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

更新时间:2021-04-29 18:21:54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 连载中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

来源:微阅云 作者:陆将白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但不确定,也许是巧合。毕竟现在很多像她那么大的女孩子,在网上成天说着自己爱无能。比如江渝南的ID,也中二无比。蹦野迪的857靓仔。他那新婚妻子,看着平淡无奇,不应该。但江隽北做事一向谨慎,对这种面生账号,一律彻查:“查一下这个爱无能的IP。”“好,没问题,她要是个奸细,我弄死她。”十分钟后,江渝南暴躁的想砸电脑。忍不住爆粗口:“我去,这他妈是不是人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第7章试读

嫁给江隽北,有一个好处。

那就是行动自如。

不像是她在乔家,时刻被孔娴监视着一举一动。

乔南吱从游泳馆换了一身衣服后,出门去了融城最大的电脑城。

她现在急需一台电脑,跟特调局联系上。

特调局成立几百余年,所以在这个时代,也是存在的。

只是以怎样的形式存在,乔南吱还不清楚。

电脑城里,有各式各样的电脑。

乔南吱走到一家店门口,扫了一眼柜台里的笔记本,对老板道:“老板,就要这台。”

老板胖乎乎的,看着很面善。

看乔南吱的样子,大概还是学生,刚想说,这款黑色的笔记本太过时了,配置也很低。

谁知,乔南吱又选了好几个顶配的处理器、定位设备和硬盘。

还有一堆移动网卡。

老板笑着说:“姑娘挺懂这些啊,这是要拿回家自己组装?”

乔南吱摇摇头,礼貌莞尔道:“不是很懂,感兴趣,拿回家随便琢磨一下。麻烦帮我包起来。”

“好,一共三万,我给你打个折吧,便宜一千。”

乔南吱将一张银行卡递给老板,“好,刷卡。”

这卡,是她出嫁时,孔娴给她的陪嫁,五十万。

江家下的聘礼,是两个亿。

孔娴拿出五十万,打发她走,说,也不算愧对她过世的母亲。

原主的母亲许秋露,被孔娴这个三,逼得郁郁寡欢,最终患上乳腺癌,要不是孔娴经常在许秋露面前示威,许秋露的病情也不会恶化而亡。

不着急,等她接了任务,赚了钱,慢慢弄垮乔家那帮人。

乔南吱带着那些设备刚走到电脑城门口。

便遇到逛街的乔珊珊和她的死党夏雨嫣。

这两个人,以前没少欺负乔南吱。

把乔南吱反锁在学校女厕所里。

故意偷走乔南吱的校服,让乔南吱被教导主任批评。

甚至考试作弊的纸团,曾扔到乔南吱脚边,诬陷乔南吱作弊。

让乔南吱在全校师生面前,被通报批评。

这些仇,也就原主能忍。

捧着奶茶在喝的乔珊珊和夏雨嫣,自然也看见了这边的乔南吱。

乔珊珊眸子一眯,乔南吱没被江家那怪物三爷给吓死,竟然有心情来电脑城逛,看样子在江家还没吃到苦头。

“姐姐,这么巧,你也来看电脑?”

夏雨嫣一把拽过乔南吱手里的袋子,“我看看你买了什么东西。”

那袋子里,装的是包装好的CPU、定位器和硬盘。

乔南吱让她看,看个够,眉眼疏冷的看着夏雨嫣:“你看得懂吗?”

一般女孩子对这些设备,都不懂。

夏雨嫣被问住,有些气恼,手故意一松,那些东西就掉在了地上,“不好意思啊南吱,手滑。”

乔南吱乌黑澄澈的眸子,凛冽的光芒倏然一闪,直直的盯着夏雨嫣,命令:“捡起来。”

她的目光,冷而压迫,气魄逼人、浑身笼罩着逼仄杀气。

霸气十足!

吓得夏雨嫣心脏一颤。

下意识的就弯腰帮乔南吱去捡那些东西。

等反应过来时,夏雨嫣立刻直起腰板气势汹汹的怒道:“乔南吱,你什么东西,敢这样对我说话!”

抬手,就一巴掌要扇上乔南吱的脸。

乔南吱在半空中精准的扼住了她的手腕,指骨发力。

嘎吱一声!

夏雨嫣疼的五官都纠结在了一起!

“好痛!”

乔珊珊没想到乔南吱反应会那么大,“你疯了吗!快松开雨嫣!”

可乔南吱却置若罔闻一般,眯了眯清冷倨傲的眸子,再次命令:“捡起来,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夏雨嫣快疼哭了,面目狰狞:“你先松手!我捡!”

乔南吱面无表情的丢开她的手,夏雨嫣快脱臼的手连忙缩到身后去,另一只手,老老实实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

乔南吱接过袋子,直接离开了电脑城。

夏雨嫣愣在原地,浑身气的发抖,“这死胖子是吃炸药了吗!那么大火气!”

跟从前那个懦弱胆小的乔南吱,迥然不同。

乔珊珊扭头看着乔南吱离去的背影,也有些狐疑,“是啊,不就弄掉了她东西么,至于么。以前也没见她那么大反应。”

“等着吧!这笔账我记下了!”

乔珊珊若有所思道:“她该不会以为自己攀上了江家这棵大树,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吧?”

夏雨嫣冷笑着恨恨鄙夷道:“江家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她!珊珊你这么漂亮聪明,又是子安学长的正牌女友,江家老太太要是见了你,肯定更喜欢你啊!这个乔南吱么,站在你身边,就是个小丑!”

乔珊珊很是得意,很快就将不起眼的乔南吱抛之脑后。

……

乔南吱带着刚买的设备回了江家。

不过没回水榭院,而是钻到了一处废弃的草坪。

将那些东西丢在草地上,乔南吱盘腿坐下来,开始专心捣鼓。

三下五除二便将那些部件组装到了一台平淡无奇的老款笔记本电脑里。

插上移动网卡,开机。

白皙手指在键盘上快速飞舞着,很快写下一整页复杂的代码,点击Enter键,进入特调局系统的登录页面。

她先试了试以前用的账号,输入进去,出现错误指令,进不去。

恐怕是时空不同的关系,她这个账号,来自一百年后,而现在,并没有创立。

乔南吱又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

账号名:爱无能少女。

乔南吱又写了一串代码,顺利攻进了系统论坛内。

身为特调局的钻石级别的顶级特工,这系统,她轻车熟路。

一进论坛,首页就蹦出一个五A级别的悬赏任务。

正是撰写“阿瑞斯左手”这个程序的任务。

她在泳池听到江隽北和江渝南提这件事,虽然还弄不清他们的身份,可这个任务下面的悬赏金却异常诱人。

三个亿。

这是笔大单子。

论坛里有许多科技大佬,但至今无人研究出阿瑞斯左手程序的全部代码。

有了这笔悬赏金,她可以做很多事。

乔南吱点击订单上的“确定”按键。

阿瑞斯左手,她曾不止一次使用过这个程序,追踪定位敌人。

记得清晰。

……

江隽北的书房密室内。

江渝南捧着电脑,收到论坛的一个小喇叭提示消息。

“三哥!阿瑞斯左手程序!有人接单了!”

江隽北靠在一张手工编织的日式藤椅上休息,补眠,听到江渝南激动的声音,微蹙着眉头睁开黑眸。

“谁?”

江渝南看着对方的ID,“账号面生,以前没见过,爱无能少女……这账号名也太中二了吧,不会是个网恋失足的少女吧!”

爱无能。

江隽北黑眸里的精光一闪,微诧异。

但不确定,也许是巧合。

毕竟现在很多像她那么大的女孩子,在网上成天说着自己爱无能。

比如江渝南的ID,也中二无比。

蹦野迪的857靓仔。

他那新婚妻子,看着平淡无奇,不应该。

但江隽北做事一向谨慎,对这种面生账号,一律彻查:“查一下这个爱无能的IP。”

“好,没问题,她要是个奸细,我弄死她。”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第8章试读

十分钟后,江渝南暴躁的想砸电脑。

忍不住爆粗口:“我去,这他妈是不是人啊。”

“怎么?”

江渝南追着对方的IP地址,快追疯球了,手指在键盘上一顿猛操作,“靠!这个爱无能少女的IP以一秒钟几千个地址的速度不停改变,邪门儿了!”

这摆明了,不想被人查到身份。

偏偏,江渝南追不上这个爱无能。

江隽北淡淡开腔:“你退步了。”

“……”江渝南感觉被插了一刀,莫名的委屈。

江隽北从日式藤椅上不疾不徐的起身,走过来,摸到书桌边的烟盒,骨节分明的长指捏着烟盒,抖出一根烟,夹在修长的食指和中指之间,没点火,拿过江渝南几近报废的笔记本。

看着屏幕的对话框。

跳进来一条消息。

爱无能少女:“年轻人,少查人户口。你又不打算跟我结婚。”

江隽北矜贵冷峻的眉眼泛起一抹玩味邪肆的笑意,夹着烟的长指在笔记本键盘上敲了敲。

回了一句:“一回生,二回熟。熟了,你怎么知道你不想跟我结婚。”

电脑那边的乔南吱:靠,竟然被調戏了!

她怕暴露身份,直接切入正题,告诉那边蹦野迪的857靓仔:“一周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倒不是写程序要一周时间,而是她需要联系瑞士那边,开个银行账户,方便对方打钱。

这次,对方没那么纨绔,异常简洁的回了一个“1”,代表收到。

江隽北跟“爱无能”聊完后,将笔记本扔给江渝南,吩咐:“这个爱无能,继续盯着。”

“我肯定盯着,盯到她露出马脚来!”

江渝南恶狠狠的用手指比了比眼睛,目光扫到电脑屏幕上的聊天记录,惊了。

“三哥,你竟然用我的号聊騒!”

“你不怕他是个抠脚大汉啊!”

江隽北已经迈着长腿,充耳不闻的出了书房,出去抽烟。

……

融城八月傍晚的夕阳,红的烧灼着半边天。

水榭院内的荷花塘里,青蛙呱唧呱唧叫着。

乔南吱手里抱着一台黑色的笔记本电脑,从外归来。

江隽北颀长挺拔的身形,懒散的靠在石柱边,抽着烟。

奶白色的烟雾缭绕在他指间,他的手指长而细,但细的并不娘气,指节突出,匀称而有恰到好处的骨感。

看上去,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模。

可他掌心,有明显的薄茧,不似常年久卧病榻之人手无缚鸡之力。

乔南吱走到门口,闻到烟草味,眉心下意识的皱了皱。

看过去。

江隽北吐了口烟雾,捻灭烟蒂,扔在脚边,雾气缭绕后的俊美容颜,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她怀里的黑色笔记本:“出门买电脑了?”

乔南吱坦荡无比的“嗯”了一声,说:“开学念书用的。”

“你学什么专业的?”

“学建筑的。”

江隽北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她:“哦……画建筑图的。可这老款的笔记本,画图不会卡?”

乔南吱弯唇:“三爷财大气粗,要不买个新款电脑送我?”

江隽北一条长腿叠着,随意的靠在那儿,“财大不敢当。”

“气粗?”乔南吱下意识的问。

他看着她淡笑:“嗯,这是真的,器粗。”

笑的很邪,却又一本正经极了。

她微怔,目光陡然撞进他黑眸里,莫名觉得那幽邃视线,灼热一片。

……

嫁过来没几天,乔南吱接到了乔家别墅的电话。

孔娴说,乔卫国累病了,让乔南吱回家探望。

乔南吱刚到乔家,便发现家里聚集了一群亲戚。

孔娴迎着乔南吱往乔卫国卧室走,一脸焦虑的说:“南吱啊,这些天你爸爸忙着公司的事情,已经几天几夜没怎么合眼了,乔氏那边最近亏了不少钱,待会儿见了你爸爸,你可要听话别惹你爸爸生气了。”

等乔南吱到了乔卫国病床前。

乔卫国拉过乔南吱的手,握了握。

这动作让乔南吱微怔,挑了下眉头,乔卫国这是要跟她打感情牌?

“南吱啊,乔氏那边亏了一个大项目,资金亏损严重,我快愁死了,乔氏几百号员工等着发工资,我要是再拿不出钱来,乔氏恐怕就要宣布破产了……”

“爸的意思是?”

乔卫国见缝插针,立刻道:“哦,我的意思是,你爷爷之前留给你的那笔遗产,能不能先借给爸应应急,等乔氏周转好了,爸就把那笔钱还给你,你看怎么样?”

哦,搞了半天是觊觎爷爷给她那笔遗产。

又是装病又是演苦情戏码的,找了这么多亲戚来参加群演,兜了这么大一圈就为那几个子儿。

乔南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完全洗耳恭听的架势,静默不语。

来探望哥哥乔卫国的乔红雪,见风使舵:“南吱,当初我爸留给你百分之五十的遗产,本就不太合理,我们乔家人也就是好说话才没闹,现在只是让你拿出来借给乔氏度过难关,你不至于那么自私吧。”

呵,当初这小姑姑为了遗产的事,在爷爷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还叫没闹?

最后爷爷分了她百分之十的遗产,可人心不足蛇吞象,乔红雪摆明了跟乔卫国合起伙来想骗走她手里那百分之五十的遗产,然后瓜分。

乔卫国和孔娴互有深意的对视了一眼。

孔娴道:“南吱啊,你放心,那笔钱不会白借你的。”

口头先说借,等真的用在乔氏账面上,以后她拿什么理由要他们还钱?

都是一家人,以后提“还钱”二字,多伤感情。

乔南吱好奇的问:“孔姨,江家给的那两个亿的聘礼,还不够填补公司的窟窿吗?”

这……孔娴被问住了,脸色相当尴尬。

乔卫国虚弱的咳嗽着,气息不稳:“南吱,你这说的什么话,乔家养育你二十年,江家给的聘礼你还要来跟我们计较?”

乔珊珊跟着附和:“你也不看看是谁把你拉扯大的,我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你好意思么。”

一把屎一把尿……这年头吹牛是不用打草稿了?

乔南吱低着的眉眼不屑,嘲弄,她懒散的幽幽对众人道:“也不是不能借。”

见乔南吱松口,众人眼神一亮。

可下一瞬,乔南吱却说:“不过得打借条,走流程。看在咱们是‘一家人’的份上,借款利率可以比银行贷款低一个点,你们要同意的话,立刻借。”

小说《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 第7章 第一个马甲,爱无能少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