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相逢岁月静好时

更新时间:2021-05-01 10:05:21

相逢岁月静好时 连载中

相逢岁月静好时

来源:追书云 作者:半悦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韩叔叔,对不起,我刚刚做噩梦。”韩君羽诧异的看她一眼,她打他的时候,他还以为她是在为昨天的事情报仇,忍着脾气没有发作。现在听她解释,原来是做了噩梦。她经常会做噩梦,沉睡在梦里一睡不醒吗?“昨天的事,”“我已经忘了。”秦宁打断他,不想再提那件让她恐慌的事。韩君羽蹙眉,“你好好休息。”看男人宽阔的后背,踩着沉稳的脚步离开,秦宁含着下唇,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逢岁月静好时:不怀好意的补药

秦宁这才发现她的房间里站着好几个人,还有一个陌生人拿着医药箱。 

“好些了吗?”

听见韩君羽轻声询问,她惊魂未定,一脸茫然的盯着他。

好一会她才感觉大脑有些昏沉,可能是生病了。

“头晕。”

想到当着这么多人面打了韩叔叔,她羞恼的没法见人,小脑袋钻进被子里。

韩君羽看她白皙的小脸上还红晕,转头看了肖爵一眼。肖爵无奈,上前给她量体温。看她的身体数据比之前好了许多,就跟着宋玄离开。

“张婶给你熬了粥,等你喝了药,我就给你端来。”

张婶心疼看着她,昨天她哭的睡着,也没有多想。

今天早上迟迟没有看见她起床,就去敲门,也没有回应,她才慌了,打开门进就看她惨白着脸上躺在床上,她吓得差点跪下。

赶紧给韩先生打电话,请了肖爵过来,才救回她的命。

看宋玄和医生都出去,张婶也不敢多留,也转身下楼。

房间里就剩下两人,秦宁从被子里钻出来,看他如一颗笔挺的松树一般站在床边。

“韩叔叔,对不起,我刚刚做噩梦。”

韩君羽诧异的看她一眼,她打他的时候,他还以为她是在为昨天的事情报仇,忍着脾气没有发作。

现在听她解释,原来是做了噩梦。

她经常会做噩梦,沉睡在梦里一睡不醒吗?

“昨天的事,”

“我已经忘了。”秦宁打断他,不想再提那件让她恐慌的事。

韩君羽蹙眉,“你好好休息。”

看男人宽阔的后背,踩着沉稳的脚步离开,秦宁含着下唇,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她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昨天他明显是不正常。他呵斥让她离开的,是她自己不明情况的要往人家身上凑。

他失控的对她……也不完全是他的错,反正这件事她也有错。

很快张婶端来一碗清粥,她吃了点粥,感觉好了很多,躺了一会又睡了过去。

听张婶说小丫头睡了,韩君羽才让肖爵说说她的情况。

肖爵啧啧两声,“你一直不找女人,原来是喜欢这一款呀。长得挺不错,就是身体太虚弱,扛不住你呀。”

肖爵昨天给他解毒,今天早上又被匆匆叫来给小女孩看病,一看女孩被咬破的唇角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看着韩君羽半边脸的指印,他努力憋着笑。

韩君羽脸色不耐,“少说废话,她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看他脸色不好,肖爵不敢再老虎身上拔毛,轻咳一声,才严肃说。

“她的体质比一般的女孩要弱,需要精心调养。她小时候养的不错,这几个月身体越来越差劲,再这样下去,她还真是活不过十八岁。”

小女孩还有三个月就满十八岁,如果这三个月都熬不过去,可见是病的有多严重。

回想着她惨白的小脸,韩君羽声音又冷了几分。

“现在调养,多长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不好说,这段时间她的身体免疫能力直线下降,我怀疑是有人给她下毒。”肖爵看着手里的医学报告,沉思的说道。

“下毒?”

“这种情况,我以前遇见过,小丫头免疫能力本来就弱,这要是在在她平时再给她刺激的补药,对一般人来说是帮助,可对于她来说就好比毒药。那些补药要是再重一分,说不定这一次她真的会永眠了。”

肖爵看他阴沉着脸色,难得看他第一次如此重视的关注一个女孩,不由得多说了两句。

“用隐秘的办法害人,肯定是十分了解她的身体状况。这种药刚开始给她吃的时候,不会导致立即的死亡,但是会拖垮她的身体,一旦有遇到外力刺激,她就可能危在旦夕。”

相逢岁月静好时:晨练

晚餐时间,秦宁下楼。

走到餐桌上才看见韩君羽,立马想起昨天他裸着上身,健硕的肌肉,充满力量感……

她俏脸一红,坐下后就一直低着头。

韩君羽看她发红的侧脸,以为她还有些不舒服,轻声询问。

“还难受?”

“没有,好多了。”秦宁赶紧摇头。

“以前也出现这种状况吗?”他问。

也许是小女孩说话的声音太小,韩君羽不自觉的声音就柔和了一些。

秦宁想了想,“上次是上个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了。”

当时上完体育课,她太累就请假回宿舍,睡了一天才醒。

韩君羽眸色一寒,闪过一抹嗜血的杀意。

“吃了饭我们再谈。”

秦宁疑惑的看着他,点了点头,乖乖的喝下他端过来的一碗汤。

吃了饭,他带她上楼去他的书房,交给她一份文件。

“韩叔叔,您要抚养我?”她诧异。

他交给她的文件,是一份抚养相关的文件,她打开最后一页,他已经签字了。

“不愿意?”

如果肖爵推测的没错,那么给她下毒肯定是秦家人,秦家她是不能再回去了。

让她不回去秦家的办法有很多,但是他想把她留在身边,也需要一个理由,所以拿到她的抚养权,算是一个便捷的方式。

“你抚养我,那秦氏的股权,你能帮我守住吗?”她紧张的捏着手里的文件,心中忐忑。

“自然。”

“可你是堂姐的未婚夫,你,”

“这是我和你的承诺,和别人有什么关系?”韩君羽不悦的拧眉。

他抚养她,她就是他的人,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欺负他的人?

看他脸色不好,秦宁怕惹他生气,签下名字,把文件交给他。

“韩叔叔,我相信你。”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她再也没有能依靠的人了。

所以,她现在只能赌一赌。

韩君羽接过文件,看她娟秀的签名,得到女孩的信任,他心中划过一股暖流。

“以后住在这里,没有我的容许,谁也不能把你带走。”

“谢谢你,韩叔叔。”秦宁真心道谢。

韩君羽看她一眼,“以后对我,无需说谢谢二字。”

秦宁和他对视,绽开一个灿烂明媚的笑容。

“好,韩叔叔不让说,那以后我就不说了。”

她现在还未成年,想要名正言顺的离开秦家,拿到她的抚养权,秦家人就没有理由再让她回去了。

那以后,她和韩叔叔算不算家人?

第二天,迷糊中,秦宁听见有人敲门。

她闭着眼睛打开门,眯着眼看了好一会才看清站在门外的人是韩君羽。

他穿着浅灰色的运动装,脖子上挂着白色毛巾,清俊矜贵,棕眸中似乎还有几分笑意。

“以前锻炼身体吗?”

“?”

秦宁迷惑的眨眼,琥珀色眼眸呆愣盯着他,有种天然的呆萌。

韩君羽看她身上只穿着一件吊带裙,丝绸的吊带裙宽松,一边的肩带滑落。

他个子比她高,看她要低头,恰好可以看见稚嫩的两团浑圆,白的亮眼。

他握拳在放在唇上轻咳一声,转身后才开口,“去换衣服,跟我出去晨练。”

“什么?”

秦宁以为自己幻听,迷惑的看着他,他要带她去运动?

她低头去看自己的睡衣,她小脸爆红,惊叫一声关上门。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