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盛少前妻又要逃

更新时间:2021-05-01 10:00:31

盛少前妻又要逃 已完结

盛少前妻又要逃

来源:追书云 作者:邀星月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为什么?呵,你不如回去问问你那亲爱的爸爸这是为什么!我告诉你,我看着你就觉得恶心!尹氏破产,只是第一步。尹欢,只要你占着我妻子名号的一天,你就永远都别想有好日子过!”尹欢痛苦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她碍着他和方芷两个人恩爱了吗?何必把那些罪名都往他们头上扣?尹欢记得清楚,当年最希望她做儿媳妇的是盛承玦的母亲,而她因为从小到大一直都喜欢他,所以没有拒绝。在他同意要和自己结婚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总算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了。没想到,在他眼中自己一直都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你生不如死!

方芷眼神带着讥讽,炫耀似的在盛承玦的唇角印下一吻这才迈着婀娜的步伐走了出去。但是在临出门的时候却留了个心眼没把门关死。

尹欢定定的看着面前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衣服的男人,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渐渐让她的视线变得模糊。

“尹氏的事情,是你做的吗?”

“没错。”

盛承玦慢条斯理的整理衬衣衣领,不经意的还露出了脖子处的痕迹,他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尹欢,这就是你不离婚的代价。”

“三年了,我给你们准备的礼物,还满意吗?”

尹欢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件事情真的会是他做的。她死死的握紧自己的拳头,说道:“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做?盛承玦,这些年来,我们尹家从来都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在商场上,我爸爸能帮扶你一把的都会去做,在家里,我也努力的做好一个妻子任,就算你在外面再怎么胡闹,我也都帮你遮掩过去。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盛承玦眯起眼睛,看着面前歇斯底里的女人,闪过一抹快意。他大步上前,粗鲁的拽住了她的衣服,迫使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这才阴沉的说道:“你说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尹欢,你这个贱人!”

“啪!”

一道用了大力的巴掌直接扫向尹欢的脸颊,她被迫摔倒在地。然而盛承玦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对着瘫坐在地的她又是一脚。

“贱人!当年你破坏了我和阿芷,让我妈逼着我娶你,你说我为什么这样做?我妈对你那么好,从小就把你当成是女儿看待,你是怎么对她的!你杀了她!这三年,我每次看到你都恨不得把亲手杀了你!不,这样对你太仁慈了,我就是要你生不如死!”

盛承玦的眼中透着一抹疯狂,一直压抑在他内心三年的痛苦和怨恨在这一刻似乎终于得到了发泄。

尹欢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再也忍受不住身上的疼痛,哭喊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呜呜~承玦,不是这样的。妈不是我害的,我没有杀她。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三年了,她还能清楚的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她以为盛承玦是相信她的,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自己,而是把这些事情记恨在心里面,等待有朝一日给他们致命一击。

尹欢眼角的泪水哗啦啦的流下,痛苦的说道:“我那么爱你,从来都不做强迫你的事情。你既然一直都和方芷在一起,那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

“为什么?呵,你不如回去问问你那亲爱的爸爸这是为什么!我告诉你,我看着你就觉得恶心!尹氏破产,只是第一步。尹欢,只要你占着我妻子名号的一天,你就永远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尹欢痛苦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她碍着他和方芷两个人恩爱了吗?何必把那些罪名都往他们头上扣?

不配怀我的孩子

尹欢记得清楚,当年最希望她做儿媳妇的是盛承玦的母亲,而她因为从小到大一直都喜欢他,所以没有拒绝。在他同意要和自己结婚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总算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了。没想到,在他眼中自己一直都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女人。

离婚啊!原来他想要的是这个。可是她答应过妈,要好好的做盛承玦的媳妇,要好好照顾他一辈子的。

尹欢痛苦的闭上眼睛,哭求道:“承玦,别打了。我求求你,收手吧!我怀了你的孩子啊!”

“可笑,你根本就不配怀我的孩子!”盛承玦冷笑,说道:“你以为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就可以让我收手?做梦!”

尹欢再也受不住,一口血直接吐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从外面推开,看到里面这一幕,来人的脸都气白了。

“盛承玦,你他妈还是不是人?”

“沈延傅,你要是还把我当兄弟,这件事你就别管。”

“不管,眼睁睁的看着尹家家破人亡吗?我告诉你,要是尹叔叔出了什么事,我和尹欢都不会原谅你的!”

沈延傅急忙将瘫软在地已经快没有知觉的尹欢抱在怀中,着急的跑了出去。他和盛承玦,尹欢三人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他看的最清楚,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盛承玦竟然会这样对待尹欢!

看着他着急离开的背影,盛承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祸害遗千年,尹正德能出什么事?况且,他要是真的出事了,他也只会高兴!

盛承玦皱起眉头,看着地上明显的污渍,冷冷的说道:“脏了我的地毯。”

次日,当尹欢从医院醒过来之后,她呆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眼泪滑落,越过刺痛的脸颊直接落在了枕头上,昨天发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她这三年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沈延傅见她醒来,扯出一抹艰难的笑容,说道:“尹欢,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浑身都疼,没一处不痛的地方,但是这一切都比不过她心上的痛。她张了张嘴,声音沙哑的问道:“我的孩子……”

“孩子没事。医生说你一直护着肚子,孩子被保护的很好。”沈延傅轻声开口,有些责怪和心疼的说道:“尹欢,你这又是何必呢?盛承玦根本就不值得。”

尹欢没有回答他的话,似乎没有听到,或者也根本就不在意了。她定定的看着天花板,又问道:“我爸呢?”

“尹叔叔他……”看着面前毫无声息的女人,沈延傅眼中全是不忍:“尹叔叔昨天突发心脏病没能抢救过来,在今天凌晨的时候离开了。”

尹欢只觉得喉咙一甜,话愣是说不出来,眼泪也不受控制哗啦啦的流着。

她爸去世了?

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

“爸!”

不知道过了多久,尹欢在一声声嘶力竭的撕喊中再次昏迷过去。

完本试读结束。