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钓系千金助攻忙

更新时间:2021-04-29 19:20:20

钓系千金助攻忙 连载中

钓系千金助攻忙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魏苏苏, 季初

精彩试读:“哦,你说你妹妹啊。我看了一下新闻,你妹妹还挺能耐的,尤其那个视频,够硬气啊。”“阿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魏涂深皱起了眉头,语气严肃。“行行行,不说。那魏大少爷有何吩咐啊?”“你帮我妹妹解决一下这个事情,反正你也干过不少这样的事情了。”“帮忙是可以,反正也是个小事儿。不过你下次记得请我吃饭啊。”“行。”魏涂深笑笑,接着又嘱咐道:“阿远,办得隐秘一点,别让苏苏知道和你我有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插手

魏苏苏刚到新租的房子没多久,就看到许彦团队发的紧急公关,出来澄清这件事,许彦本人也亲自拍了个澄清视频,无一例外都是撇清关系,还暗示这件事是她魏苏苏自己碰瓷许彦。

许彦还在澄清视频里说道:“她是我的一个化妆师,她化妆技术很好,她给我化的妆我都很喜欢,但是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

许彦的粉丝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一边纷纷安慰许彦,说哥哥不要伤心,一边骂魏苏苏骂的更难听了,并且都开始人肉魏苏苏。

魏苏苏冷眼看着网上的那些评论,很快她的手机就收到了很多辱骂短信,也有电话不断地打进来。

魏苏苏直接关机,把手机丢到一边,坐在床上开始想着要怎么解决这个事情。

当时的监控视频肯定是拿不到了,她手上没有什么证据,也没有人脉,处理起来有点棘手。

魏苏苏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该怎么办呢......

此时魏家客厅。

当晚,刚下班的魏涂深看到秘书发给自己的那些新闻的时候,气得肺都要炸了。

这件事情明明都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攻击一个女孩子!

而且就算真的是恋爱关系,为什么要骂他们呢?明星是不可以谈恋爱的吗?

魏涂深不懂娱乐圈的那些弯弯绕绕,只觉得网络上的那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越想越气,觉得现在的魏苏苏肯定很难受,遭到这样的网暴换了谁都会崩溃。

他刚拿起手机想给助理打个电话处理这件事,却猛地想起了之前魏苏苏对魏家的态度,若是自己出面解决这件事情,恐怕魏苏苏不但不会感激,反而会觉得他多管闲事吧?

难道要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网暴不管吗?魏涂深觉得自己做不到。

他在客厅急的走来走去,猛然想到了什么,赶紧给自家好兄弟打了个电话。电话刚一接通,魏涂深就急切道:“阿远!帮我一个忙!”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魏大少爷,你又怎么了?”

“不是我,是我妹妹苏苏的事情。”

“哦,你说你妹妹啊。我看了一下新闻,你妹妹还挺能耐的,尤其那个视频,够硬气啊。”

“阿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魏涂深皱起了眉头,语气严肃。

“行行行,不说。那魏大少爷有何吩咐啊?”

“你帮我妹妹解决一下这个事情,反正你也干过不少这样的事情了。”

“帮忙是可以,反正也是个小事儿。不过你下次记得请我吃饭啊。”

“行。”魏涂深笑笑,接着又嘱咐道:“阿远,办得隐秘一点,别让苏苏知道和你我有关。”

电话那头纳了闷了:“不是,你帮了你妹妹还不想让她知道,你这是演的哪出啊?”

“事情有些复杂,下次吃饭的时候告诉你。”魏涂深道:“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阿远。”

“行,包在小爷身上。先挂了啊,我媳妇儿喊我吃饭去了。”电话那头吊儿郎当的应了下来,随后便挂了电话。

魏涂深放下手机,心底也松了一口气。他想了想,还是给远在国外的魏父打了个电话。

魏涂深等了一会,电话才被接通。他开口道:“爸,是我。”

“嗯。”魏父应了一声:“涂深,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魏涂深犹豫了一下,才道:“爸,是苏苏......”

魏涂深简单的将事情告诉了魏父,并没有提及网上那些难听的言论。

魏父听完沉默了一会,才叹息道:“涂深,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帮苏苏解决好,毕竟她是你的亲妹妹。”

“哪怕她不认我们这一家子,你身为她的哥哥,一定要保护她。是我们魏家欠了她,苏苏之前的二十几年,过得太苦了。”

魏涂深低低地应了一声,想起了魏苏苏离开家的那一天说的话,以及因为不小心扯坏了她的衣服才看到的那些伤疤,心中一片苦涩。

苏苏还有多少苦多少伤,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魏涂深挂了电话,有些颓然地坐在了沙发上。

楼上的魏璐思早早地听到了动静,一直在房门口看到魏涂深放下了手机,才下楼走到了他身边坐下,一脸关切的询问:“涂深哥哥,是公司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吗?要不要紧啊?”

魏涂深安慰地笑笑:“思思放心,不是公司的事情。”

“那是什么,哥哥怎么一直愁眉不展的?”

魏涂深叹了一口气:“是苏苏遇到了一些事情。”

魏苏苏?!魏璐思心里树起了警钟,脸上却是关心更甚,甚至语气都焦急了不少:“是苏苏姐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魏涂深看魏璐思脸上的关心不似作假,心里很是欣慰。他简单的将这件事告诉了魏璐思,并且安慰她:“思思放心,哥哥会处理好的。”

魏璐思听到魏苏苏被网暴,心里有些开心,但脸上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苏苏姐经历这么可怕的事情一定很难过,哥哥一定要尽快还苏苏姐一个清白!”

说着说着,魏璐思突然小声道:“不过,万一真的像网上说的那样......不,苏苏姐一定不是那样的人。”

魏涂深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道:“我相信苏苏不是这样的人。”

魏璐思心下一惊,赶紧低头认错:“对不起哥哥,我不该怀疑苏苏姐的。”

魏涂深也没跟她计较这件事,只是道:“好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为了不让魏涂深更加反感,她也就没问他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好。我听哥哥的。那我先去厨房帮张姨帮忙。”

魏涂深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着这件事情和网上的那些评论,越想就越生气,最后实在是坐不住,起身拿起外套就出了门。

他要把魏苏苏接回来!自己妹妹不该受这个委屈!

魏璐思刚端着饭菜出来就看到魏涂深急匆匆的往外走,赶紧喊了一声:“哥哥,你要去哪?”

看着魏涂深径直离开的身影,魏璐思眼中一片深色。

18-兄妹

魏涂深直接开车出了门,路上给秘书打了个电话,问了魏苏苏最新的地址。

秘书很快就把魏苏苏的新地址发给了他。魏涂深按着导航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区。看着周围的环境,更加坚定了魏涂深要把魏苏苏接回家的心。

他找到了魏苏苏住的那间租房,敲了敲门。等了一会,才等到穿着睡衣的魏苏苏给他开了门。

看到来人是魏涂深的时候,魏苏苏原本还带着笑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她冷漠的看着魏涂深:“你来干什么?”

她一点都不惊讶魏涂深能找到她的住处,只要他想,她就算躲得再远他都能查到。

魏涂深也没有在意她这副冷漠的态度,只是道:“苏苏,跟哥哥回家吧,这里不安全。”

魏苏苏冷笑:“不安全?魏家才是真正的不安全,我为什么要往狼窝虎穴里跳?”

魏涂深又气又无奈,只能好生劝说:“家里怎么不安全了?好歹比这个连门卫都没有的小区好吧?苏苏,先跟哥哥回去好吗?等这件事情解决了,你想出来再出来,好吗?”

魏苏苏想都不想的拒绝:“做梦!”

让她回去受魏家人嘲讽和白眼?绝不可能!

魏涂深很是头痛:“苏苏,你为什么就这么不想回去?”

魏苏苏冷冷的盯着他:“还是那句话,那个家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果然还是这个!魏涂深捏了捏眉心,有些难以理解:“苏苏,你为什么就这么讨厌璐思呢?”

“为什么?”魏苏苏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出了声:“你说为什么?因为她偷走了本来该属于我的生活!偷走了本来该属于我的关心和疼爱!让我这二十几年来受着本不该经历的痛苦和折磨!”

“而且我回到魏家以后,你们是什么反应?你们有主动关心过我吗?你们有在乎过我吗?没有!我自回来到离开都像个透明人一样,你们眼里从始至终都只有魏璐思!”

不仅如此,魏璐思还对她百般陷害。她曾天真地以为回来魏家是全新的开始,却没想到那是一个无边地狱;天真地以为魏璐思是真心对她好,到头来自己却落了一个身败名裂,被送进精神病院折磨致死的下场。

魏苏苏想到前世今生的种种,不由红了眼眶,哽咽着恨声反问:“你说,为什么?”

魏涂深沉默的听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魏苏苏的问题。一切的回答,在这几声质问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他无措的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良久,他才无措的开口:“苏苏,是我们对不起你。但你至少给我们一个补偿你的机会......”

“补偿?怎么补偿?回去继续受你们白眼?回去继续看你们对魏璐思百般疼爱?还是接受你们的同情和可怜?魏涂深我告诉你,我不需要!”

魏涂深哑口无言,他本来想反驳她不会像她说的那样,但想到母亲和弟弟对魏苏苏的态度,发现自己什么都反驳不了。

魏苏苏看他半天说不出话,讥讽道:“怎么,说不出话了?赶紧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说完,就想关门回去。

魏涂深一把拉住她,急切道:“苏苏,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想要帮你!”

“你放开我!”魏苏苏用力挣扎,却怎么都挣脱不开。

魏涂深在握住她手臂的时候也暗暗心惊,魏苏苏竟然会如此瘦削,细小的手臂他一手就能轻易握住,仿佛稍稍一用力就能折断。

他怕魏苏苏在挣扎间自己不小心伤了她,赶紧松开手。

魏苏苏赶紧退回房内想关门,却被魏涂深用身体顶住了门关不了。魏苏苏气急,大喊道:“魏涂深你到底想怎么样!”

魏涂深不顾自己狼狈的形象,赶紧道:“苏苏,跟哥哥回家!哥哥会帮你!哥哥会让网上那些乱说话的人付出代价!”

“我没有哥哥!”魏苏苏大声反驳,她仰头看着魏涂深脸上真真切切的关心,驀地眼眶一红,语气里带上了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埋怨:“你少在我面前装好人!我之前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在哪里?我之前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上辈子我被魏璐思陷害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无视?上辈子我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默许?而现在又说要来帮我,你觉得我还会信你吗!

“收起你虚伪的关心吧!我不需要!”

魏涂深听出了她的埋怨,心中一片酸涩。他们欠魏苏苏的太多了,二十多年的人生,无论如何都弥补不回来。

魏苏苏喊累了,低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她整理了一下心情,抬头看着魏涂深,笑了笑:“魏涂深,你还是把你这些关心留给魏璐思吧。免得她知道你来关心我,又来设计陷害我。”

魏涂深皱了皱眉,下意识反驳:“璐思不是这样的人。”

魏苏苏嗤笑一声,不屑道:“也是,她可是你的好妹妹,乖巧懂事。提前祝你们白头偕老,好事成双,三年抱俩。”

反正上辈子他俩成的挺快,她说这话毫无负担。

魏涂深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苏苏你什么意思?璐思可是我妹妹!”

“妹妹又怎么样,又不是亲的。”魏苏苏撇了撇嘴:“你俩结婚那天别请我,免得脏了我的眼。”

说完趁魏涂深还在震惊之中,魏苏苏推了他一把,然后赶紧关上了门,魏涂深还听到了“咔哒”的反锁声。

但他已经管不了这些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魏苏苏刚刚说的那几句话。

她怎么可以说出这么荒唐的话来!

魏涂深气地拍了拍魏苏苏的门,想把她喊出来教育一通,但是拍了半天门都没有任何反应,魏苏苏是铁了心不想再见到他,他只好带着一肚子气走了。

回到车上,魏涂深还是难以接受魏苏苏会那样说。哪怕她再讨厌他们,也不该说出这样的话来!

耳边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拉回了魏涂深的思绪。他看了一眼手机,是魏璐思的电话,刚想接通,脑海里又浮现出魏苏苏的话,魏涂深下意识地挂断了。

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后,魏涂深赶紧发了个消息给魏璐思,然后开车回了魏家。

魏苏苏, 季初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