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化神狂婿

更新时间:2021-05-01 10:53:09

化神狂婿 连载中

化神狂婿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李原, 柳若冰

精彩试读:见他居然直接向自己求婚了,柳若冰慌了:自己今天只是来向他道歉,顺带表示感谢的啊!“你别这样,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确实很感动,但我们两个的关系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吧?更何况我已经结婚了啊!”胡伟眼珠子一转,站起身来:“你说得对,是我太冒失了!那这样吧,我明天请你们一家吃顿饭,可以吧?”“当然可以了,只是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怎么能让你请客,还是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化神狂婿:柳杰的怒火

签约仪式结束后,前来参加的众人纷纷围聚在了柳若冰的身旁,与签约之前她向众人申请投资被拒时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柳若冰的头脑依然保持着清醒:

当自己成功了,人人都想要拉近关系,但如果自己没有成功,这些人恨不得踩自己两脚!

这就是现实。

不过何琴显然被这样的场景给冲昏了头。

看着柳浩明一家似乎是要离开,她赶紧走了过去:

“二哥二嫂,你们这就要走了?”

一旁的柳生南有些看不下去了,轻轻地拉了她一下:

“你要干什么?”

“你别管!”

何琴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满脸笑容地看着柳浩明一家:

“虽说今天也不是你们家签约,但你们穿得这么正式,就这么回去是不是太可惜了?浩明,你说呢?”

柳浩明有些尴尬:

“三婶,家里还有事,所以得回去了……”

“今天早上你们来的时候可一点也没看出家里有事呢!”

周琳忍不下去了:

“小人得志,不就是签了份合同嘛,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你那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升天。”

柳生军也冷哼一声:

“老三,管管你们家媳妇,只不过是一时的成功就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人家马嘉腾是看在咱们柳家和咱爹的面子上才和柳若冰签约,没有我们,你们一家算个屁!”

正巧柳若冰摆脱了那些溜须拍马的人走了过来:

“妈,你们在聊什么呢?”

周琳随即看着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若冰啊,就算以后你赚了钱,那也是我们柳家的。没有我们,你们一家还不得喝西北风去?再看看你妈,还想住总统套房,简直是笑死我了!”

突然,天马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冲着柳若冰鞠了一躬。

然后他掏出了两张镶金的钥匙卡交给了柳若冰:

“柳小姐,我们酒店的老板得知您和马董事长成功签约,向您表示祝贺,特意奉上两间为期三天的总统套房请你们入住。”

一瞬间,现场一片寂静。

下一秒,何琴笑出了声:

“二嫂啊,我刚才怎么听到有人说我们家住不起总统套房?而且我还想起有人说要是我们家住得起总统套房,她就跟我姓?”

“不知二嫂什么时候去派出所改名字啊?我觉得吧,何琳这个名字还真不错,最起码比你现在这个名字顺耳多了!”

“你……”

涨红了脸的周琳想要反驳,却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羞愧难当的柳生军恼怒道:

“还不走?还嫌不够丢人?”

说完,他便强行拉着周琳和儿子离开了。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落荒而逃的背影,何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不过柳若冰依旧是保持着冷静:

“不知你们天马酒店的新老板是什么人?能否告诉我他的尊姓大名?”

经理微微一笑:

“我们老板说了,等到合适的机会,柳姑娘自然会见到他。”

说完,对方便转身离开了。

何琴迫不及待地从柳若冰手里拿过了一张钥匙卡:

“总算是能体会到一天二十万的总统套房是什么滋味了!两间总统套房就是四十万,三天就是一百二十万!真不知道是该说这个老板出手阔绰,还是说这些资本家赚钱太容易了……”

此时李原走了过来:

“这不是天马酒店总统套房的钥匙吗?我们今晚睡总统套房?”

一看到他,何琴又拉下了脸:

“就你还想睡总统套房?没你的房间,赶紧滚回家去。”

“这不是有两间房吗?爸妈你们一间,我和若冰一间……”

“我们家若冰现在可是和马嘉腾合作的人,是天海市万人敬仰,让无数商界精英趋之若鹜的女老板,你在这不是给我们丢人现眼吗?赶紧回家,我们要在这酒店住三天,这期间你负责看家,要是家里丢了什么东西,小心我抽你!”

“老婆~”

李原只能委屈巴巴地朝着柳若冰看去。

正心乱如麻的柳若冰摆摆手:

“行了,你先回家吧。”

李原顿时有些失望。

原本他是想着趁柳若冰合作成功,心情大好,说不定会让自己和她睡一张床上,这才打电话让客房部的经理送两张总统套房的钥匙。

叹了口气之后,他只好离开了酒店。

毕竟是总统套房,不但可以俯视整个天海的美景,房间的每个角落更是奢华到了极致:

桌子是红木的,地毯是羊毛的,被子是真丝的,地板是大理石的,浴缸和马桶是镶金的……

就连床垫都是顶级鹅绒的,一躺上去就像是睡在了云层当中,舒服得根本不想起来。

因此一进来,何琴便兴奋地不行,房间里一直回荡着她激动的尖叫声:

“你们快看,一日三餐有专职厨师提供法餐,意大利菜,日式料理,中式料理来选择,晚上还会有顶级的按摩技师来给做全身的按摩。”

相比何琴的激动,柳若冰和柳生南就要冷静很多。

走进房间一坐下,柳生南就看着女儿问道:

“若冰,你究竟是怎么认识马嘉腾的?”

柳若冰苦笑一声:

“爸,在此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马嘉腾。”

“你不认识他他怎么会帮你?正常来说,他是根本不可能给我们家的物流公司投资。”

“这个我也知道,所以签约之后我问过他,他说让我感谢一个爱我的人。”

“爱你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沉默了一会,柳若冰这才回答道:

“我猜应该是胡伟!”

“果然是胡公子!”

此时何琴走了过来:

“不是妈说你,你看看人家胡公子,不计前嫌,还能帮你找到马嘉腾这样的大人物,这才是真正的君子,是真正值得依赖的男人!”

“再看看李原那个废物,成天就是混吃等死,这种人不但不能给你任何的帮助,还要拖累你。我看你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和他离婚,嫁给胡公子。”

柳若冰眉头一皱:

“妈,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不会嫁给胡伟,因为我根本不喜欢他!是,他的确是帮我找了马嘉腾,我很感谢他,但我感谢一个人没必要就非得嫁给他吧?”

“你这孩子,非要气死我啊?”

何琴一瞪眼:

“你妈我活了半辈子,今天头一次扬眉吐气,为什么?这不都是因为人家胡公子!只要你嫁给胡公子,以后我们家就再不会被人欺负了,更何况感情这种东西是可以慢慢培养,你嫁给他时间长了自然就有感情了!再说了,你对李原就爱得死心塌地?”

“我……”

柳若冰一时语塞了。

虽然自己平时觉得李原,对他也冷言冷语。

但在心里自己还是不反感他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让他在自己家待了三年。

可这难道就是爱吗?

与此同时,在柳家大宅里。

刚进家的柳杰气得把手机砸在了地上,最新款的苹果顿时在地上化作了一堆破碎的零件。

“为什么?为什么马嘉腾要和柳若冰那个贱人合作?他明明应该与我合作的啊!”

看着歇斯底里,怒气冲冲的柳杰,柳生国眉头一皱:

“你小子冷静点,之前要不是你这么激动,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柳杰没有在意父亲的话,而是将目光对准了坐在沙发上的柳鼎天:

“爷爷,您刚才为什么要答应他们?只要您不同意,马嘉腾根本不可能和柳若冰签约合作!”

“你放心,这一切只不过是暂时的,虽然这一次马嘉腾是和柳若冰合作,但说到底那也是咱们柳家的产业,而我是绝对不会把柳家的钱让外人拿走的。”

柳鼎天冷笑道:

“等到物流公司规模扩大,走向正轨之后,我会行使柳氏集团董事长的权利,直接罢免柳若冰,顺便把他们一家踢出柳家,到时候物流公司不就是你的了吗?”

听他这么一说,柳杰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不过一想到今天柳若冰一家在酒店出尽了风头,而自己却丢尽了脸,他就又是一阵恼火:

“那现在呢?就要看着他们一家这么嚣张?”

“他们嚣张不了多久。”

说完这话,柳鼎天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

他又何尝不是气得够呛呢?

自己可是柳家家主,天海商界堂堂的元老。

结果今天在酒店却因为马嘉腾和柳若冰一家而颜面扫地,险些就成为了笑话!

而他也将这一切归咎在了柳若冰一家身上。

所以就算是柳杰不说,自己也不可能让柳若冰一家好过。

一旁的柳生国也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行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先忍耐几天吧。我在这陪着你爷爷,你这几天去海南的别墅里住几天散散心,也可以去东北那几栋别墅,听说那边的滑雪场刚刚建成,挺适合你的。”

柳杰没有再说什么,走出了柳家大宅之后开口道:“阿涛。”

一个跟班立刻走了上来:“少爷有何吩咐?”

“之前我让你叫人收拾那两个贱人,你叫了吗?”

“少爷,我联系了罗旭的手下,他也答应我了,但事后我联系他却发现怎么也联系不上了。”

“妈的,不会是拿钱跑了吧?”

柳杰眉头一皱:

“算了,过去的不说了,这一次你给我重新找点人。”

“少爷您打算做什么?”

柳杰扬起嘴角,脸上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

“柳若冰那个贱人敢抢我的东西,那她就别想好过!不管你去找自媒体还是水军,还是小报记者,反正把消息给我散出去,就说柳若冰这贱人是爬上了马嘉腾的床,陪他睡了几十次,还为他怀孕打胎,马嘉腾这才出手帮她。”

说着,柳杰从兜里掏出一张卡丢给了阿涛:

“钱管够,事情给我办好。等我从东北回来之后,我要看到她身败名裂。”

化神狂婿:影帝附体

“该死,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

坐在办公室里的胡伟,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新闻怒骂一声。

自从柳若冰从办公室离开之后,自己就等着她迫于无奈再次上门哀求自己。

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网上关于柳若冰的物流公司获得投资的消息。

“哪个王八蛋不长眼?敢坏老子的好事?”

说着,他用鼠标拖动页面,“天腾集团”、“马嘉腾”这两个词顿时映入了眼帘。

卧槽?

怒气腾腾的胡伟顿时脸色煞白。

自己所在的胡家,其实和柳家一样是天海的二流家族。

在马嘉腾眼里,自己恐怕和街边的乞丐没什么区别吧?

虽然心有不甘,但胡伟也无可奈何。

毕竟就算是借他一个胆子,也不敢和马嘉腾叫板!

就在此时,办公室房门响了一下,柳若冰走了进来。

胡伟一愣。

自己之前那样羞辱她,如今她攀上了马嘉腾这尊大神,又怎么可能来找自己?

难不成是来报复自己的?

一想到这,胡伟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柳若冰脸颊微红,看起来有些害羞,又有些尴尬。

犹豫了一会之后,她最终朝着胡伟鞠了一躬:

“对不起!昨天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和你说那样的话,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帮我找到马嘉腾,太谢谢你了!”

胡伟懵了:什么意思?我帮她找得马嘉腾?

见他不说话,柳若冰以为他还在生气:

“胡伟,我知道当时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但我那个时候实在是太着急了,所以就……”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听到胡伟这话,柳若冰也愣了一下:

“不是你帮我跟马嘉腾要投资的吗?今天我问过他了,他说让我感谢一个爱我的人,不是你吗?”

胡伟这才弄清楚状况:

不是柳若冰勾搭上了马嘉腾,而是有另外一个中间人从中周旋,帮助柳若冰得到了马嘉腾的投资。

而柳若冰显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这才以为是自己帮她说话的。

看着眼前柳若冰那小脸通红,眼神慌乱的模样,胡伟顿时色心大起。

于是他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个马嘉腾,我都明明告诉他不要把真相告诉你了,可没想到他还是说漏嘴了,这家伙……”

果然是他!

柳若冰确信就是眼前的胡伟帮自己联系上的马嘉腾。

但她又有些疑惑:

“既然你要帮我,直接给我一千万的投资不就行了吗?何必要绕这么大一圈呢?”

“柳家一直在打压你们一家三口,即便我给你投资了一千万,过后肯定还会有其他的困境,我想一劳永逸帮你们解决这个麻烦,所以才费尽心思和财力找到了马嘉腾。”

“你也知道马嘉腾在天海的地位,只要他肯帮你,那就算是柳家再不喜欢你们,也不敢再有任何的冒犯之举,否则就是与马嘉腾为敌。”

柳若冰有些紧张:

“为了帮我,你花了很多钱吗?”

“不仅是钱,还搭上了不少人情,我也不是直接认识马嘉腾,都是人托人,最后才说上话,为了搭上这条关系,前后花了大概五千万。”

“什么?五千万?”

一听这话,柳若冰大吃一惊。

虽然胡家和柳家一样,资产都在二十多亿。

但这些资产当中的大部分都是固定资产,是无法直接变现的。

因此在他们手里能用的流动资金无非也就是一亿以内。

而胡伟为了帮自己直接就花了五千万,相当于掏空了胡家大半的流动资金储备,这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

一直没有被自己喜欢过的男人,居然会为了自己付出这么多!

想到这,柳若冰湿了眼眶:

“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胡伟摇摇头:

“你对我一直有偏见,我担心这件事如果让你知道,会让你有心理负担,所以我想先保密,等到我们两个的关系什么时候拉近了,再告诉你。”

这一刻,柳若冰彻底被感动了。

虽然自己的确是不喜欢他。

但一个男人为自己不求回报地付出了这么多,甚至还不愿意让自己知道这一切,这不是爱是什么?

此时她声音都哽咽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这么傻?你为我牺牲了这么多,我怎么才能报答你?”

看到柳若冰毫不怀疑自己的表演,胡伟都佩服自己的演技。

自己要是进军娱乐圈,早就成影帝了吧?

想到这,他温柔地一笑: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因为只要能帮到我爱的人,我甘愿付出一切!”

说完,他单膝跪地,跪在了柳若冰的面前:

“若冰,我知道你还不能这么快接受我,我也知道你也许并没有那么的爱我,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关心你,让我照顾你,好吗?”

见他居然直接向自己求婚了,柳若冰慌了:

自己今天只是来向他道歉,顺带表示感谢的啊!

“你别这样,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确实很感动,但我们两个的关系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吧?更何况我已经结婚了啊!”

胡伟眼珠子一转,站起身来:

“你说得对,是我太冒失了!那这样吧,我明天请你们一家吃顿饭,可以吧?”

“当然可以了,只是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怎么能让你请客,还是我……”

“千万别说这种话,请客吃饭怎么能让女人出钱呢?更何况是我喜欢的女人。”

胡伟微微一笑:

“就在天马酒店吧,记得把你们家的李原给叫上,有些话我觉得还是当面说出来比较好。”

“好吧……”

虽然总觉得和他吃饭把李原叫上有些不太合适。

不过想到他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柳若冰也就没有再拒绝,商量好时间之后便告别了胡伟。

此时胡伟脸上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

李原,你老婆我是睡定了!

第二天。

虽说独守空房,但李原却并没有太失望。

因为如此一来他就能睡在床上,尽情地呼吸着柳若冰留下的体香。

这让他一晚上春梦连连,就连睡觉都在傻笑。

不过早上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却打断了他的美梦。

拿出手机一看,柳若冰打来的!

“喂?老婆,什么事?”

“十一点的时候来天马酒店,有人要请我们吃饭,千万别迟到了。”

说完这话,柳若冰便挂断了电话。

李原心里却很感动。

毕竟柳若冰连吃饭都记得叫自己,说明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至于请吃饭的人他并不在意,如今柳若冰已经是天海市人人追捧的商界新星,自然免不了有人要主动请客,拉近关系。

可当他来到酒店,找到柳若冰他们三人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顿时凝固了。

因为除了他们三人之外,他还看到了三人。

正是胡伟和他的父母!

“他怎么在这?”

李原眉头一皱,看着柳若冰问道。

“因为今天这顿饭是我请的!”

胡伟冷笑一声:

“你应该感谢一下我,是我特意让若冰把你叫来的,要不然就凭你这种穷屌丝一辈子都别想进这白金五星级酒店吃顿饭!”

听到他的嘲讽,李原心里没有半点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哼,果然是对牛弹琴。”

胡伟的父亲胡建光一脸厌恶地看着李原:

“作为一个男人,一点羞耻感都没有,真不愧是上门女婿!生南,你说你女儿当初拒绝了我儿子,就嫁给了这么一个废物?”

柳生南尴尬地不知该说什么。

何琴则是一脸痛心疾首:

“谁说不是啊,这死丫头我们劝了她多少遍,让他嫁给胡公子安心过日子,可她当初实在是不懂事,非要嫁给这么一个废物,我们家这些年不知道因为他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

胡伟的母亲吕梅不屑地冷哼一声:

“能怪谁?还不是要怪你们家的好女儿吗?”

眼看着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胡伟开口道:

“爸妈,你们说什么呢?说好了今天我们两家出来吃顿饭,别把关系弄得这么僵行不行?”

胡伟的父母自然是不喜欢柳若冰一家。

当初因为柳若冰拒绝婚约,搞得他们一家也在天海丢尽了脸,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爽。

不过既然儿子都这么说了,那他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于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七个人朝着餐饮部预定好的包厢里面走去。

待几人坐好之后,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上来:

“几位,可以点菜了吗?”

“可以了。”

胡伟点点头。

其实在订包厢的时候他就能够点菜了,只不过他故意把点菜的环节留到这,就是为了故意借机羞辱李原。

于是他将菜单递给了李原:

“李原,今天我请客,你先点,就选以前没吃过的,不用给我省钱。

胡伟自然是不担心自己出不起钱。

自己是天马酒店的熟客,知道不同的包厢对应着不同的消费档次,每一个包厢里面的菜单都是不一样的。

今天选择的这个包厢就是一个中等偏下的包厢,菜单里面的饭菜酒水都不是特别的贵,就算是全部加起来撑破天也就是二十万。

当然,这只有他自己清楚。

二来自己家的确有钱,一顿饭吃个几十万还是能够接受的。

更何况今天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羞辱李原,一旦成功,柳若冰很可能就会和李原离婚,嫁给自己。

那样的话,柳若冰现在拥有的物流公司不就是自己的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顿饭花个几十万都是一本万利,包赚不赔的生意!

李原, 柳若冰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