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总裁助攻有萌宝

更新时间:2021-05-01 15:56:49

总裁助攻有萌宝 连载中

总裁助攻有萌宝

来源:微阅云 作者:霍小芙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虽然小孩子还没完全长开,但若仔细对比,还是不难发觉的,孩子是她用命换来的,谁也别想抢走!不知不觉牵着景凌的手微微颤抖,景凌看了眼一脸淡然的景雅芙,胸口阵阵闷疼。从他记事以来,几乎每晚他都能听到妈咪梦魇后的呜咽,每每醒来,她都会紧紧抱着自己,那样子仿佛下一秒自己会被什么力量拽走。后来他懂得了什么是家庭。才知道自己的家是不完整的,可他没有抱怨,只是心疼妈咪一个女人要背负这么多压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父子相见

林惟见他反常的情绪不稳,不禁跟在他身后碎碎念:“霍总,您是不是对刚才那个女人心动了,要不我回去调查她?夫人跟在您身边两年别说没工作,连画画都不会,应该不太可能是那个震惊设计界的VV啊,不过您也可以找个相似的代……”

后面的话他没敢再说下去,霍司霆眼神如果能杀死人,他早已千疮百孔了。

“在这等着。”霍司霆迈开步子,去机场吸烟室,打算抽根烟冷静冷静。

林惟低头掏出手机备忘录记下了机场女人这四个字,回去他就调查调查,万一以后总裁反悔了,到时候再找人可太难了。

吸烟室。

霍司霆闻着周围浓烈的烟味,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墨汁来,心情更加不好了。

时至今日他都还没发现,每次能轻而易举的被严重影响心情,也只有景雅芙这个女人。

一路跟随着他过来的的景凌在门口静静守着,看到他出来后,胡乱揉了几下眼睛,小孩子肌肤娇嫩,看起来就跟要哭出来一样让人心疼。

“叔叔,我想上厕所,你可不可以帮帮我呀?”

霍司霆不耐烦的看了眼,却在那一瞬间心里莫名咯噔一下,仿佛和这个小孩子该认识一样。

不自觉的眉宇舒展开来,语气也缓和不少。

“家长不在吗?”霍司霆微微俯身,从未有过如此温和耐性的一面。

景凌摇头,“妈咪是女孩子,不可以去男厕所的。”

还是个小男子汉,霍司霆无奈一笑,当看到他外套里穿的那件背带裤时,不由皱眉:“你才多大点,怎么给你穿这么复杂的裤子。”

对于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小孩子来说,背带裤的穿脱过程的确算得上复杂。

然而听到他说自己是小不点,景凌不服气的反驳:“我已经五岁了!”

“哦~那既然不是小孩,这种小事还是你自己来吧。”霍司霆故意说道。

说完他转身要走,西装外套的衣角忽然被一只小白手拽住,景凌明明一副不服他的样子,却不得不屈服,“叔叔你就忍心让我憋着嘛,电视上说长期憋尿会憋出病的。”

“你知道的倒是多。”霍司霆虽然嘴巴那么说,但还是跟他往厕所走去。

一进去,男人就蹲下来给他把外套挂在一边帮忙。

岂料刚解开就被一股热流喷了一脸一身,鼻子里充斥着一股呛人的骚味。

没等霍司霆看清发生什么,景凌就一个溜烟窜到最里面的隔间高喊:“对不起啊,叔叔我不是故意的!你赶紧去洗干净吧,我实在憋不住了!”

他活了这么多年,这是头一回这么狼狈丢人!

霍司霆满腔怒火,偏偏听到那孩子的声音,又不想发脾气,真是活见了鬼!

即使清洗干净,身上还是掩盖不了那股味道。

当他擦拭西裤的脏渍,余光瞥到一颗幸灾乐祸探出的小脑袋时,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景凌暗道不妙,连忙缩回去,‘砰!’的一声关紧了门。

“慌什么!做贼心虚了?我数三个数,立刻给我滚出来!”他的耐心是有限度的,霍司霆说完已经开始过去拽门了。

7-人是会变的

隔间里徐徐传出孩子呜咽的哭声,听得霍司霆心口一跳跳的:“呜呜呜,叔叔求求你了,不要找我妈咪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可以出去被你揍一顿解气,但不要告诉她,让她担心好不好,你想怎样都可以的……”

厕所门口陆续进来上厕所的,听到有小孩子哭声,都不约而同看向了霍司霆。

霍司霆被哭的头疼,又莫名感觉心疼。

他忽然想到如果景雅芙还在,他们的孩子应该也这么大了吧。

深吸口气,他敲了敲门,低声说道:“我没打算告诉你妈妈,这件事你也要保密,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别怪我欺负小孩子。”

景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哽咽的回了个好。

几平米的狭窄空间,景凌满心报复的快感,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坐在马桶上,观赏着墨镜里显示的刚刚那一幕。

这是他亲手改造的针孔摄像头,芯片用耳机的音量键隐藏链接,显示器就用镜片代替。

脚边的垃圾桶里躺着一管装着残余黄色液体的针管,也正是喷溅了霍司霆一身的原罪。

随地撒尿这种事他是做不来,但做出一种能和尿液以假乱真的液体还是可以的。

等到确定霍司霆离开,景凌才慢悠悠的走出去。

景雅芙正打算要去机场广播站找人,看到景凌小跑出来,连忙拉过来看了一圈。

“怎么去这么久?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还难受吗?”

“没有,刚刚看到个叔叔,感觉有点熟悉,没跟上他。”说这话时,景凌黝黑的眼睛状似不经意的扫了眼景雅芙的神情。

后者心里一紧,装作淡定的牵着他的手继续往外走,“以后别看到什么人都跟过去,万一是坏人呢,知不知道?”

想到五年前,霍司霆的那番话,景雅芙突然都后悔带景凌一起回来了。

虽然小孩子还没完全长开,但若仔细对比,还是不难发觉的,孩子是她用命换来的,谁也别想抢走!

不知不觉牵着景凌的手微微颤抖,景凌看了眼一脸淡然的景雅芙,胸口阵阵闷疼。

从他记事以来,几乎每晚他都能听到妈咪梦魇后的呜咽,每每醒来,她都会紧紧抱着自己,那样子仿佛下一秒自己会被什么力量拽走。

后来他懂得了什么是家庭。

才知道自己的家是不完整的,可他没有抱怨,只是心疼妈咪一个女人要背负这么多压力。

景凌攥紧景雅芙的手,企图给她安定的力量,他想告诉妈咪,他对那个没良心的爹地没有一点感情,所有的接触只是逢场作戏。

五年光景,物是人非,但她当年上学时曾租住过的房子,夏夏还一直给她保留着。

房间打扫得很干净,景雅芙安放好行李,看到桌上摆放的照片,一时望出了神。

单调的衣服品味,连拍照的姿势都是一贯的剪刀手,虽不及她现在漂亮,却是一段再也回不去的时光。

“哇,这个是妈咪嘛,咦,妈咪你眼睛上的痣呢?”景凌好奇的看着照片和她本人。

当年做眼角膜移植手术,她的眼睛留了疤,为了遮掩,特意去点了几颗痣,所以现在乍一看她和从前长相一样,却又让人感觉完全不同。

“因为人是会变的。”即使景雅芙装作没事人的语气,可母子连心,景凌还是敏感的察觉到这个话题有些沉闷。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