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龙皇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30 15:52:43

龙皇天下 连载中

龙皇天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魏展, 顾倩倩

精彩试读:顾倩倩几乎都要哭了。“傻女子,他住哪是他的事。总之我是不会让一个小偷进家门的。”余美丽说着打开门就往外走。她这是干什么?竟然连打地铺的权力也不给他?魏展心里一急,伸出手去。“妈呀。”余美丽连人带被褥摔倒在地,头不偏不倚地撞到了墙上。“你怎么了?”顾倩倩从房间跑出来,一把扶起余美丽。“血,流血了。”余美丽用手摸了一下头,哭叫着。“去医院吧?”顾倩倩一脸的惊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只收她的标书

原本魏展还想着能不能换个卫生间,听了张小包的话,完全泄气了。

算了,没让他住在露天地里就不错了。

只是,让他和狗同住。确实有失顾家的风范。

顾家的仆人每人有都自己的房间,他魏展的地位不会那么低下吧?

“爷爷他们还真是伉俪情深啊。”

张小包看了下四周,小声说:“老太太的长相,整个申城都是数一数二的。”

“什么意思?美女配英雄,老爷子是个人物,我奶奶也不会差的。”

魏展本来对顾老太太是满肚子的怨气,要不是她点他了的将,他能混到这个份上?

可是,隔墙有耳,在这种地方,他当然不能说出难听的话来。

瞧瞧那些下人们围在一起嘀咕的样子,八成是在议论他,笑话他。

“姑爷,老太太最疼就是大小姐了,也就大小姐和她长的最象。”

笑话,疼她就让她嫁一个瞎子?

魏展不置可否的苦笑了下。

“只可惜啊,你是个瞎子,要是眼睛能看见就好了。倩倩小姐是申城市花,有多少名门大户上门提亲,都被老太太否了。”

张小包看着魏展,突然说:“如果你不是个瞎子,从外表上还是和大小姐挺般配的。可惜啊……”

“可惜她一朵鲜花插在了我这朵牛粪上?”

魏展打断了他的话。

“姑爷,我可没有这样说。”

张小包连忙替自己辩解。

饭毕,魏展带着小狗回到卫生间。

这里就是这两个月时间里自己的家了。

“白龙。”

魏展冲着小狗叫了一声。

白龙是他给小狗起的名字。

“汪汪。”

白龙冲着选魏展撒了个欢。

它和他似乎非常投缘,刚见到就非常的亲密。

整个顾府,也就它没有瞧不起他。

魏展对着地上冲了口气,立即,一个钢丝床出现在面前,再吹了下,一床被褥就有了。

这样的事还能难得住他?

笑话,他们真当他是废物?

趁这个时间他得练功,罗玄诀这套功夫还真是不错,让他重新恢复了光明,而且还恢复了功力。

或许,再下些功夫,他的功夫会大增。

只是,不知道顾倩倩此时在干什么呢?她有没有想起他?

魏展一时有些走神,思想不集中,实在无法练下去,心想,为什么不趁晚上回去看看?

万一张小包来监视他他不在怎么办?

魏展灵机一动,干吗不来个金蝉脱壳?将肉身留在这里,灵魂前往顾倩倩家?

“白龙,好好地看家。”

魏展拍了拍白龙的头。

晃了下身子,肉身留在钢丝床上,真身就已经出了顾府。

顾倩倩穿着那件薄如蝉翼的睡衣,将大半个雪白的上半身露在外面。

魏展感到喉结动了一下。

她真好看。

这两年真是委屈她了,说句心里话,在这个家中,除了余美丽,顾大成父女对他还是很容忍的。

她在干什么?

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

这时候,余美丽推门进来,手中端着一杯牛奶。

“女儿,来喝点牛奶。”

余美丽原来也有温情的时候,可惜不是对他。人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在余美丽眼中,他魏展就他妈的是只蛆虫。

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好象看一眼就秽气。

“妈,我真的能行吗?”

顾倩倩将牛奶放到一边,看也没看余美丽。

“能不能有些自信,你可是建筑学院毕业的,搞这个不是你的内行吗?”

顾倩倩科班出身,才貌双全,娶了他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委屈了。

魏展心中涌出一股歉意,如果不是娶了他,她一定会过的很幸福吧。

“妈,现在投标都是看实力,我们公司这几年在申城的体量越来越小,而且现在的新材料新工艺产品层出不穷,我们生产的那些产品已经慢慢被淘汰了。”

“这个我都知道,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我刚刚打听过了,这家游乐场的幕后投资者就是海滨大厦的老板。”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老龙王这是在搞扩张啊。

“是吗? 那可真是得好好地拼一下了,龙家势这样大,是不错的合作对象。”

“那可不,你能不能给你爸争口气,你瞧他未老先衰,头发都白了。还有那个魏瞎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天又给我们捅了多大的篓子。”

顾倩倩瞅了一下地铺,说:“妈,你何苦又来编排他,他这会子不知道在那边怎么样哩。”

一夜夫妻百日恩。顾倩倩本不是个挑剔的人。

“不提他能行吗?你看你爸,今天在那边为他求情时的样子,怂到家了。人家都是跟着女婿风光无限,我们呢,还得跟着他带灾。”

余美丽好象生来就是为了责备他的。

“不提他。两年了,天天打地铺,看着怪可怜的。我是担心她们几个,是不是也在和我一样正在写投标书?要是那样的话,好事也轮不到我啊。”

“嘿”余美丽冷笑一声。

“这可不一定,她们除了能在老爷子面前撒娇卖萌之外,都是草包。在我们家,也就你大学毕业,瞧瞧她们几个,哪一个不是小小年纪就成了街头混混。有点信心。”

余美丽一直在给顾倩倩打气。

原来她也有可爱的一面,只是对他这个早早没有母亲的人,她是冷漠的。

“我们在认真准备,只是申城这么大,盯着这块蛋糕的人也很多,不知道有没有希望,费这样大的力气。”

顾倩倩唉声叹气了一回。

“女儿,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在想,龙家主持这个工作的是个男人就好了。”

“为啥?”

余美丽哈哈一笑,说:“是男人不就可以施美人计啊。”

顾倩倩立即拉下脸,说:“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多丢人啊,我们要的是公平竞争,要是靠出卖色相去中标,那还是你去好了。”

“我也就这么一说,随你,大不了顾家我们不抱希望。不是还在钟家吗,只要你和钟楚良好,不愁没吃没喝的。”

余美丽还真是有个思想的人,有进有退。

只是她也太不地道了,全是些歪门邪道。

“妈,你以后不要和我提钟楚良,他人虽好,我却不能和他怎么样,我是有婚姻的人,没资格去和他交往。”

顾倩倩冷冷的说道。

“女儿,你那也叫婚约啊?你不要忘了,都两年了,你们都没有圆房,他只是个摆设,而且是个烂货。”

余美丽大概没有想到顾倩倩白天的时候还和钟楚良出去约会,晚上就表明不会和他交往。

“那也是我的命。”

“不能信那个,命运是要靠自己争取的。你听妈的,准没错。”

余美丽劝道。

“这件事以后再说,目前最重要的是眼下的事情。”

顾倩倩说着推余美丽出门。

“把这个东西收起来。”

余美丽一把拎起铺在地上的被褥。

“这是魏展的东西。”

顾倩倩脸色都变了。

“他不在这里住了,以后也不会回来了,留在这里怪占地方的。”

“妈,这是什么话,他是我男人,不住在这里住哪?”

顾倩倩几乎都要哭了。

“傻女子,他住哪是他的事。总之我是不会让一个小偷进家门的。”

余美丽说着打开门就往外走。

她这是干什么?竟然连打地铺的权力也不给他?

魏展心里一急,伸出手去。

“妈呀。”余美丽连人带被褥摔倒在地,头不偏不倚地撞到了墙上。

“你怎么了?”顾倩倩从房间跑出来,一把扶起余美丽。

“血,流血了。”余美丽用手摸了一下头,哭叫着。

“去医院吧?”顾倩倩一脸的惊谎。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吧,真是倒霉,这东西还是扔垃圾堆吧。”

余美丽可能摔的不轻,用手捂了头,去找医药箱。

“真是多事。”

顾倩倩将地上的被褥拣起来,拍打了几下,拿进房间,重新铺在地上。

还是她对自己好。

魏展的心里热乎乎的,只要能拥有顾倩倩,就是受再多的委屈也值。

不行,他必须得搞清楚,游乐场是谁在负责。

想到这里,魏展立即离开了顾家。

“殿下止步!”

刚离开没多远,魏展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你是哪位?”

“太子殿下,我是负责游乐场建设的总监,姓李名泽。”

来人毕恭毕敬地对魏展鞠了一躬。

“这样啊,我正想去看看是谁在这负责,没想到你就出现了,很及时啊。”

“那是,老爷吩咐了,所有的一切都得听从您的安排,我们在顾府没有找到你,就寻到这来了。请问,殿下有什么吩咐?”

“李总监,明天有位叫顾倩倩的女子前去投标,你一定要收下她的标书。其余顾姓女子投的标书一律拒收。明白吗?”

“明白,殿下。”

“就是这件事,办好了有你的好处。”

魏展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殿下,听说你的手机被人拿去了,这是我们给你准备的手机,直接可以用,通讯录中存在我们公司的所有联系电话。”

还是自己人贴心啊,而且考虑的十分周到。

“好,我不相信,这一次他们还会说我是偷的。你,事情办的很漂亮。”

魏展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笑道。

9-可恶的女人

魏展上下打量了李泽。

眼前的小伙子长的很是帅气,一句话,能撑起龙家的门面。

此时,一辆黑色宾利在魏展面前停下。

李泽替他打开车门。

“太子殿下,请上车,我们送你去顾府。”

“没这个必要,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这怎么可以?老爷子吩咐了,说这几年你在外面受了很多苦,让我们好好的保护你。”

“保护?其实也没啥,我这是苦乐参半,当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娶了媳妇也不错。”

魏展苦笑了下。

李泽坚持要送魏展回去,他也不好拒绝。

也罢,也尝尝当少爷的滋味吧。

果然是好车,坐在上面和普通车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这次给顾家一次送五辆名车,是不是太奢侈了?”

“太子殿下,老爷子说了,作为对太子妃的补尝,这只是九牛一毛。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惊喜给太子妃。”

糖衣炮弹。

也是啊,这两年顾倩倩跟着他遭了好多白眼。

问题是那么贵重的礼物都被顾老爷子给充了公。

“好吧,这件事暂且不提。游乐场的事……”

李泽是聪明人,见魏展问起游乐场的事,立即答道:“老爷交代过,太子爷全权负责,考虑到你暂时的身份,我只是你的代言人而已。你就在幕后,台前的事有我。”

魏展还没有答应回府,老爷子就授权给他了。

“可是,我并没有答应要参与龙家的企业管理?”

“太子爷,老爷子年纪大了,身体出了状况,你是太子,年富力强,正是干事的时候,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

李泽恳切的说。

“老爷子身体出了状况,他不是一直很刚强吗?”

毕竟是父子连心,魏展感到心一阵刺疼。

“再刚强的人,也架不住天天晚上洞房花烛啊,太子殿下,崔夫人的事你是知道的。”

还是那狐媚女人?

魏展将手骨节捏的“啪啪”作响。

要是让我遇到了,非要剥了她的皮。

“好吧,这件事我暂且答应。”

都到了这份上,他还想怎么招。

更何况,正好借这件事打压顾大钧一伙的嚣张气焰。

“你的办公室设在滨海大厦68层,随时敬候太子殿下上任。”

切,连办公室都给他安排好了,他还真是有心。

“报送投标资料也是在滨海大厦吗?”

“是的,滨海大厦是我们的在申城的办公地点,这两天前来投标的商家太多了,离封标时间还早,所以我也没敢打扰你。”

“还说没打饶,你们对我的行踪很清楚啊。”

魏展十分反感有人监视他。

“不敢,我们听到好多关于你在顾家的事,很是不放心,所以……”

“你没必要自责,我不会怪你们的。记住我的交代。”

魏展郑重地交代李泽。

“那当然了,你的话就是圣旨,我一定遵从。”

到了离顾府大约有五百米左右的时候,魏展吩咐司机停车,他不想这么早就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好吧,你保重。”

李泽点头哈腰地说道。

“好好干,事成之后,一定重赏。”

“嗯,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车子疾驰而去,魏展整理了自己的情绪,回到巴掌大的卫生间。

却看到张小包坐在他的肉身边抹眼泪。

他肯定以为他死了。

胆子这么小还当保安?

魏展将魂魄重归到肉身上,口中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睁开眼睛。

“哎呀,姑爷,你可醒过来了。”

张小包一下子抱住魏展,哭的稀里哗啦。

“我太累了,睡了一觉,怎么,顾老爷子不会不让我睡觉吧?”

“不是的,我刚接到大小姐的电话,非要我看看你情况怎么样?”

顾倩倩,她放心不下他。

魏展的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

日久生情,他不相信,顾倩倩会那么冷血。

“看就看罢,哭什么,我又没死。”

魏展揪了下张小包的耳朵。

“跟死了没半分区别。姑爷,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吓我了,我胆子小。”

“操,胆小不要当保安啊,还指望着你看家护院,你原来是外强中干啊。”

“姑爷,我真是被你吓死了,象我们这种下人,日子不好过啊。”

“不好过,我看不是过的挺好的,用着高档手机,住着高档别墅,这样好的待遇还不知足?”

魏展说着,掏出自己手机。

“姑爷,你的手机从哪儿来的?”

张小包看到魏展手中暂新的华为手机,声音都吓的发抖。

“怎么了,我虽然窝囊,却不至于连个手机都用不起吧,我告诉你,这是盲人专用手机。”

“姑爷,我看你还是不要用这个的好,要是明儿哪位小姐太太又说你偷了他们的手机,恐怕你连刷马桶的资格都没有了。就在刚才……”

张小包吞吞吐吐的,话说了半截。

“刚才怎么了?”

“姑爷,我和你说了,你可千万要替我保密。”

张小包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是不是顾晓波又使坏了?”

“可不怎的?她交代我要在你住的卫生间放几条毒蛇。”

“她要杀了我?”

“这我不敢说,她本来就对你有意见,这手机你还是先放起来的好。”

真是个可恶的女人。

“原来我还以为你是真心来关心我,原来是祸害我来了。”

“姑爷,我只是个下人,顾家哪位太太小姐少爷都是主子,所以,请你体谅我的难处。”

魏展冷笑了下,说:“你这就盲从,你知道吗?”

“姑爷,得罪了哈,你自己要小心才好。”

魏展只感到腿下面有一条凉嗖嗖的东西在动。

“这是什么?”

“蛇,姑爷,没办法,我也是被逼的。”

张小包眼看着蛇顺着魏展的腿往身上爬,吓的屁滚尿流的逃了出去。

“小东西,也看不看老子谁?”

魏展冲着蠢蠢欲动的蛇喷了一口气,蛇头立即就耷拉了下去,然后乖乖地沿着马桶爬了进去。

想用毒蛇来谋害他?

真够毒的,都说无毒不丈夫,顾晓波的心可真狠。

第二天一大早,顾倩倩拿着投标书来到滨海大厦。

“哟,大小姐来了?”

顾晓波和顾晓昭姐妹俩打扮的花枝招展地,迎面从一楼大厅出来,手中拿着一个档案袋。

“晓波,你这是?”

顾倩倩不解的问。

“这家公司经理太牛了,说我们公司资质不行,不能和我们合作。”

“是吗?那可怎么办?”

“还是回去吧?不用去浪费感情了。”

顾晓昭装作一片好意的劝道。

“她们呢?”

顾倩倩想知道堂妹顾盈盈有没有去?

“都回去了,姓李的经理说,凡是顾家人都不要去。”

“这可怎么办?和游乐场合作可是爷爷安排。”

“我看,不行就让你的瞎子男人来吧,反正他不姓顾。哈哈。”

顾晓波姐妹俩说着就大笑起来。

顾倩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些人真是可恶。

“好了,我们回去交差去了,你要是不信就去吧?”

顾倩倩一时十分为难,半路返回,怎么向父母交代?

这时,手机响了。

是一个生号。

会是谁呢?

顾倩倩犹豫了两下子,还是接了电话。

“游乐场你去了没有?”

竟然是魏展。

“关你什么事?窝囊废。”

“当然与我有关啊,倩倩,赶紧去吧。”

“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手机?不会是?你胆子也太大了,上一个麻烦还没有处理,又惹新的麻烦?”

顾倩倩为刚刚得到的消息发愁,又见魏展又拿了部手机,不由得上火。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赶紧去交投标书吧?”

“哎,去了也没用。我听说那个李经理特别挑剔,说我们华伦公司资质不行,拒收我们的投标书。”

“是吗?你赶紧去,只要报上你的名字,一准收下。”

“为什么?你一个瞎子,知道什么呀?”

顾倩倩不领情,冲着魏展发火。

“反正你听我的就行了。我告诉你,那个李经理是我同学,有这层关系,别的人不行,你一定行。”

他同学?

笑话,一个瞎子还有同学,这要是让人知道还笑掉大牙。

顾倩倩根本不信信魏展的话。

“走不走,我们可以顺路捎上你一程?”

顾晓波坐在驾驶位上冲顾倩倩招手。

她们今天怎么会这样好心?

顾倩倩心中十分疑惑。

反正人家也不收姓顾的招标书,去了也是自讨没趣。

还是和她们一起回去向爷爷报告,或许老爷子看在她们的份上,不会怪罪自己。

“来了。”

顾倩倩不容魏展继续罗索,挂了他的电话,朝顾晓波的车跟前跑去。

刚跑到车跟前,顾晓波的车竟然疾驰而去,接着从车里传来一阵笑声……

可恶,她们竟然捉弄她。

不就是家中有车吗,做给谁看?

顾倩倩气急败坏地跺下脚,却还是委屈地哭了。

拦了过路的一辆出租,正要上车,却看到从滨海大厦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冲她招手。

男子长的十分帅气,一米八的个子,顾倩倩刚刚被捉弄产生的悲观情绪一扫而光。

站住脚步,看着他向自己走来。

“你是顾倩倩小姐吧?”

李泽热情的问道,眼中闪过惊艳的神情。

小说《龙皇天下》 第8章 只收她的标书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