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嫡女风华

更新时间:2021-05-01 09:46:50

嫡女风华 已完结

嫡女风华

来源:追书云 作者:苏惜水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快起来!这是喜事,你们都哭什么!红拂可是我一直当亲妹妹疼的,你以后可千万不能负了她,赶紧挑个好日子早点把婚事办了,也好了了我的一桩心愿。”慕白雪眼圈也红了。啪!啪!啪!他们正感慨万千地说着话,隔空却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掌声。“真是让人感动呢!若不是事先知道你们的底细,本公子差点就相信了这人间至情。”话声落人飞至,马车的轩辕突然一沉,来人一袭红衣飘落在马车上,那雌雄莫辨的相貌简直美出天际,声音却是朗朗男声,好一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慕白雪微微眯上了眼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神佛庇佑

此时慕白雪多想飞奔进祖母的怀抱?可是瞟见祖母未达眼底的笑意,便知道这哪是真的原谅了自己?不过是做做样子给大家看罢了,于是规规矩矩的行至祖母身边。

“祖母别气了!白雪无碍的!倒是无辜连累了妹妹的名声,孙女这心里愧疚万分。

“你倒是越来越大度了!简直有了你母亲当年的风范!祖母看你最近事事不利,别是招惹了什么小人,有空去庆安寺上炷香吧,也好顺道探望你母亲,看她何时回来。”

老太太这话说得极有水平。不但安抚了慕白雪,更有试探接慕侯夫人回府当家的意图。

如果是上辈子,慕白雪肯定欢天喜地的允了。可事到如今,侯府的内务由锦氏把持,二房三房又都虎视眈眈,母亲回来也是徒有虚名,搞不好就被这些虎豹豺狼生吞活剥了!

“诺!一会白雪便去上香还愿,顺道探望母亲,宵禁前定然会赶回府中。”

慕白雪敛下了眸子,声音柔弱地点了点头,假装没听懂祖母的暗示。

屋内所有的人都默默吐了口气,暗叹本以为这小丫头脑袋突然开了窍,学会明争暗斗了,感情不过是赶鸭子上架全都凑巧啊?没了热闹看,也就各怀心思的拜别了。

“外人都走了,你们也别都端着了!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福大娘和莹翠是谁的人,你们一个个勾心斗角,你来我往安的什么心思!还有你!慕白雪!那个所谓的贼人是打哪冒出来的?就凭你和红拂两个弱质女流能抓得住?还不从实招来!”

果真不出所料,所有外人走了之后,祖母的脸色又沉了下来,看着她们姐妹发作了。

“祖母!一切都是绣儿的不是!绣儿千不该万不该踩了姐姐的裙角,请祖母责罚!”

慕锦绣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那眼泪是说来就来,演的比那戏子还入木三分。

她这话也说的楞模两可,可以说是意外,也可以说是有意的,就看老太太怎么想。

都说不看僧面看佛面,老太太最疼爱自己的长子慕侯爷,慕侯爷又偏爱锦氏这对母女,她便爱屋及乌的也偏颇了,只是略做沉思便挥了挥手:“以后走路看着点吧,还不退下。”

“诺!”

慕锦绣得意的扬着眉眼退下,眼角那一抹嘲讽刺得慕白雪眼睛生疼,就差没直接说,我就是故意害你摔下楼,祖母却视而不见,还要治你的罪!你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咬我啊?

面对她的有意挑衅,慕白雪却更加谦卑的伏在地上,仿佛已经吓瘫了,完全不接茬儿。

没想到她摔这一下脾气和傲气都摔没了,竟没有当堂跳脚厮打自己,慕锦绣只觉得狠狠挥出一拳,却像打进棉花一样连个响儿都没听到,最后失望地走了。

屋内只剩下慕白雪,老太太又吊着眼梢睥睨着她:“说吧!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尤其是那个男的,到底哪来的?真是什么贼人?今天你若说不明白,就别怪祖母家法处置了!”

呵呵!慕锦绣明晃晃害人都没事,自己抓个贼却错了?这是哪家的道理!

慕白雪低眉顺目的看着地面,委屈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昨日妹妹虽然踩了我的裙角,但不是故意的。福大娘捧高踩低也是常情,谁当家便听谁的,也不能说是谁的人,至于那贼人……的确是午夜闯进来的,不过翻进墙时就受伤昏迷了,看他是一个外男,我和红拂想救他又不敢收留,更怕别人误会不敢声张,只好将他绑了扔进柴房,想等天亮请祖母定夺,谁承想出了莹翠这事,所有的事情就是这样。”

这话半真半假,却是老太太最想听到的说辞,一阵沉默过后,果真听到了她低沉的笑声。

“也真是难为你了!既然要去上香,就快去快回吧,记得给你母亲带些需要的东西。”

这便算是她识大体,老太太变向给予的奖赏了,慕白雪默默擦干眼泪,郑重的一拜。

“诺!白雪谨记祖母的教诲,定会为阖府上下求个平安符的。”

老太太活这么大岁数,可不就是求个合家欢乐吗?严肃的脸上终是有了笑意。

“快去吧!那边的路可不太平,记得多带上几个护院,别再出什么纰漏。”

慕白雪终是恭敬的退出了朝晖殿,明明艳阳高照,背后却殷湿了一大片,只觉得好似在鬼门关又走了一遭。她是最知道祖母的冷酷无情的,前世走投无路,祖母都不曾给过半点帮衬,还恼怒她名声尽毁,将她赶出了武慕侯府,和她断绝了关系,让她有了众叛亲离的下场。

可笑自己刚才还幻想着能寻回亲情?是时候清醒了!人心凉薄,一切皆妄念罢了。

自嘲地回到落雪阁,红拂三步并两步的跑了出来,拉着她把她里里外外看个遍才放心。

“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呜呜呜!刚才赵嬷嬷来找那贼人,那阵仗可吓死奴婢了。”

“莫怕!我说过,以后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伤害你!”

看见真心实意地红拂,慕白雪紧紧地抱住了她,凉透的心又渐渐回暖了。

“可是小姐!您怎么预先知道有贼人掉进院子?奴婢怎么觉得您摔了之后怪怪的?”一次被猜中结果是巧合,接二连三发生的事却让红拂疑惑地推开了她,好像看着什么怪物。

早猜到她会起疑,慕白雪故作玄虚的东张西望,然后用弱不可闻的声音在她耳边。

“红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打那天摔了头之后,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第二天会发生的事,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神仙在指引我,生怕我被别人害了去,你说奇不奇怪?”

“天呐!难道是夫人青灯古佛,虔诚祈福起了作用,真有神仙庇护您了?”

红拂吃惊地捂住了嘴,紧张的左看右看,好像生怕冲撞了哪路神仙。

“是了!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想必也不是空穴来风!如今你我就像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可是咱们保命的秘密,千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晓,知道吗?”

“诺!小姐通神的本领可是咱们的保命符,奴婢打死都不会对别人讲的,我发誓!”

“乖了!老太太刚好吩咐我去上香祈福,你去准备一下,顺便去账房支些银钱,给母亲买些她爱吃的糕品和日用。我也趁机还个愿,好好感谢一番那个保佑我们的神仙。”

见她被自己忽悠住的可爱样子,慕白雪微微勾唇,轻轻地拍拍她的脊背安慰着。

其实她还真没担心红拂说出去,这么玄乎的事谁会信?说不准还以为她魔怔了。

10-登徒浪子

一直提心吊胆惯了,突然得知小姐有佛祖庇佑,红拂欢天喜地地去办差了。

慕白雪勿自回房洗了把脸,看着镜中那苍白的脸庞,人却忍不住轻笑出声。不但在脸上抹了些胭脂水粉,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好一些,还特意戴上了帷帽遮伤,生怕被母亲挂怀。

有了老太太的允诺,红拂这次去账房不但没有受到苛待,账房先生还特意多给她支了十两银子,说让大小姐路上买些可心的东西,想必是觉得她又要复宠了,晚巴结不如早巴结。

红拂没敢乱花这十两银子,只是听话的买了所需的东西,很快就和她启程了。

不过慕白雪却没敢动用府里的护院,毕竟现在都是锦姨娘的人,到时候不用防贼,自己人都防不胜防,何必呢?只是叫了红拂的表哥小武赶车,他也是武慕侯府的杂役,略会武术。

红拂和她这表哥订的是娃娃亲,只等攒够了银钱便赎她出府成亲,平日里并没有机会相见,一上车两人都红着脸不好意思说话,反倒是慕白雪掏出一张契约书交到了红拂的手上。

“这是你的卖身契,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给你。现在也没有外人,你便好好收着。等你们成亲了,我必定给你添大大的一份红妆,只希望你们能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这种真挚的感情慕白雪这辈子是不奢望了,只希望身边的人能好好的,幸福一生。

“呜呜呜!我的好小姐!红拂愿一辈子不嫁人伺候您,方能报了您的大恩大德!”

本以为这辈子都要为奴为婢,红拂当即感动得眼泪直流,小武也偷偷地抹了抹眼角,停下马车跪在了地上:“大小姐!您今日之恩如同再造,小武代表武家人给您磕头了。”

小武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她这张卖身契算是让他们家后继有望了。

“快起来!这是喜事,你们都哭什么!红拂可是我一直当亲妹妹疼的,你以后可千万不能负了她,赶紧挑个好日子早点把婚事办了,也好了了我的一桩心愿。”慕白雪眼圈也红了。

啪!啪!啪!他们正感慨万千地说着话,隔空却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掌声。

“真是让人感动呢!若不是事先知道你们的底细,本公子差点就相信了这人间至情。”

话声落人飞至,马车的轩辕突然一沉,来人一袭红衣飘落在马车上,那雌雄莫辨的相貌简直美出天际,声音却是朗朗男声,好一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慕白雪微微眯上了眼睛。

“看事情永远不要只看表象!你不是我们,不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所以也没资格置喙。”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凭什么让这丫头一照面就把我绑了?”

一提这事,夜听风就万分恼怒,看着这对主仆,恨不能直接把她们扯下来。

昨儿夜里他只是被狐朋狗友拐去吃酒,却被花魁设计想行那不轨之事,发现不对后他拼命逃跑,却被穷凶极恶的追了一宿!眼看着逃出生天了,就想蹲她家墙头歇会儿,不承想却被个小丫头套马汉子一样拉进墙里?你说也是觊觎小爷的美色也就算了,偏偏还把自己打晕当成贼送了官?这人都丢到府衙去了!看着他愤恨的模样,慕白雪樱唇浅勾。

“本小姐还真知道你是谁!夜听风!就你这张招摇过世的脸,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夜听风一听就炸了:“既然知道我是谁,你还敢把我当贼送官?慕白雪!你好大的胆子!”

暴怒之下,只见他一头赤色的红发迎风飞舞,妖冶到像来自天外的妖精。

慕白雪急忙挡在了红拂面前:“明明是老太太让送官的,与我们何干?要找找她去啊!”

“去就去!本公子现在就去登门拜访,就说你纵容下人绑我进府,替你们做假证!”

没想到她干了坏事还如此嚣张,夜听风转身就走,结果身后却传来了她轻飘飘的声音。

“好啊!快去!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把你为什么掉进我家院子传得尽人皆知!”

“啧啧!要是让人知道你堂堂天下第一美男被个花魁苦苦追了一整夜,最后还被当成贼送进了官府,你的脸往哪搁?你们氏族的脸面往哪搁?不怕别人知道你尽管去!”

“你!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夜听风顿住了身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人可以风流,但不能下流,尤其是声誉,一定是不能被人诟病。就像夜听风吧,他虽花名在外,那也是佛系撩妹,愿者上钩,有那么几个红颜知己,传几桩风流韵事,无伤大雅。

可如今呢?又是花魁、又是手段、又是被苦追一夜,最重要的是还被当贼送了官!

这种颜面尽失的事要是传出去,这就不是名声的事了,是人品有问题,不能够啊!

听他说自己恶毒,慕白雪也不气,干脆放下轿帘,遮住了他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

“人不狠,站不稳!所以说啊,男人出去应酬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是吧?小武,赶车!”

“简直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慕白雪!你给我站住!惹了我还想走?我让你走了吗?”

夜听风一听却气得七窍生烟,她做坏事还有理了是吧?竟直接挡在了马车面前。

“那你想怎么样?要不再聊几两银子的?”慕白雪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气死人不偿命。

夜听风气得浑身发抖,当下毫不犹豫地进了马车,一屁股就坐在了慕白雪的身边。

“既然你盛情相邀,本公子就不客气了!过来亲一个,以前的事一笔勾销!”

他边说边想掀掉她的帷帽轻纱,不成想却被慕白雪一脚踹下了马车!

“真是笑话!属猴儿的吗?给你个杆子就往上爬!慢滚不送!”

慕白雪嫌弃的整理好帷帽,没叫他看到半点真颜,更不用说被他轻薄了,冷酷!无情!

夜听风虽纨绔,可却是天下名仕第二大氏族夜家的长子,未来的继承人,哪曾受过这般委屈?一个不查,竟真的骨碌碌的滚下了马车,妖冶的风度瞬间变成了狼狈的湿度?

谁叫昨天刚下过雨呢?当下他那一双凤眸都给气红了:“慕白雪!你竟然敢踹我?”

他虽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有着氏族最根本的底线,那是从来不屑打女人的。

慕白雪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喏!这是十两银子!若是摔了哪儿,拿去瞧病吧!”

她边说边示意小武继续赶车,只剩下夜听风独自咆哮:“你!你竟然当面羞辱于我?”

夜氏商号遍布天下,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皇商富户,哪被人用十两银子羞辱过?

反倒是小武心疼得直回头:“大小姐!下次有这种好事您羞辱羞辱奴才行吗?”

哈哈哈哈!马车里顿时传出了慕白雪和红拂清脆的笑声,逆着风飘出了好远好远。

“倒是个有意思的!也不枉本公子陪你演戏!你既然想玩,本公子就和你玩个大的吧!”

眼瞧着慕白雪的马车远去,夜听风手中的银子竟应声而碎,哪还有半点纨绔的样子。

小说《嫡女风华》 第9章 神佛庇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