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摄政王娇宠甜妃

更新时间:2021-04-29 17:58:39

摄政王娇宠甜妃 连载中

摄政王娇宠甜妃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傅如欢, 楚怀远

精彩试读:刘婆子看向身边的丫鬟,丫鬟会意,去里面取了托盘来,托盘上正是一堆鸡骨头和剩下的汤菜。“九小姐,这上面的鸡骨头,和汤菜是什么菜品就不用我说了吧,证据都摆在这里,你还有要狡辩的吗?”傅如欢蓦地笑了。原来都设计好了,在这等着她呢。那双漂亮的凤眼犀利淡漠地掠过所有人,手指背在身后,握紧松开,松开又握紧。这个院子里,没有一个是喜欢她的,也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她孤立无援,就算被人陷害,就算说她杀了人,那她就是凶手,因为她的辩解永远不会有人听,所有人,只会把脏水往她身上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芙蓉糕和燕窝

茉香愕然,劝都来不及劝,就见傅如欢已经出去了。

天色已暗,别院的小路上都挂着灯盏,茉香没跟上来,傅如欢也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走,绕了一圈,看到墙角一个小丫鬟正蹲着不知道干什么,有意过去问问路,岂料她刚走近了,那小丫鬟就好像受到什么惊吓,瞬间跪在地上,哆哆嗦嗦。

“对,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还有半块馒头掉在地上。

傅如欢了然,原来是在偷吃东西。

“抬起头来。”她漫不经心道。

“奴,奴婢面容有残,怕会污了小姐的眼。”云禾跪的匆忙,根本没有仔细注意是哪位小姐,但来别院参加祭典的小姐,没有一个是好惹的,想到这里,她就有些绝望。

傅如欢本想说不碍事,视线却落在云禾露出的手背上,那手背上密密麻麻都是伤疤,看上去已经很久了,便改了口。

“你知道厨房在哪个方向吗,带我去。”

云禾见她没有执意让自己抬头,心里松了口气,“奴婢知道,请小姐随奴婢来。”

她起身走在前头,傅如欢就跟在后面。

绕过小花园,穿过几条长廊,就到了厨房,厨房还很忙碌,诸位主子都用完了晚饭,下人正源源不断将脏污盘碟带来厨房,需要整理。

厨房的管事是萧氏从娘家带来的麻婆子,长相也很符合这个字,满脸长满麻子。

她正在厨房院子里坐着优哉游哉地扇扇子,趾高气昂地指挥下人忙碌。

“那边的盘子,看见没有,就夫人老爷院儿里送来的那些,都给好好洗干净了,要是有一丁点儿的灰尘,就给你们扒层皮!”

“还有你,你少用点水,不知道别院的井都枯了吗,不知道你现在用的水都是辛辛苦苦从别处担来的吗,再浪费你明儿早就去给老娘担水!”

麻婆子呼来喝去,自在的很,一不留神,一抹紫影映入眼帘,直直朝厨房去了。

她微微一愣,看清那人的瞬间从椅子上跳起来。

“九小姐!九小姐请留步,厨房脏污,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就好。”麻婆子快步走过去,赶在傅如欢进门前,将人拦在外面。

傅如欢精致的凤眼睨向她,“我饿了,来找吃的。”

“九小姐,可是厨房给各院准备的饭食都已经分完了,九小姐是没有收到饭食吗,不应该啊,老奴可是亲眼看见茉香领走的。”麻婆子急忙道。

“哦?那你说说,给我准备的什么饭菜,我听听和我收到的能不能对上?”傅如欢淡笑着,看似温和的表情下,蕴含的是无尽冰凉。

麻婆子喉头一哽,细细想了想,才道,“给九小姐准备的是,一只糯米鸡,一道清炒碧玉,还有一例蛋花汤,和其他小姐们都是一样的。”

“这倒是奇了,我收到的明明是一碗看不见米粒的稀粥,一个馊了的馒头,和一碟酸掉的咸菜,你说的那两菜一汤,莫非被狗吃了不成?”

麻婆子眼神闪了闪。

傅如欢打掉她的手臂,就要强行进去,被她死死拦住。

“九小姐,你不能进去,茉香端走的确实是那两菜一汤,并没有什么馊了的馒头,厨房所有人都亲眼看见的。”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进,难不成这厨房里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傅如欢分明就闻到了从厨房里飘出来的香甜气息,肚子开始咕噜噜叫了。

“九小姐你这就是冤枉老奴了,老奴是谨遵老爷的吩咐,不能浪费一丁点儿粮食,厨房脏污,确实不得入眼,九小姐还是请回吧。”

麻婆子不知今日这傅如欢是怎么了,明明以往也是送些清粥咸菜,这位九小姐不受宠,老爷也不曾过问,为了不得罪夫人,傅如欢都是一声不吭。

这次那馒头是有些馊了,麻婆子想着外面那么多灾民都吃不上馊馒头,应该不碍事,谁知道饭点儿还没过完,傅如欢就找来了。

她还没想出解决办法,另一条走廊上红玉和毓秀相互结伴走来。

“麻婆子!我们小姐要的芙蓉糕好了没有?!”红玉人未至声先到,清脆的嗓音响亮到整个院子都能听见。

“还有三小姐的燕窝。”毓秀比红玉娴静些,性子也稳重。

两人说完了才注意到堵在厨房门口的傅如欢。

红玉的身子瞬间就僵硬了,忍不住后退了小半步。

毓秀不明所以,“九小姐这是怎么了?”

傅如欢的注意力已经被红玉和毓秀说的芙蓉糕和燕窝吸引了,小眼神骤然一亮,像个饿了几天看到松果的小松鼠,她望着麻婆子,唇瓣微动,“有芙蓉糕和燕窝?”

麻婆子心里一咯噔,暗道坏了。

傅如欢忽然用了劲去推她,麻婆子一时不妨,身体偏了偏,她就仗着身子娇小的优势,迅速钻进厨房里。

她扫视着一个个锅台,快狠准地找到一个刚出锅的蒸笼,把蒸笼盖子打开,果然看到一盘香喷喷散发着甜味儿的芙蓉糕,顾不得烫,傅如欢伸手捏了一个甩起来,小巧玲珑白玉一样的糕点,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落进傅如欢张大的嘴里,看的众人都傻眼了。

吃个芙蓉糕还能吃出花样来?

麻婆子都快气死了,看着厨房一众呆在原地的下人和厨子,“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不赶紧拦住她,那可是要给三小姐和六小姐的!”

傅如欢顺了旁边一个托盘,直接把盘子从蒸笼里端出来,然后飞快地甩甩手,面对围过来的一众人,灵巧闪躲,明明有那么多人,愣是逮不住她。

毓秀本来在门口站着,忽然看到灶前一盅刚出炉的燕窝,便趁着傅如欢没注意,不动声色地往那边挪,将燕窝放到托盘上,端着托盘就往外走。

傅如欢余光一瞥,直接奔了过去,对毓秀一笑,露出八颗小白牙,“谢谢呀姐姐,帮我找到燕窝,就不劳烦你了,我自己拿着就行。”

说罢一手捧着托盘,将那燕窝也顺到自己这里,一溜烟朝外跑。

毓秀瞪大眼,一句这不是给你的就这么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她倒是想吐出来,但是已经没了要吐的对象。

傅如欢一边乐滋滋地吃着芙蓉糕,路过一个盛满污水的铜盆,想起什么转身回头,对上追出来的麻婆子,浅笑嫣然。

“麻婆子是吗,再送给你一份大礼。”

10-算计与诬陷

麻婆子一愣,心里有不详的预感。

傅如欢勾起唇角,一手托着托盘,脚尖用力踢在地上的铜盆上,盛满了污水的铜盆瞬间高飞,朝麻婆子砸去,兜头盖了她一脸一身。

罪魁祸首蹦蹦跳跳地离去,麻婆子气的浑身发抖。

“岂有此理!我一定要去告诉夫人!”

傅如欢生怕节外生枝,在路上就把一碟芙蓉糕和燕窝全都解决了,将空盘子和托盘留在长廊上,自己回到小院里,发现灯火通明,还多了很多丫鬟婆子,其中有个熟悉的,正是萧氏身边那个婆子,好像姓刘。

刘婆子见人回来了,阴阳怪气地道,“九小姐可真是威风极了,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去抢厨房吃食?”

傅如欢表情瞬间淡了。

“厨房管事以下犯上,拿馊了的馒头和酸掉的咸菜给主子吃,克扣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份例,我不应该去拿回来吗?”

心里却奇怪,这些人好像在这里等了她很久了,明明自己一路从厨房回来,那麻婆子就算去告状,这么也得慢自己一步。

刘婆子眉眼耸拉下来,眸光锋利至极,“九小姐,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后院乃是夫人管辖的,在夫人的管理下,对所有小姐一视同仁,那麻婆子是跟了夫人多少年的老人了,绝对不能做出这种事。”

“那你的意思,是我在说谎了?”傅如欢眼角泛起冷意。

“是不是说谎,只要拿出证据便清楚了。”刘婆子抬手打了个手势,示意把人带进来。

傅如欢侧目,就见茉香面如土色地跟着一个丫鬟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紧紧抓着刘婆子的衣摆。

“刘婆子,奴婢说的都是真的,奴婢真的劝过九小姐不要去厨房,可是她不听奴婢的执意要去,奴婢拦不住啊。”茉香哭的凄惨,发丝也有些凌乱,活像给人欺负过似的。

“茉香,你说实话,厨房拿来的饭菜,到底是什么?”刘婆子眼神盯着茉香,语气不善。

“是两菜一汤,一道糯米鸡,一道清炒碧玉,还有一例蛋花汤,奴婢记得清清楚楚,碗盘还在房间里没有收拾呢。”茉香连忙道。

刘婆子看向身边的丫鬟,丫鬟会意,去里面取了托盘来,托盘上正是一堆鸡骨头和剩下的汤菜。

“九小姐,这上面的鸡骨头,和汤菜是什么菜品就不用我说了吧,证据都摆在这里,你还有要狡辩的吗?”

傅如欢蓦地笑了。

原来都设计好了,在这等着她呢。

那双漂亮的凤眼犀利淡漠地掠过所有人,手指背在身后,握紧松开,松开又握紧。

这个院子里,没有一个是喜欢她的,也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她孤立无援,就算被人陷害,就算说她杀了人,那她就是凶手,因为她的辩解永远不会有人听,所有人,只会把脏水往她身上扣。

傅如欢意识到这点,突然有些心灰意冷。

“你证据都摆出来了,还需要我说什么?”她凉凉反驳,“我说不是我,你也会说是我,所以我说的有用吗。”

真是个令人蛋疼的世界!

刘婆子掀起眼皮子,“既然九小姐都认了,那老奴就直接说夫人的处置了,距离祭祀大典还有两天,老爷煞费苦心,让府上诸位公子小姐们明白粮食如今对百姓的意义,九小姐非但不听,还去厨房大闹,罚,禁闭三天,不得给任何吃食。”

傅如欢冷眼斜睨,“说完了?你们可以滚了。”

刘婆子一噎,仍然对她嚣张的模样有些看不惯,轻哼一声,“九小姐啊,你既是丞相府的人,还是收敛一下这性子吧,不然哪以后可是有你好受的。”

她带着人浩浩荡荡地走了,唯独门口守了四个下人,将院子门赌的严严实实。

院子里清净下来,傅如欢走进房间,投入大床的怀抱。

掌心微抬,流光溢彩的书籍出现在掌心,无风自动,在她眼前掀开书页。

傅如欢终于有时间闲下来研究这本书。

想到被反噬的水异能,她微微蹙眉,意念试着从指尖放点水出来,可是失败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不甘心地又试了几次,最后只挤出几滴水。

傅如欢,“……”

所以,反噬后果除了身体上的,还有异能暂时不能使用吗?

傅如欢只好抱着山海异术看。

第一篇,行兵布雨术。

第一小节,控水。

控水是最基础的异术,讲的是水的几种形态的变幻。

水是万物之源,可以从很多地方捕捉,空气中,河流里,植物中,也可变化多端,雾气,冰雪,雨水。

能掌握几种变化形态,便算是对水异能的初步控制成功。

水异能一共分七阶,登峰造极,便可达到翻云覆雨,肉身化形的境界。

第二篇,草木回春术。

第一小节,万物生。

水源自万物,万物依靠水而生,两者是互利的状态,这一小节讲的是利用水异能催生植物。

傅如欢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两者的不同。

前者行兵布雨,是利用了普通水异能的性质,而后者草木回春,则是利用了她水异能变异的那一部分生机能力。

傅如欢翻了翻附带的百草经和药方集册,从书中忽然掉下一张纸,是上次她没来得及看的那张纸。

杂记——变猫术。

变猫术?什么玩意儿?

傅如欢看了看大体内容,居然是由人变成猫的异术?

她有些一言难尽。

乍看这张杂记和她的水异能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好端端的变成猫干什么?

傅如欢不打算再看,把杂记往书里一塞,收好山海异术,准备好好休息了,未来三天她不可能真的不吃饭,得想想应该怎么办。

翌日,傅如欢是被撞门声吵醒的,她睁开眼,发现已经日上三竿,午膳时间都过去了。

看起来挺结实的木门硬是被人大力撞开来,身穿桃红衣裳的丫鬟走进来,“九小姐,奴婢是夫人身边的桃儿,摄政王派人来传话,说祭品一事有所进展,请你去行宫问话,夫人命奴婢随你一同前往。”

傅如欢一脸迷糊,在床上抱着被子翻了个滚儿,嘴里嘟囔,“问什么话,不是说禁闭不让出门吗。”

傅如欢, 楚怀远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