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公主有座图书馆

更新时间:2021-04-30 12:42:08

公主有座图书馆 连载中

公主有座图书馆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沈如悦, 萧漠北

精彩试读:姚氏立马气红了脸,一面挣脱开沈如悦的手,一面说:“反了,反了,真的反了,这个家里面我算是呆不下去了,连三房的人都来欺负我,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婶娘放在眼里?”又哭着对旁边的赵氏说:“嫂子,这事你可得好好管管,首先他们在这里浪费柴火、私自煮东西吃,其次又目中无人,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的话会嘲笑我们没有家教的。他们三房再怎么能干,也不能破坏这些规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主有座图书馆第17章试读

如菊本来就是一个胆子非常小的人,今天说出这样的话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也算是反抗他们的第一步。

赵氏和姚氏心里更气,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理由打算整治下沈如悦,要不然这几天憋屈得如何受得了?

所以这个时候,姚氏找准了理由,打算给他们一顿教育。

“你这个小滑头,个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你娘都不敢对你们这么说话,你眼里还有没有长辈了?既然你娘不能好好地教育你,我今天就代替她出手,让你什么叫家规、什么叫尊重长辈。”

说完,就扬起手来,准备朝着沈如菊那弱不禁风的脸上打去。

沈如菊也做好她也挨打的准备,若是在平时的话,这几个婶娘可以说能随意欺负沈如悦三姐妹,但是现在不同了,沈如悦早已不是那个任由他们欺负的人。

谁敢欺负她,谁要来找茬,那她就敢反抗。

所以当姚氏的手刚扬在空中的时候,沈如悦立马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沈如悦虽然是十六七岁的姑娘,但是也有一定的力气,至少让姚氏挣脱不开。

“二婶娘,我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三道四了?就算他们犯了错,自然有我娘来教训,再不行也有奶奶作主,你算哪根葱?”

姚氏立马气红了脸,一面挣脱开沈如悦的手,一面说:“反了,反了,真的反了,这个家里面我算是呆不下去了,连三房的人都来欺负我,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婶娘放在眼里?”

又哭着对旁边的赵氏说:“嫂子,这事你可得好好管管,首先他们在这里浪费柴火、私自煮东西吃,其次又目中无人,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的话会嘲笑我们没有家教的。他们三房再怎么能干,也不能破坏这些规矩。”

赵氏从一开始来,就一直没有说话,估计她在等沈如悦自己认错,可是对方不仅不认错,还打算反抗他们,看来这沈如悦自从去了一趟周家后,确实跟以前一样了,如果再这么任由她嚣张下去的,以后三房岂不是要骑在他们头上拉屎拉尿了?

赵氏这几天好好的观察过沈如悦,发现如果用硬办法的话,肯定行不通,这个小蹄子连长辈都敢打,还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既然不吃硬的,那就来软的,不相信还制服不了三房的几个臭丫头。

这样想着,就对沈如悦说:“我们家的规矩要是谁私自在外另起灶台的话,要被赶出家门的,这个规矩你应该知道吧?”

赵氏口里所谓的规矩只不过是她胡编乱造的而已,压根没有这回事。

沈如悦心里也非常清楚,他们不过是故意来找茬的,如果跟他们硬争说没有这家规的话,他们必定要想办法编一条出来,所以不如好好跟他们理论一翻。

“我知道有这一条家规,不过我可没有违背,你们找错人了。”

赵氏见沈如悦承认,心里自然高兴,如果她不承认的话,他们又要费良多精力去证明有这一条家规。

“既然你已经承认了的话,还在这里站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跟我去见你奶奶。”赵氏得意洋洋的说道。

“大伯娘,我们……”沈如菊刚想说什么,沈如悦立即止住了她。

沈如悦又看了看瓦罐里的手工皂膏体,看样子应该差不多了,也不需要再加热,等冷却下来就可以使用了。

这才站起来,好在原主的身体已经发育好了,当沈如悦站起来的时候,身高已经和这两个妇女差不多高了。

“这些家规我当然知道,究竟有没有,我也不去理论,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临时编造出来的?不过既然是你们兴出来的家规,我也会遵循,要不然又说我不尊重长辈了,又要去奶奶那里告我。你们也不用大费周折了,说吧今天到底要我怎么办?”

姚氏见以前软弱的沈如悦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刷新了她的世界观。然后对赵氏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难道我们作为长辈的,还要故意赶你出去不成?你这丫头,是不是去了一趟周家之后,就以为有周家帮你撑腰,就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姚氏又冷笑了一声,望了望赵氏,赵氏并没有说什么,其实是得到了她的肯定回答,因为赵氏作为家里仅低于沈老婆子的存在,她的行为自然要收敛一点,所以有些话她是不便于说出口的,不过平时只要有了事情,她身边的人,都会把她心里面的话说出来的,就如同现在这样。

“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不过是被周家休了的人,就如同被赶出了家门,你以为别人还会帮你吗?别做梦了。之前你奶奶把你嫁到周家去,一来是怕你吃家里的饭,二来看着周家还有一点钱,其实是把你卖过去的。没想到你就神气起来了,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丫头。”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姚氏本以为沈如悦听了会非常生气的,但想到沈如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安静地望着她,似乎很认真地听她讲故事。

“你继续说,我听着呢。”沈如悦微笑地望着姚氏。

“你……”姚氏就如同重拳打在了棉花上,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我也用不着跟你理论了,先把你赶出家门再说,这种吃里爬外的人,要来也没什么用。”

沈如悦也不撘理姚氏,而是对赵氏说:“你说我触犯了家规,那么你倒是说说看,我究竟哪里触犯了?你要是说不出来,我可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浪费口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这不明摆着吗?现在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你居然在这里私自煮东西吃,你到底有没有把长辈放在眼里?”

姚氏指着沈如悦的鼻梁说道。

说完,就抢过她手中的竹棍,在地上的瓦罐里掏来掏去。

由于刚才煮过的东西还没有冷却下来,所以仍然发出很大的刺鼻的味道。

公主有座图书馆第18章试读

“这到底是一锅什么东西?难闻得要死,亏你怎么吃得下去。”

沈如悦见她如此捣腾自己还没有制作完成的手工皂,连忙抢过竹棍来说:“你不懂就还要乱弄我的东西,既然你们执意说这是吃的,那你们就吃一个给我看,只要吃下去了,我就承认私自在外开小灶,随你怎么处置。”

“不过我可警告你们一句,这玩意吃下去之后,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不要来怪我。”

姚氏听如此说,便有点心虚,又用竹棍挑了一点来闻闻,比刚才又觉得恶心多了。

本来这两个婆子就是打算来为难沈如悦的,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一说,到把自己为难住了。

姚氏为难的看了看赵氏,赵氏并没有说什么话,只留下了一句,“以后把事查清楚了,再作决定,不要这么慌慌张张的,让人看了笑话。”然后就离开了。

赵氏这话明显是在批评姚氏没有把这这件事情查清楚就去汇报她,弄得大家难堪。

姚氏只得低着头,跟随着赵氏身后。

刚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指着沈如悦,“小蹄子,这次就放过你,不要以为拿你没办法,你也别得意得太早,总有一次你会栽在我们手中,到那时你跪在面前求我也没用。”

等赵氏和姚氏都走了之后,沈如悦才用一块破布将瓦罐包了,准备拿到河边放在水里面,加速冷却。

在路上,四丫问沈如悦:“三姐,不知你刚才听见二婶娘说的没有,她以后要报复我们呢?”

“听见了,这次她没有抓到我们的错,反而让她被大婶娘批评了一顿,肯定怀恨在心,下次也要想方设法报复我们了。”

四丫突然走到沈如悦的前面,“那这该如何是好,俗话说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刚才咱们那么嚣张,以后可怎么办呐?”

沈如悦当然能够理解四丫的心情,毕竟在她没有来这个世界之前,他们一家人可是受尽了欺负,估计不出半年的时间,四丫和五丫就会被活活的饿死。

而这些天沈如悦种种表现明显是跟他们过不去,那些人已经把三房的人欺负惯了的,之后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沈如悦的。

沈如悦把瓦罐放在路旁,安慰四丫说:“以前咱娘是因为太老实了,如果太老实的话,就容易受人欺负。要是今天早上我不反抗的话,估计早就被赶出去了,你和五丫还有娘就等着被饿死吧。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再老实了,否则以后连饭都有可能吃不起。”

“你也看到了,这几天我总是在反抗他们,他们拿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等时间一久,他们见我们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自然就会放弃了。”

四丫听了沈如悦的话,极力地点点头,心想也确实是这样,那几个婶娘不就是仗着有奶奶撑腰,就敢无缘无故欺负我们,谁甘心被人欺负呢?以后得让他们知道我们三房的人也不是好惑的。反正都是死,不如反抗起来,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呢。

“三姐,既然这样的话,明天再让我洗衣服的话,我直接拒绝了。谁爱洗谁洗去,反正我不冼了。”

沈如悦笑了笑,“这正是接下来我要给你说的话,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咱们现在仍然住在沈家,吃穿都是从他们手里得来的,现在只是靠着有亲戚的情分,不好撕破脸,如果我们闹得过分了,别人不给这些东西可怎么办?”

四丫想了想,觉得三姐说得得有道理。但是又想到以后还得向他们低头,岂不是又要受他们欺负了?

“三姐,我们不可能一直这样忍受下去吧?总得想个什么法子才好,我觉得之前说的分家就非常不错。让他们分一块地给我们,也不用讨爹的意思,咱们三个跟着娘,五丫也渐渐大了,一样可以把日子过得很好。”

“但奶奶就是不允许,我知道她什么意思,不就是想着一大家子好好的伺候她,她好享福。你看好整天就只坐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做,就知道批评人。我要是她也不会分家,要是分了家,谁去伺候她啊。”

沈如悦笑了笑,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看来你也不是很笨,他们肯定是这样想的,要把我们的价值榨干了之后,就一脚把我们踢开。不过你放心,分家是迟早的事,总有一天会和他们撇清关系的。”

“三姐,原来你早这样想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我还一直以为你并不赞同分家呢,所以一直没敢向你说起。但是你打算怎么做呢?”

沈如悦示意她看了看地上瓦罐里面的东西。

此时沈如悦所制作的手工皂除了还有一点温度外,基本上成型了,刚才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刺激味道也没有了。

“三姐,你费这么大的精力,还得罪了二婶娘他们,才做了这些东西,它除了能洗衣服外,还能作什么呢?”四丫好奇地问道。

“如果这东西非常好用,并且比平常所使用的皂角去污能力更强,你觉得这东西有没有用?其他人想不想用这东西呢?”

四丫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说:“如果特别好用的话,以后我洗衣服就非常方便了,别人定肯定想用,那这跟我们分家有什么关系呢?”

沈如悦敲了一下她的头,“你怎么连这点才反应不过来,要是别人也想用我的东西的话,他们岂能白用?再怎么着也得给几个钢板吧?”

这么一说,四丫立即就反应过来了。

“难道你打算像商人那样到处贩卖不成?这样好是好,只不过我从来没有听见还有女商人的,要是说出去,别人会笑话的。再说了,娘一直都教导我们,她说咱们是女人,就应该好好的在家里做好家务,不要去外面走走逛逛的。到最还是要靠着男人生活,这样才能被别人称为好女儿。你说对吗?”

沈如悦, 萧漠北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