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在她心上做刀锋

更新时间:2021-04-29 18:38:30

在她心上做刀锋 已完结

在她心上做刀锋

来源:微阅云 作者:清欢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砰——”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逆光而来的身影带着户外凛冽的风,江池鱼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直到那个人走进,江池鱼才借着房间里暧昧昏黄的灯光看清他的脸。这个人……江池鱼像白日见鬼一般从床上摔了下来,她顾不上自己扭伤的脚,难以置信的问到,“故寒渊?”回答她的是故寒渊嘲讽的眼神。“原来是江大小姐啊……怎么,不认识我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江池鱼在故寒渊的眼神下退了一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成婚-清欢

“江小姐,检查结果出来了……很遗憾……”

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江池鱼觉得自己现在从脸,一直到骨子里都是颤抖着发冷的。

现在她手里拿着一件绯色旗袍,寒风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的灌进她的衣里。

江池鱼在这样的冷风里深吸了一口气,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

鸿雁堂是上海城最大的销金窟。

整个上海城的人都知道,今晚,故家的少爷将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这场婚礼主角之一的江池鱼穿着绯色旗袍坐在床边,一手拿起唇脂补了补惨白的唇,一手忐忑不安抓着身下的锦被,八竿子打不着边的想,她妈就快死了。

如果她没活过今晚的话,那她可能死的比她妈还要快。

这个时候如果非要说些什么来安慰江池鱼的话,估计也只能想到:“你嫁的好歹是个人。”

这可真是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整个上海城人人敬畏,男人恨不得取而代之,女人恨不得被他所爱。

他是故少爷。

在江池鱼的记忆里,那个人一直以来都像是活在云端的神——如果他没有在两年里连续克死五个新娘的话。

她会是死掉的第六个吗?

江池鱼忽然有些鼻酸,她本以为她再不济,也绝不会这样匆匆的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阎王。

如果她能嫁给故寒渊——

“砰——”

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逆光而来的身影带着户外凛冽的风,江池鱼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直到那个人走进,江池鱼才借着房间里暧昧昏黄的灯光看清他的脸。

这个人……

江池鱼像白日见鬼一般从床上摔了下来,她顾不上自己扭伤的脚,难以置信的问到,“故寒渊?”

回答她的是故寒渊嘲讽的眼神。

“原来是江大小姐啊……怎么,不认识我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江池鱼在故寒渊的眼神下退了一步。

“江小姐,”故寒渊像是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你以为,这是谁的婚礼?”

这是谁的婚礼?

这是她江池鱼和故少爷的婚礼……

故少爷,故寒渊。原来……

江池鱼露出一个苦笑,忽然有点自暴自弃的意味,“你骗我……你那个时候竟然骗我?你是……故少爷。”

故寒渊好像十分喜欢看见她露出这样的表情,笑问,“怎么,江大小姐后悔了?”

在这个人进来之前,她在想什么来着?

对了,她在想,如果她能嫁给故寒渊——

江池鱼看着故寒渊越走越近,几乎粗暴的撕扯着她身上的绯色旗袍,毫不怜惜的进入她,疯狂动作。

——那一定是她这一生,最恐怖的噩梦。

江池鱼心想。

两年前她遇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没有身份的乞丐,他说他家中破产,自己四处漂泊。

可谁知,时隔两年,他摇身一变成上海城最尊贵的故少爷。

“如果我不是故少爷,你怎么会嫁给我呢?”

故寒渊在江池鱼耳边这么说道,“你怎么不想想当初的你,有多下贱?如果不是被我撞见,你是不是还要继续装作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样子?”

“我……唔……”江池鱼想反驳,却不知从何说起,索性默默忍受着身上人的动作。

“记得你当初的话吗,江池鱼?”

故寒渊冷冷的看着她,“一场游戏啊?难为江大小姐这么委屈自己,陪我一个乞丐玩这种所谓爱情的游戏。大小姐……被乞丐压的滋味好受吗?”

——妈,你别开玩笑了,谁会喜欢一个乞丐?更何况我还是您的女儿,这就更不可能了。我和他,不过是在玩一场游戏。

故寒渊至今忘不了两年前的那个晚上,一身素衣的姑娘细心的替他处理伤口,他身上的污渍弄脏了她的裙子,她却毫不在意的把他带回了家。

那时候他想,他一定遇上了这世上最可爱最善良的女孩。

谁曾想,三个月后,他会隔着一面墙,听到那个女孩口中说出这样残忍的话。

一场没有感情的发泄终于在夜半结束,故寒渊不紧不慢的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江池鱼疼得连坐都坐不住了,却还是死死的拉着故寒渊的衣服,迷迷糊糊的说,“我要,你的聘礼……”

聘礼?故寒渊这才忽然想起来这场婚姻是什么,不禁冷笑,“江大小姐是在说,你的卖身钱——那五百块大洋吗?”

江池鱼的脸色变得惨白,低声应到,“是。”

钱。

要钱。

呵,这才是江池鱼。

故寒渊缓缓掰开江池鱼的手,她甚至听到自己的手上传来咔咔的声音。

“想要钱是吧,自己过来。”故寒渊一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沓钱,一手松了松自己的腰带,意味不言而喻。

江池鱼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几乎白成了一张纸。

她深吸了一口气,手脚并用的爬下床,因为站不起来,她只能一点一点的挪过去。

故寒渊面不改色。

最后他满意的看着她,才把钱塞进她几乎无法遮体的衣服里,转身离开。

江池鱼呛得想吐,可是她拿着那些钱,不知哪来的力气站起来,把钱整整齐齐的放进包里。

在服务员试探的目光里,江池鱼要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出了门。

江家破产了,她需要钱。

她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为了这些钱,她可以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可以面不改色的承受所有侮辱。

江池鱼告诉自己,这些都是为了她那个快要死掉的妈。

那个满身脓包,烂脸烂心的妈!

真好,她把她自己卖给魔鬼,但是好在她有幸,成为魔鬼的第六个新娘。

这简直比她妈好太多了。

江池鱼觉得自己应该是很高兴的,可是当她在路过的橱窗反光里看见自己满脸的泪痕,她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故寒渊,是她真真切切的用心来喜欢过的男孩子。

可是现在……一切都毁了。从今往后她将是他的玩具,掌控手中,再无翻身之日。

故寒渊,故寒渊……

工作-清欢

江池鱼走进医院,在满目苍白的病房里,躺着一个浑身缠着绷带的人。

“池鱼,”床上的女人好像根本不在意自己满身的绷带,面色如常的问到,“钱带来了吗?”

江池鱼从洗得发白的包里拿出那所谓“聘礼”。

女人一把将钱拿过去,细长的指甲划伤江池鱼的手背。

她数了数之后,把钱悉数收好,这才靠在病床上,不紧不慢的道,“怎么才这么点。”

江池鱼着实很想嘲讽上两句,你自己把自己的女儿卖了个什么价钱,你自己不知道吗?

“这是他给的。”最后江池鱼只是这么答到。

病床上的女人不满的皱起眉,“医生说大洋那边来了一批新药……嗯,还要再加一千大洋。”

“一千大洋?”江池鱼愣住了,且不说她是把自己卖给了故寒渊才得来的这五百块大洋,就凭她这样一个姑娘,要怎么才能在上海城,快速的找到一份可以凑足一千大洋的工作?

“我去哪里拿这一千大洋?你……”江池鱼看着病床上那个浑身绷带的人,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人是她的母亲,可是除了她的母亲,这病床上的人还能是谁?

“你再等等可以吗,我一定会凑齐一千大洋的。”

“行。”那女人这么答到,看了眼江池鱼,似乎是觉得这样回答太敷衍了,又加了一句,“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很晚了。”

“好。”江池鱼应到,转身离开了医院。

因为把包里的钱都给了母亲,江池鱼只能自己从医院走回鸿雁堂。

方才将她送出来的服务员诧异的看着她,江池鱼愣了愣,低头确认自己身上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跟着服务员上楼。

江池鱼在迷离的舞台灯光里看见无数个盯着自己的人,有的笑着,有的怀疑,有的带着打量和好奇……

这样的目光令她感到不安。

直到快走到房间门口时,服务员才小声的朝她说了一句,“故少爷回来了。”

故寒渊?

他不是走了吗?

江池鱼正要推门的手就那么停住了。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这个人。

不等她犹豫不决,房间里的故寒渊已经听到了二人的脚步声,猛地打开门把江池鱼拉进房间。

“你去哪了?”故寒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江池鱼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双腿发虚,连忙用手撑了一下,没顾得上回答故寒渊的问题。

但故寒渊显然十分生气,“不想说?是我对你太温柔了吗?还是说,江大小姐学的诗书礼仪,就是在新婚夜四处乱跑?”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吗?”江池鱼有些委屈,却发现自己竟然无从解释。

“江大小姐,不是我这么想你,是你,天生就像这样的人……”

江池鱼看着故寒渊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修长的手指从桌上端了一杯红酒,饮了一口,下一秒,那酒味就传到了江池鱼口中。

江池鱼顺从的把酒味咽下,挣扎了一下,“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新娘!我去哪里为什么要告诉你?”

她忽然哭了。

故寒渊好整以暇,“为什么?因为你,江池鱼,这个人连带着这个名字,都是我故家的。而故家,是我的。”

他随即欺身而上,长夜未央,又是一场贪欢。

结束后江池鱼听见他在她的耳边说,“江池鱼,你真令人作呕。”

是的,令人作呕。

故寒渊离开后江池鱼一个人擦去眼角的泪,有些难过的想,没关系的,因为也许你很快,就见不到这样令人作呕的我了。

你不知道……我快要死了啊……

第二天,当她出现在鸿雁堂对面的饭馆时,听见四周一直有人在议论纷纷。无外乎都是在说,这个女人究竟凭着什么,从故寒渊手底下活了下来。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谁不想活着呢?无论明天的天气是晴朗或者阴郁。至于在她之前死去的前五个女子,江池鱼想,这其中,或许出了什么差错也不一定啊。

吃过饭离开饭馆后,江池鱼没有回故家,也没有去鸿雁堂。

她惦记着那一千大洋。

辗转再三,江池鱼联系上了昨晚那个悄悄帮助她的服务生。服务生叫红莲,来上海城已经有许多时日了,江池鱼托她帮忙打听打听,在什么地方有合适她的工作。

能给她一千大洋的工作。

红莲没有急着带她去找工作,而是拉着江池鱼好好的打扮了一番,看上去,就像个教养良好的小姑娘。

“我找到一个符合你条件的工作,但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红莲一边带着江池鱼朝前走,一边吩咐,“你不要告诉老板你的身份,不然老板就不会要你了。”

江池鱼认真的记下了,“谢谢你。”

红莲莞尔一笑,“不用谢,喏,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江池鱼抬头,看见牌匾上写着“花香醉”三个字。

“这里是……”

红莲不等江池鱼开口问就打断了她,“是不是酒楼,这里的老板以花酿酒,吸引了不少贵人们,正好前段时间他们这的一个酒娘病了,你可以去试试。”

老板将江池鱼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倒是个模样挺好的小姑娘,就是不知道……

老板思考了一下问到,“你会酿酒吗?”

“我曾经和老师学过一段时间,会一些普通的米酒。”江池鱼恭敬的答到,“您收下我吧,我一定会认真对待这份工作的。”

“行,今晚你就来工作吧。”老板爽快的答应了,对于江池鱼提出提前预支报酬的事,老板很大方的说,等过了一个星期的试用期,就可以预支工钱了。

和老板谈好后,江池鱼送红莲离开,才回来开始工作。酒娘的工作服是有些暴露的。好在酒楼里开了地暖,江池鱼并没有觉得很冷。

她的第一个任务是把这坛玫瑰酒送到天字包厢,江池鱼告诉自己这很简单,至少在她推开包厢的门之前,她是微笑着的。

推开门后,她看见了故寒渊,和他抱着的那个姑娘。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