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相看两生厌

更新时间:2021-04-30 10:24:48

相看两生厌 已完结

相看两生厌

来源:微阅云 作者:颜开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许小姐人那么好,到底是谁那么歹毒刻薄,要害死她!”刘妈失态的大哭。嚎啕的哭声让顾南浔眸光更加阴狠,手臂上青筋爆起,沈云清呼吸越发微弱。命悬一线之际,顾南浔最终还是厌弃的推开她。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沈云清单薄的身躯微微发颤,而浩浩,一动不动的躺在沈云清身侧,可爱的小脸蛋上慢慢褪去血色。顾南浔注意到浩浩,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语气中又透着几分隐隐的心疼:“浩浩怎么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看两生厌第5章试读

回到别墅,沈云清被他拽进房间满是许西西的照片的房间,重重的摔在地上。

“西西要是出事了,我要你和你的孩子生不如死。”顾南浔凶狠的话语宛如一把利剑,直戳心脏。

门外,孩子哭得厉害。

“她出事了也跟我没关系。”沈云清倔强的咬着嘴唇,趴在冰凉的地板上,心中各种不甘和屈辱交织翻腾。

顾南浔冷眼睥睨着她,淬了冰的眸子满是恨意:“直到现在你都还不肯悔改?沈云清,你骨子里到底有多下贱?”

心中泛起浓浓的苦楚和委屈,沈云清低头沉默。

五年前,沈云清和顾南浔的订婚仪式上,她遭人陷害,被记者拍到她和不明男人在床上衣衫褴褛的照片,身败名裂。

当时,无论她向顾南浔如何解释,他都认定她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像玩弄风尘女子一般,毫不怜惜的蹂躏践踏。

哪怕她怀孕,十月怀胎生下顾南浔的孩子,他还是固执的认为那是一个野种,一出生就将孩子抱走。

整整五年以来,沈云清眼睁睁的看着许西西和顾南浔感情步步升温,鸠占鹊巢,甚至慢慢识破她的伪善,知道当年那场艳照事故全都拜她所赐。

可这一切的一切,她无处诉说,委屈更是无法申讨。

“你最好祈祷西西能够平安归来。”又是一阵犀利厌弃的言辞后,顾南浔摔门而出。

随后,沈云清听到钥匙和锁动碰撞的声音又夹杂着顾南浔不耐烦的低吼:“刘妈,把孩子带下去,从今天开始不准他出门半步。”

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沈云清心疼至极,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来,来到门口却发现门已经被反琐,绝望如临深渊。

隔天,刘妈给沈云清送饭的时候,一脸愁容:“沈小姐,浩浩昨天晚上哭了很久,今天早上便高烧不止,先生不在家,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浩浩在哪?快带我去看看他!”一听到孩子生病,沈云清心脏纠缠着痛。

“可是先生吩咐过了,不能让你出这道门。”刘妈一脸为难。

沈云清知道顾南浔杀伐果断的性格,更是不会忘记,当年那个替自己出面作证,指认许西西给自己下药的佣人,直接被顾南浔卖到了南阳的窑子里。

不愿让刘妈为难,思量再三后,沈云清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一个号码。

王秀华火急火燎的出现在顾南浔的别墅,来到房间,她一进门,扬手就劈头盖脸的甩了沈云清一个耳光:“你说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养了个白眼狼,现在还害的西西下落不明!”

沈云清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脑袋嗡嗡作响,火辣辣的疼,嘴角溢出一抹腥红。

强忍着痛意,沈云清揩去嘴角的血丝,歉意的看向王秀华,可怜兮兮的开口:“妈,你能不能帮我带浩浩去医院看病?”

好歹,王秀华也是许西西的母亲,顾南浔再不济,应该也不会为难未来丈母娘。

相看两生厌第6章试读

冷眼睥睨着沈云清,王秀华将一小瓶药冷冷的扔在地上:“这是退烧药。”

沈云清慌乱的捡起小药瓶,瓶身上的确写着是儿童退烧药。

“把药给孩子吃了,别告诉顾南浔我来过。”王秀华抛下一句冰冷的叮嘱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握着手中的退烧药,沈云清在门口大声叫唤刘妈,刘妈抱着高烧中滚烫如火球的浩浩上楼。

耐心的喂浩浩吃下退烧药,沈云清苦口婆心祈求,让刘妈把浩浩暂时留在房间,这是四年以来,她第一次有机会能够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职责。

沈云清温柔的抱着浩浩,怀中的孩子宛如一个可爱的小天使一般,纯洁无瑕,可没过多久,她却察觉到浩浩的体温一点一点的下来,甚至逐渐变得冰冷。

感觉到孩子的呼吸变得微弱,沈云清慌了神,连忙抱着孩子冲下楼,却发现客厅门被反锁了。

沈云清心急如焚:“刘妈,不好了,浩浩……”

“砰!”

面前的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顾南浔带着一身寒气进来,眸底腥红,目光凶狠恐怖。

门外透进来的光亮让沈云清宛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抱着孩子冲到顾南浔身边,她扯着沙哑的嗓音哀求:“南浔,浩浩病得厉害,你能送我们去医……?”

话音未落,她白皙精致的脖颈便被顾南浔伸手死死的扼住。

窒息的疼痛,又一次袭击全身,沈云清瞪着澄澈无辜的眸子,眼巴巴看着顾南浔。

“西西死了!被你活生生害死!”顾南浔阴冷的眼神凛冽凶狠,震慑人心。

沈云清愕然,呆滞在原地。

许西西死了,怎么会?

“啊?许小姐怎么会……”

楼梯口突然传来茶杯破碎的声音,顾南浔抬眸,看到刘妈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地,泪如泉涌。

“许小姐人那么好,到底是谁那么歹毒刻薄,要害死她!”刘妈失态的大哭。

嚎啕的哭声让顾南浔眸光更加阴狠,手臂上青筋爆起,沈云清呼吸越发微弱。

命悬一线之际,顾南浔最终还是厌弃的推开她。

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沈云清单薄的身躯微微发颤,而浩浩,一动不动的躺在沈云清身侧,可爱的小脸蛋上慢慢褪去血色。

顾南浔注意到浩浩,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语气中又透着几分隐隐的心疼:“浩浩怎么了?”

“刚才小少爷也还好好的,沈小姐给他吃了药。”刘妈先发制人开口,矛头霎时指向沈云清。

“不是的,浩浩生病了,必须要快点到医院去。”

沈云清双膝发软,用力爬到顾南浔脚边,她拽着他的裤脚苦苦哀求。

低头睥睨着沈云清,顾南浔阴骘的眸光凛冽,满是嫌弃:“呵呵!为了逃离这里,你竟然不惜给自己的亲生儿子下药?”

沈云清惊恐的摇着头:“求求你,先送浩浩去医院好不好?”

无论什么样莫须有的罪名,都抵不过浩浩一条鲜活的人命重要。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