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厉太太别想离家出走

更新时间:2021-04-30 11:33:17

厉太太别想离家出走 已完结

厉太太别想离家出走

来源:追书云 作者:玉姒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厉诚廷……”安怡难以置信的看着厉诚廷,低低的喊了一句他的名字。厉诚廷看着安怡痛苦的表情,心中产生了一丝快意。这些都是她应该受的!谁让她惹怒他,谁让她这么作践自己!她活该!“安大小姐?你不是自诩伟大吗?不是说要钱去救你女儿的命吗?怎么?现在只是让你跪下,你都不愿意了?”厉诚廷悠悠的说道,满脸都写着不屑于蔑视。此时,安怡咬着嘴唇微微发白,拳头握得紧紧的,浑身止不住地抖动起来,显然是在强忍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厉太太别想离家出走:你玩的那一招

安怡把手往后一缩:“行了,今天的电话我不打可以,那就请你乖乖让开,别挡着我的路。”

医院那边等着交钱,她实在是没精力跟这个女人在这里浪费时间。

说完,她抬腿想绕过司梦迪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却被她一把拉住了手臂。

“你打了我不道歉也就算了,还敢这样趾高气昂地威胁我?”司梦迪被安怡的态度激怒,也顾不得在厉诚廷面前的形象了。

以前的安怡是安家大小姐,厉诚廷的未婚妻,摆出一副高傲的模样也就算了,现在落魄成这样的她凭什么对自己颐指气使?凭什么高高在上?

司梦迪越想越觉得不服气,更不愿意放过她了。

安怡被她缠得烦乱不已,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陪在缈缈身边了,还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如果可以,她是真的想尽快甩掉这个牛皮糖一样的女人。

“我希望你搞清楚,昨晚我打你那一巴掌,是给你的‘还礼’,事情的起因在于你,我凭什么要道歉?”

安怡耐着性子一字一句说道,“你要是再胡搅蛮缠,我可就真的告诉厉诚廷了。”

“你倒是告诉啊,看看厉总是信你还是信我!”气急败坏的司梦迪根本不愿意在她面前示弱,即便是心里没有底气,也要说出这样的狠话来。

见她这样说,安怡知道如果自己不打这个电话,她是真的要跟自己死磕到底了,于是立马拨通了厉诚廷的电话号码。

在漫长的等待后,电话传来无人接听的播报声。

她期望着他能让自己脱离这个困境,能够赶快去缈缈身边,他却连她的电话都不愿意接一下。

安怡的脸瞬间变得灰败,多像啊,五年前也是这样,他冷眼看着她陷入困境,却跟那些人一样,不相信她,甚至嫌恶她。

司梦迪见状,更加得意了:“还真当自己是厉总的什么人了,电话都打不通,支票不会也是伪造的吧?让我看看!”

她说着,就走上前来要抢夺安怡手中的支票。

察觉到危险,安怡立即后退了几步,将手背到身后,警惕地看着她:“凭什么?”

“凭我是厉总手下工作的人,对他的字迹再熟悉不过了,要是你敢伪造,我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司梦迪步步逼近,“再说了,你要是不心虚,为什么不拿出来给我看看?”

安怡退无可退,只能怒目瞪着她:“司小姐,请问你是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三番两次插手我跟厉诚廷夫妻之间的事情,又有什么资格查验我的支票?”

司梦迪被她噎得无话可说,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愤怒,不管不顾地就要扑上去抢安怡手中的支票。

这是缈缈的救命钱,安怡当然不能让它落入这个女人手中,拼命护着不让她抢走,她却不依不饶,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咔——”

纸张碎裂的声音传来,安怡看着就这样在她们手中碎成了两瓣的支票,心脏仿佛堵上了一块大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这个疯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这句话她喊得歇斯底里。

好不容易换来的救命钱,就这样毁在了这个女人手上。

似乎是没想到安怡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司梦迪一时间愣在了原地,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又恢复了傲慢的嘴脸:“嘁,不就是一张伪造的支票吗!”

安怡只觉得一切都变得灰暗,眼角无意识地泛出泪来。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组没有显示来电人名字的号码,安怡看了一眼,摁下了接听键,声音带着微弱的哭腔:“厉诚廷。”

“怎么?”电话那端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你跟你的员工解释清楚,你给我的支票到底是真的还是我伪造的。”说完,她立马把手机递给了司梦迪,司梦迪拒绝不得,只能接下。

她添油加醋地描绘了刚才的情况,又特地美化了不少自己的情况后,却因为厉诚廷的话神色暗淡了不少:“知道了厉总,我马上跟她说。”

电话挂断之后,她说道:“刚才的事情算我误会你了,厉总说让你去厉家老宅一趟。”字里行间没有半分后悔或者愧疚。

安怡并没有因为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而感到高兴,只狠狠地剜了她一眼,立马上了电梯。

经过昨晚那一夜,光是想到厉诚廷,都让她忍不住的战栗,曾经的爱人变成了恶魔般的存在,给她带来的是无尽的折磨和屈辱……

可现在支票没了,她除了按照他说的做,还能怎么办?

随手拦了辆的士,直奔着厉家老宅而去。

佣人们似乎都经过了他的授意,并没有拦着她,反而让她一路畅行进去了,管家还告知她厉诚廷此时正在书房。

到了书房门口,她却犹豫了。

到底要怎么说,才能让他重新给她一张支票?

“到了怎么还不进来?”

厉诚廷早就听见了脚步声,却迟迟不见人进来,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安怡被他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迟疑着推开了门。

这里的一切都是她无比熟悉的样子,但现在对她来说,又多了许多陌生的感觉,多待一刻对她来说,都算是凌迟。

安怡深吸一口气,决定速战速决,于是直接说道:“厉先生,刚才的支票被你们厉氏的员工撕坏了,请问你能再补给我一张吗?”

“哦?怎么我听她说,是你自己不小心弄坏的呢?”厉诚廷挑眉,却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不是……”

安怡想要解释是司梦迪颠倒乾坤,看了看厉诚廷冷漠的样子,又觉得可悲可笑。

就算是自己解释了又怎么样,他会信吗?

“厉总,那张支票的钱我并没有取出来,所以钱还是厉氏的,只是需要您再给我开一张……之前那张,之前那张我可以还给你!”说着,她把手上剩下的半张已经揉皱的支票拿出来,摆到了他的桌上。

那双冷眸终于看向了她,带着轻蔑和不屑。

“安大小姐,你这又是玩的哪一招?”

厉太太别想离家出走:跪下来求我

“厉总,这张支票不能用了,我只是希望你能够重新再给一张!”安怡心下一痛,暗自紧了紧拳头,她多说无益,索性也就直奔主题。

缈缈情况危急,容不得她有半分的耽搁。

厉诚廷气定神闲地端坐着,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沉闷地响声直逼人心里,“喔,我可记得咱们只是交易,钱已付清。”

“司小姐把那张支票毁了,我没办法,只能……”安怡好脾气地再次重申一遍。

厉诚廷冷哼一声,薄唇轻启,“谁毁了就该找谁,那安大小姐怎么不去找司小姐,反而是找到我的头上了呢。”

谁不知道他堂堂厉氏总裁从不近女色,最早的安怡退下,如今身侧女伴只有司梦迪。

只是这司梦迪挑衅是为了什么,恐怕他厉诚廷心里最清楚。

安怡盯着厉诚廷那冷淡的眸子好一会儿,才自嘲一笑,“这谁人不知司小姐乃是你的心尖之人,恐怕司小姐撕毁支票这其中的缘由厉大总裁难道会不知?”

“砰!”玻璃制烟灰缸被猛然砸落在地,四散的碎玻璃飞溅开来。

安怡也不躲,闭着眼睛,任由那碎玻璃将她狠狠地刮下,直到有粘稠的液体划过脸庞。

她抬头看向那个始作俑者,竟是胸口猛烈起伏,冷峻地脸庞似乎镀了层寒霜。

心尖之人!她安怡竟然敢说得出口,厉诚廷眼里一抹玩味,轻笑出声:“安大小姐这么一说,我是该替梦迪买了这账。”

安怡的心里酸涩无比,他亲口承认了司梦迪是他的心头肉!

五年之前两人的山盟海誓,到头来只是沦落成笑谈,这是怎样的一种讽刺。

她使劲用指甲掐到肉里,硬生生地将眼泪逼回去,“那麻烦将支票重新给我吧。”

她的一切反应,厉诚廷尽收眼底,她竟然这么的自以为是,也对,这女人与白继枫纠缠不清,玩弄感情,如此想来也不难理解。

“我说安大小姐,你是不是大小姐做惯了,根本不懂怎么有求于人。我厉诚廷怎么说在整个C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岂容得你这样一个下……”

厉诚廷本想辱骂安怡贱,可话到了嘴边,终是没有说出口。

“岂容得你这样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在这里予取予求!”厉诚廷改了口继续说道。

聪明如安怡,哪里听不出来厉诚廷那句没有说完的话总所含的意思。

安怡顿了顿,强忍着心中的委屈,面不改色,摆出一副高傲和不可一世的态度继续对厉诚廷。

“厉总。我们之间是做了交易的,现在支票撕碎了,就等于您并没有兑现您的承诺,您自己也说了,在偌大的C城,您厉总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您该不会想要赖账吧?”

安怡是已经豁出去了。既然不能好好沟通,她就只有利用激将法逼迫厉诚廷重新给她开支票。

为了缈缈,安怡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

更何况,这只是自贬身价而已,用自尊去换取这五百万救女儿,也是值得的。

“安怡!你给我住口!”厉诚廷气得额头的青筋都已经爆出。

他没有想到,曾经那样深爱的她,如今却堕落成了这个样子。

为了钱,她竟然可以当着他的面,承认自己用身体在跟他做交易!

她何时变得这样不自爱?

她何时竟然成了这样一个为了钱而甘愿出卖自己肉体和灵魂的女人?

更令他生气的是,她居然还可以这样轻描淡写心安理得的承认自己这些不堪的行为!他简直不能容忍!

“厉总,想要我住口,那就重新把支票签给我!只要你签字,我立马就消失!”安怡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她不知道说出这些话的后果是什么,只要能够让厉诚廷重新签支票,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厉诚廷用阴冷的眼眸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他是不会被她牵着鼻子走的!他不能生气!不能因为这个女人的几句话而生气。

主动权必须掌握在他厉诚廷的手里。

“安怡,想要我重新签支票,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厉家也不是你能够随意进出的,支票也不是这么好拿的。”

厉诚廷强压着被安怡激起的怒意,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安怡说道。

“既然是交易,我又是生意人,没有好处,我岂能随意便给你签这张支票。对于厉家来说,这点钱虽然算不了什么,但是这毕竟也是钱那!”他绝对不会白白便宜了这个可恨的女人!

“你想要什么?”安怡有些底气不足的问道。

现在的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她不知道厉诚廷会想出什么邪恶的想法来。

她连仅存的自尊都已经被厉诚廷践踏的零碎不堪了,她还能有什么呢?

可是为了缈缈,安怡还是要去面对这些未知的恐惧。只要能够救缈缈,只要有一线的希望,她都不能轻易放弃。

厉诚廷眼眸中露出一抹笑意,他就是要让这个女人难堪,他就是不想看她过得舒坦!她给他带来了这样的伤痛,他要报复!

“只要你跪下来。跪下来求我,或许我会考虑看看!”厉诚廷用一副轻蔑的眼神看着安怡,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话,安怡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正在受着凌迟的酷刑!

厉诚廷怎么可以对她提这样的要求!他们曾经是那样的相爱,如今,他却要让她再他面前下跪。

厉诚廷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他是恶魔转世的吗?

“厉诚廷……”安怡难以置信的看着厉诚廷,低低的喊了一句他的名字。

厉诚廷看着安怡痛苦的表情,心中产生了一丝快意。

这些都是她应该受的!谁让她惹怒他,谁让她这么作践自己!她活该!

“安大小姐?你不是自诩伟大吗?不是说要钱去救你女儿的命吗?怎么?现在只是让你跪下,你都不愿意了?”

厉诚廷悠悠的说道,满脸都写着不屑于蔑视。

此时,安怡咬着嘴唇微微发白,拳头握得紧紧的,浑身止不住地抖动起来,显然是在强忍着。

她那往日澄净倔强的眸子,异常消冷地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

她嘴角轻微一勾,似是冷嘲一般。

厉诚廷没由来的心里一紧。

安怡已经重重地跪下了!

只是她没有面对厉诚廷跪下而已。

“厉总,希望您说话算话!”安怡抬起眼眸,低沉的声音响彻整个房子。

他似乎在安怡的眸子中看到了一丝泪光,心不知道为什么猛地钝痛了一下。

可是在听到安怡那一句倔强又坚定的话语时,那眸光便变了样子,再也看不到半点的软弱哀怨。

厉诚廷心中顿觉不快。

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他就是希望看到安怡痛苦的在他面前哀求,可事实却完全相反。

安怡的镇定,令厉诚廷更加懊恼!即便是看到她跪在他的面前,厉诚廷都没有感觉到自己胜利了。

“安大小姐,我自然会说话算话!”厉诚廷带着一种挫败感说道。

安怡一听厉诚廷这么说,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喜悦,连声说着谢谢之后就准备站起来时,头顶又响起了一句冷冰冰的话语:“谁允许你现在就站起来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