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曾许你万里红妆

更新时间:2021-04-29 19:25:35

曾许你万里红妆 已完结

曾许你万里红妆

来源:追书云 作者:夏雷炮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这才几日未见,姐姐的肚子竟这么大了,还真的是怀孕了呢。姐姐藏得可真好,在我身边那么久,我竟一点都没发现。”“这可是尊上唯一的孩子呢,可惜了,就这么一个孩子,马上就要没有了……”“你什么意思?!“梦瑶一下甩开她的手,猛地后退一步。“字面上的意思啊,姐姐。”霓凰猩红的唇一张一合,看在梦瑶眼里,魔鬼一样恐怖,“蠢成这个样子,你怎么就敢跑到魔界来与我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构陷

小白的眼里,大概吃可以解决世间一切难题。他每天不知道送给梦瑶多少食物,可惜梦瑶的身体却始终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胖起来。

小白懵懂的样子,实在讨人喜欢。

梦瑶看着他,时常想着肚子里的孩子将来的模样。她时常摸着肚子,内心满怀期许,可是看到自己像枯骨一样的手,她的心又紧紧揪起来。

这些日子梦瑶没来由的心里发慌,失去神力,她无力卜算,对于接下来未知的一切,充满了恐惧。

地牢的门突然打开,走进两个面生的侍女。

“我等奉尊上之命前来提你,你速速给我们走。”

“去做什么?”梦瑶有些吃惊,他们两个,不是应该再也不会相见了吗?

“去了便知道了,赶紧走吧!”这两个侍女十分不客气,看梦瑶爬不起来,干脆将她扯起来,拖着便要往外走。

梦瑶甩开他们,眼神冷冷瞥过去。即便她沦落至此,可也不是随意便可以折辱的。

侍女们见状更加粗鲁,一路推推搡搡,竟来到了星月池畔。

此时池畔布满了琼花宝树,黑色的玉石池栏上,数不清的夜明珠闪烁其间,将整个星月池装点得仿佛天上的星河。

梦瑶不明所以,环顾四周,却只看到了盛装而来的霓凰。

霓凰人如其名,精心打扮后,更显高贵美艳。而反观梦瑶,一副枯瘦的骨架子上,顶着一个硕大的肚子,相形之下,她就像一个可笑的妖怪。

霓凰的脸上隐隐透出些得意的神色,她打量了梦瑶一眼,摆摆手遣散了随身的奴仆:“姐姐,咱们借一步说话……”

今日是霓凰的生辰,星月池畔早就布置妥当,妖族的使臣也已经就坐,可湮岚却迟迟没有动身前往的打算。

“尊上,”奴仆又走了进来,湮岚正要让他出去,却听奴仆说道,“那天界的奸细不知怎的出了地牢,去了星月池那里。”

“什么?”湮岚倏然起身,又惊又怒,“她怎么出来的?!”

奴仆立即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倒,正要回应,抬眼却见湮岚早就不见了身影。

霓凰引着梦瑶一路走,直到再也看不见任何人影,这才慢慢停下来,转身看着梦瑶。

梦瑶喘得像风箱一样,双手死命握住栏杆,这才没让身体瘫倒在地上。看着她这副狼狈的样子,霓凰眼中得意的神色更加浓郁。

“为了他,姐姐还真是什么都豁出去了。”她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摸了摸梦瑶的肚子。

“这才几日未见,姐姐的肚子竟这么大了,还真的是怀孕了呢。姐姐藏得可真好,在我身边那么久,我竟一点都没发现。”

“这可是尊上唯一的孩子呢,可惜了,就这么一个孩子,马上就要没有了……”

“你什么意思?!“梦瑶一下甩开她的手,猛地后退一步。

“字面上的意思啊,姐姐。”霓凰猩红的唇一张一合,看在梦瑶眼里,魔鬼一样恐怖,“蠢成这个样子,你怎么就敢跑到魔界来与我争?”

就这么一个孩子?!什么叫就这么一个孩子。她的脑子嗡嗡作响,简直不能相信霓凰口中说出的话。

“你……”梦瑶冷汗淋漓,不断后退着,“你根本就没有怀孕!你为什么要诬陷我,你想做什么?!”

“诬陷你?”霓凰面色突然冷下来,看着梦瑶的神情充满了怨恨,“自小到大,你这个高高在上的神女是不是过惯了想怎样就怎样的日子?”

“你永远都无法想象,在你眼里一文不值的身份和地位,对别人而言是怎样的奢侈?”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贵为妖族公主,在妖界一人之下外人之上,有什么是你得不到的?”梦瑶听得一头雾水,只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

“哼!”霓凰好像听到了一个莫大的笑话,笑得几近癫狂。

“妖族在六界眼中何其卑微?若不是因为湮岚统御了魔族,要与我妖族结盟对抗天界,我妖族的人连随意出入妖界都要受你们天界管束!”

“你知道我为了魔后之位付出了多少吗?你知道我为了得到湮岚的心做了多少事情?”

“可你,不过是到天尊前轻轻巧巧的说了几句话,便逼得湮岚不得不将你迎入魔域!”

霓凰突然猛地抓住梦瑶的胳膊,猩红的指甲深深掐进她的皮肉中。

梦瑶吃痛,拼命挣扎:“你想做什么?你放开我!”

“想做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

霓凰恨极了梦瑶那天生的优越感,神女又怎样,她一定要亲自将她打入深渊,让她万劫不复方能解心头之恨。

她突然笑得诡异,梦瑶惊恐至极,可下一秒,霓凰却突然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摔进了星月池中!

她死了

星月池水立即沸腾起来,霓凰惊声尖叫,凄厉的声音把梦瑶震在了当场。

这可是被魔气浸染了千万年的池水,水中被禁锢了的魔兽,其凶性可以将任何生物瞬间撕个粉碎!

四周一片嘈杂,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人群纷纷呼喝着,向水中施展法术救援。

可是霓凰到底是怎么掉到水里去的呢?

胳膊上的伤口尚在不断渗血,梦瑶踉跄着后退几步,正茫然失措间,突然被人狠狠的推倒在地上。

抬眼便见湮岚咬牙切齿的脸。只是湮岚现在顾不上找她算账,纵身一跃便跳入池水中救人。

湮岚来的,可真是凑巧。

原来如此。想起霓凰最后那诡异的一笑,即便再蠢,梦瑶也终于明白过来。

霓凰又一次算计了她!

周围全是赶来施救的人,梦瑶眼前阵阵发黑,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转瞬便又被人踢倒在地上。

人群乱成一窝蜂,他们不断在梦瑶周围蹿来窜去,好像根本看不见她一样,不断地在她身上踩来踩去。

这副脆弱的肉体哪里经得住这些妖魔的踩踏,梦瑶转眼便便被弄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

原来霓凰是想用这样的方法致她于死地,好歹毒的心思。

梦瑶发不出声音,只能拼命护住肚子,生生忍受着这些妖魔的残害。鲜血很快浸透了衣服,蜿蜒着在这些人的脚下蔓延。

霓凰很快被救了上来,湮岚抱着她飞到岸边,入目全是杂乱的血色,穿透人群,他瞥了一眼如同血人一样的梦瑶,瞳孔狠狠地收缩了一下。

“救……救我……”此时梦瑶的意识里只剩下了求救,她哀戚地看着湮岚,嘴唇无声地一开一合。

心脏好像被什么狠狠地刺了一下,湮岚忍不住怒吼起来:“魔医呢?让魔医赶紧滚过来!”

可他却再不敢看她,眼神瞥向一边,那一瞬他只想立即离开这个地方。

魔医拨开人群匆匆赶来,诚惶诚恐地跪在湮岚脚下,湮岚狠狠一脚踢过去,破口大骂:“混账东西,下次再这么磨蹭,本尊便要了你的狗命!还不赶紧滚过来为公主医治!”

“是是……”魔医立即扑上前,稍作诊视便又磕头回应,“回尊上,公主被魔气侵蚀,又被魔兽所伤,请立即移驾室内容臣施救……”

“救我……”梦瑶慌了,拼劲全力呼救,可她喉咙里这微弱的声音根本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湮岚转身就走,看也不看梦瑶,仿佛她只是一只被人意外踩死的蝼蚁一般,引不起丝毫注意。

她眼睁睁地看着湮岚离去,众人簇拥着他们,除了冷漠的背影,只留下满眼的猩红。

几个留下来的奴仆有些不忍的看着她,他们僵立着,却没有一个人胆敢来救她这个十恶不赦的奸细。

浑身疼得已经麻木了,梦瑶只觉浑身冰冷,寒意从四肢百骸一点一点向她的腹部侵蚀,那一团温暖,终究开始凉了下来。

孩子……孩子不能有事……

梦瑶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她挣扎着爬起来,一步一步,血迹从她的裙下一路蜿蜒流淌,拖出一条狰狞的血线。

疼!好疼!五脏六腑像被冰刺扎烂了一样的疼!

没人敢拦她,可梦瑶却不知道该去找谁救他的孩子。她慌不择路地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嚎啕大哭起来。

因为她感受不到她的孩子了!她感受不到这个孩子的存在了!

谁能来救救她的孩子,到底谁能来救她的孩子?!

天地在疯狂的旋转,漫天漫地狰狞的血色被黑暗所取代。梦瑶倒在地上,仍伸出双手犹自想要向前爬。

一只颤抖的手终于扶住了她,恍惚间,梦瑶只记得自己像即将溺毙的人一样,死命拉住这双手哀求:“救救孩子,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已经折腾了整整一夜了,大殿内,魔医和奴仆如流水一样进进出出。

湮岚坐在床脚,看着霓凰苍白的脸色,可脑海中却满满的都是血色。

那双哀戚的眼睛不断在他脑中闪现,他心烦意乱的甩甩头,浑身散发出的寒气几乎要将身旁的魔医冻毙。

许是感受到这样强烈的威压,霓凰呻吟一声,终于悠悠醒转过来。魔医喜极而泣,扑通一声跪下回禀:“回尊上,公主无大碍了……”

“退下吧。”

湮岚冷冷回应,看了一眼逐渐清醒过来的霓凰,竟转身走了出去。

“来人。”

他招来奴仆,状似漫不经心道,“那个女人在哪?本尊要亲自了结了她。”

不能再留着这个祸害了!

湮岚在内心嘲讽一笑,真是做梦都没想到,他有朝一日竟被一个女人招惹得几乎要失了心神。

“尊上……”

回应的奴仆犹豫了半晌,直到湮岚得眼风冷冷撇过去,这才磕磕巴巴地回道,“那,那奸细,昨日,昨日已经死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