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替嫁婚宠:秦少余生请指教!

更新时间:2021-04-29 15:18:30

替嫁婚宠:秦少余生请指教! 已完结

替嫁婚宠:秦少余生请指教!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乔一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然而,听见母亲提到今日的那个人,秦思嫣更是恨恨的咬紧了牙齿。 “那个野丫头!怎么可能指望的上!人家秦思嫣看她跟看垃圾一般,她在秦家能活下去就不错了!靠她帮我,等到下辈子都等不到!” 说着,辛然然又是委屈的掉下了眼泪。 那个秦思嫣,真是太跋扈了! 然而,听完女儿这番话,姜菁压下嘴角的冷笑,仍旧是安慰她。 “你看看,这么点小事,脸都哭成什么样了?再怎么说,辛芮现在也是秦家的人,只有她才能告诉我门秦家的事情,你也别生气,等你也加入秦家,咱们好好的收拾秦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回门

  然而,听见母亲提到今日的那个人,秦思嫣更是恨恨的咬紧了牙齿。

  “那个野丫头!怎么可能指望的上!人家秦思嫣看她跟看垃圾一般,她在秦家能活下去就不错了!靠她帮我,等到下辈子都等不到!”

  说着,辛然然又是委屈的掉下了眼泪。

  那个秦思嫣,真是太跋扈了!

  然而,听完女儿这番话,姜菁压下嘴角的冷笑,仍旧是安慰她。

  “你看看,这么点小事,脸都哭成什么样了?再怎么说,辛芮现在也是秦家的人,只有她才能告诉我门秦家的事情,你也别生气,等你也加入秦家,咱们好好的收拾秦瑞!”

  姜菁的双眸再次通红,满满的都是恨意,良久才消散下来。

  但,辛然然却不肯配合。

  “妈你说什么呢?我不想嫁给秦洛!”

  这个时候,辛然然满面娇羞,回想着那天的艳遇。

  那个男人只看了一眼,便成功勾走了她的心神。

  身侧的粉拳微微握紧,辛然然有些失落,她还有机会再见那个人一面吗?

  她辛然然要嫁人,也只能嫁给那个惊艳了她的男人。

  看着辛然然这副模样,姜菁心中警铃大作。

  “然然你说什么呢?秦洛必须是我的女婿,你这辈子都只能嫁给他!”

  “就算你真的喜欢上别人,你也只能嫁给他!只有秦家,才能让我们母女两个,过上真正的好日子。”

  说了几句,姜菁忍不住将辛芮的身子扳过,看着她脸上的红印,满脸心疼的模样。

  “妈……你干嘛呢……”

  辛然然有些不适应。

  从小到大,她的妈妈一直都是强势无比,很少有这么柔弱的姿态。

  即便是对她表达关心与爱意,也都是强势的塞给她。

  “然然,妈妈最爱你了!妈妈给你的,都是最好的,你听妈妈的话,好吗?”

  姜菁神色温柔,说这话的语气无比笃定,像是在安慰女儿,也安慰自己。

  小心拿开姜菁得手,辛然然有些不耐烦。

  她的妈妈不过是换种方式,但还是要让她嫁给秦洛。

  但就算她知道,她也不敢反抗。

  若是她不听话,她妈妈怕是不会这么好说话。

  “我知道了。”

  嘴上说着应付的话,辛然然的心里,依旧回想着那个男人。

  这辈子,她总算遇到了心甘情愿愿意嫁的男人。

  辛然然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姜菁就看透了她的想法。

  她自己的女儿,她了解的清清楚楚。

  但这个时候,辛芮那里,绝对不能有任何对她不利的事情发生。

  辛芮说的话,有几句她还是信的。

  比如,要进秦家的门,绝不能有花边新闻。

  “然然,妈妈告诉你,你现在还年轻,遇到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就觉得那是喜欢,但那不是。”

  不由自主的,辛然然再次想到了那个男人吗,她的心里冒出一个小小的声音。

  那确实不是喜欢,那是爱。

  爱……

  辛然然的面色突然红的更厉害了,呼吸也急促起来,脸上的巴掌印好像都不疼了。

  “妈妈,那个男人真的好帅啊!他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

  “秦洛也很帅!等你看到秦洛也会喜欢他的!听妈妈说……”

  辛然然早已走了神,不知听进去了多少。

  第二日就是辛芮回门的日子了。

  虽然对她来说,和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秦家人也格外冷淡。

  除了秦思嫣总是对她冷嘲热讽,其余的人,连佣人都不愿都跟她说话。

  辛芮更是不敢指望,她那个未曾谋面的丈夫会陪她回去。

  说起来,从她进了秦家,没见过她的丈夫不说,秦家都没人提到他。

  但毕竟她已经跟那个男人签了协议,更是拿了人家的黑卡,对她而言,这就够了。

  只要熬够两年时间,她就能恢复自由。

  两年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了。

  辛芮不想回去。

  辛家虽说远远不如秦家的条件,然而姜菁那个人,就算外公转到了高级病房,若是她想要做些什么,也不是不可能的,她不得不回。

  在秦家吃了早饭,辛芮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出门打车。

  才刚到辛家门口,辛芮就听见了里面的声音。

  “爸,你那个玉镯我送人了。”

  辛然然的语气无比自然随意,只是通知一下辛明喆。

  “你送给谁了?”

  “有什么好问的?”辛然然有些不耐烦,“死人东西留在家里本来就晦气!”

  辛芮脑子“嗡”的一声,再也听不见里面的声音,脚步凝在了原地。

  辛然然口中随意送人的手镯,是她妈妈的遗物。

  辛家最困难的时候,是靠着她妈妈典当了这个手镯,他们才有了起步的钱。

  丝毫不夸张的说,没有那只手镯,辛家不可能有今天。

  但如今她的父亲,任由辛然然将手镯送出,什么话都不说。

  辛芮觉得,也许她该是悲伤的,可惜她并不。

  她唯一有的情绪,只是替她的妈妈不值。

  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辛芮就这样突然暴露在三个人面前。

  待到看清门口的人是辛芮,姜菁一脸不屑的道:“我就知道,你那个残废老公不会陪你回来。”

  对于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件事,辛芮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因而也没有搭理姜菁,而是直接走到辛明喆面前,定定的看着他。

  “我回来了,爸。”

  放下手中的报纸,扶了扶眼镜,辛明喆才慢悠悠的开口。

  “芮芮来了,在秦家见过老爷也了吗?”

  看着她这个父亲一脸虚伪的热情,辛芮十分恶心,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辛明喆面上的笑容立刻多了起来。

  见过老爷子,就意味着辛芮通过了老爷子那一关,也就能留在秦家了。

  从现在起,他们辛家跟秦家,是名正言顺的联姻关系了。

  以后,秦家对他们家的好处源源不尽啊。

  “好!以后啊,要是有什么事儿需要爸爸帮忙,爸爸全都帮你,只要你没事多在老爷子面前,替爸爸说几句好话就行了!”

9-鸡飞狗跳

  辛芮面上只简简单单点了头,心里漠然无比。

  她这个父亲向来势力眼,她心里一清二楚。

  “爸!”辛然然突然开口,“辛芮不过是嫁给了个残废而已!能有什么用?你可别听她瞎忽悠,你是不知道秦思嫣那个贱人……”

  “啪!”

  一声脆响,辛然然捂着脸上火辣辣的地方,有些不敢相信得看着眼前的辛芮。

  “辛芮?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敢打我!你是不是活腻了?”

  缓了一会儿,辛然然疯了一般扑过去,但辛芮轻而易举的便躲开了。

  “疯的人是你才对,秦思嫣那般教训你,都没让你学乖点,少说点秦家人的坏话吗?若是这话传到秦家人的耳朵里,辛家怕是要灭门。”

  然而,辛然然就像聋了一般,根本就听不到辛芮说的话,反而一边嘶吼着,一边扑上去。

  “你以为你拿秦家……”

  “够了!你们两个这像什么样子?”

  就在辛然然差点触碰到辛芮时,辛明喆及时出声吼道:“然然!跟姐姐道歉!”

  见状,姜菁赶忙上前,一把将辛然然拉了过去,安抚着她的女儿。

  “来然然,妈妈看看怎么样了?”

  对于辛明喆的行为,姜菁很是理解。

  如今的辛芮嫁入秦家,就是秦家的人,对辛家的好处以后还多着,辛明喆如今向着她也是正常。

  “对了芮芮,我听说你和秦洛的关系可以,不如帮你妹妹牵个线,若是能成,秦家跟辛家更是亲上加亲。”

  说话时,姜菁满脸温柔笑意,完全不把方才发生的事儿放在心上。

  辛芮心里嗤笑一声,面上却丝毫不显。

  要说这姜菁也是个能人,都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能忍下去。

  这要是换成辛然然,估计一辈子都不可能有这种修为。

  “爸,我身为秦洛的嫂子,秦家的家教不允许我跟男人有过多接触,就算他是亲戚也不行。”

  辛芮一脸为难的模样,充分表示了她不是不想帮,而是帮不了。

  然而姜菁却一脸执着,始终不肯放弃。

  “那你总该知道秦洛经常去哪里吧?好歹你们同是秦家人。”

  明明是商量的口吻,姜菁依旧夹杂了强势。

  低下头,故意装作思考的模样,辛芮偷偷看了一眼辛明喆那边,看着他也一脸焦急,辛芮也有些无奈。

  若是被辛家人看出来,她在秦家过得不好,恐怕问题就大了。

  沉吟片刻,辛芮才开口说道:“秦洛回来之后,每天晚上几乎都要去邂逅酒吧。”

  她是不知道秦洛要去哪儿,但秦思嫣知道,还经常在秦家说,想来这话是不会是假的。

  姜菁的语气愈发强势,直接吩咐到:“那你帮你妹妹牵线。”

  “这……”

  辛芮又是一脸为难的模样,故意偷偷瞟了好几眼辛明喆的方向。

  果然,辛明喆没让他失望,很快便出了声。

  “行了,别一天天的只为难芮芮。”

  辛芮可是老爷子亲自挑的人,他们辛家绝对不能委屈她。

  “爸爸!”辛然然跳了起来,“你为什么总是偏袒她?她今天一回来,你就始终向着她!你是不是还想着她死去的妈?”

  不能怪辛然然沉不住气,她从小在这个家里,要星星有星星,要月亮有月亮,她爸爸更是拿她当小公主那样。

  像今天这样,对她又又吼又叫,辛然然心里的委屈早就积攒了不少。

  “是不是我把见人的那个手镯送人了,你心里还惦记着……”

  “啪”的一声,辛然然的脸上再次发出一声脆响。

  这次,是她的父亲亲手打的,捂着自己疼痛的脸颊,辛然然忍不住哭了。

  “你打我!你竟然为了这个野丫头打我!我恨你!”

  用力推了一把辛芮,辛然然才猛地跑开,直奔楼上。

  辛芮被推的差点倒地,关键时刻,一只大手突然伸出,稳稳当当的扶住了她。

  “小心。”

  是辛深。

  他在门外已经站了很久,目光一直胶着在辛芮身上,从未挪开。

  他是知道自己有一个妹妹的,但他从未想过,他这个妹妹会长得如此出众。

  他辛深玩过那么多漂亮女人,从未见过像辛芮这般,美的一眼惊艳的人。

  辛深清城早已出了名。

  唯一的爱好,就是跟各种漂亮的女人上床。

  对他来说,只要是漂亮的女人,他来者不拒,甚至都不在意身份地位,直到他玩腻才能放手。

  而在他看到辛芮的第一眼,他在内心里早已将辛芮视为自己的女人。

  可惜辛芮并不知道,这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

  对她来说,辛深还是一个陌生人,因此,辛芮下意识的立刻推开了辛深。

  随即,就简简单单的说了两个字。

  “谢谢。”

  “妹妹客气。”

  辛深很是绅士,立即便放了手,半分都没有占便宜的意思。

  第一次见面,多少要留点好印象。

  此时,一旁的姜菁早已经惊呆了。

  她从未想过,辛明喆会动手打她的女儿,更没有想到辛深会替辛芮说话。

  姜菁心里虽然清楚,她儿子就是见到美女走不动道。

  但看到辛芮和郝书瑶一模一样的脸蛋,她还是忍不住的来气。

  尤其是她自己的儿子,也爱上了跟郝书瑶一模一样的脸。

  对于姜菁来说,她这辈子最难以忍受的事就是比不过郝书瑶。

  姜菁已经彻底疯狂了。

  一把抓住辛明喆的衣袖,姜菁就开始对辛明喆破口大骂。

  “你竟然敢打我的女儿!还是为了那个贱人的女儿打她!辛明喆你别忘了!要不是因为我们家!辛家怎么会有今天!”

  顿了顿,姜菁更是凶狠说道,“你别以为你私藏着那个女人的照片我不知道!今天我跟她,你必须选一个!而且我告诉你!没有我,辛家早晚完蛋!”

  而辛明喆这时候,十分不愿想起郝书瑶那个女人。

  除了听话之外,那个愚蠢的女人,是真的没别的让他留恋的东西,姜菁这样说他实在是让他有些难受。

  但辛芮还站在这里,若是他对辛芮的母亲表现出太过绝情,恐怕辛芮在秦家也不会帮他们。

  “你闹什么?还不快上去看看然然?”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