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腹黑总裁追妻攻略

更新时间:2021-04-30 15:39:50

腹黑总裁追妻攻略 连载中

腹黑总裁追妻攻略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宋初微, 陆行舟

精彩试读:听到陆母这么说,唐茹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话间,餐桌上很快就摆上了晚餐。唐茹茹环顾一周,也没看到宋初微的身影。心下万分欣喜,面上却还得在陆行舟跟前佯装大气地说道:“行舟哥,怎么不见宋小姐,她是不是觉得内疚,不敢吃晚饭啊。”“她不是那么有良心的人。”陆行舟随口回道。看到了唐茹茹,陆行舟才发觉,宋初微的装是多么的肤浅。陆母十分满意陆行舟对宋初微的态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家的妻子

陆母闻声依旧端坐在沙发上,丝毫要动的样子都没有。

一副由着唐茹茹欺负宋初微的姿态。

宋初微遮下眼睑,心里一阵冷意。

“宋小姐眼里是没有我这个客人吗?”唐茹茹见陆母反应不大,便知道陆母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自可放心地说教起宋初微来。

宋初微面色微动,不动声色地转过身,继而给唐茹茹倒茶。

唐茹茹紧盯着宋初微,想要从宋初微的身上找出错处来。

可是,却找不出一点错来。

越是这样,她便越是看宋初微不顺眼。

想着,唐茹茹便单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无意地扫过了宋初微的手腕。

唐茹茹这十分“不经意间”地一碰,毫无防备的宋初微便失手将热茶倒了出来。

唐茹茹便顺势起身,尖叫起来。“啊,你怎么倒茶的!”

陆行舟返回到客厅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

陆母没注意看,见唐茹茹此时捂着手背,便怒然呵斥宋初微。“宋初微,你是干什么吃的,连茶都不会倒?”

一边呵斥着宋初微,陆母一边吩咐着管家去把医生叫过来。

管家闻言,有些为难地看着陆母。“夫人,宅子里的医生……都走了。”

“走了?”陆母眉头一皱,“为什么走了?”

“你不是说医生晦气吗?”陆行舟走过来,扫了一眼宋初微,见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才又道,“那不辞掉,还留着干嘛?”

那不过是在生日会上随口一说,陆行舟居然把家里的私人医生都开了?

陆母眸子里燃起怒火,却又不敢对陆行舟发泄,只能越发愤怒地盯着宋初微。

“宋初微,看看你干的好事。”

“茹茹,伯母送你到医院去。”

说着,陆母便环住了唐茹茹的腰,要带着唐茹茹出门。

唐茹茹却像是脚底生根了似的,怎么也不肯动一下,眼神还不断地在示意着陆母。

见状,陆母会意地看向了陆行舟。“行舟,不然你送茹茹去吧,妈一把年纪了,对这些也不熟。”

“你应该熟的,”陆行舟淡淡看着陆母,“以后不会有私人医生给你看病了,你应该去走走流程。”

陆母:“……”

陆母被陆行舟噎得险些说不出话来,迟疑了几秒,才瞪着宋初微说道:“我留在家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竟然敢这么对待客人。”

虽然陆行舟不喜欢宋初微。

可是,听到陆母这么说宋初微,他却也是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眉角微微皱了皱,陆行舟冷哼一声。“陆家的妻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

陆家的……陆家的妻子?

听到陆行舟这么说,宋初微和陆母心中皆是一震。

但是,这是他们陆家人的战场,宋初微低着头,还是不语,只静静地听着。

陆母瞪大眼,眉头紧皱,“行舟,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行舟走到陆母跟前,高陆母一头的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陆母。

“你是我爸后娶的,在古代也就是个继室,她是我陆行舟的第一个妻子,是我陆家的妻子,你有什么资格教训她?”

陆行舟从未这么羞辱过陆母。

今天居然为了宋初微这个小贱人,当着唐茹茹一个客人的面,这么毫不留情地说教她这个长辈?

陆母被陆行舟气得说不出话来。

“陆行舟,我是长辈!”陆母怒然看着陆行舟,胸口被气得起伏剧烈。

陆行舟却是不以为意。“那也得我认才行。”

说完,陆行舟冷冷地瞥了一眼宋初微。“结婚的时候都没让你给她敬过茶,现在在这装什么孝顺。”

数落完宋初微之后,陆行舟才洒脱一转身,而后大步走向了楼上。

宋初微不语,低眉站在那里,心口微微软了一些。

这样,刻薄的陆行舟好像倒也算帮了她一把。

“抱歉,麻烦管家带唐小姐去一趟医院吧。”

唐茹茹被毒舌的陆行舟震得那是一愣一愣的,被管家带走,才反应过来自己见证了什么。

……

宋初微捂着自己的手腕上楼,一进门,就看到陆行舟背对着自己,站在门后。

宋初微没去看陆行舟,只是偏过身,走向一旁。

她不会自认为刚才陆行舟是在帮她。

他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羞辱一番他更加不喜的陆母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他更讨厌陆母,那他羞辱的人就会是她宋初微。

“你不该说声谢谢?”

身后传来陆行舟那低沉的声音,让宋初微不禁脚步一顿。

眉梢微滞,宋初微低声说道:“谢什么。”

“我给你解围了。”

陆行舟盯着宋初微说道。

宋初微嘴角一滞,“我没有做错事,所以,不算是解围。”

况且,他也不是真心给她解围的。

“我倒是不知道,我的新婚妻子醋味这么浓,对于上门的女客人,这么刁钻。”

陆行舟逼近宋初微,低声说道。

听到陆行舟这么说,宋初微难得低笑一声,“我从来不会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什么。”

陆行舟没反应过来宋初微在说什么。

宋初微抬起手,在陆行舟眼前展露一片粉红。

那是她手腕上的烫伤。

见状,陆行舟眉头一皱。“你被烫到了?”

“不明显?”宋初微反问道。

唐茹茹烫到没有,她不清楚,但是唐茹茹那一撞,的确是让她被茶水烫到了。

“那你不叫?”陆行舟觉得宋初微这个女人有些傻,被唐茹茹给先发制人了。

宋初微闻言,没有说话,推开了陆行舟,走向沙发。

从茶几的柜子里翻出医药箱之后,宋初微坐在一旁,静静地自己上着药。

看着这一幕,陆行舟心好像被什么抓住一样,有种奇怪的感觉紧揪着他的心。

不知不觉,他竟走到了她身后。

“宋初微,你在演什么苦情戏?”

宋初微闻言,背影僵了一下,但是什么都没说。

心里只觉得这个外界闻风丧胆的陆行舟心智幼稚。

宋初微没有回应陆行舟,陆行舟则是低眼看着她缓缓悠悠地自己上药。

目光打量着宋初微,她的所有都尽收眼底。

立见高下

这么看起来,其实陆老头的眼光的确很不错。

宋初微人如其名,淡雅高贵,除了出身不高之外,没有一处是可以让人诟病的。

连这容貌都让常年居于峰之巅的他为之动容。

如果不是她手段厉害,心机颇深,陆行舟觉得,自己大概不会那么讨厌她。

宋初微把药放好之后起身,发现陆行舟还站在自己的身后,星眸一滞。

“陆先生是想学习怎么上药,”宋初微略微往陆行舟的方向跨了一步,而后低声哂笑道,“还是因为同情,爱上;我了?”

宋初微的话无疑是一阵惊雷炸响在陆行舟的耳边,让他猛地回过神,眼神也同时冷了下来。

“宋初微,你在做梦。”

看到陆行舟这个反应,宋初微呼吸浅浅,不以为然。“我从来不做梦。”

说完,宋初微就绕开陆行舟,回到了床边,拿出手机,听着英文歌。

窗外的细碎阳光打在她的身后,让她镀上了一层微光,显得整个人都朦胧起来。

她没有再看陆行舟一眼。

跟从前一样。

可是,陆行舟却是定定地看了宋初微许久。

这种感觉让陆行舟十分不满。

手微微收紧了一些,陆行舟便要出门。

可是,余光一瞥,就看到了垃圾桶里一团纱布。

没有细数,这么一看,大概也得有五六张。

这么看来,宋初微手上的烫伤应该是有些严重的。

可是,从茶水倒歪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上楼,近十分钟的时间内,他没有听到宋初微发出一声哼的声来。

这女人这么顽强?

还是,装的?

想着,陆行舟又来到了楼下。

陆母已经陪同唐茹茹到医院去了。

茶几上还摆着宋初微烧好的那壶茶水。

陆行舟走过去,伸手沾了沾茶壶里的水,惊人的温度烫得他都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女人不知道疼的吗?”

陆行舟看着自己发红的指尖,再看一眼那冒着热气的热茶,心中对宋初微的疑惑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晚上。

本就没什么事的唐茹茹回到了陆家。

手被包上了厚厚的纱布。

看着唐茹茹这阵势,陆行舟只觉得好笑。

宋初微被烫成那个样子都没见哼一声,唐茹茹那手估计都没碰到一点热茶,竟然要包成粽子的模样。

唐茹茹见陆行舟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压下心里的满足,可怜兮兮地看着陆行舟说:

“行舟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听到唐茹茹这话,陆行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淡淡说道:“没担心,就是觉得,包得不好看。”

唐茹茹:“……”

“茹茹别放在心上,”陆母见状,立马打圆场说道,“行舟向来面冷心善,他这是关心你呢。”

听到陆母这么说,唐茹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说话间,餐桌上很快就摆上了晚餐。

唐茹茹环顾一周,也没看到宋初微的身影。

心下万分欣喜,面上却还得在陆行舟跟前佯装大气地说道:“行舟哥,怎么不见宋小姐,她是不是觉得内疚,不敢吃晚饭啊。”

“她不是那么有良心的人。”

陆行舟随口回道。

看到了唐茹茹,陆行舟才发觉,宋初微的装是多么的肤浅。

陆母十分满意陆行舟对宋初微的态度。

如此看来,今早那么挤兑自己,不是为了宋初微,只是纯粹地挤兑自己而已。

想到这,陆母便放心了,唐茹茹还是有希望做成自己的儿媳的。

“没关系,我们吃就可以了。”

陆母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陆母就看到陆行舟站了起来。

见状,陆母心中又不由得隐隐冒出不祥的预感来。

果不其然,下一刻,陆母就听到陆行舟说。“那你们吃就行了。”

说完,陆行舟就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

唐茹茹见状,当即面色一滞。“伯母,行舟哥这是因为早上的事情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陆母也是没想到,有客人到,陆行舟还是这副态度,“行舟公务繁忙,你理解一下。”

闻言,唐茹茹有些失落地低下头。“伯母,你真的觉得我和行舟哥还有戏吗?”

“有的,”陆母把唐茹茹的手放在手里,定定地说,“那女人都一年了,还没见有个孩子,估计和行舟都是分开睡的,要是你能先一步……到时候老头子那边也好说了。”

一边说着,陆母一边眼冒异光。

而唐茹茹则是被陆母这一番露骨的话给说得不由自主低下头去。

而这边,陆行舟一回到主卧,就看到茶几上摆上了一杯热茶。

见状,陆行舟眉头微缩,“这是什么意思?”

宋初微坐在窗边看书,听到响动并没看陆行舟一眼,只是翻动一页,才说:“谢谢你给我找医生。”

下午的时候忽然有医生敲门,宋初微才知道,是陆行舟找人来给她包扎。

“哦,”陆行舟十分不以为然,“只是不想让你有理由去告状而已。”

他敬重陆老头,不代表他敬爱宋初微。

这样的理由宋初微已经听腻了。

宋初微说:“那也麻烦你了,谢谢了。”

“私人医生而已,家里很多。”陆行舟嘴上说着,手上却还是拿起了那杯茶。

闻言,宋初微放下书,疑惑地蹙眉。“你不是说家里已经没有私人医生了吗?”

这大概是宋初微对陆行舟开口最多的一天了。

陆行舟微微靠着沙发椅,双腿,交叠,淡淡说道:“骗她的。”

陆母既然觉得生日当天见医生晦气,那就永远别想在家里看私人医生了。

“唐小姐还特地去了医院。”宋初微说。

陆行舟眯了眯眼,“她比你更讨人厌,折腾一下没什么。”

果然,还是在对比之下,才对她稍微好一些而已。

宋初微心里本就不抱期待,听到陆行舟这么说,倒也没多失望。

宋初微放下书,躺到了被子里,没多久,陆行舟也安静地躺了下来,两人还是与从前一样,一夜无言。

不过,大概是因为最近的接触变得多了一些,所以宋初微在家休息这两天,她与陆行舟的关系似乎缓和了一些些。

但是,这一切宁静,都在第三天的时候被打破了。

宋初微, 陆行舟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