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傲娇厉少绝不离婚

更新时间:2021-04-30 11:50:32

傲娇厉少绝不离婚 已完结

傲娇厉少绝不离婚

来源:追书云 作者:巴拉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安安不会离开的,绝不会!都是骗我的,骗我的……”他差点跪倒在地,厉司尘想过千万种弄死她的方法,但是从没想过弄死她之后的事情。她死了,不在了?他做的事情是对的吗?厉司尘凌乱地又哭又笑,像个无助的孩子。“请问是厉少吗?”厉司尘还在发呆,一个男人抱着孩子闯入了休息室。进门就跪在他脚边将襁褓里的婴儿塞入他怀里。厉司尘从出生就是天之骄子,从来都是处事不惊的人,没像今天这么窘迫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毁人亡-巴拉

婚礼流程紧凑,厉司尘却总是提不起精神,心里空的厉害。

心不在焉的模样,让苏怡一阵气恼,她委屈的垂下眼眸,低语道:“司尘哥哥,你就那么讨厌我,连今天这样的日子都不愿意好好对待吗?”

厉司尘瞟向女人,正好看见对方红透的眼眶,莫名的,心里越发堵得慌,压抑着不耐烦,他沉声道:“我娶了你,就会好好对你的。”

纵然心里还有委屈,顾忌着满园宾客,苏怡到底还是露出个笑脸,算是揭过此事。

与此同时,司仪上台主持,说了几句俏皮话,就是新人入场环节。

万众瞩目下,两人相携着朝台上走去,正要上台之际,却听见一道凄厉的女声。

“等等!”

厉司尘身形一顿,只觉得声音莫名的熟悉。

下一刻,乔安安虚弱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几步路而已,她腹部的伤口再次裂开,剧痛袭来,她捂着伤口,强迫自己站直身体。

“一个虚情假意,说话不算数,另一个更是知法犯法,强迫他人打掉孩子,两个人凑在一堆,也算是人以群分了!”

一句话,在人群里掀起惊天巨浪。

苏怡母女吓白了脸,苏母更是恼恨,自己竟然没有好好善后…

厉司尘更是皱紧了眉头,女人就站在那里,脸色苍白的像是下一秒钟就会消失一样,还有小腹,空荡荡的…

视线扫在苏家母女身上,他眼眸中有了杀意!

他们竟然胆大包天到,敢杀了自己的孩子!

他拧眉拽过苏怡的胳膊,厉声道:“是不是你们做的?”

苏怡身体颤抖了一下,司尘哥哥这么问,却是直接给自己判了死刑,要承担他的怒火…

就在这时,厉老爷子上前了一步,冲着厉司尘眯着眼睛笑道:“司尘,这样的场合,不管乔小姐有什么事,先把人带下去,别耽搁了好时候。”

厉司尘眉头皱的越发深,从老爷子话里听出了威胁的意思。

他在老爷子膝下长大,最明白对方的为人处世,更是心知肚明,自己要是处理不好乔安安,只怕老爷子就要出手了。

老爷子出手,她会有什么好结果呢…

几乎是瞬间,他有了抉择。

视线直直看着乔安安,他一字一句道:“先下去,有什么事一会儿说。”

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我言而有信,会给你一个公道。”

乔安安冷笑一声,眼里的光芒尽数阴暗。

刚刚的瞬间,她还以为在男人眼里看到怜悯疼惜,她以为孩子也有他的一半,他会心疼,会惩治苏家人,可原来,也不过是把事情压下。

更甚至于,他应该是高兴的吧,不用再跟自己这个杀人凶手有联系了。

笑够了,她忍着疼一步步走近男人,心也跟着疼,仿佛每一步都走在刀山火海里。

“厉司尘,再有三个月,孩子就该出生了,她也是高兴的吧,不用再来这个世界。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权势滔天,可以永远的凌驾在别人之上,我告诉你,你错了。最起码我的命…”

“乔安安!”男人厉声吼道,从未有过的慌乱感袭上心头,他强迫自己保持镇定,半哄骗半要挟道:“你该知道自己是有软肋的,现在离开,我对你既往不咎,否则…”

余下的话未说,但要挟意味十足。

是啊,自己还有软肋…

所以就能任人欺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她如一只斗败的公鸡,佝偻着腰,老妇人一般。

厉司尘莫名的难受起来,他招招手,示意保镖把人带出去。

保镖应了声,架起乔安安的胳膊就往外走,拐角处时,冲着苏母隐秘的点了点头。

乔安安跟着保镖出来,上了车,不言不语,行尸走肉一般。

保镖看了她一眼,可惜的摇摇头,“今天送你上路,我也是身不由己,冤有头债有主,下辈子要是报仇,别来找我。”

乔安安心里闪过慌乱,她挣扎起来,疯狂的扳动着车门,却是被保镖一下子敲晕,彻底的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的婚礼现场。

勉强走完了所有流程,厉司尘打通了助理的电话,刚要开口,那头慌乱的声音传来。

“老板,警察打电话过来,说是乔小姐遇到了车祸,车毁人亡……”

啪嗒一声,电话掉在了地上,他像是忽然被抽走浑身力气一般,双膝一软,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他是我们的仇人-巴拉

“老板,警察打电话过来,说是乔小姐遇到了车祸,车毁人亡……”

啪嗒一声,电话掉在了地上,他像是忽然被抽走浑身力气一般,双膝一软,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

厉司尘没回过神,慢慢品着电话里的事情,突然呵呵的笑起来。

出事了,车毁人亡?怎么可能,她像狗皮膏药一样黏在自己身边,甩都甩不掉,怎么会突然出事呢。

厉司尘一声不吭地站在休息室里发呆,后背被冷汗渗透也没反应,他感觉自己在做梦,身体和脑袋全部晕乎乎。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安安不会离开的,绝不会!都是骗我的,骗我的……”

他差点跪倒在地,厉司尘想过千万种弄死她的方法,但是从没想过弄死她之后的事情。

她死了,不在了?他做的事情是对的吗?

厉司尘凌乱地又哭又笑,像个无助的孩子。

“请问是厉少吗?”

厉司尘还在发呆,一个男人抱着孩子闯入了休息室。

进门就跪在他脚边将襁褓里的婴儿塞入他怀里。

厉司尘从出生就是天之骄子,从来都是处事不惊的人,没像今天这么窘迫过。

他抱着孩子意识到了什么,身子颤动的说道:“孩子?我的?”

“是啊,苏小姐让我强行取出孩子,我被逼的没办法就照做了,本来想把孩子送还乔小姐但是她人没了,我实在没办法了,厉少,这是你亲生骨肉,不信可以亲子鉴定。我马上离开这个城市到别处发展,求你们别再来找我了。”

医生说完之后留下婴儿的检查报告和鉴定书,赶快离开了这里。

厉司尘呆若木鸡地盯着怀里的孩子。

苏怡挖了他的孩子……

后悔,不甘,痛恨,还有自责……厉司尘的灵魂被人活生生地剥离身体,除了喘息只剩下疼。

“苏怡,你这个贱人!”

怀里的孩子突然嚎嚎大哭,每一声都像尖刀刺进他的心窝……

四年后,女人身穿红色的连衣裙站在墓地里面,对着一个金色描边的墓碑发呆。

墓碑中间有主人的画像,虽然微笑着,但是双眸里面透着剧痛和悲凉。

白小暖抚摸墓碑上的头像,再摸摸自己的脸,小雨淅沥沥地淋在身上,她恍惚地晃了晃身子。

“小暖,对不起!当初他为了争夺家产,让我永远无法翻身,强行取出你肚子里的孩子,甚至为了掩盖他的罪行,设计车祸想将你存在的痕迹全部抹杀,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你,还要用这个墓碑来麻痹他。”

她的指甲掐入肉里,快把下唇咬出血:“厉司尘!”

厉司卓冷笑:“这些年,我为了保护你东躲西藏,这都是拜厉司尘所赐。”

“司卓……”

四年前,她发生了很严重的车祸,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根据主治医生的说法,如果不是用最好的医疗手段,她早就死了。

再三询问下,她才知道当初是厉司卓把她从车里救出来。

不仅花了百把万给她治疗,还找了美国最好的整容师修复了身体和面容。

她在医院住了两年多,又在康复中心呆了一年半。

而把她害成这样的人就是厉司尘!

夺子,然后还想杀了她!

好狠毒的男人啊!

白小暖知道厉司卓对她很好,她信任他依赖他,更是感激他。

厉司卓把大黑伞撑到她的头顶,看她双眸阴沉透着浓浓的恨意,他翘起嘴角笑了。

白小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的时间,她的双腿开始发麻。

还虚弱的身子快支撑不住了,她拉住厉司卓的手说道:“司卓,你会帮我吗?”

“当然,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帮你还能帮谁。”

“我想见我的孩子,帮我!”

厉司卓浓眉微微蹙起,好像十分为难的样子,白小暖拽紧了他的衣袖近乎哀求地看着他。

他宠溺地摸了摸白小暖的头,一副拗不过只好妥协的样子,“好吧,但是你要记住,他是厉家的继承人心狠手辣,又有钱有势,你一定不能冲动。”

“我知道。”白小暖想到厉司尘跟他的关系,还想说什么最后全吞回了肚子。

傍晚时分雨越下越大。

两人坐在车里,在一家意大利餐厅的对面等着。

过了一会儿,一辆低调的黑色宾利在餐厅门前停下,厉司卓说道:“那就是我哥的车,每周一次带小孩来吃饭,都是包场的。”

“我儿子会来?”

“嗯。”

话音刚落,男人的大长腿先从车里出来,他弯腰探进车里,小心抱着个小不点出来。

司机为他撑着伞,遮住了他的上半身和孩子的模样。

白小暖心头肉揪着生疼,她拉动车门准备下去,被厉司卓强行按住。

“别冲动,你再出意外我怎么办?”

“可是我儿子……”

不知道有家人还好,知道了却不能见面,才让她更痛苦。

厉司尘走到餐厅的门口突然停下脚步,心神不宁的回头看了眼。

司机问道:“厉少,有什么事儿吗?”

“没,进去吧。”

厉司尘摇摇头,无数次错觉无数次回头,他都习惯失望了。他抱着儿子进了餐厅,在老位子坐下。

透过玻璃窗她只能看见父子两的背影。

白小暖双眸布满红丝,指尖已经把大腿掐出了血。

垃圾!渣男!他怎么能这么心安理得地跟儿子吃饭,不怕卡死吗?

厉司卓不吭声的看着,过了许久见到她掉眼泪,才递上了面巾。

“我是私生子从小就没地位,厉家我也说不上话。我哥虽然天之骄子,但是也害怕以后财产落到我手里。”

“所以就用我儿子去争宠?他可真做的出来!垃圾!王八蛋!”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