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玫瑰的隐秘情人

更新时间:2021-04-29 15:42:22

玫瑰的隐秘情人 已完结

玫瑰的隐秘情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星迷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许梵立马兴高采烈,“只吃饭!”“行吧,你看哪个周末吧,”于馨烦躁的掐灭了烟,“如果在外面吃,我买单。”“在家吃,”许梵笑嘻嘻贴过来,“我外婆手艺可好了。”那顿饭吃的还算不错,许梵外婆的手艺也是真好,吃完饭,几个人还聊了会天,直到许梵妈妈问出一个问题。许梵妈妈许睛问:“于小姐这么优秀,一定有男朋友了吧?”气氛顿时僵硬。许梵的脸色也不好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礼物

许梵异常兴奋。

一直到十一点半,许梵才放过于馨。

于馨梳理了下头发,倒在枕头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

许梵拿走了垫在两人身下、已经被于馨湿透的毛巾,吻了吻于馨的眉眼,笑嘻嘻轻声说,“那…我去拿件睡衣?”

于馨眼皮轻轻那么一抬,看了眼许梵,眼神微妙,不轻不重说,“再拿床被子吧。”

许梵:“……”

许梵:“???”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亲了好几下,急忙忙哄,“不拿不拿,就这样睡。”

许梵把浴巾丢掉,立马往床上扑,生怕晚一点于馨就后悔了。

于馨带着笑看许梵猴急猴急的,等许梵窝进被窝,慢悠悠换了个姿势,半抱着许梵,说,“身上有钱么?”

许梵顿了顿,低低说了声有。

于馨就继续说,“不是生日问我想要什么礼物么?我现在想到了。”

许梵喜欢上裸睡就是于馨带的。

许梵问,“要什么呀?”

许梵盘算了下自己的财产,不太多,但是暑假应该够他存点钱。

上次于馨过生日,他就想送的,但于馨说没什么想要的,这次于馨开口了,不管是什么他都会答应。

“香水。”

许梵一头雾水,有点不好意思,“姐姐跟我一起去选?我不太懂。”

于馨已经闭上了眼睛,“不用,我看好了,明天发给你。”

许梵满心欢喜,双手紧紧抱着于馨往自己怀里收,双脚交缠着于馨的双腿,甜蜜如梦。

于馨没能睡着,等许梵睡熟,于馨轻轻拨开扒在她身上的许梵,翻身起来出了房门。

于馨摸黑到客厅,摸索着找到了烟和火,摸了根烟点燃,点的时候手有点抖,点了三次才点燃。

于馨深深吸了两口,才平复平静。

吐出一口烟,于馨低头,唇角扬起一抹笑,心里有点感慨,眼眶微微酸涩。

许梵,很高兴有你。

于馨要的香水,是罗意威的事后清晨。

许梵买的时候,心脏砰砰狂跳。

那时候许梵想,事后清晨,今后他跟于馨的每个清晨都是事后清晨。

大年初一的事后清晨,只有许梵一个人醒来,好歹于馨还在他身边。

许梵说不出什么感觉,揉了揉脑袋起床。

他醒的很早,因为跟外婆说好要过去一起吃饭的,本来定了闹钟,但又怕闹钟吵醒于馨,又觉得吵醒也好,这样矛盾心境下,许梵早在闹钟响前就醒了。

捏着手机玩了会,许梵还是关了闹钟,于馨翻身背对着许梵,缩成小小一团,许梵也翻身过去,伸手抱住于馨再眯了半个小时,轻手轻脚的起来了。

许梵的外婆在一个比较远的小区,和他高中住的不是一个,高中那个是外婆年轻的时候买的,为了让许梵妈妈能在这里上学,房子在那个老东西——许梵打死都不承认外公的那个男人的名下,许梵有钱后立马买了这个小区,虽然小还有点老,但毕竟是他们的家了。

只是……他没有妈妈了。

许梵照例全副武装,虽然有个23岁的大孙子,但是王惠才六十出头,之前日子过的艰难,但一家和美,并不显老,只是半年前女儿自杀,白发人送黑发人,王惠是真的一头白头。

许梵进了门,王惠还往许梵身后看,见后头没人,笑容有些失落,“不是结婚了么?”

许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他来说,只剩王惠一个亲人,所以他瞒谁都不会瞒外婆,也瞒不过,但他不能告诉外婆其实他们结婚前就已经分手了。

许梵只能含糊其辞,“还在睡呢。”

王惠更加失落了,“哦”了一声,转身去房间拿了个红包,“替外婆给她。”

许梵不要,王惠硬塞。

“你们年轻人搞什么新式结婚,但这个见面礼还是要给的,我做长辈的不能短这份礼。”王惠拍了拍许梵,笑的和蔼可亲,“你也忙,小夫妻多聚聚,外婆见到你就开心了。”

许梵有些犹豫,他其实本来计划跟外婆一起过这个春节的,但没想到于馨没回于家,如果于馨没见过外婆也就算了,起码能装作平安无事。

但于馨是见过许梵的外婆的,也见过许梵的母亲。

那会许梵上大二,大一的那个暑假,许梵没搬回去,因为许梵已经正式搬到于馨的卧室,像男女朋友那样同居了,而许梵一天都不想离开于馨。

并且,许梵妈妈换肾成功,后续康复非常好,许梵家里也知道是于馨借了这么一大笔钱,提了好几次想请于馨吃饭。

中秋的时候,许梵跟于馨开口了。

于馨捏着烟,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没应也没拒绝。

许梵暗暗观察于馨的神色,这样的姿态,应该就是于馨口中成年人的拒绝,但许梵还是继续开了口,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姐姐,就…就吃个饭,我妈妈和外婆想谢谢你,没有其他的。”

于馨想拒绝,这有什么好谢的,要许梵妈妈和外婆知道许梵都谢到她床上了,把她骂出去都是轻的,但看着许梵那双眼睛,期待又脆弱,于馨深深吸了一口烟。

许梵继续像哀求一样,说:“我什么都没跟她们说,姐姐你别乱想。”

“只吃饭?”

于馨眼眸沉下,低声问。

许梵立马兴高采烈,“只吃饭!”

“行吧,你看哪个周末吧,”于馨烦躁的掐灭了烟,“如果在外面吃,我买单。”

“在家吃,”许梵笑嘻嘻贴过来,“我外婆手艺可好了。”

那顿饭吃的还算不错,许梵外婆的手艺也是真好,吃完饭,几个人还聊了会天,直到许梵妈妈问出一个问题。

14-白睡

许梵妈妈许睛问:“于小姐这么优秀,一定有男朋友了吧?”

气氛顿时僵硬。

许梵的脸色也不好看。

这顿饭瞎子都看得出来,许梵对于馨不是简单的感激之情!

但也是谁都能看出来,于馨对许梵表现的只是有教养的客气,甚至是疏远。

许晴站在妈妈的立场替自己儿子问那么一句,毫无错处。

许梵事先也不知道自己妈妈会这么问。

而于馨并不知道这是不是许梵的意思。

不管是不是,这对于馨来说都是一种逼迫。

任何人都不喜欢被人按着头去吃一盘菜,哪怕是喜欢的菜,更何况是于馨这样冷傲又清高的人。

事实上,于馨对这种事极度敏感,就算许晴的声音听起来温和无害,于馨心里也极度反感,更糟糕的是,今天是许晴和于馨的第一次见面,甚至不能算是认识。

于馨扯了个笑,眼底有些冷,回答得毫无感情的干脆,“没有。”

许梵的心一直往下沉,沉啊沉啊沉,沉到深不见底的深渊。

哪怕知道自己妈妈这么做不对,母子情分让他无法苛责自己的母亲,只觉得自己对于馨应该是真的无足轻重。

那天下午就这样不欢而散。

许梵还是下楼送于馨,脸色十分难看,一直送了于馨上车,许梵才闷闷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妈妈会这么说。”

于馨没说话,神色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

许梵腾腾腾跑到另一边坐上副驾驶,“砰”得关上门,伤心过度后有些恼怒,“于馨你讲讲道理,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许梵,你讲道理么?”于馨毫不客气反驳回去,“当初要我来的时候说只吃饭,这就是你说的吃饭?”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我妈妈会这么说。”

“所以这就是你冲我发脾气的理由?”

“我冲你发脾气?”许梵真的被气坏了,“我冲你发脾气是这个吗?!”

许梵委屈得眼泪都下来了,“我在你眼里算什么,包养的小白脸?”

“我没有包养你,我从来没说过这种话,”于馨十分冷静,理性的可怕,“许梵你要明白,我跟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我逼你的,说难听点,是你强求的。”

于馨看着许梵,眉目清冷,继续说,“而且这种事情,总归是女方吃亏。”

许梵一句话都反驳不了。

怎么不是他强求的呢,他要是不强求,于馨怎么才能看到他呢?

许梵的眼泪从眼眶里滚落,眼前的于馨渐渐模糊,但那股强势丝毫不减。

于馨轻轻一哼,抽了张纸巾给许梵擦,语气忽然就软了下来,“你白睡我,还觉得是我亏欠你的?”

许梵推开于馨的手,哭的更大声了。

于馨放了纸巾再叹气,向许梵挪过去了一点,去哄,“哭什么?我跟你确实没讨论过谈不谈恋爱这个问题啊。”

于馨的声音甚至带了点温柔的笑意。

许梵甚至以为这是于馨给他的暗示,转头就问,“那你愿意跟我谈恋爱么?”

眼泪都没干。

于馨眉目清冷,拒绝的干脆,“不愿意。”

许梵的眼泪又要出来。

于馨立马对许梵笑,眉目温柔望着许梵,说,“你长这么好看,我愿意让你白睡。”

许梵也禁不住跟着一起笑起来。

许梵回想起来,觉得自己真是个傻逼,还是二十四K纯得不能再纯的大傻逼,他的心境就跟着于馨起起伏伏,像个牵线木偶一样,于馨怎么牵他就怎么动。

于馨这么做,是真生气。

她不喜欢别人企图控制她,并且对这样的事情格外敏感。

当时许晴说完于馨其实看了眼许梵,许梵正在看着于馨,眼神期盼。

于馨的内心当时就暴走了,逼宫呢这是,非要她承认许梵了?

但凡许梵能反驳或者维护下于馨,于馨不会把气氛弄的这么僵,也不会跟许梵把话说的那么直白难听。

不过于馨也意识到自己确实反应过度,所以冲许梵发完脾气,于馨愿意去哄许梵,后来一个礼拜都对许梵百依百顺。

而且,没过多久,两人就正式在一起了。

中秋后是许梵生日。

那天许梵跟同学庆祝完生日回家,于馨还没睡,许梵醉醺醺到于馨房间,高高兴兴炫耀,“姐姐,今天有女同学跟我表白了呢。”

于馨捧着本书,只抬了个眼皮,“嗯,洗澡睡觉吧。”

于馨怎么能不吃醋呢!

许梵高兴落了个空,继续添油加醋,“大学不谈恋爱真是浪费青春。”

于馨终于舍得把目光从书上挪到许梵身上,于馨带了点笑意,“谈呗。”

许梵咬牙,“我就知道你急着想把我撇开!我马上就答应她,你满意了吧!”

“年轻人就是火气大,”于馨慢悠悠揉了揉耳朵,这个点对她来说有点晚了,要不是等许梵,早睡了,这会被这么大的声音吼一嗓子,脑袋嗡嗡响,缓了一会再看向许梵,笑意清浅,“格局也小。”

于馨顿了顿,“我以为你是想跟我谈恋爱,原来是想和女同学谈恋爱,也好,你们同龄人共同话语多,只要你开心,想和谁谈恋爱就和谁谈恋爱。”

许梵被于馨的谈恋爱绕了进去,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好一会才明白于馨是什么意思。

整个人跟弹簧一样跳起来,朝于馨扑过去,嘴上飞快答应,“谈谈谈谈谈谈谈!”

一秒十谈,生怕于馨反悔了。

于馨皱着眉嫌弃许梵一身酒气没洗澡,但不舍用书,用银质书签把许梵戳开。

许梵后退,一边被戳疼的肩头,一边委屈的看于馨。

于馨纹丝不动,“去洗澡。”

许梵怕洗澡回来于馨就后悔了,看着于馨再次确认,“不骗我?”

被于馨一瞪,立马飞快去浴室。

许梵这澡只洗了五分钟。

所以,在许梵扑向于馨的时候,于馨十分担心问,“你刷牙了吗?”

许梵抱着于馨狠狠亲了几口,“就你规矩多。”

于馨抹了一嘴的口水,熟悉的牙膏味道让她确认许梵是刷过牙了,四两拨千斤回了句,“那你找个规矩少的。”

许梵立马小媳妇委屈的样子,歪靠在于馨身上,嗫嚅,“没有别人,我就只有姐姐。”

于馨转过去,去吻许梵,在吻加深前,停下,“许梵,明天季度会议很重要,我必须要睡了。”

许梵抱着于馨,吻了回来,在自己失去控制前,放开于馨,额头贴着于馨的额,鼻尖相蹭,呼吸缠绕。

许梵说,“那姐姐周末要陪我再过个生日。”

于馨点头,“好,有什么生日愿望吗?”

许梵顿了顿,认真的说,“今天我许了一个。”

于馨笑,“你说。”

许梵看着于馨,目光灼灼,“想跟姐姐结婚。”

于馨大笑,“到年纪了吗就结婚?”

许梵:“……”

他早一年上学,大二才19周岁,还差好几年呢。

许梵懊恼,但随即又嘿嘿傻笑,“那我没有生日愿望了。”

他跟于馨,不再是像男女朋友一样同居了,是真的正式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同居了。

不过,睡下没多久,许梵又说,“姐姐,我还想到一个,姐姐穿带兔子尾巴的丁字裤给我看吧,再戴个兔耳朵,扮兔女郎?”

于馨被许梵抱着,都快睡着了,听见这么个要求,迷迷糊糊哼了一声,“小变态。”

许梵看着外婆,做了个决定——带外婆回家一起过春节。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