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云霆繁星泪

更新时间:2021-04-30 11:17:51

云霆繁星泪 连载中

云霆繁星泪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时繁星, 封云霆

精彩试读:“没事的,你们是刚结婚的小情侣吧?姑娘,你可真是好福气,老公这么疼你,这么小的伤很少有人会专门来医院的,你老公还不放心,非要让你拍片子。”顾心蕊有些害羞的依偎在封云霆怀里,“是啊,我老公很疼我。”“你很幸运,我们医院今天还收治了一个肺癌晚期的病人,跟你差不多年纪,那才是真的可怜啊,唉,还是刚生完孩子不久,今天差点小命都没了!连丈夫的人都没见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霆,我好痛啊……

“已经……什么?”

封云霆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觉得心里一阵绞痛,他拧着眉捂着心口,继续问道:“她到底怎么了?”

“时小姐她……”

“啊——”一声痛苦的尖叫打断了他的思绪,“云霆,救我……”

不远处,顾心蕊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脚踝,旁边站着一个手足无措的小男孩,手里抱着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足球。

“封总,封总?”张律师迟迟没有听到封云霆的答复,在电话里焦急地叫了两声。

刚刚电话里张律师说的话封云霆基本没听到,他回过神来:“我在,但是心蕊出了点事,我得先去看看,医院那边你先处理。”

“可是封总,时小姐她……”

“她还是拖着不想离婚是吗?”

“不是的,封总你听我说,时小姐她可能活不长了,她正在抢救!”

顾心蕊的哭声更大了些:“云霆,我好痛啊……”

封云霆直接挂了电话:“我先去看心蕊,时繁星这个女人诡计多端,骗了我好多次,你不要轻易相信她,就这样。”

挂了电话,他三步并做两步跑去了顾心蕊身边,焦急地蹲了下来查看她的伤势。

顾心蕊的脚腕处有些红肿,还有些破皮,他柔声问道:“还好吗?怎么回事?”

顾心蕊委屈地咬着嘴唇,“……我没事,云霆,我是不是耽误了你的正事?张律师他怎么说?”

“没有,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先送你去医院。”

封云霆打横抱起了她,一回头,发现那个小男孩还站在原地,眼睛里闪着泪光,伸出小手拉了拉他的衣角:“叔叔,对不起。”

封云霆脸色微沉,不过对着一个小孩子,他也说不出重话,“以后不要在人多的场合玩球了,会伤到别人的。”

“我知道了叔叔,我错了,真的对不起。”

“好了没事了。”

“叔叔你要带阿姨去医院看病吗?看病需要好多好多钱的,我这里还有一些,都赔给你——”

说着,小男孩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纸币,都是五块和一块的小面额,但是被小男孩折叠的很整齐,他举高了纸币递给封云霆:“叔叔,给你,我只有这么多了。”

封云霆注意到,小男孩的手背上还沾着止血棉球,应该是打完吊针留下的,小小的手背上,还有大大小小的针孔,都清晰可见。

封云霆问道:“你妈妈呢?”

“我妈妈在做这里清洁工,她赚的钱太少了,都给我看病了,上次有个好心的阿姨给了我好多钱,可是还是不够,只剩下了这些……叔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抱着球,它没有掉在地上,是阿姨没站稳撞到了我,然后球掉在了地上,我真的没有……”

顾心蕊拉了拉他的袖口,柔声道:“云霆,这孩子怪可怜的,我没事,不要为难孩子。”

封云霆轻轻笑了笑,“我知道,走吧,我先送你去医院。”

半个小时后,医生给顾心蕊做了详细的检查。

她对封云霆说道:“不用担心,只是擦破皮,软组织挫伤,休息几天就好了。”

“好的,谢谢医生。”

“没事的,你们是刚结婚的小情侣吧?姑娘,你可真是好福气,老公这么疼你,这么小的伤很少有人会专门来医院的,你老公还不放心,非要让你拍片子。”

顾心蕊有些害羞的依偎在封云霆怀里,“是啊,我老公很疼我。”

“你很幸运,我们医院今天还收治了一个肺癌晚期的病人,跟你差不多年纪,那才是真的可怜啊,唉,还是刚生完孩子不久,今天差点小命都没了!连丈夫的人都没见到!”

顾心蕊眼珠子一转,意识到了什么,问道:“医生,她现在还好吗?”

“唉,这一次是抢救过来了,但是你想啊,那可是肺癌晚期,再加上生了孩子,身体就更虚弱了,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真是可怜啊。”

封云霆笑了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自己都是伤员了,怎么还去关心别人呢?”

顾心蕊抱紧他的脖子,“唉,你知道的,我就是心太软了,听到别人过得不好,心里就觉得很难过。”

正说着,封云霆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顾心蕊探身拿走了他的手机,直接挂掉,嘟起嘴撒娇道:“说好了今天去结婚的,我这个脚估计也去不成了,但是你得陪我,明天再去处理公司的事。”

封云霆自然说好:“那我先送你回家。”

“好。”

封云霆抱着顾心蕊离开了医院,把她放在副驾驶座位上,自己开车。

顾心蕊翻看着封云霆的手机,刚刚被她打断的那通电话还是居然张律师打来的。

想必是要通知封云霆让他去看时繁星生的那两个孩子吧?

她冷笑一声,找到了通话记录,狠狠按下了删除键。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张律师打了好几次电话,可是封云霆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他急的有些烦躁,孩子的手术那拖延着,没有家属签字不能做手术,可是时间长了的话两个孩子都要扛不住了,他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唔……”

病床上的人呓语了一声,虚弱地动了动手指。

“时小姐!”张律师赶紧扑了过去,“你终于醒了!”

时繁星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了,周身都插满了仪器,呼吸器扣在口鼻上,呼吸都没力气:“孩……孩子……”

“你放心,孩子们目前都很平安。时小姐你听我说,医生正在准备给两个孩子做干细胞移植手术,需要家属签字,你能自己握住笔吗?”

时繁星抬了抬手,虚弱地点头。

张律师把签字笔放在她手里,蹲下来把手术同意书举到她面前:“就在这里,签一下你的名字。”

时繁星虚弱的满头大汗,终于在张律师的帮助下签好了,签完的那一刻,手中的笔掉落在地上滚出了好远。

她连拿笔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封……封……云……”

“封总说,顾小姐好像受伤了,之后电话就打不通了。”

“噗——”

一口血雾染红了呼吸机。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妈妈……妈妈……”

谁在叫她?

时繁星猛地惊醒过来,眼前是一片苍白。

她艰难地往四周看了看,才恍然发现这里居然还是医院。

“时小姐,你终于醒了。”护士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你已经昏睡了四天了,要是再醒不来,恐怕就……”

时繁星艰难地想要坐起身来,“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他们……”

“你放心,手术很成功,两个孩子都很平安。”

“我要去看看他们……”

“不行啊时小姐,你也才刚刚做了手术,刀口很大,还不能下床……”

手术?

听到这句话,她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胸腹之间被裹上了厚厚的纱布,有些钝钝的疼。

护士解释说:“你突然晕倒在医院,差点就没命了,医生给你做了肺部局部切除,切掉了四分之一的病变肺组织,以后你要记得,千万不能做剧烈运动。”

“切除了?那我是不是……能多活一些日子?”

护士的面色有些复杂:“谁也说不清楚,要看以后这个癌症还会不会复发。不过这次切除之后你要是能按时来做化疗,生命应该还能再延长一些时间。”

“能延长多久?”

“说不好,”护士也很为难:“但我们都会尽力的。”

医院里,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好像就是“尽力”。

时繁星却并不觉得太难过,她本身已经应该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现在竟然还能多在这个世界上停留一些时间,上天已经对她足够眷顾。

她知足了。

扣扣扣——

门被敲响。

护士往外看了一眼:“你是时小姐的家属吗?”

来人穿着白衬衫和西裤,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矜贵又绅士。

“是。”

“好,那你们慢慢聊,有需要的话直接按护士铃就可以。”

护士退了出去,把门带好。

时繁星看到他,轻轻勾了勾唇角:“什么风把你从大洋彼岸吹过来了?”

霍野墨的语气很轻柔,一如他的人,不管是说话做事,都十分妥帖,让人如沐春风:“你可瞒的真好,连我都瞒。”

时繁星有些不好意思:“癌症又不是什么好事,没必要嚷嚷的人尽皆知。”

“所以你就打算生下孩子就去死?连跟我见最后一面都不肯?时繁星,就算你不答应我的追求,我们总还算是朋友,对不对?”

“霍总……”

霍野墨叹了口气,在她床边的陪护椅上坐下,神色有些担忧:“繁星,跟我回M国吧,带着孩子一起。”

“我……我现在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你还放不下封云霆?”霍野墨苦笑一声:“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让你这么嫌弃?”

这话说的,让时繁星听得都有些心酸。

那一年封家出事,封云霆跟她决裂,她觉得天都塌了,是霍野墨一直陪着她。

尽管他知道,她心里仍旧存着别的男人,他也知道,她肚子里还怀着另一个男人的孩子。

霍野墨说:“我不勉强你,你想要回去再挽回一次,我很尊重你的决定,并且衷心祝福你能获得你想要的幸福。但是繁星,我只希望你记得,你不是孤身一人,倘若没有成功,你一回头就可以看到我。”

后来宝宝出生,得了败血症,她不得不回国,在封云霆面前卑微到了尘埃里,只是希望有朝一日他们一家三口能够团聚。而宝宝在国外的医院里,一直是霍野墨在照料。

时繁星觉得不解:“霍总,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时繁星道:“以你的条件,可以找到比我更年轻漂亮的姑娘,她会全心全意的爱你,也没有一个重病的孩子。”

霍野墨似乎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说:“……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缘分啊……有时候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难捉摸,当它来临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这是一段善缘,还是一段孽缘。”

霍野墨还是一贯的绅士风度:“不着急,你慢慢考虑。”

“我有癌症。”时繁星道:“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真的死了。”

“那你至少可以放心,你的两个孩子我会帮你照顾。”霍野墨站了起来,安慰地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叹息一声:“繁星,你不用把自己逼得太紧。你也才二十多岁,还是个小姑娘,没必要把自己伪装的这么坚强。难过就哭出来,害怕就说出来,这不丢人。”

时繁星抬眼看他,“已经好久没人叫过我小姑娘了。”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是个小姑娘,孤孤单单的,失魂落魄,走在大雨的街道上,如果不是我救下你,你能直接走到河里去。”

想起二十岁的自己,仿佛恍如隔世。

如今六年过去,岁月就像是一把锉刀,在她心里的伤口上来回磋磨,把原本的伤口磨的更加血肉模糊。

那时候的自己还能失魂落魄,现在的自己却已经失去了失魂落魄的资格。

为母则刚,她现在不再是孤身一人,她还有两个宝贝等待着她的温暖和爱。

“霍总,孩子们……”

“放心吧,我刚从手术室过来,手术很成功。你先好好睡一觉,我去陪着他们。”

时繁星充满感激:“谢谢你霍总……”

“繁星,你知道这几年你跟我说过多少次谢谢吗?”

时繁星摇头。

“算上刚刚那一次,一共是5276次,我们认识六年,也就是2192天,平均下来,你每天要跟我说2.5次谢谢。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说明什么?”

“说明在你心里,还是拿我当外人。”

“没有……我只是……”

“如果你拿我当自己人,根本就不需要说谢谢。比如你跟封云霆,你跟他说过吗?”

时繁星语塞。

好像真的没有。

在她们感情最好的那几年,她被封云霆宠的十分骄纵,无法无天,要什么就直接告诉他,反正她知道,不管自己要什么,封云霆都会给她。

想起从前的那些日子,她心底漫过一丝钝痛。

她无奈的笑:“在辩论这方面,我怎么可能赢得过全M最出色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霍野墨勾唇:“你笑了就好,以后应该多笑一笑,很M。”

“霍总……”

“好了,不逗你了,我先去看孩子。”

“好。”

霍野墨起身拉开了门,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小说《云霆繁星泪》 第17章 云霆,我好痛啊……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