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你给的爱像毒药

更新时间:2021-04-30 12:44:31

你给的爱像毒药 已完结

你给的爱像毒药

来源:微小宝 作者:龟宝宝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你干什么?你放开我!”顾义虔不理会她,反手按下一个按钮。车子中间突然升起一排隔断,将后排瞬间隔成一个彻底独立的封闭空间。“你不可以这么对我,顾义虔!”看清他眼中的欲望,程霏只觉满心屈辱,她拼命捶打着他的胸膛,却被他死死抓住手腕压在座位上。他贴近她的脸颊,炙热的呼吸如热浪般拍打在她的耳边。“在没有还清罪孽之前,你休想离开我!”他发疯似地啃噬着她的脖颈,修长的手指攀上她的肩头,用力一扯,轻易撕开她的衣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给的爱像毒药第7章试读

“老板,这……”旁人阻止不及,玻璃瞬间划破眼角,血珠子唰一下冒了出来。

顾义虔听得一清二楚,眼中瞬间怒火丛生,“你为了他,威胁我?”认识十六年以来,程霏对他千依百顺,从未忤逆过他一次。

这一次,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胆敢威胁他!心里的怒火,如星火燎原般蹭蹭高涨,顾义虔紧握盲杖,低吼道,“让他滚!”

“……唔……唔……”夏之恒挣扎着不肯离开,却被保镖强行拖走。

看着夏之恒安全离开,程霏像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颓然垂下手来,“不要碰我,我自己会走……”她努力挺直脊背,不想让人看笑话,不料顾义虔突然一把将她打横抱起,粗鲁地塞进车里。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顾义虔不理会她,反手按下一个按钮。

车子中间突然升起一排隔断,将后排瞬间隔成一个彻底独立的封闭空间。

“你不可以这么对我,顾义虔!”看清他眼中的欲望,程霏只觉满心屈辱,她拼命捶打着他的胸膛,却被他死死抓住手腕压在座位上。

他贴近她的脸颊,炙热的呼吸如热浪般拍打在她的耳边。

“在没有还清罪孽之前,你休想离开我!”他发疯似地啃噬着她的脖颈,修长的手指攀上她的肩头,用力一扯,轻易撕开她的衣服。

“他都碰过你哪里?这里?这里?还是这里!”听着他言语里不住地将她贬低,程霏只觉自己像垂死挣扎的鱼,最后一丝挣扎的力气连带活着的尊严一同消失在风里。

她木然地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任凭他残忍地掠夺,也死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为什么他们明明比恋人还亲密,却比仇人更怨恨?感受到指间突然传来的一股温热,顾义虔猛然停了下来。

“你的手……”程霏木然地转动眼珠,却见手腕的伤口早已裂开,鲜血从顾义虔的手缝间逸出,沿着小臂一路蜿蜒。

顾义虔猛然想起小九先前的话,“真正手腕有伤的,反倒是被拉去献血的,是程霏……”不由心头大震。

“苦肉计吗?”他沾血的手指抚上她的伤口,眼中却满是讥讽,“还真是逼真,我差点就信了!”手腕的伤口钻心地痛,但程霏的心却比这痛上千百倍。

他当真憎恨她,憎恨到这种地步,连她血流如注,都要被怀疑是在博同情,她到底要说什么,他才会相信。

“顾义虔,是不是在你的眼中,现在的我,连呼吸都有罪?”感受到她声音中的绝望,顾义虔莫名有些烦躁,“从三年前,你背叛我开始,你就该知道后果!”“我没有背叛过你!”“那你敢说,三年前,我哥真的是死于雪崩?现场的一切,真是如你说的那样?”一触到顾义虔如炬般的目光,程霏顿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仿佛瞬间回到了三年前,雪崩发生的那个晚上。

看到他眼中无穷无尽的失望,她多想不顾一切地告诉他真相,但顾眀景用生命提醒着她。

“小霏,替我守护义虔,用生命守护他!”用生命守护的秘密,她又怎么能自私泄密。

“总有一天,我会亲口告诉你……但不是现在……”程霏努力想要抚平他的失落。

但顾义虔却并不领情,“这次出院后,过往的恩怨,一笔勾销,不必再提!”听懂他的弦外之意,程霏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也瞬间破灭了。

她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你是想拿我的眼睛换给程婉?”似乎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顾义虔瞬间脸色铁青,但转瞬又恢复了冰冷。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她的右脸,在她的眼睛旁停住,声音里满是残忍。

“谁让你非要用这种愚蠢的方式伤害她?”程霏像是整个人被按进水里,瞬间无法呼吸,却还是不死心地挣扎道,“你心里难道从来没有过一丝犹豫?”明明看不见,顾义虔却能清晰地感觉到,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着转,却强忍着不肯掉下来的绝望。

但他却还是残忍开口道,“没什么好犹豫,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在推她下楼之前,就应该想好承担后果!”

“你凭什么说我推她下楼?”程霏瞬间气红了眼,像一只暴怒的狮子,“顾义虔!你不能因为爱程婉,就这么颠倒是非污蔑我!明明是程婉想要害我!”你就这么爱她吗?爱到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地步吗?程霏抓住他的胳膊,拼命想要说服他,“她根本没有割腕自杀,她只是想抽干我的血,报复我……她的眼睛肯定没事,她在骗人……”

“够了!”顾义虔再次握住她的手腕,狠狠打断了她。

“谁会蠢到用性命来污蔑一个人?要不是那颗歪脖树,婉婉早就没命了,真要是她害你,她至于蠢到拉着你同归于尽吗?”痛苦,愤怒,酸楚,齐齐涌上心头,程霏心中如千万只蚂蚁啃噬,密密麻麻地痛。

你给的爱像毒药第8章试读

程婉说的没错,如今她说的话,顾义虔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曾几何时,他们之间连这点微薄的信任都荡然无存了?

“早知道你宁愿承认自己眼瞎,也不相信她在说谎话,我还不如和她同归于尽!”程霏苦笑里全是绝望,顾义虔听得十分刺耳,不由冷声道,“同归于尽?你休想!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之前,任何人都不可以拿走你的命,包括你自己!”

“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活着就好’……被仇人拿走眼睛,关进监狱,余生在无穷无尽的黑暗和恨意中度过,像蝼蚁一样苟活……”

程霏一根根掰掉顾义虔握着的手指,看着他的眼神中满是伤痕,支离破碎得快要拼凑不全他的样子。

“在你心中,我就只配这样活着?对吗?”

“顾义虔,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残忍?你的婉婉是人,我也是人啊!我也会痛啊!”

“就因为我爱你,就活该被你踩在泥里,连痛都不能喊吗?”

她的卑微,绝望,悲伤,就像一根根细针,刺得顾义虔心头一痛,“你在瞎说什么?”他伸手抓程霏,却被她偏头躲过,“要我把眼睛给程婉的!除非我死!”

话音一落,只听“啪”地一声巨响,程霏用肘砸碎玻璃,飞身跃出窗外。

“嘶”!轿车猛然刹住,顾义虔推开车门,疾步冲了出去。

天空不知何时下了雨,雨声让顾义虔的辨别能力受了干扰。

只听一个声音从地上弹起来,一下子冲进雨帘里,瞬间消失不见。

“她有没有事?”司机紧随其后,回应道,“她穿过前面的绿化带跑掉了……”这里恰好是顾氏开发的雪山度假村附近,绿化树林特别多,雨水将程霏的踪迹瞬间冲刷干净。

顾义虔蹲到地上,手指在她落地位置上摸索,感受到混在玻璃渣里的一滩鲜血,在雨水冲刷下很快消失不见。

他的心像被一只手狠狠捏了一把,痛得快无法呼吸。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他仿佛清晰地听到她低低的哽咽声。

她说,“顾义虔,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也是人,我也会痛啊……”凭借对度假村地理位置的熟悉,程霏很快摆脱了追捕。

但额头,手腕,手肘上的伤口,失血过多,她冒雨走了一段,就再也走不动了,“普通”一声跌倒在一幢小别墅前。

“不,我不能死,妈妈还等我去见她……”眼看夜色渐晚,寒意沿着背脊,一点点扎进肌肤里,程霏努力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浑身重得挂满了铅球,连手指都抬不起来。

突然,一双青色布鞋踩着雨水,映出眼帘。

“小姐,夫人让我来接你回家!”程霏努力仰起头,看见蹲在她面前,替她撑着伞的人,竟然是跟着她妈妈一起离开的老管家,“泉姨,好久不见……”程妈妈离开之后,程爸爸找了她很久,可他没想到她那么讲究的一个人竟然会蜗居在雪山附近的小别院里。

“小霏,你不要怪夫人,这些年她一直很想你,只是,她看到你,就像看到当初的自己一样,她还是没能放下过去,所以不敢面对你……”程霏何尝不了解她妈妈,曾经的她是个风华绝代的公主,更高贵美丽得像冰山女王,唯一能融化她的是爱,而最后,她也因爱一败涂地。

而此刻的自己,何尝不是和她妈妈一样。

即便,顾义虔对她这么绝情,她本应毫不留恋,转身离去,但一想到要把他从生命里彻底摘除,她的心就很不争气地痛得要死。

“妈……”只见黄昏的院落里,一个苍老的身影独自坐在轮椅上,两鬓发白。

三年不见,那个高傲美丽的女王,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暮色里她的身子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跑。

程霏一头扎进她的怀里,眼泪唰一下落了下来。

“傻孩子,你该知道,灵姐最不喜欢看你哭了,”程灵拍着她的后背,像小时候哄她入睡时一样温柔,“而且,我更不想看你为我难过……”程霏忙抬头用衣袖抹干眼泪,强笑道,“你是姐,你说了算……”程灵从小就把她当大人看,给她绝对的自主权,这也是,为什么她才十岁就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拉起顾义虔的手,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

她知道,她妈妈永远都站在她身后,像千年冰山一样牢固。

但她没想到,强悍如灵姐也有脆弱倒下的一天,而击败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最爱的丈夫。

“小霏,能打败我们的,只有最亲近的人,他会拿着你给的武器,亲手划破你的胸膛!”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