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古医仙眼

更新时间:2021-04-30 17:33:15

古医仙眼 连载中

古医仙眼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陆寒, 秦慕烟

精彩试读:王老呵斥了一声,随即又露出笑脸。“小兄弟,这幅画我十分喜爱,这样吧我出两万买下来如何。”赵大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老疯了吧,居然要花两万买回来,他突然有些后悔卖给陆寒,自己这是白白损失了两万元啊。店里其他人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做为古玩爱好者,对于王老还是有所认识的,知道他的鉴定水平颇高,他怎么会看上一副赝品。陆寒看了王老一眼,脸上露出揶揄之色,“老人家,你如此心急想要买这副画,应该知道它的价格,只出两万,怕有点不合适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教训

陆寒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张歆,当年上大学时,两人一个班,陆寒不想和一个从未见面的女人结婚,便和张歆谈起了恋爱。

那段时间,他是快乐的,也是全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段感情中,他对自己初恋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要什么买什么,甚至都打算和张歆结婚。

但就在他准备求婚时,却陷入一场精心安排的网络诈骗中,导致他的公司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借高利贷来维持。

而也就是在他人生最黑暗,最需要鼓励的时候,这个他以为也深爱自己的女人却消失不见。

陆寒不想和这两人有过多交集,深吸一口气,准备转身离去。

但赵宏扬却突然拉住了他,凑到他耳边小声道,“没想到你初恋还是个少女啊,那滋味简直妙极了,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哈哈哈,谈了这么久都没给她破瓜。不过我还真是要感谢你,否则我怎么能享受到头一回!”

陆寒的双拳瞬间握紧,眼里寒芒闪动,他和张歆谈恋爱时,一直尊重张歆说的婚后才同房的想法。

没想到这个贱人对自己一套,对别人又是一套。

见赵宏扬那让自己厌恶的脸就在眼前,陆寒再也克制不住,一拳轰在他脸上。

“咔!”

一声脆响,赵宏扬的金丝眼镜直接断裂,他整个人猛的向后仰去,同时惨叫声响起。

赵宏扬的脸迅速红肿了起来,鼻梁塌陷,显然已经断了,鼻血狂喷而出,眼泪哗哗直流。

陆寒这一拳并没有用全力,否则赵宏扬恐怕整个脸都得凹陷进去。

“我草尼玛,你敢打老子!”

赵宏扬捂住鼻子,口齿不清大吼。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大学时,任由自己欺负,都不怎么反击的陆寒,今天居然敢打他?

还打这么狠,这是毁容了啊!

赵宏扬不顾脸上疼痛,猛的爬起来冲向陆寒,他可是道上的人,岂能挨打不还手!

只是他刚冲到陆寒面前,拳头还没挥出去,陆寒已经一脚踹在了他身上。

“嘭~”

赵宏扬身子犹如烧红的大虾一般,弓着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脸庞痛苦扭曲。

张歆都看傻了。

陆寒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别说打人,连吵架都吵不过自己,现在居然敢打赵宏扬,那可是自己的长期饭票啊。

“陆寒,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敢打我男朋友,怪不得父母双亡,你今天不赔偿就休想走!”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陆寒反手便是一巴掌扇在了张歆脸上。

张歆直接被打蒙了,捂住红肿的脸,一脸惊恐的看着陆寒。

“再说我父母,就不是扇你耳光这么简单了。”

在这一刻,陆寒对张歆彻底放下了,突然觉得心中轻松了许多。

他看了一眼已经勉强站起来的赵宏扬,转身向着古玩街内走去。

“陆寒,你死定了!”

赵宏扬眼神怨毒的看着陆寒的背影,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哥,我被人打了,你快带人过来,嗯,对,古玩街这边,对方只有一个人……”

……

陆寒教训完两人后,并没有放在心上,死过一次后,他对很多事情都看开了,而且现在他有着传承,只要不作死去招惹哪些大人物,迟早有出头的一天。

雅藏轩。

在古玩街较有名气的一个店,因为里面坐店的鉴宝大师,乃是整个古玩界都比较有名的张道坤。

“欢迎光临。”

陆寒刚一进门,一道电子声音便响起,正在柜台后面喝着下午茶的老板赵大海抬起了头,见到陆寒后,顿时脸上露出奸商的笑容。

“哟,这不是陆总吗!可好久都没来我这小店光顾了,正好,我最近收了一批好货,要不要看看?”

陆寒瞅了他一眼,“拿出来我瞧瞧。”

反正他只是打算吸收古董里的灵气,看看也没关系。

赵大海一听,笑的更灿烂了,两只小眼睛直接成了一条缝。带着陆寒到了一个装修得古色古香的架子前。

此时已经有几名客人正在品鉴。

“陆总,这些可都是好东西。”

赵大海看了其他人一眼,又凑拢了一些,神神秘秘的道:“这些可都是土里出来的,我联系了好久,人家才肯卖给我。”

陆寒笑了笑,土里出来的,他当然知道什么意思。

说白了就是盗墓来的,但对于赵大海的话,他是不会信一个字,这家伙不知坑了自己多少钱。

他开始盯着货架上的物品看,果然如他所料,这些东西看上去都像是真的,可在陆寒的眼里却没有一点反应。

陆寒想了想,记起自己在家里是触碰到玉石手链,灵气才出现的,于是又一件一件的摸过去,依旧没什么反应。

“怎么样?看上那件了,你是老顾客,可以打个折扣。”

赵大海见陆寒看得十分认真,还上手去摸,以为他动心了,急忙趁火打铁。

陆寒摇了摇头道:“你去忙你的吧,我再看看。”

说完离开这个货架,开始看店里的其他古董。

整个雅藏轩的店里,古董倒是有,但里面蕴含的灵气十分稀少,甚至还抵不上他的鸡血石手链,这让陆寒有点失望。

正想再去其他店转转,眼睛却落在了一副字画上。

这字画挂的位置有点偏,而且不大,被其他字画遮挡了一些,要不是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到。

在看到这幅画时,一团光芒在字画上淡淡的闪耀。

陆寒心里一喜,急忙道:“赵老板,你这副字画怎么卖?”

赵大海顺着陆寒手指的方向看去,嗨了一声,“这是一个客人寄托在这里,让我卖的,你要的话,一万块钱给你。”

陆寒道:“拿下来我看看。”

赵大海将之取下,递了过来,陆寒在接到字画的瞬间,一道拇指粗细的灵气窜出,从陆寒的双眼内进入身体,最后进入丹田。

“你这画一看就是临摹的,还一万块,太贵了,一千我就买。”

“陆总,这真是郑板桥的真迹!一万块钱真不能少了。”

赵大海眼睛转了转,不肯松口。

其余人听到赵大海的话,也都过来看了看,随即笑而不语。

这画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但他们不能说,以免坏了老板的生意。

这种字画别说一千,一百他们也不会买。

“行,那我不买了,你慢慢留着吧。”

陆寒将画一搁,转身就走,反正灵气已经吸收了,得不得到这幅画也没多大关系。

“唉,陆总,今天做个开张生意,你再加点。”

赵大海见陆寒真的要走,急忙喊住,一脸肉痛的表情。

“最多给你加五百。”

“行。”

赵大海急忙将画塞到陆寒手中,生怕他不要似的。

见已经成交,周围的人才议论纷纷。

“这小子的眼睛没毛病吧,这么明显的赝品居然还花钱买,我看这画最多也就值50块。”

“钱多人傻呗,古玩这行当还真来钱。”

“……”

陆寒听到这些议论,嘴角翘起一丝弧度,转身准备去拍卖行。

鉴画

就在陆寒买下郑板桥的《兰竹芳馨图》时,一老一小两名男子进入了店内。

“王老,您老人家来了。”

赵大海见到来人,顿时热情的迎了上去,神色中带着恭敬。

陆寒见状,也看了过去。

年轻男子二十七八岁左右,张得还算英挺,穿着一身名牌,头发经过精心的修理,看上去充满了成功人士的味道。

老年男子头发斑白,看上去六十左右,精神非常的好,脸色红润,有种不怒自威之感。

两人进来后,被称着王老的人便快速看向墙壁上的字画,当他看到后面墙上空白处时,神色微微一变。

“赵老板,你之前挂在这里的那副《兰竹芳馨图》呢?”

听到王老的问话,赵大海愣了一下,随后看了陆寒一眼,然后脸上堆起笑容,

“王老,那幅画已经被那位小兄弟买了。”

“卖了?”

王老一怔,随即叹了口气,没想到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他对字画非常感兴趣,但又不想去拍卖会花高价买,想要捡漏,昨天来雅藏轩,将这里的所有字画都看了一遍。

觉得这副《兰竹芳馨图》有点奇怪,但他当时也没多想,认为就是赝品,但回去后,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才赶来,但还是慢了一步。

“王老,你该也不会看上那副画了吧。”

赵大海见王老的神色有些奇怪,心里咯噔了一些,他知道王老在鉴定方面虽然不如自己请来的张大师,但也不是一般人可比。

这幅画因为已经收了好几年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赝品,所以也没有拿给张大师掌眼。

王老没有再理会赵大海,而是直接对陆寒道:

“这位小兄弟,能否割爱将这字画卖给我呢?”

赵大海惊得长大了嘴巴,王老居然想将画买回来,莫非这真是真迹?

“不卖。”

陆寒十分干脆的拒绝。

“小子,你不要不识好歹,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年轻男子上前一步,眼睛瞪视着陆寒。

“呵,这是我花钱买的,难道你还想抢不成。”

陆寒毫不示弱的对视。

“家辉,不可无理。”

王老呵斥了一声,随即又露出笑脸。

“小兄弟,这幅画我十分喜爱,这样吧我出两万买下来如何。”

赵大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老疯了吧,居然要花两万买回来,他突然有些后悔卖给陆寒,自己这是白白损失了两万元啊。

店里其他人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做为古玩爱好者,对于王老还是有所认识的,知道他的鉴定水平颇高,他怎么会看上一副赝品。

陆寒看了王老一眼,脸上露出揶揄之色,“老人家,你如此心急想要买这副画,应该知道它的价格,只出两万,怕有点不合适吧。”

王老怔了一下,脸上有着一丝尴尬,他确实还抱着捡漏的心思,认为陆寒不懂这画,所以才开出两万的价格,此刻听到陆寒点破,知道自己捡不了漏了。

只得道:“不知道小兄弟想要多少?”

“我本想去拍卖行的,但既然你诚心想要,一口价300万。”

陆寒报了一个合理的价钱。

“你小子想钱想疯了吧,一副破画也敢喊三百万。”

王家辉忍不住怒道。

赵大海也脸皮直抽,一个劲的给陆寒打眼色,眼前这人可得罪不起啊。

“哈哈,小兄弟,我只是对这画有些好奇,是真是假还不知道,三百万太多了。”

王老倒不是在乎钱的多少,而是他不想当冤大头,他虽然觉得这画有问题,但毕竟还没真正鉴定过。三百万买个假的,那可就成为笑话了。

“我既然敢卖你三百万,自然是真的。”

陆寒淡然一笑,然后将画铺在了桌上。

就在这时,从雅藏轩的偏房内走出一位留着山羊胡,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

“张大师。”

古玩店内的客人纷纷对中年男子打招呼。

就连王老也都客客气气的上前寒暄了一下。

张道坤神态倨傲的走到桌前,用眼瞟了一下陆寒,然后拿起画仔细看了一下,淡然道:

“这画就是赝品,王老你切莫上当。”

王老也凑了过来,来来回回的仔细看着,还用手摸了摸,随即皱起了眉头,自己明明就觉得画很古怪,兰竹的枝陆确实是郑板桥的真迹,但主干却又不是,画得太过粗糙。

难道临摹之人只学到了画枝陆的精髓,王老摇了摇头,有点想不通。

陆寒见这王老虽然有着上位者的气势,但并没有以势压人,见他又是真心喜欢古玩字画,想了想道:“王老,其实这画另有玄机,既然你喜欢,我就让在场的都开开眼,看值不值三百万。”

“哼,好大的口气,你是在怀疑我的鉴定水平吗?”

张道坤脸上露出一丝怒色,自己都已经说这是赝品了,这小子居然还在这里和自己唱反调。

王老脸色也有点不悦,已经有多久没人敢这样和自己说话了,他身居高位,什么没见过,居然还敢让自己开眼。

“小子,如果你证明不了这画是真的,哼哼……”

王家辉没有说完,但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赵大海也拉下脸:“陆寒,你就不要胡闹了,这画什么情况,我难道不知道?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以后也别来我店里了。”

围观众人也议论纷纷。

“这人想钱想疯了吧,张大师都说是赝品,他居然还敢喊三百万。”

“年纪轻轻的居然有妄想症,有病就要早点治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会哗众取宠。”

“呵呵,我看他是自取其辱才对。”

“……”

陆寒不管众人如何议论,对着赵大海道:

“赵老板,麻烦你拿几根蜡烛给我。”

赵大海不明所以,但还是从柜台下拿出十根递给了陆寒。

点燃六根蜡烛,陆寒将其固定在桌上。

然后将字画拿起,开始在蜡烛上炙烤,他的动作很慢,重点烤了竹杆部分,大约五分钟后。

他将字画平放在桌上,然后问赵大海又要了一杯水和棉签,然后一点点的擦拭竹竿部分。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就见到竹竿表面上的墨汁渐渐消失,露出里面另一段竹竿。

随着陆寒的动作,整幅画的竹竿都被替换,和枝陆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王老和张道坤更是看傻了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寒, 秦慕烟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