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深暖暖不负霜华

更新时间:2021-04-30 15:31:35

情深暖暖不负霜华 已完结

情深暖暖不负霜华

来源:追书云 作者:阿枝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傅行远喉结轻滚,指尖的烟已经积了长长一截烟灰,他盯着易暖,说:“怎么不继续了?”易暖双手直发抖,她四处看了看,见周围没有车子行人经过,咬咬牙,闭上眼睛,就要解开排扣。忽然一声激烈的车门声,就在易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傅行远的话从她头顶砸下来,“易暖,五年前你能为了我没钱抛弃我以为已经够贱,五年不见,你还能为了我有钱了又巴巴地爬回来,真的是人至贱则无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好在雨里洗干净-阿枝

五年后。洛杉矶。

易暖站在重症监护室外,从门上小窗口,看着四岁的易迦烟被白血病折磨得脸色苍白、嘴唇发青。

迦烟虽然是个小女孩,但从小懂事,很能忍,哪怕痛的抽搐了也不肯哭喊,只因为害怕易暖担心。

易暖看着自己懂事的女儿,扭过头无声的掉眼泪。

医生办公室里,华裔医生再一次跟易暖重提道,“易太太,能够匹配迦烟的骨髓捐赠者我们还是没有找到。而且迦烟的情况不容乐观,我还是希望……”

易暖心口一窒。

医生继续说:“非亲缘关系的捐骨髓者匹配率只有五千到一万分之一。易太太您真的不打算和您先生再生一胎吗?”

易暖下意识摇头,“不……迦烟不是我和我丈夫的孩子。”

医生惊愕了一下,但马上调整了表情,说:“对不起,易太太,我不是故意……”

易暖打断他,“医生。我明白了。我……我会开始备孕的……”

易暖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刚巧看到对面的电视屏幕里正在播放华人新闻,画面里,易初挽着傅行远的手臂,眉眼逐笑,对媒体公布了她和傅行远即将订婚。

易暖盯着傅行远,盯得眼睛都酸了,也没看出傅行远脸上哪怕一点抗拒这桩婚事的情绪。

易暖扯了扯嘴角自嘲一笑,心想原来她才离开五年,傅行远早就已经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真的爱上了易初。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么一种心情,飞快地拿出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妈——”

“小暖?怎么了?”

“妈,迦烟又发病了。我……我决定回国一趟去找他。你帮我好好照顾迦烟。”

……

易暖回国那天,正好是傅行远订婚的前夜。

下了很大的雨。

易暖没带伞,浑身湿透地站在傅行远的私人别墅门外,第四十九次按响了傅行远的门铃。

依旧无人答应。

怕是此时的傅行远正在和易初你侬我侬吧。

易暖好不容易鼓起再见傅行远的勇气,在这一分一秒等待的煎熬里,一点点冷却。她缩回门铃上的手,准备先回酒店再从长计议。

就在易暖转身的一瞬,门口停下一辆车。

车窗缓缓降落,露出男人清冷的侧脸。

易暖身体不可抑制地僵硬,在嘴边排练了无数次的话,忽然说不出口了。

五年已去,他们早已云泥之别。他矜贵从容,她却狼狈难堪。

傅行远看着易暖,像看个陌生人,“易小姐,好久不见。”

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易暖隔着雨幕看他,想着还在洛杉矶的病房里受苦的女儿,狠狠拧了把自己的大腿,逼迫自己重振旗鼓。

她站直了身体,走到傅行远的车门外,眉眼温柔乖顺,扬起唇角,开门见山地说:“傅行远,你还要不要我?”

这么不要脸的一句话下来,傅行远看向易暖的目光瞬间变得又冷又深,看得易暖心里瘆得慌,就在她又要打退堂鼓的时候,傅行远冷笑道:“五年不见,易小姐还是这么喜欢倒贴。”

易暖默认了,她的确是喜欢倒贴。

只是平生也就只倒贴过傅行远一个人。

她站在大雨里轻盈一笑,笑容狼狈又难堪:“那傅先生给不给我这个倒贴的机会?”

傅行远声音冷酷,“看来易小姐离开我这些年都没有好好的得到满足啊。”

易暖闻言,笑容微微僵硬,“不是。傅先生误会了。”

傅行远冷眼侧眸。

也许是下意识不想被傅行远误会自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易暖用刻意轻浮的口吻说着内心深处真实的也邪恶的念头:“我被易家赶出国,我妹妹却抢走我的男人。傅先生,说实话,我很不甘……”

“脱——”傅行远忽然打断她。

自尊与女儿-阿枝

易暖浑身一僵。

傅行远一声冷哼,盯着她,重复,“脱——”

易暖勉力一笑,说,“傅先生这话,我好像不太听得懂。”

傅行远冷厉而阴鸷:“我很不喜欢脏的女人,易小姐。”

脏的女人?

他是在讽刺她刚刚那句“我妹妹抢走我的男人”么?

傅行远点了根烟,像是要看一场好戏一样,看着她,说,“脱光了好好在雨里洗洗干净,也许我会考虑考虑你的提议。”

易暖抱紧双臂,不敢置信地看着傅行远。

他竟然要她在光天化日之下脱掉衣服……

傅行远这么恨她,若是真的让他知道他还有个女儿,怕是会直接从她身边抢走吧。

易暖双唇直哆嗦,但还是朝傅行远笑,“没想到傅先生还有这种癖好,我以前竟然都不知道。”

傅行远冷冷看着她。

易暖知道,自尊和女儿,她只能选一个。而她,无论如何也见不得迦烟死。

易暖穿得是一件棉麻连衣裙,没穿外套,里面只有贴身衣物。她颤抖着手,一点点往颈后去拉拉链。

易暖忍着泪,死死咬紧牙关,一点点把裙子从自己身上剥落。

很快,易暖人身上只堪堪穿着一套浅色的款式老套的文胸。

傅行远喉结轻滚,指尖的烟已经积了长长一截烟灰,他盯着易暖,说:“怎么不继续了?”

易暖双手直发抖,她四处看了看,见周围没有车子行人经过,咬咬牙,闭上眼睛,就要解开排扣。

忽然一声激烈的车门声,就在易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傅行远的话从她头顶砸下来,“易暖,五年前你能为了我没钱抛弃我以为已经够贱,五年不见,你还能为了我有钱了又巴巴地爬回来,真的是人至贱则无敌。”

他说着,一把将她抱起,指纹解锁了别墅的门,将她带进他的别墅。

一路颠簸,易暖从没想过,她会以这样难堪的方式回到她最熟悉的怀抱。

……

洗完澡,易暖吹干头发,走出浴室。

卧室里傅行远坐在沙发上抽烟,听见动静,他微眯着眼睛,看向易暖。

易暖什么也没有穿,泛着一点白光的身体在昏暗的房间里像高级的白丝绸。她走到傅行远边上,坐上他的膝盖,手按在他的皮带上。

傅行远一把拍开她的手,嘲讽道:“没想到易小姐竟然变成了一个这么无耻的女人。”

易暖在浴室里鼓起的勇气顿时被灭了大半,她努力让自己去想还躺在病床上的女儿,低下头,说:“傅先生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她用小腿讨好地蹭了蹭傅行远的小腿,手再次去解他的衣服。

傅行远忽然蹭地站起来,掐住易暖的脖子,一把将她摁在墙壁上,他那永远修长漂亮的手指在易暖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一下堂而皇之地侵入。

易暖痛哼一声,脸上血色顿失。

可悲的是,这样不堪的对待里,她还是有了感觉。

傅行远抽回手指,说:“原来易小姐已经不知廉耻到这种地步了么?”

虽然傅行远从前在兴头上也会说点助兴的话,但这种这么侮辱人的话易暖还是第一次听傅行远说。

傅行远怕是真的很恨她当年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弃他而去吧。

甚至连碰都不屑碰她……

小说《情深暖暖不负霜华》 第3章 好好在雨里洗干净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