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他是深渊我亦奔赴

更新时间:2021-04-30 10:26:16

他是深渊我亦奔赴 已完结

他是深渊我亦奔赴

来源:追书云 作者:九生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今后离曼曼远一些,否则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惨白面容掠过一丝讥讽,“我现在与生不如死,又有什么区别?”......“不用了,我自己走。”顾白曦缓缓松开康复训练师的手,撑着墙壁艰难缓慢的前行着。“迈左腿的时候记住用右脚发力。”杜皓如同在教初学走路的孩子一般指导着顾白曦的步伐。初时几步走的还算稳当,只是接下来顾白曦脚下一阵虚浮,眼看便要摔倒的时候,杜皓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那小小的身体牢牢的接在怀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都可以

顾白曦眉头一拧,“司渊程没有交钱吗?”

未等护士开口,门外便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随着他的脚步缓缓传入。

“我只是答应医你这双腿,却没说过会负责接下来的康复治疗。”

明亮双眸倏忽一愣,司渊程这是在算计自己吗?

心中波澜起伏,面容却异常镇定,片刻后,顾白曦眉头微拧,眼底浮现一丝柔情。

“渊程,我不想变成一个废人,我想医好这双腿继续留在你的身边。”她现在什么都没有。

那张美艳的面容上尽是令人动容的恳切,望着那副曾日夜相对的面孔,司渊程忍不住怔愣片刻。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司渊程冷笑一声,眉眼中的嫌恶分明。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贱的可以。”

亲手将她逼上了绝路,可她竟还口口声声说想留在自己的身边。

顾白曦双臂支撑着,费力的爬到了司渊程的面前,往日荣光无限的顾家大小姐此刻在他面前不惜放下了最后一丝尊严。

“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吧,就当是看在我们同床共枕两年的份上?”

司渊程嘴角一撇,流露出一丝不屑,仿佛抖落一只恶心至极的臭虫一般。

“与你同床共枕的两年,是我人生最灰暗的过往。”

嘴唇微微颤抖着,顾白曦张了张嘴,竭力抑制着心底萌生的疼痛,“我...不想离开你。”

挑眉轻笑,司渊程敛眉低眼,睥睨众生般俯瞰着床上的小人儿。

“也好,就让你继续留在我的身边,也好让你亲自感受我曾体会过的一切。”

微微干涸的嘴唇上扬,顾白曦的嘴角浮现起一丝惨白却又美艳的笑容,“渊程,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丢下我一个人的。”

话音未落,司渊程便再次开口,“康复治疗的钱是借给你的,月利六分,想不想借还是看你。”

顾白曦暗自攥紧了拳头,月利六分?比市面上的多了一半不止,他这是要让自己背上惊天巨债吗?

“可我...还不上。”顾白曦缓缓开口,失落的声音中尽是柔弱。

“无妨,还不上就出去卖好了,反正,也只是被我玩过的玩具罢了。”

一字一句直戳肺腑,顾白曦片刻怔愣,眼底波光不可避免的顿了顿。

那分隐忍稍纵即逝,随即便又是满面笑意,“只要能留在你的身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顾白曦浅笑间尽是柔情蜜意,望向司渊程的那双眼中温柔的几乎一掐化水。

眉眼闪过一丝嫌恶,司渊程却还是轻勾嘴角,俊朗邪魅的面容流露得意,随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文件。

接过文件,顾白曦随意一瞥,原来司渊程是有备而来,从一开始,他就算计着让自己还债。

顾白曦紧咬下唇,仍旧提笔潇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已经失去了一切,难道还会舍不得这一副躯体不成?

“渊程。”

顾白曦抬手递回文件,轻声唤出那个名字,温柔的悠细绵长。

看着下方的清秀小楷,司渊程收起文件,抬眼瞥见那张苍白而不失美艳的面容,眉头微拧。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真能笑的出来。

司渊程转身离去,方才那张面容却在他的脑海中刻印颇深,镌刻般挥之不去。

拳心紧攥,顾白曦死咬着下唇,呼吸也带着些许颤抖。

总有一日,她要亲手为她可怜的孩子报仇雪恨。

......

康复手术不出意料的成功,本已麻木的双腿如今渐渐恢复了知觉,只是仍旧不能站立行走。

护士推着轮椅带着顾白曦在医院走廊中散步,平滑的地面上没有丝毫起伏,安静的空间充斥着轮椅滚动的声音。

一道清脆的响声打破已久的沉寂,身后高跟鞋踩踏的声音渐行渐近,直到她的身后缓缓停下。

“麻烦您了,我是顾白曦的朋友,让我来吧。”

那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刀刃抵在脖颈般瞬间让顾白曦如芒在背,身体也随之僵直了起来。

陆曼曼!

护士没有丝毫怀疑转身离去,陆曼曼顺手接过扶柄,推着顾白曦在平坦的道路上继续行走着。

“你给我滚。”

身体动弹不得,可顾白曦那张嘴仍旧不肯罢休,孩子离世,陆曼曼同样是无可恕免的帮凶。

身后响起娇俏的低笑声,“这么暴躁做什么?我在顾家服侍了两年,我不一向都是你们最称心的仆人吗?”

顾白曦暗攥双拳,竭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太阳穴处的青筋隐隐跳动。

是啊,在她身边两年,她竟浑然不觉自己的丈夫早已与这个女人暗通款曲,合谋陷害顾家。

沉默片刻,陆曼曼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自幼便在渊程的身边,渊程在哪我便在哪,即使是做佣人,我都会是渊程身边最重要的那个。”

陷害

柔和的声音中充斥着分明的炫耀,陆曼曼低头浅笑,似是回忆着以往的片段。

顾白曦冷笑一声,“是啊,低贱的人永远都摆脱不掉伺候人的工作,如今让你伺候,我心安理得。”

轮椅的轨迹猛然偏移,顾白曦清楚感受到握着扶柄的那双手开始发力,却又缓缓放松。

“就让你逞这口舌之快,今后你有大把的时间看着渊程与我情意绵绵。”

随后,那张小嘴猛地靠近顾白曦的耳边,轻柔的声音蛇蝎般扑来。

“下个月,我们就要举行订婚仪式了。”

纵然心底复仇的想法坚决,可在她听到自己的丈夫要转头与这个女人订婚的时候,仍旧让她忍不住攥了攥拳头。

司渊程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我与渊程还没有离婚,从法律上讲,我们还是合法夫妻,即使举行了订婚仪式,你终归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三儿罢了。”

嘴上的话说的轻松,可陆曼曼却分明看见那双枯槁般的手臂因为愤怒而浮起的青筋。

这个女人,终究还是受不得刺激。

“怎么,这就生气了?今后的日子可有你受的。”

随后,轮椅缓缓停下,停靠在台阶边只差分毫,只需陆曼曼轻手一推,自己便可以顺势滚落。

顾白曦眉头一拧,心底瞬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双腿刚刚做完手术,只怕再也禁不起折腾了。

只是未等顾白曦开口呼救,身后的陆曼曼便猛然传来一声尖叫,轮椅随之坠落台阶。

不远处的护士听见惊叫声急匆匆赶来,一眼便看见摔在台阶下的陆曼曼与顾白曦。

“曼曼!”

司渊程急切的声音传来,顿时让刚才还在天旋地转中的顾白曦清醒过来。

在被陆曼曼推下去的一瞬间,纵然眼前晕眩,可她仍旧清楚的看见陆曼曼迅速跑下楼梯,并在轮椅落地的一瞬间,将腿垫在了车轮之下。

“渊程......”

陆曼曼惨白着一张小脸,右腿被压在车轮下已有血丝慢慢渗透出。

她费力的想要抽出自己的腿,额角渗出细密的汗丝,表情痛苦的几近开始扭曲。

“渊程...我的腿好像不能动了...我刚才只是把订婚的消息告诉白曦而已,她为什么......”

陆曼曼低声哭诉,声音婉转动人,让人不由得生出怜爱。

顾白曦一眼便看穿陆曼曼的意图,在司渊程的面前演这一出,无非是想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罢了。

司渊程箭步冲来,全然不等顾白曦开口,直接掀开轮椅将陆曼曼的腿抽了出来。

顾白曦的身体顺势滚落直到墙角,那双逐渐恢复知觉的腿也在那一瞬间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司先生,陆小姐的小腿骨折,需要马上进行手术。”

医护人员将陆曼曼抬上担架前往手术室,唯独顾白曦仍缩在楼梯间,面容痛苦挣扎着几近昏厥。

“顾白曦,你还真是跟那个老东西一般恶毒。”

阴鸷目光扫在顾白曦身上,俨然一道道利刃扫在身上,顾白曦紧咬牙关,却痛的说不出半个字。

“今后离曼曼远一些,否则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惨白面容掠过一丝讥讽,“我现在与生不如死,又有什么区别?”

......

“不用了,我自己走。”

顾白曦缓缓松开康复训练师的手,撑着墙壁艰难缓慢的前行着。

“迈左腿的时候记住用右脚发力。”

杜皓如同在教初学走路的孩子一般指导着顾白曦的步伐。

初时几步走的还算稳当,只是接下来顾白曦脚下一阵虚浮,眼看便要摔倒的时候,杜皓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那小小的身体牢牢的接在怀中。

走廊尽头,一双阴寒的眼早已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目光愈发冰冷起来。

“没事吧?”

杜皓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怀中娇瘦的身躯,双手仍贴在她的肋骨两侧以防她再次摔倒。

“没关系,我自己来吧。”

顾白曦再次发力准备站直身子的时候,却猛然感受到一道阴寒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刺入骨髓隐隐作痛。

抬起头时,走廊尽头缓缓走来的身影随即让顾白曦心中一惊。

那张俊朗容颜上的淡漠一如往常,却又隐隐带着一丝令人胆寒的阴戾浸透全身。

杜皓还没有察觉到司渊程的出现,那只手仍搭在顾白曦的腰间。

直到司渊程抬手一把抓过顾白曦的手臂扯到身边,杜皓这才猛然察觉到不经意间拧了拧眉。

从前熟悉的怀抱此刻异常冰冷,刚才被司渊程拉扯的双腿传来一阵刺痛,顾白曦的唇色微微泛白,却仍缩在司渊程的怀中没有言语。

“怎么,这么快就受不了,准备另觅新欢了?”

小说《他是深渊我亦奔赴》 第4章 什么都可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