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奈何大佬太宠我

更新时间:2021-04-30 12:25:22

奈何大佬太宠我 连载中

奈何大佬太宠我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宁怡, 秦历东

精彩试读:梦中,她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秦历东在泽西村从有家到没家,在外面被大人小孩辱骂欺负的全过程。她看到了秦历东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治安主任的小儿子二虎诬陷偷东西,被治安主任刘大头毒打。二虎在一边笑的猖狂得意,村民们无动于衷的看戏,小小男孩可怜无助的绝望,让宁怡疯狂的想要保护他,可在梦中却又什么都做不了。梦境一转,宁怡又梦到了成年后的秦历东,想要拦住宁家父母派来接她的车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不敢去奢望的温暖

秦历东并不知道,在宁家不大的客厅中,宁怡为他做了这么多事情。

他此刻坐在宁怡房间的椅子上上,打量着房间。

床上是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脚底下是打扫干净的水泥地。

一股女孩子身上独有的淡淡清香,在这个破旧却又干净利落的小屋中飘荡着。

不过即使他上下眼皮都已经开始打架了,他也没敢上床,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宁怡推门的时候,秦历东转头看向她。

“怎么还不睡?”

宁怡感受到秦历东的拘谨,她轻轻带上门问了一句。

秦历东小声道:“……我今晚在椅子上睡就行了,我一个人睡习惯了……”

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宁怡最后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了,不过结合刚才秦历东擦身子时的拘谨,她隐约明白男孩为什么不上床。

这小家伙,是害羞了啊!

“行了,别耽误时间了,快上床睡吧!”

为了防止秦历东紧张,宁怡便把屋里的灯关掉了。

房间一下变黑了,窗外的月光淡淡洒落。

黑暗的遮掩下,秦历东这才放松了一些。

他小心翼翼的脱鞋上床,还没等他纠结要不要钻进唯一的那床被子,宁怡便把他拉入了被窝,给他盖好。

“别多想,好好睡觉。”

宁怡收回手的时候,手腕不小心碰到了墙边,一阵刺痛感传来。

她记得刺痛的位置,正是上一世戴着秦历东送的手镯的地方,如今还有一个淡淡的黑痕。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重生了,可那手镯却变成了黑痕一直存在。

感受着被窝的温暖,宁怡很快就睡了过去,根本没把床上多了一个人当回事。

而秦历东躺在宁怡的身边,闻着被褥传来的洗衣粉香味失眠了。

他听到了身边宁怡均匀的呼吸,确定宁怡已经睡着后,僵硬的身体才慢慢的放松。

感受着并不柔软却异常温暖的被子,秦历东的眼睛有些酸涩。

这种真正被人关心而不是被怜悯的感觉,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不敢去想,不敢奢望,两只手用力的抓住被子,男孩终于睡去时,眼角隐约有了一丝泪痕。

……

宁怡做了一个梦。

梦中,她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秦历东在泽西村从有家到没家,在外面被大人小孩辱骂欺负的全过程。

她看到了秦历东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治安主任的小儿子二虎诬陷偷东西,被治安主任刘大头毒打。

二虎在一边笑的猖狂得意,村民们无动于衷的看戏,小小男孩可怜无助的绝望,让宁怡疯狂的想要保护他,可在梦中却又什么都做不了。

梦境一转,宁怡又梦到了成年后的秦历东,想要拦住宁家父母派来接她的车子。

豪华的奔驰保镖车上下来了几名保镖打扮的黑衣人,他们把秦历东打倒在地,残忍的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

再后来,她看到秦历东变成了一个给地下组织放风的小喽啰,他脸上虽然挂着单纯的笑容,却对所有人都保持着防范之心。

只要有一丝往上爬的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最终,他成为了地下势力独一无二的王。

可当他端坐在高位之上的时候,宁怡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笑容,有的只是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梦境最后一次变化的时候,宁怡见到了扔着她尸体的山洞。

此刻的秦历东,已经没了初登王位的锋芒毕露,他变得华贵雍容,坐在轮椅上,内敛到无人敢于揣摩他的心思。

宁怡看到了秦历东盯着已经变成尸体的她手腕上的玉镯,这是当年他送的。曾经她想要摘下来,但想到玉镯承载着她在泽西村的诸多记忆,她便放弃了。

她看到了刘家和宁家被秦历东随手击垮,看到全帝都的权贵收到的葬礼邀请函上,写明了她是秦夫人……

秦夫人三个字,仿佛有神奇的魔力,穿透了前世今生,最终让睡梦中的宁怡心中一阵刺痛,睁开了眼睛。

她猛地起床,眼神慌乱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还在泽西村,她才平静了下来。

擦了下额头上的虚汗,回想着刚才的梦境,宁怡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玉镯痕迹。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突然开始变得模糊。

11-玉镯的由来

等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一处古朴的床上,房间雕梁画栋,古色古香,隐约还有琴声传来。

宁怡不由得紧张起来,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么古怪的地方。

回想着自己之前的行为,宁怡迅速看向手腕。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手腕上的痕迹已经变成了原来的玉镯。

玉镯上带着太阳花的暗纹,一看就不是凡品。

她伸手触摸玉镯,心中涌起想要离开的想法,视线顷刻恍惚后,她发现自己回到了房间里。

如此往复数次后,宁怡明白了,她这会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处平行空间。

而打开这个平行空间的介质,便是她手上在空间内具象化的玉镯。

这个前世秦历东送她的玉镯,竟然这等神奇?

或者说……

她的重生,跟这个玉镯有很大的关系?

虽然宁怡没有直接的证据去证明这件事,但是此刻能够带她穿越空间的玉镯,却是唯一可以解释的物证。

宁怡决定探索一下这个空间。

她起身去推开房门,这才发现外面是一个古色古香的院子,对面有一排厢房。

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炉鼎,她上前手刚刚触碰了一下炉鼎,一道金光从炉鼎中飞了出来席卷过她的额头,让她明白了这个空间的由来。

原来这空间是一位太古时代异常厉害的女修士建成的。

这炉鼎,能修炼出诸多神丹妙药。

对面的厢房是一处藏经阁,里面存着这位女修士毕生所学。

后来女修士陨落,这个空间化成玉镯,一直在女修士的家族中传承。

秦历东,显然就是那位女修士的直系后代。

宁怡进了藏经阁,在书架上找到女修士自创的日华决。

她手指刚刚触碰到这本日华决,大量的修炼知识就涌入了她的身体之中,脑海中同时闪过日华决的修炼进阶,从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渡劫、大乘、飞升……

宁怡盘坐在地开始凝神修炼。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她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闪过一抹欣喜,她竟然进入了炼气中阶的境界!

宁怡起身,看着藏经阁中那位女修士的雕像,鞠了一躬。

她刚才打坐的时候,总觉得这尊雕像就在旁边看她。

想到之前刚进入空间时听到琴声,她对这尊雕像更加恭敬了。

宁怡再度回到房间的时候,天刚蒙蒙亮,院子里的鸡已经开始打鸣了。

盘算了一下还能睡多久后,她便钻进了被窝强迫自己睡着。

等再醒来的时候,秦历东已经穿戴整齐,一脸拘谨的看着她。

“醒了?”

“嗯。”

“睡得好吗?”

“挺好的。”

简短的对话,却带着一股淡淡的温馨。

宁怡起身穿好衣服,端着脸盆和毛巾,带着秦历东出门刷牙洗脸。

她刚出门,就看到二婶李如曼抱着一堆柴火进厨房准备早饭。

宁怡跟她打了个招呼,李如曼还想着昨天的事,也没给她好脸色看。

宁怡知道李如曼的脾气,也没当回事。

洗漱完毕后,她便把毛巾打湿替秦历东擦脸。

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让男孩又感动又紧张。

“小怡姐姐,还是我自己来吧!”

秦历东要去接宁怡手中的毛巾,却被宁怡按回了他的手:“你都看不到脸上的伤,万一碰水感染就不好了。”

一边洗漱的宁启明和宁潇潇饶有兴趣的看着宁怡在打理秦历东,宁潇潇小声道:“哥,看不出来,这宁怡还挺有爱心的啊!”

宁启明撇了撇嘴:“对咱自家人也没见她这么好过!”

小说《奈何大佬太宠我》 第10章 不敢去奢望的温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