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悲暮晚归

更新时间:2021-04-29 16:54:27

情悲暮晚归 已完结

情悲暮晚归

来源:微小宝 作者:年年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远离那扇厚重的大门,还可以看到几个走在路上的行人,这是严诗从进监狱的那天起,就一直在渴望的自由,她终于逃出来了……可就在眼前的不远处,却是赫然停着那辆熟悉的黑色法拉利,和车里那个正阴沉着脸在看严诗的男人!“傅言眠?”严诗愣在了原地,他怎么会在这里,顷刻间心脏都紧张的跳快了半拍,下意识的就捏紧了衣角。“严诗……”同样也看到了面前的严诗,脸色越发的阴沉,傅言眠几乎是下一秒就打开车门朝严诗走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逃跑

远离那扇厚重的大门,还可以看到几个走在路上的行人,这是严诗从进监狱的那天起,就一直在渴望的自由,她终于逃出来了……

可就在眼前的不远处,却是赫然停着那辆熟悉的黑色法拉利,和车里那个正阴沉着脸在看严诗的男人!

“傅言眠?”

严诗愣在了原地,他怎么会在这里,顷刻间心脏都紧张的跳快了半拍,下意识的就捏紧了衣角。

“严诗……”

同样也看到了面前的严诗,脸色越发的阴沉,傅言眠几乎是下一秒就打开车门朝严诗走来。

“不,你不要过来!”

马上往回跑,严诗不要回去,那是比监狱里还要令人窒息的牢笼,她不要,她绝不要再被抓回去!

“你站住!”

大步追上,又一把就将严诗给强拉进怀里,傅言眠是说罢就大力的捏上了严诗的下巴,低头看着严诗的眼睛:“敢逃跑?呵,看来是我把你惯坏了啊!”

“不,救命啊!救命啊!”

用力挣扎着,严诗满脸求救的就看向了不远处的几个路人。

但却是马上就被傅言眠给用大手封上了口,转身朝那些人说了一句:“我们是夫妻。”

也许是真的信了,也许是怕得罪开着豪车的傅言眠,竟没有人敢上前来帮忙,严诗再次被傅言眠给丢进了那辆让她绝望的法拉利里。

“你放开我!傅言眠,你放开我!”

再次陷入绝望,严诗已经是濒临崩溃的状态,而傅言眠则是强抱着严诗,单手就解开了领带,将严诗给反绑在了副驾驶上。

“不许乱动!”

把严诗给牢牢的绑好,傅言眠是马上就开车掉头,车子很快飞速行驶了起来,但却不是往别墅的方向。

“你不是想要逃跑吗?好,很好,那你也不需要再住在别墅里了!我看你就是因为住的太舒服了,才会有精力拖着你这条半残的腿还想着逃跑的!”

傅言眠满脸都写着愤怒。

严诗也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危险的味道。

“是啊,你杀了我吧,我宁愿去死!”严诗看着一旁的傅言眠带着哭腔道:“你根本就没有眼睛,只你知道相信夏关琳的假话,我会要你后悔的,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你……”

但这话落下还未得到回应。

可能是因为前天夜里着了凉发烧,现在情绪波动又太大,严诗是说罢就晕倒了。

“严诗,你不要在我面前做戏!”

这是严诗再晕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夜里,似乎是在深山,严诗只知道自己躺在一间破旧的小茅草屋里,嘴里还残留着不知什么苦涩的味道……

傅言眠就站在一旁的窗前。

看到严诗醒过来后便是缓缓走向前来,单腿跪地的蹲在严诗面前,手里握着几张扑克,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听说过死亡游戏吗?”

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扑克,边说边把手中的扑克一一反面摆放在了地上,摆放在了严诗的面前。

最后才迎上严诗的双眼道:“你不是说想死,去陪阿封,好啊,我给你这个机会……”

5-绑铁链跳河

她想死,他成全她。

“……”

严诗咬牙看着他,一张憔悴的脸上尽是不屈服的坚定,比起或者死亡,活着于她而言才是更痛苦吧。

抑制着内心的苦涩,抬手便从傅言眠的手中抽走了一张扑克。

只见扑克的背面赫然写着——绑铁链跳河。

严诗僵住了,傅言眠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看着严诗的脸便是不屑道:“还要继续吗?”

他不信严诗真的敢死。

一个拖着半残的腿还要奋力逃跑的人,求生的欲望显而易见,他只当她是在故意博同情。

“呵……”

严诗的嘴角已经也是难以掩饰的苦笑,这就是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她的老公,她从小就崇拜的大哥哥,他竟真的想要她死。

“好啊,我愿意!”

把眼泪憋了回去,严诗迎上傅言眠的目光便是咬牙道。

傅言眠的眉头皱的愈发明显,转身便从一旁的地下捡起了一条废弃的铁链,利落的就缠上了严诗的双手!

“好啊,很好,我成全你!现在就成全你!”

一把将严诗从地上拉起,紧接着就拖去了屋外,敢随便逃跑,他倒是要看看,看看严诗等会儿站在河边反悔的模样!

严诗就这样被一路带去了河边,天上还伴随着打雷和闪电,又要下雨了吧……

“好了,我给你机会,你想陪阿封就去啊?”

转眼到了河边,傅言眠是一把就将那缠着严诗的铁链给丢在了地上。

“不过我看你罪孽深重,死了也会下地狱!”

他继续讽刺。

而严诗已经厌倦了这纠缠,抬头便迎上了傅言眠的眼:“好,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不要再跟你解释了,但我不会再让你折磨了,我会要你后悔的!我要亲手结束这一切!”

攥着拳头的手紧了紧,没有丝毫犹豫,严诗是说罢就纵身就跳进了河里!

毅然决然!

“轰――”

伴随着水波的荡漾,傅言眠的脑子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严诗刚跳下去那刻他就紧张了,她跳了,她竟然真的跳了,严诗不通水性傅言眠是知道的,即便是没有铁链她也爬不上来。

也正是因为知道她怕水,他才故意将每张扑克的背面都写了跳河……

“该死!”

傅言眠骂了一句脏话,下一秒便是噗通一下就也跳进了河里。

天上已经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打在河面上是一个个圆圆圈圈的波纹,水下则是焦急的傅言眠,正在来来回回的寻找那道熟悉的身影。

严诗,你的罪孽还没有恕完,你敢死!

终于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只见严诗紧闭着双眼,已经是在缓缓下沉了,傅言眠便是忙就像她游去,水下是两个人越来越近的身影。

回忆也像潮水般的渐渐袭来,她为他煲她最不擅长的粥,她日日都缠在他的身边儿撒娇叫着言眠哥……

她总是问着傅言眠,为什么你生的这么好看呢,她还把自己当做生日礼物藏在盒子里,那年夏天差点儿窒息死亡在里面……

傅言眠,是从何时起,你就已经这么害怕失去她了吗?

被雨滴打动的水下,傅言眠终是握住了严诗的手,紧紧的。

严诗,你敢死,再我不恨你以前,你连死在我前面的权利都没有!

把严诗从水里救起来,傅言眠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去做了急救措施,可严诗却始终是没有反应,傅言眠慌了。

这还是傅言眠第一次这么紧张,这么心慌。

“严诗!睁开眼睛,你看着我,不许睡!”

不停的压着严诗的胸口,傅言眠还做了无数次的人工呼吸,严诗这才咳出了吼里的水:“咳,咳咳……”

雨滴打在严诗的脸上,神志渐渐恢复,严诗这才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人。

“你干嘛救我……”

她无力问。

“我后悔了!不想你死了,这么干脆实在是太便宜你了!我要慢慢留着你,要你生不如死!”

傅言眠口是心非道。

雨越下越大,傅言眠却是说罢就一把抱起严诗,又重新丢回了茅草屋里!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