机会来这里玩,墨宴修的眼睛都看直了。

  他拉起秦意往售票口跑去,墨靳臣跟在两人身后。

  买了票,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三人准备进入鬼屋。

  秦意看着黑漆漆的鬼屋,忽地心里一紧。

  别说,她还真有些恐黑...

  小团子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只是十分认真地叮嘱秦意:

  “妈咪一会要是怕,记得要抱着崽崽哦,崽崽会保护妈咪的。”

  秦意原本想找借口开溜,听到小团子这么说,却是开不了这个口。

  总不能,连个孩子都不如吧?

  她眼睛闪了闪,压下心底的紧张。

  小团子一马当先冲进去,秦意紧随其后。

  鬼屋内黑通通一片,只有几分绿油油的光点,一时间竟有几分诡异氛围...

  小团子胆子倒是很大,兴奋地窜来窜去,还故意压低声音:

  “妈咪,这里好吓人哦~”

  秦意咽了咽口水跟在身后,心跳的极快,看着工作人员扮成鬼的模样四处流窜...

  她压下心中的恐惧,自己安慰着自己。

  搞科学的,会怕鬼?

  就在秦意放下警惕时,一个无头穿着白衣的女鬼倏然从她的面前飘过!

  秦意浑身冒着冷汗,心中一紧,下意识背过身,却忽地撞入男人的怀中,淡淡的薄荷味气息扑面而来。

  她的身体一僵。

  墨靳臣感受到怀中僵硬的身体,向来冷漠的眼底蕴出丝笑意,没想到这个女人,一副不逊桀骜的模样,却会这么孩子气的怕鬼?

  秦意简直日了狗。

  就在这时,墨靳臣微凉的手指扣上她的手腕,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安抚:

  “有我在,别怕。”

小说《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第7章 她什么时候同意搬进墨家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