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前妻别跑总裁求复合

更新时间:2021-05-01 09:46:12

前妻别跑总裁求复合 已完结

前妻别跑总裁求复合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树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有人算准了她在那个时间点会出医院大门,是特意来取她性命的。可是,是谁呢?孩子!车祸的记忆猛然回到脑中,徐烟挣扎着要去摸自己的腹部。她视线忽然变得清晰。挣扎着想动的那只手,被猛的一把力给扣住。有一张半戴着口罩的脸,出现在眼前。手术的光打在她脸上,阴森可怖。是肖潇。徐烟心头一紧,想要爬起来,身体却无法动弹。“醒了?”对肖潇的恐惧,从骨子里渗透出来,徐烟要还有七分糊涂,这会已醒了九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时候是尽头

徐烟惊惧的望着面前那个猥琐可怕的男人,她脑袋里乱成一团,呼吸急促,手忙脚乱的往那连接护士台的铃上乱按。

“来人!快来人啊!”

她从小不说娇生惯养,生活环境太安逸平静,骤然发生这一系列的变故,早就支撑不下去。

眼下,尖叫的嗓音中带了哭腔。

那男人一听她喊叫出来,又去按了铃,忙不迭冲过来,既想要捂她的嘴,又要去拽她的手,一时手忙脚乱。

很快,外面就有脚步声传来。

“臭女人!你等着!”刘光亮咒骂了一声,连忙起身,捡了大褂,闪身开门跑了出去。

看到护士紧跟着进来,徐烟全身力气都流失了,半趴在病床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是劫后余生的幸,也是饱受折磨后的苦。

她不敢再在医院里待下去,天黑下来,徐烟带着一身伤,慢慢往走廊电梯走去。

走廊上的灯忽然闪了两下,徐烟吓了一跳。

她转过身,就看到肖潇站在不远处。

“徐姐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

徐烟呼吸一窒,她加快的脚下的步子。

肖潇三两步赶了上来,将徐烟拦住。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面孔狠戾狰狞:“你还真是,让人生气呢!”

她说着,抓住徐烟的胳膊,扭过来就将人往里拖。

“放开我!你放手!”

肖潇手上的劲极大,下一秒就能折断她的手臂似的。

往前一扔,徐烟被一人接住。

那男人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眼睛里闪着阴邪的绿光。

“交给你了!”

刘光亮笑得一脸猥琐:“多谢肖小姐。”

“你们,你们两个合伙的!”

肖潇得意的笑着:“是啊,让你知道了又怎么样呢?你还能去郁南行那里告发我吗?他不会相信你的。”

狞笑着,肖潇道:“好好享受吧,这会是你死之前最后一次知道男人是什么滋味。”

“下流!”

徐烟气到浑身发抖,她骂不出什么脏话来,挥舞着伤痕累累的左手,往肖潇脸上甩了一巴掌。

肖潇抓住她头发,将她脑袋往墙壁上撞。

刘光亮看她撞了两下,徐烟脑门上血都出来了,赶紧道:“行了行了!我可不想一会儿面对尸体!”

肖潇累得大喘气,斜了眼睛道:“还不拖走!”

刘光亮赶紧点头哈腰笑着,抓住徐烟双手往楼梯间拽。

“放开!你们敢.....”

刘光亮拿出口罩来塞住徐烟的嘴,将人往楼梯间里一推。

爬起来就要摘了嘴里的口罩往楼下跑。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刘光亮手脚动作极快,将楼梯间的门一锁,转过来“啪啪”给了徐烟两个打耳光,打得徐烟无力挣扎,随即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胶带,封住了徐烟的嘴巴。

他把人往上拽了拽,将胶带缠在她双手,各自绑到一边的栏杆。

心急的脱着裤子。

“跑!你再跑!还不是跑不出老子的五指山?”

“果然是大小姐,这皮肤光得像豆腐,又嫩又白.....”

男人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毒蛇一般湿冷可怕。

徐烟无力的望着头顶上黑黢黢的一片,绝望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她眼角滑下一滴泪,冰冷咸涩。

郁南行,郁南行......

她张了张嘴,眼泪掉得更凶。

男人的手来抓她的膝盖,徐烟再度挣扎,并拢了双腿,不让他得逞。

刘光亮没耐性的又给了她两巴掌,扯出胶带,将她双腿拉开,用胶带缠着,绑到栏杆上。

千钧一发之际,楼梯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走廊上的灯照了进来,徐烟看到郁南行周身肃杀,冷绝,他揪起了刘光亮,一拳一拳的下去,拳拳到肉,刘光亮连哼都来不及哼,就昏死过去。

徐烟直直的看着他,心里涌出希望,他赶来救她了,他到底心里还有她。

可下一秒,她却被揪着衣领从地上拽了起来,男人面目阴冷狠绝,手掌紧贴着她的腹部,道:“装得非我不可,我一走,你就迫不及待的跟人私会!这个孩子,是你跟别的男人苟且的产物吧!”

徐烟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天崩地裂。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痛到无以复加,劈手打了男人一耳光。

她咬碎了牙,绝望入骨:“你说得对,这不是你的孩子,你这种人,就该孤独终老,不配有孩子!”

“无耻!”

“如果不是和我前未婚夫赌气,我不会嫁给你!”

她攀着栏杆爬起来,看向他的眼神冷静到冰冷。

口不择言的说:“我根本就不爱你。”

眼睫在不停的颤抖,短短一句话说出来,她有种自虐般的快感。

瞧,原来也不是这么难,一次两次,慢慢的,她就能真的不爱他,彻底从他为她编织的牢笼里逃出来。

一声“不爱”,郁南行的脸色冰冷阴沉到了极点。

她是堂堂徐家大小姐,追求者数不胜数,偏偏下嫁给他,他以为,她跟徐让到底不同。

他以为,她是真心爱他,原来,这竟是她大小姐的一个游戏!

男人的脸面被践踏入泥潭,郁南行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深邃的眼中暗滔汹涌。

“找死!”

她是不想活了,被爱的人伤得体无完肤,家破人亡,她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握着他青筋暴起的手臂,她脸上血色极快褪去。

“郁南行,我真后悔认识你,再来一次,我嫁给任何人都不会嫁给你,你这个骗子,杀人凶手......”

他手上的力道越收越紧。

窒息的感觉也越来越重。

这就要死了吧。

她死了,不知他能不能放过她的母亲和弟弟。

孩子,是妈妈无能,无法将你带到这个世上,可咱们母子俩一起走,也好过孤孤单单的留在世上。

可就在最后时刻,他还是松了手。

低头看着狼狈不堪的低着头大口喘息的女人,郁南行眼中杀意尽掩在冷漠之后。

他喉中溢出一声冷笑,凌冽得令人不由的颤了颤。

“徐烟,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他转身就走。

妈!

徐烟猛然意识到他想做什么,害怕得追过去想拦住他:“郁南行你冲我来!”

他陡然停下脚步,转过来,掐住她脖子,阴戾的眸子散发出极端的厌恶:“你算什么东西?徐烟,你,我玩腻了,现在开始,游戏才真正开始。”

他说完,扔下她,脚步极快的离开了。

徐烟心急如焚,她忙打电话给徐楠,问母亲的下落。

母亲忽然转院,徐楠也一直在托人寻找,已经有了眉目,他让徐烟再等一等。

徐烟根本就等不下去了,她心急慌忙的往楼下跑,顾不上一身的伤。

不多时,徐楠回了电话,说是就在徐烟所在医院不远的疗养院里,徐烟听徐楠说知道母亲转院去了哪里,又幸又喜,急往前走。

她一瘸一拐的往医院门口走,忽然有一辆车冲过来。

徐烟来不及躲避,只听到“砰”的一声。

走到医院门口的郁南行心头猛的一痛,他听到有人说“出车祸了”。

忽然觉得很慌,胸闷得厉害,郁南行拔腿往医院门口去,拨开众人,他看到有个女人躺在血泊中。

一了百了

她脸色苍白,眼神空洞,血从身下涌出来,将她整个人都淹没了。

郁南行视线所及,都是血海。

他两三步过去,从血泊里将人抱了起来,一路往医院里跑,他眼中的慌乱清晰可见。

肖潇跟在他身后,看他站在手术室的门口,垂目望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心里嫉恨得要死。

抬头看了一眼还亮着的手术室的红灯,她暗暗祈祷,徐烟能死在手术台上。

走过来,她微微的喘了一口气,好演出体虚身弱,还没有从中毒之后的虚弱里缓过来的样子。

“郁哥哥。”

郁南行站着没动,像是没听到她在喊他。

肖潇用力咬了一下嘴唇,才再度开口:“南行。”

“你别太担心了,医生一定会尽全力救治徐姐姐的。”

他还是没说话。

肖潇恨不得冲进去,直接一刀了解了徐烟这个祸害。

但是不行,徐烟该死,但不是死在她的手上,至少,现在不能。

下一秒,手术室的门“砰”一下,有护士从里边出来。

郁南行上前,还未开口,肖潇抢先问道:“医生!徐姐姐她怎么样?”

郁南行看了她一眼。

“孩子保不住了,大人失血过多,脑部受到撞击,我们医生现在正在全力救治。”

肖潇嗓音里带了哭腔:“求你们救她!一定要救她!”

那护士安慰道:“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就匆匆去忙了。

肖潇心如被虫蚁啃噬似的,却不能够发作。还要做出善良模样。

她伸手紧抓住郁南行的胳膊,嗓音虚弱,似还透着几分诚恳:“郁哥哥!我想进手术室帮忙!徐姐姐现在一个人,一定很害怕,你说,我进去陪她好不好?”

郁南行眸色极深的看着她:“她那么对你,你何必。”

“我知道,徐姐姐她毕竟是你的妻子。郁哥哥,我当年能从山里出来,都是因为芳芳姐,她走之后,一直是你在照顾我,我想要报答你们。”

郁芳芳三个字,是郁南行隐藏最深的痛,如跗骨之蛆,经年不得好。

肖潇很清楚提到这三个字,会有什么后果。

果然看到郁南行望着手术室的目光顿生了冷意。

他道:“她不配!”

郁南行的脸色一下阴沉下去。

是啊!他怎么能心软?怎么能对仇人的女儿起怜悯之心?她不过是他报复路上的棋子!

郁南行深吸了口气,脸上的神色收拢起来,气质变得跟平常阴冷疏漠。

说完,郁南行转身就走。

肖潇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眯了眯眼睛。

这时,手术室的门再度打开,有护士急匆匆出来。

肖潇把人拦住:“里面怎么样了?”

那护士道:“伤者大出血,需要血浆。”

肖潇嘴角往上扯着,那笑有点阴冷:“我也是这家医院的护士,我去帮你跟血库说。”

那护士道了一声“好”,又马上转了回去。

肖潇仰头看了一眼“手术中”三个字。

徐烟,你今天,必须死在这儿。

离医院不远的巷子。

两边墙上都是斑驳的青苔,一辆车,在巷子入口处停了下来。

男人修长的腿,从车上迈了下来,巷口唯一一点点的光,都在他弯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被他给遮挡。

他的脸半隐在阳光下,半隐在阴暗中,气场强大,带着点阴郁,令人不寒而栗。

“跪下!”

阿奇一脚,踹在巷子里,靠墙站着的那畏缩男人腿弯处。

那畏缩着的男人一个跟斗,摔倒在郁南行的脚下,他浑身上下都在发抖,养得比女人还细白的那双手,现在战栗的抠着地上的青砖,抖得还筛糠似的。

他是徐烟母亲现在所在医院的主任,也是徐烟母亲的主治医生。

郁南行把人转过去,并没有泄露消息,但徐烟的那通电话,郁南行通过监控,查到了他头上。

“徐夫人的事情,是谁泄露出去的!”

阿奇手肘猛的一击,那男人就趴倒在了地上

那人不说,埋着头,还想死撑。

郁南行点了一支烟,烟雾攀升的影子,投射在一旁斑驳的情态墙壁上。幽幽缓缓的往上攀升,烟味传到了男人的口鼻中。

他咳了两声。

下一秒,便蜷缩着,开始抽搐。

他有气喘。

阿奇显然没有想到,谨防的站在一边,抬头往郁南行那儿看去。

男人一边抽搐,一边去掏口袋里的药瓶。

刚调出来,在地上滚了两下,一只穿着棕色皮鞋的脚,踩在了那药瓶上。

男人痛苦的仰头往郁南行那儿看过去,抖得说不出话来。

眼中露出对死亡的恐惧。

郁南行修长的指尖夹着烟,半蹲下来,面对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人,他眼中没有一点波澜。

冷得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修罗。

“说,还是死?”

他语声很淡,淡得好像下一秒,就能像吹散烟灰一样,让眼前这个男人结束生命。

那男人终于害怕得疯狂点头,嘴里发出来的音,断断续续,是不连贯的音节:“说!我,我说!”

郁南行眉目未动,眼中却有一丝对男人的鄙夷。

将指间的烟蒂碾碎在男人身旁,捏了那个药瓶,拎着,晾在男人眼前。

男人见状,忙爬起来,抢了过去,立即往口中喷了好几下。

缓过劲儿来,他浑身大汗的坐在地上,也不管肮脏与否。

死里逃生的恐惧,令他现在整个人都是虚的。

郁南行,这个男人就是北城新拔起,迅速当上首富的郁南行。

太可怕了!

“是,向乾!向家的少东家,他打听到我这里来,我才告诉他,徐夫人的下落!”

男人喘息着,声音还留着颤音:“郁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向乾他让人跟踪我,拍到了我和外边那女人过夜的照片,我老婆还怀着孕,马上就要生了!我不敢!是他要挟我!对!就是他要挟的我!”

向乾。

徐烟曾经的未婚夫。

还真是,情深义重。

郁南行原本没有波澜的眸底似掀起了一道阴风,他眼睫微垂,压下了那阴锐的锋芒。

跟阿奇道:“你来处理。”

阿奇应了一声是。

他从巷子里走出去,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郁南行手里拿着帕子,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每一根指尖,丢了出去,他面无表情的坐进车中。

肖潇在这所医院工作了有一段时间,避开监控对于她来说,轻而易举。

站在手术室的门外,她仰头看了一眼还亮着的红灯,目光闪了闪。

手术室里的人被她以主任急召的借口弄走了,手术已经结束,只要把人推回病房就行,这件事,由她来收尾。

而徐烟,注定,回不去病房。

徐烟打了麻药,却并没有完全的昏睡过去,头顶上的灯光闪着刺目的光,她能看到身边影影幢幢的人。

鼻端的消毒水味和血腥味都很浓烈。

她的记忆并不清晰,可是还记得事发时,那辆大卡车急冲而来,车上人莫名熟悉的一双眼睛。

那人戴着口罩,她看不清楚对方的脸,但是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精准的看着她,根本不像是意外,反而像是故意!

有人算准了她在那个时间点会出医院大门,是特意来取她性命的。

可是,是谁呢?

孩子!

车祸的记忆猛然回到脑中,徐烟挣扎着要去摸自己的腹部。

她视线忽然变得清晰。挣扎着想动的那只手,被猛的一把力给扣住。

有一张半戴着口罩的脸,出现在眼前。

手术的光打在她脸上,阴森可怖。

是肖潇。

徐烟心头一紧,想要爬起来,身体却无法动弹。

“醒了?”

对肖潇的恐惧,从骨子里渗透出来,徐烟要还有七分糊涂,这会已醒了九分。

她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来声音。

肖潇的脸被手术灯照得诡异狰狞。

她半弯着腰,阴影拉长,鬼魅般扯着嘴笑:“你的命真大,被撞成那样,也没死,只是没了孩子。”

徐烟挣扎,想要抬手抚一抚自己的小腹,郁南行虽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毁了她一家人,可孩子......那和她血脉相连的骨肉,是她期待了一年的期望,没了......

悲哀绝望涌上来,徐烟眼中都是泪。

“很难过吧,一个孽种,让你留了这么多天,你也该知足了。”

哀痛得眼泪直掉,无法动弹的女人抽搐着双肩。

说不出话的咽喉处发出困兽一样的痛哭,撕心裂肺。

她的心空了,被人开肠破肚,生生掏了出去。

肖潇笑得更加肆虐:“想死吗?”

下一秒,她笑容收起,眼神狠辣:“不如,我成全你!”

她抬起手中的手术刀,寒光闪烁,锋芒刺眼……

小说《前妻别跑总裁求复合》 第11章 什么时候是尽头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