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八零年代小佳妻

更新时间:2021-04-29 19:10:55

八零年代小佳妻 连载中

八零年代小佳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薛凌, 程天源

精彩试读:半个多小时的颠簸短途车后,两人终于到了县城。程天源解释道:“我就在县城中心的供销社工作,楼上有宿舍楼,几个男人合住一间。不久就要天黑了,先找个地方让你落脚。”薛凌点点头,张望四周道:“找个便宜的小旅馆吧。”程天源却为难了,解释:“小旅馆倒是有几家,只是环境不怎么好,附近蛇龙混杂,你一个人住不安全。”薛凌眼睛微闪,问:“你上班的供销社附近有小旅馆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买了!

傍晚时候,程天源回来了。

“村里刚开了一家合作社,就在村委会那边。合作社要两个学徒工,给中午一顿吃,暂时没工资。我给小芳报名了。”

程天芳起初不肯,说她要去城里打工赚大钱,没工资的工作才不要。

程天源解释合作社是正规地方,环境干净,工作轻松,只要过了一两年学徒期,上头会给转正,到时就会有工资,逢年过节有津贴。

“村长说了,如果表现好,还可以调到县里的合作社。学徒工起初看起来吃亏些,熬下去后未来肯定一片大好。”

程天芳听到有大前途,才勉强同意。

接着,程天源去了父母隔壁的土坯房,直到夜有些深才回了新房。

薛凌正在清理她的嫁妆,抬头道:“后方厕所还有半桶热水,给你用。”

程天源微愣,淡淡点头往后方走。

“这边离帝都有些远,之前跟薛叔叔商量好了,三天无法回门。明天我带你去村委会挂个电话,给他们报个平安。”

“好。”薛凌利索应下了。

程天源脚步一顿,迟疑道:“我明天下午就回县城去上班。你做什么打算?”

薛凌装傻眨巴大眼睛,“你要我陪你一块去?好啊!”

程天源狐疑撇过头,问:“你不是急着摆脱我吗?做什么跟着去?”

十几年来,两家的家庭地位和经济情况差得实在太大了。

如果不是薛叔叔一直记着父亲救过他这个人情,估计也不会舍得将女儿嫁到这样的穷山僻野来。

薛凌知晓他一时不会对自己改观,也不好着急。

“我上个月刚刚毕业,寻思去找份工作,谁料你家就上门提亲了。这边估计没什么适合我的工作,我还是跟你去县城找吧。”

反正这辈子跟定他了!他去哪儿,她就要跟到哪儿。

程天源蹙眉问:“你哪里毕业的?县城那边我还算熟悉,可以帮你问问。供销社那边是集体宿舍,你住不了,不方便。”

薛凌答:“外语学院毕业的,中英文秘专业。像外贸公司,或是中外合资企业,或是像杂志社之类的文稿编辑也行。”

她这么一说,程天源暗暗惊讶。

去帝都提亲的时候,薛叔叔说她娇生惯养,性子火爆,唯一一点儿可取的便是读书成绩不错,人也爱学习。

当时他以为是王婆卖瓜自夸,竟没想到竟是深藏不露!

程天源点头,道:“那你收拾点儿,明天我带你一块去。”

“好嘞!”薛凌笑呵呵应。

程天源本想问一下什么时候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见她笑颜如花,巧笑嫣兮,一时不知怎么了,竟噎在喉咙口问不出来。

他鬼差神使般又开口:“家里实在腾不出钱了,刚才爸说……把村口的那片荒地卖回村委会,我还没应他。”

薛凌微愣——他这是要跟自己商量?

心里一喜,却又急起来:“不行!土地是固定资产,不能随便卖的!”

程天源垂下眼眸,解释:“咱家的地挺多的,我去世的爷爷是种田能手,开垦了好几片农田。可惜这些年我不在,爸的手不好,所以家里的田都荒废了。爸说荒了可惜,不如将一半卖给村里,也好缓一下家里的经济。”

“地在村口?临近省道那边?”薛凌问。

“嗯。”程天源答:“大概二十亩地左右。”

薛凌问:“能卖多少钱?”

程天源答:“顶多四五百块,卖不了大价钱。”

薛凌转了转眼睛,道:“我前几天在火车上看到一份报纸,上头有一个报道说北方大城市郊外的偏僻农村,本来地价非常便宜,随着近些年开发做厂房和商品房,地价一年翻倍增长,最高的足足翻了一百倍。”

程家村离县城不远,交通也方便,指不定土地以后也能值钱。

程天源摇头解释:“这边偏僻,地也贫瘠,哪里比得上大城市的郊区。”

不过她自小在大城市长大,见多识广,她的话多少有些道理。

薛凌又劝了劝,只是程天源考虑家里的情况太拮据。

“家里地偏多,卖了二十亩,还有前面的二十来亩。村口的那二十亩离家远,爸妈都没法去打理,卖了就卖了吧。”

薛凌见他不松动,风风火火冲去后方,翻了翻行李箱,很快拿了五张崭新的一百块跑过来。

“那二十亩地,我买了!”

程天源愣住了!

……

隔天一早,程天源便带着薛凌去村委会打电话。

薛家去年已经装了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是薛父接的电话,叮嘱女儿好好跟程天源过日子,好好孝敬公婆。

薛凌脆脆应好,让他们注意身体,答应等她和天源稳定了,就去帝都看他们。

程天源站在一旁跟村长聊着话,等她打好了,就带她往村口的荒地走。

“村口拐出去一会儿,就是刚建成的XX省道。这一带都很荒,种不出什么来,你确定真要买?”

薛凌坚定点点头。

程天源浓密剑眉皱起,问:“你一个外乡人,买这么大一块地做什么?不能种也不能耕!”

薛凌似笑非笑盯着他看,道:“我都嫁你跟你领证了,怎么我还是外乡人啊?”

程天源仍沉着脸,眼睛却突然眨多好几下。

“我……刚才问过村长了,村里的土地一向都是自由买卖。卖给外乡人的话,还可以去村委会打个证明。”

“不用了。”薛凌眯眼看着杂草丛生的荒地,道:“我信你。”

程天源想不到她见了荒地后仍坚持要买,有些暗自生气。

薛凌反而笑了,扬了扬眉头。

“你可以将地卖给别人,为什么不能卖给自己老婆?喏——钱给你了!对了,别把这事告诉爸妈和妹妹,这是咱俩的秘密。”

程天源盯着她看了半晌,终于点点头。

……

那天吃过午饭,程天源跟薛凌出发了。

程木海和刘英送他们到村口,老两口依依不舍,很是心疼。

“凌凌,你刚嫁过门,怎么能让你就去打工?”

薛凌连忙摇头,大大咧咧道:“爸,妈,咱们是一家人了。眼下家里的情况还比较差,我应该去帮源哥哥赚钱养家的。”

程父和程母都泪目了,感动不已,叮嘱儿子要好好照顾媳妇。

程天源沉稳应声,拿过薛凌手中的旅行箱,大跨步领前走了。

薛凌笑呵呵跟公公婆婆挥手,跟在后方离开。

程家村不大,半天不到这事就传开了。

众人心里羡慕得不得了,说阿源家娶到一个有钱又勤快的好儿媳妇,一个个赞不绝口。

夫妻同行

程家村离荣华城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但坐车的地点离村里远,得走上二十分钟,才到达坐车的地点。

薛凌自小在城里长大,不是骑自行车就是坐公交车,后来家里还买了轿车,从没过长路。

走了十几分钟后,她累得满头大汗,背靠着路旁的树干,一个劲儿喘气。

“每天两点左右车子就会到,只有这一趟。”程天源淡声提醒:“走快点儿,不然赶不上。”

见她累得够呛,可他一手提着自己的大包裹,一手拿着她的旅行箱,实在腾不出手拉她。

“还行不?能坚持吗?”

薛凌深吸几口气,咬牙喊:“行!”

语罢,抬头挺胸继续迈步,尽管两腿一直抖着。

程天源看着她坚毅的背影,眼底浮现一丝赞许,很快跨步跟上前。

一会儿后,他们终于到了上车点。

只见破旧的亭子外,等了足足二三十人,或吸烟或聊着话,不时往前方张望,等着短途车过来。

程天源带着她站在队伍的后方,将行李搁下。

男的俊,女的俏,一下子吸引了好多眼光。尤其是薛凌,不仅身姿婀娜,小脸蛋又白又嫩,好些男人甚至看得直发愣。

程天源眉头微蹙,侧过身子,将薛凌挡在身后。

薛凌瞧着他霸气的体贴动作,偷偷抿嘴笑了。

车很快到了!

众人提着行李,一窝蜂乱挤乱涌。

程天源个头高壮,帮薛凌挡开人群,很快将行李甩上车,大手往后一拽,利索将薛凌拉上车。

半个多小时的颠簸短途车后,两人终于到了县城。

程天源解释道:“我就在县城中心的供销社工作,楼上有宿舍楼,几个男人合住一间。不久就要天黑了,先找个地方让你落脚。”

薛凌点点头,张望四周道:“找个便宜的小旅馆吧。”

程天源却为难了,解释:“小旅馆倒是有几家,只是环境不怎么好,附近蛇龙混杂,你一个人住不安全。”

薛凌眼睛微闪,问:“你上班的供销社附近有小旅馆不?”

“有一家挺近的。”程天源仍是摇头:“不过还是不安全。我得上班,万一你出个什么事,再近也没用。”

薛凌假装很烦恼的模样,道:“我明天一早就去找工作,顶多住个一两天。白天进出应该没什么事,怕的就是晚上。”

程天源沉着脸,好半晌后终于开口。

“要不,傍晚我下班去找你。这刚入秋,天气不冷,我在里头打个地铺。等你找了工作,有了地方住,再把房间退了。”

薛凌正中下怀,连忙点头应好。

荣华县城不算大,程天源带着她走去供销社。

“前头拐弯就是,旅馆在街对面,叫‘相约旅馆’。”

薛凌瞄了一眼,见楼层有些老旧,不过打扫得还算干净,点头应好。

旅馆老板娘见他们是两个人,没好气道:“两个人就得睡标准房,怎么能住单间!万一遇到工商来查房什么的,我这店会被罚款的!到时你们负责得了?”

薛凌坚决摇头:“我老公他在前头有宿舍,不用住这儿!要单间就行!”

标准房一天要二十块,单间一天只要八块。出门在外,能省点儿就省点儿。

“单间都没了!”老板娘沉着脸道:“只有标准房了!”

程天源想着附近只有这一家,让薛凌去远些他兼顾不了,可标准间住上几天也实在太贵,一时很是为难。

薛凌扬声:“没了吗?那我们找另一家去!县城肯定不止你这一家!”

老板娘一下子急了,拦道:“等等!”

薛凌扯着程天源的胳膊往外拉,大声:“我一住就是好几十天,又不是只一天,这里不赚我的钱,就让别人赚去!”

老板娘连忙冲出来,笑呵呵道:“那我帮你找找看。最近单间都被订了,好像还有一个,我去瞅瞅看!你们等等啊!”

本以为他们只住一个晚上,趁机捞多点儿。原来是要住长期的,那可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薛凌头也不回,大声:“剩下的肯定是最差的!我才不要!”

她悄悄给程天源打眼色,拽着他往外走。

“最好的!保管是最好的!”老板娘慌忙追出来,害怕生意被丢,大喊:“通风又有阳台!刚装修好的,东西都新着呢!保管是最好的!”

薛凌停下脚步,扭过头道:“我不跟你讲价,但要安静通风!带我们去看看,要是不好,那我照样找下家去!”

老板娘见薛凌精灵得很,不敢骗她,只好带她上楼去看。

薛凌不单看一间,其余的也都看了,最后选定一家有阳台有单独小厕所的,又让老板娘换上全新的被褥和枕头,才终于肯交上押金。

程天源掏出钱,交了十块钱押金。

薛凌本想自己交,见他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态,偷偷抿嘴笑了。

最怕他跟自己划清界限,能多赖点儿,就赶紧赖多点儿。

程天源见她一副习惯在外面走动的样子,暗自有些惊讶。

“你之前……是出外念书吗?”

薛凌眸光微闪,模棱两可答:“离家挺远的,只能在外住宿。”

她以前打理公司的时候,三天两头出差,什么阶层的人都接触过。像这样的市侩小妇人,应付起来只是小菜一碟!

将行李打点后,薛凌跟老板娘要多一把钥匙,给了程天源。

两人在附近一个小馆子吃了晚餐,程天源便拿着行李回宿舍去了。

那天晚上,程天源睡在小单间的椅子上,守了她一夜。

隔天一早,薛凌便出门去找工作,程天源则去上班。

他似乎很忙,白天上班,晚上还得加班。

接下来两个晚上,他来到小旅馆的时候,她都已经睡下。

三天过去了,薛凌似乎还没确定工作。

那晚程天源过来时,她在小矮桌上填填画画,还没睡下。

“还找不到吗?需要我帮忙不?”

薛凌抬头,耸肩轻轻苦笑。

“找了好几份,不知道要挑哪一份,你帮我过过眼吧。”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两人已经熟谙许多。

程天源坐在矮桌对面去,发现她不是在涂画,而是在写英文。

薛凌, 程天源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