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契婚萌妻深深宠

更新时间:2021-05-01 11:12:07

契婚萌妻深深宠 已完结

契婚萌妻深深宠

来源:追书云 作者:溪流渺渺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随即,他马上就愣在了原地,他竟然对这个女人有感觉了!?是太久没接触过女人了么?霍奕深胡乱的扯了扯衣领,为了不让母亲怀疑他们的感情,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又走进了浴室。这一夜施青旋睡的很香,甚至连个梦都没做,所以她醒过来的时候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但这样的心情在突然瞥见一旁金丝面具,戛然而止。昨晚签订的契约还记忆犹新,从今天开始,她就是这个男人的附属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嘲暗讽

第二天早上,施青璇正在餐桌上吃着早餐的时候,施振海刚从公司回来,西服的领带早就被扯飞了,下巴上的胡子也冒出了青茬,但眼中却是隐不住的兴奋。

“闺女,资金真的到了!这样不出一年,我就可以重新站起来了,甚至比以前更强!”施振海兴致勃勃地说着,开心的手舞足蹈。

施青璇也很开心,但是一想到这一切都是用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换来的,脸上的笑容便有些僵硬。

施振海也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些,“对不起……是爸爸无能,但是你等我公司起来了,就跟他离婚,以后爸爸养你,再也不让你受委屈了!”

施青璇鼻子一酸,赶紧低下头,将最后一块面包塞进嘴里,拿起一边的行李箱,“好好好,我要去上学了啊,今天开学第一天,不然该迟到了!”

说着就赶紧背上书包出了门,生怕他见到自己通红的眼眶。

其实这件事不是施振海主动提出来的,施振海是出了名的疼女儿,自然不舍得商业联姻,还是嫁给霍奕深这种半残的人。

但是公司不是他一个人的,股东们一直在劝他商业联姻的时候,施青璇恰好在门外听到了这一番对话。

不过尽管都已经要订婚了,施青璇还是不能放下学业。

刚刚踏入教室,就听到了很多人背后指着她议论纷纷。

“哎,你说她怎么还敢回来上课?”

“拜金女只在乎自己的目的,面子什么的又能值几个钱?”

这话说完,他们一小撮人低低的笑起来,像是听了多大的笑话。

还没等施青璇反应过来他们在说什么,苏颜忽然上前,将她拽过来,“你可算是来了,怎么来这么晚啊,都快世界末日了!”

施青璇将书包卸下来,放在桌子上,活动了一下肩膀,嬉笑道,“怎么了啊,一见我就世界末日,就这么想我?”

苏颜是她的室友,两个人就睡对铺,算是她大学的唯一一个闺蜜。

“哎呦我的大小姐,你还有闲心在这开玩笑,学校的官方论坛都炸了。”

说着,苏颜连忙将手机翻出来,指着论坛置顶的那个标题,“施家公司面临倒闭,校花为钱嫁给霍家大少爷。”

施青璇瞪大了眼睛,脑袋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嗡嗡作响。

苏颜后面似乎劝了她什么,她什么也没听下去,论坛下面那些刺目的言论,如同一把把利刃,刮蹭着她的喉咙,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都吵什么吵?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八卦。”班长孟子宸走进来,将书放在自己的书桌上,坐在了施青璇旁边的位置。

闻言,同学们也都无趣地转过身子去,施青璇和苏颜同时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施青璇感激的笑容还来不及绽放,就直接凝固在了嘴角。

“各人自有各人的活法,既然做不来人家一样低三下四,委身侍残的事情,又何必自己羡慕人家的富贵生活呢?”孟子宸的嘴角讽刺地勾起,斜睨着施青璇。

班级里寂静了一阵子,然后突然暴起雷鸣般的掌声和好事者的口哨,此起彼伏,热闹的厉害。

不知道是谁从后面大声地喊了一句,“大班长,人家校花这么喜欢你,你怎么这么舍得伤人家的心啊!”

全班哄堂大笑。

施青璇瞳孔微缩,桌子下面的手握的更紧了。

她喜欢孟子宸,这在学校里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作为当事人,她也从未反驳过,喜欢就是喜欢,没什么不敢承认的。

但是今天,孟子宸的话,让她彻底地寒了心。

周围仍然哄笑声不断,施青璇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转过身来,对着所有同学柔声笑道:“同学们误会我没关系,但是这种我喜欢别人的玩笑可不要乱开,我老公知道了会吃醋的哦。”

鬼迷心窍

霍奕深刚被助理推进门的时候,就听到了最后一句话愣了一下,唇角马上就勾了起来。

这个小丫头果然有趣。

剑拔弩张的教室里,开门的声音格外瞩目。

施青璇寻声看去,对上那人金丝面具后的目光,方才积蓄起来的架势灭了一半,但想到自己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便大大方方地走过去,接过陆云手中的轮椅,“奕深,你怎么来了?”

众人一阵哗然。

霍奕深微不可闻的笑了笑,转头看了看四周的人,“我霍家的人没有义务和任何人解释。”他顿了顿,然后又看回施青璇,“明白吗?”

“明白了。”蝇蚊一般的声音说出来,却又一种小女孩的娇羞,有些挠人心肝。

霍奕深把班级里面的人扫视了一眼,然后又落回到施青璇身上,“还有事么?我来接你去见母亲。”

“没,没了。”施青璇赶紧推着霍奕深的轮椅走出了教室,走之前还不忘向呆若木鸡的苏颜使了个眼色。

等坐上了车,她才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事情。

见母亲!?

这么快就见婆婆了?

“现在就去见阿姨,我……我……”施青璇紧张的舌头都打结了。

霍奕深挑着眉毛看她一眼,“才反应过来?”

施青璇瞪大了眼睛,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了,“我我我,我连礼物都没准备,也不知道我合不合阿姨的胃口,我……”

霍奕深噗嗤笑了一声,随即淡定自若地道,“我妈又不会吃了你,我都准备好礼物了,不用紧张。”

怎么能不紧张?这可是第一次见婆婆,就算霍奕深又瘸又丑,也算是个霸道总裁吧,那婆婆会不会像小说里那样,一进门就给她脸色?

从车上下来,再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施青璇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飘着一样。

摁了门铃,霍母开门,看到自家儿子戴着面具被推进来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了,“怎么还傻站着,快进来啊,外面多冷。”

司机把一个包装精美的包裹,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然后转头对霍母汇报,“太太,这是施小姐给您带来的拼配茶叶。”

说完鞠了一躬就离开了。

霍母闻言才把目光放在了施青璇身上。

施青璇坐在沙发上,腰背挺得笔直,讪讪道:“这个,其实都是霍……奕深帮我准备的了,我就是付了个钱。”

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心虚的,尤其是霍奕深投过来打趣的目光时,她觉得自己呼吸都不顺畅了。

“真是的,来就来了,怎么还费这么多心思。”于洛寻嘴上这么说,脸上的笑也染上了暖意。

然而他们没有寒暄多久,饭就上来了,施青璇挨着霍奕深,一举一动都透露着紧张。

席间霍母一直三三两两的说了些话,好在没有什么狗血的婆婆怒打儿媳剧情,施青璇在餐桌上没有什么礼节不到位的地方,于洛寻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厌恶的地方,一顿家常便饭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

所以当施青璇回到卧室的时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将自己摆了个大字甩到床上。

一秒。

两秒。

三秒。

施青璇猛地从床上跳起来!

“霍霍霍霍……”施青璇感觉自己都要大脑当机了,怎么就忘了这个霸道总裁还在她身边了呢?

霍奕深手臂驻在轮椅上,没有理会她大惊小怪的行为,面具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既然我妈没有讨厌你,那就把合同签了吧。”

话毕,便把手里的一打纸扔在了施青璇的手边。

施青璇懵了一下,“什么合同?”

“五年的协定,在这五年内,只要你不触犯里面的条款,你就是我霍家的太太,你父亲也将有我霍家的财务支援,当然,如果你不想遵守,我也有的是方法让你后悔。”霍奕深的声音没有半点波澜,像是再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换言之,也就是说她如果签了这张纸,就相当于把自己卖了。

施青璇拿着笔的手指顿了顿,犹豫了整整三分钟,才深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后面,然后生怕自己反悔一样,赶紧将它推到一边,“签完了,时间不早了,我帮您洗澡吧?”

既然签下了合约,她也要有为人妻子的觉悟。

洗澡,太平常不过了。

霍奕深塌下眉角,嘴角不自觉的轻轻勾了一点弧度出来,“我自己可以。”然后手下用力,操作着轮椅就进了浴室。

里面落锁的声音让施青璇更是无地自容。

她没想着对他怎么样啊。

施青璇重新将自己扔回床上,用力蹂躏床头上的抱枕,她都能预想到明天的头条:施家女攀上高枝,夜宿霍家大宅。

想到这里,又将被子也抽出来狠狠地揉了几把。

等霍奕深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凌乱不堪的灰色缎面床上,一个小小的人儿陷在大床里,只露出半面小巧的脸和忽闪忽闪的睫毛。

如此毫无防备的样子,竟然比外面那些穿着bao露的女人都更显诱惑。

霍奕深身体里莫名的升起一股热。

随即,他马上就愣在了原地,他竟然对这个女人有感觉了!?

是太久没接触过女人了么?

霍奕深胡乱的扯了扯衣领,为了不让母亲怀疑他们的感情,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又走进了浴室。

这一夜施青旋睡的很香,甚至连个梦都没做,所以她醒过来的时候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但这样的心情在突然瞥见一旁金丝面具,戛然而止。

昨晚签订的契约还记忆犹新,从今天开始,她就是这个男人的附属品了。

金丝面具覆盖住了男人一半的脸庞,却隐约能看出男人刚毅的轮廓,如果他没有毁容,一定是个帅哥吧,应该,会有很多女人想追他吧?

鬼使神差的,施青璇将手探向他的面具。

不管是什么样子,他都是她未来五年的丈夫。

就在即将碰到金丝面具面具的时候,霍奕深双眼猛然睁开,大掌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个翻身便把她压在了身下。

“啊——”

霍奕深意识到抓着的是施青璇,马上就卸去了九分的力,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你想干什么?”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