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绝品神卫圣手

更新时间:2021-05-01 12:25:05

绝品神卫圣手 连载中

绝品神卫圣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叶涣, 柳天韵

精彩试读:劳斯劳斯上,柳天韵眉头紧皱,她一直在等待叶涣走出咖啡馆。其实第一眼看到叶涣,她就觉得叶涣有点熟悉。直到叶涣背影消失不见,她眉头才舒展开来。说不定只是在哪条街上偶遇过他,才有这种错觉的吧………天海市,皇冠娱乐会所,顶级包厢。赵永乐一脸气愤,道:“叔叔,您可不能不管我,请您出手,把那小子直接开除!”他对面沙发上的男人搂着两个女人,没有回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6-王彪

“涩狼!”唐瑶甩开叶涣的手,羞愤地逃离走了。

叶涣轻笑一声,将杯中咖啡一饮而尽,也离开了咖啡馆。

突然,涣哥脸色一黑。

从张松那“讹”来的五百块,好像所剩无几了,住酒店肯定不够。 

难不成又要睡天桥底下了?

靠!

算了,睡天桥就睡天桥吧。

嗯?

叶涣眉头微皱,敏锐的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不过这目光并没有掺杂着杀意或是恶意。

莫非有美女看上小爷了?长得帅就是麻烦啊!

涣哥叼上根牙签,朝着天桥那边走了过去。

“是,错觉吗…”

劳斯劳斯上,柳天韵眉头紧皱,她一直在等待叶涣走出咖啡馆。

其实第一眼看到叶涣,她就觉得叶涣有点熟悉。

直到叶涣背影消失不见,她眉头才舒展开来。

说不定只是在哪条街上偶遇过他,才有这种错觉的吧…

……

天海市,皇冠娱乐会所,顶级包厢。

赵永乐一脸气愤,道:“叔叔,您可不能不管我,请您出手,把那小子直接开除!”

他对面沙发上的男人搂着两个女人,没有回应。

两女伺候男人喝酒,吃零食,男人也不老实,惹得女人娇笑连连。

男人便是赵永乐的叔叔,天韵国际人事部部长——赵振海。

过了许久,赵振海依旧笑容满面,却没有任何理会赵永乐的意思。

“叔叔!”赵永乐眉头微皱,声音低沉。

“砰!”

见赵振海还不回话,赵永乐直接气的拍桌,给两个小姐吓得打了个激灵。

包厢陷入了诡异的静谧。

最终,在赵振海阴沉的能滴出水的脸色下,赵永乐打破了这份静谧,深呼吸一口后,道歉道:“对不起。”

赵振海脸色淡然,剥了个核桃,送入一旁小姐的嘴中。

“说吧,什么情况。”

“我咽不下这口气!”赵永乐满脸怒容,“那小子居然敢当众打我,还羞辱我!”

“我知道,但是我听说他跟唐秘书有关系,你要我怎么开除他?我暂时可不敢和总裁办分庭抗礼。”赵振海淡淡道。

赵永乐轻笑一声,道:“叔叔,这你就不必担心了,经过我的推测,他跟唐秘书并没有关系,而是跟唐秘书的好朋友——苏轻轻有关系。”

“哦?”赵永乐饶有兴趣的点了点头,“说说看。”

赵永乐将自己的猜测全盘托出,告诉了赵振海。

他早上亲眼撞见叶涣和苏轻轻有亲密的关系,而且还在办公室搞那种事情。

在他看来,唐秘书之所以出面,是因为苏轻轻不想让叶涣出糗,却不好意思自己出面,所以联系了闺蜜唐瑶。

另外和芬斯克的合作,并不是只有他在谈,苏轻轻一样再谈。只是她的进度不如自己,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弯道超车,抢先签下这笔合作的合同,然后将功劳让给了叶涣。

这才让叶涣完成那2000万的销售任务。

听着赵永乐的分析,赵振海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永乐啊,现在是咱们计划的关键时刻,不能打草惊蛇。”

“叔叔,你这是什么意思!”赵永乐脸色一急,“这人就是有个苏轻轻当背景,你可是人事部部长,权力比苏轻轻大多了,怕什么!”

他气的不行,认为赵振海这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会忌惮一个毛头小子。

“别废话!”赵振海一脸不耐烦,道:“现在是计划的关键时刻,一点乱子都不能出,我不会滥用手上的权力,否则容易被人抓到把柄。”

“可是…”

“可是什么,计划出了问题,白少会生气,后果是你能承担的吗?”

赵振海冷声说着,赵永乐顿时打了个激灵,显然对他口中的“白少”十分害怕。

赵振海喝了口酒,淡淡道:“吴德暗那边出问题了,白少现在对他很不满。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局,三个月内,天韵就要姓白了,到时候我们叔侄二人就是功臣!”

“那…那苏轻轻…”

“呵!你也就那点出息了,到时候苏轻轻绝对任你摆布,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听闻赵振海这话,赵永乐脸色变得十分精彩,点点头,道谢一声后转身离开了包厢。

走出包厢的瞬间,他眼神变得极为疯狂。

苏轻轻,你离死不远了,看老子到时候玩不死你!

来到会所楼下,赵永乐拨打起电话。

“王彪,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一小时内给你送过去。”电话那头说道。

赵永乐挂断电话,嘴角扬起阴险弧度。

张慧敏,你不是喜欢反抗吗?

有本事,你再反抗个试试!

……  

“这姑娘这么漂亮,真是可惜啊…”

“可惜啥,长这么好看,大晚上的还敢一个人出门,这不是送命吗。”

“这女娃凶多吉少咯,真是可惜了,落到王彪他们手里,绝对要完蛋啊!”

河边散步的行人们聚集在一块,对着桥洞底下指指点点,有人幸灾乐祸,有人面露可惜。

不过有一点相同,他们眼底都浮现着丝丝的恐惧,不敢上前,只敢站着老远看戏。

女人被堵在桥底,瑟瑟发抖。

站在她正对面的,是一群纹着花臂,眼露邪光的混混。

他们眼中的垂涎之色毫不掩饰,邪笑连连,用手电筒照明,死死扫视着女人。

戴着墨镜那混混,明显是混混头子,他一只脚蹬在护栏上,跟人通着电话。

“大爷,这里什么情况啊?”  

人群后方,叶涣扯了扯一个大爷的衣角,问道。

原本他计划来这里将就一晚,发现人群聚集,又被拦在人群外面,看不到桥下的具体情况,顿时不明所以。

“嗯?”

大爷转过头来,眼神警惕地环顾四周,确认混混没有看向这边后松了口气,小声道:“小伙子,那里有个漂亮姑娘被王彪他们堵住了,估计她今晚难逃一劫咯。”

叶涣眉头微皱,问道:“王彪?他是谁啊?”

大爷眼底流露出深深的忌惮,声音轻微道:“小伙子,你不住这块吧。王彪是我们金沙街最出名的混混,仗着手下有十几号人,整天不是上街收保护费,砸店,就是当街骚扰妇女,打架斗殴。”

“那他没被抓啊?”叶涣诧异道。

“抓啊,但是没用啊,他犯的又不是大事,进看守所被关了十天半个月的又会出来兴风作浪。”大爷无奈的叹了口气。

叶涣点了点头,这种屡教不改的地痞流氓的确是最可恨的,他们压根不怕被抓进看守所。

这时候,王彪通完了电话,放下了手机,点燃根烟。

“王…王老大,能…能不能再宽限几天,我一定能…能把钱还上。”女人一脸恳求。

结束通话,王彪呼出口烟圈,面露难色:“小张啊,这事让我很是为难啊…”

“我一定尽…尽快把钱还清,求求您在宽限几天。”

“小张啊,强子跟我的关系不用多说,我给你宽限点时间,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王彪这般说着,女人面露大喜之色:“谢谢王老大,谢谢你!”

“小张啊,你说你,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不好受吧…”

“王老大,你…你这…这是什么意思?”女人脸色慌张,双臂环绕,抱住了她自己身体。

王彪又是呼出口烟圈,一脸苦口婆心的样子。

“小张啊,我相信,强子在天之灵绝对想让你过的开心,而不是整天被催债,对吧?”

“我呢,给你物色了一个好男人,现在就带你去见见他。只要你们对上眼了,作为礼金,强子欠的债务呢,我就不要你还了。”

“那男人对你可是一片痴情,小张你可别辜负了啊。”

女人不寒而栗,声音发颤:“王…王老大,不…不用,钱我会…会还上的…”

“唉,瞧瞧你这话。”

王彪踩灭烟头,双手叉腰:“小张,你守寡这么多年容易吗?我一片好心,才帮你搭上这条线,而且那男人你也认识,不会陌生的。”

“是…是谁…”

“和你一个公司的,还是同部门哦,要不要猜猜呢…”王彪意味深长道。

女人下意识的后退两步,面露恐慌。

“小张啊,猜猜吧。”

这时候,人群中传来一道骂声…

“猜-泥-嗎-!”

17-银锣湾,叶老大!

骂声刚落,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混混们眼露凶芒,转过头来死死盯着围观人群。

安静了一会,行人们回过神来,瞬间面露惧色,大喊大叫着四处逃散。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原地只剩下叶涣一人,其他人全部跑的老远。

“小…小叶!?”张慧敏惊呼一声,双手捂住嘴巴,她根本没想到叶涣会出现在这,更没想到叶涣会出言辱骂王彪。

王彪转过头来,淡淡道:“小子,能再重复一遍你刚刚说的话?”

叶涣眉头一挑:“聋了,听不清?”

“哈哈,你牛逼!”王彪哈哈大笑,鼓了两下掌。

行人们全部打了个激灵,他们都住在这块,知道王彪这模样恐怕是真的生气了。

“那小伙子什么情况,居然敢骂王彪?”

“智商有问题吧,不然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惹到王彪,他肯定要被打成死啊。”

“我严重怀疑这小伙子是想英雄救美,但是他不会审时度势啊,王彪是他能惹得起的?”

刚才跟叶涣说话那个大爷一脸后悔莫及,嘴唇发颤:“完了,要是王彪知道我和他说过话,我就没命了!”

一时间,行人们唯恐避之不及,全部从大爷身边躲开了。

“小子,知道我是谁么?”王彪又叼上根烟,眼神阴冷,“在这一片,敢跟老子这样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

“那只能说我太牛逼了。”叶涣笑眯眯道。

“现在牛逼,我倒要看看等下你还能不能牛逼起来。”王彪脸色阴沉,大手一挥。

混混小弟们眼神凶戾,全部捏起拳头,发出“咔咔咔”的骨动声,这声响直击人心,让人不寒而栗。

“小叶你快走,不要管我!”张慧敏大声呼喊着,一脸急切。

她清楚知道王彪的秉性,可谓是杀人不眨眼,叶涣落到他的手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张姐你这是什么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不是正常的嘛?再说了,他们把我睡觉的地方占了,让我很不爽啊。”叶涣一脸不爽,“要是他们现在跪下道歉,我不是不能饶他们一次。”

混混们都愣住了。

王彪也愣住了。

行人们更是大跌眼镜,嘴巴张的比石头还大。

这…这小伙子,居然出言威胁王彪一行人,还是单枪匹马?

他智商绝对有问题!

王彪和混混们捧腹大笑。

张慧敏一脸恳求,哀求道:“王…王老大,你…你放过他吧,我跟你走就是了。”

“放过他?”

这么多年,王彪一直横行无阻,谁看到他不得尊称一声王老大?如今被人当众辱骂,居然还有人敢求情?

王彪不爽到了极点,心中怒火腾升,直接扬起手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张慧敏被打的坐倒在地。

“你一个寡妇,有什么资格让老子放过他?”王彪一脸不屑,“告诉你,老子今天送你去的地方,就是赵永乐的别墅,他给了老子二十万。这么多钱,是你说不去就不去的?那老子不是亏死了?”

“你…你…”张慧敏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什么你!强子洞房夜被你克死了,让你白守几年活寡,真是可惜了。”

王彪冷哼道:“偏偏你还长得这么好,要不是怕被你克死,老子早就拿下你,哪轮的到赵永乐。”

“王彪,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一旁,叶涣眼神一冷:“为你之前的言行,给张慧敏跪下道歉!”

“你找死!”

混混小弟怒不可遏,直接抡起拳头,可肩膀却被王彪按住了。

“老子还就再等五分钟了,看你能怎么样。”

王彪眼神阴冷无比,冷笑连连。

叶涣脸色淡然,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王彪见状,眉头紧皱。

这人一点不怕自己,难不成真有什么背景…

下秒,他脸色大变。

“叫两百号兄弟,到XX路天桥下,抄家伙。另外,着重查一下一个叫王彪的混混,看看他到底什么来头,敢跟老子银锣湾叶老大bb。”叶涣冷笑着说道,话落后挂断电话。

“叶…叶老大?你…你是哪条道上混的…”王彪脸色微变,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他作为混混头子,自然知道手下两百号兄弟是什么概念,那可是真正真正的顶尖大人物才有这种实力!

“你耳朵聋了,没听到我是银锣湾的叶老大?”

“银锣湾?我只听过铜锣湾啊。”

“银锣湾叶老大都不认识,你还混呢?你也配?”叶涣耻笑一声,面露不屑。

王彪一阵后怕。

他的确没听说过什么银锣湾,更没听说过叶老大。

但是叶涣的风淡云轻,让他打心底的相信他所说的两百号人已经在路上了。

两百号人,就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自己这些小混混啊,怎么可能惹得起他们!

王彪深呼吸一口,试探性的问道:“叶…叶老大,敢问您…您这趟来,是有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你的意思是我叶老大做什么,需要给你打报告?”

叶涣淡淡的走向王彪,扬起手掌。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王彪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却只能低头受着,不敢吐出半点不满。

混混小弟则是脸色一怒,大骂一声找死后就抡起拳头。

“住手!”

王彪厉喝道,旋即走上前,直接给了混混小弟一巴掌,怒道:“敢跟叶老大耍横,不要命了?”

打完这巴掌,他就一脸谄媚的低下头。

他的表现,直接让全场鸦雀无声。

行人们哑然,看向叶涣的目光中尽是震惊!

这…这是什么情况?

作恶多端,无法无天的王彪,不仅挨了这小伙子一巴掌不反击,还一脸恭敬的受着?

这小伙子居然能让王彪这么害怕?

这…这怎么可能!

行人们惊呆了,眼睛瞪得溜圆,他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叶涣扶起呆若木鸡的张慧敏,给她拍了拍灰。

“点烟。”

涣哥声音十分淡然,王彪却不敢迟疑,掏出珍藏多年的一盒雪茄,拿出一根放入叶涣嘴中,一脸谄媚的帮其点燃。

“呼~”

叶涣吐出一口浓浓的烟圈,淡淡道:“皇家熊猫?”

“对对对,叶老大你真是慧眼识珠啊,以前侥幸搞到过一包。”王彪一脸谄媚,他心中已经彻底相信了叶涣的身份。

皇家熊猫是嘤国产的雪茄,专供皇室子弟以及政要高管,每年流通到全世界的不超过一万袋,真正的烟中黄金,黑市上每根报价都高达5个W!

这烟是他以前做小偷起家的时候从一个富豪家里偷出来的,查到这牌子后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没点身份,不可能知道这玩意。

“拿来。”叶涣伸出手,冷声道。

“拿…拿什么…”

叶涣没有出声,手依然悬在空中。

王彪面露苦涩,拿出皇家熊猫递了出去。他原本只想试探一下叶涣,不曾想赔了夫人又折兵!

叶涣满意的收起烟盒,一口浓烟吐在王彪的脸上。

“烟是不错,但是王彪啊…”

“动我女人这事,可不是一盒烟就能算了的,你说对吧?”

叶涣, 柳天韵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